《笑笑江湖》

第九章 正邪之间

作者:李凉

  他见着龙王已返回,也赶忙溜回原处。

  在龙王殿最高处那高雅殿堂。

  景物依旧,殿外古松依然苍劲飘逸,一切都没变。

  第一次拜师,对小痴是何等珍贵、怀念?

  旧地重游,他又多一份感恩。

  东方龙和他静静立于窗口,似在缅怀昔日相见那段情景。

  海有多深,就像深情那么深……

  “你看到了?”东方龙淡淡的说。

  “嗯!”小痴知道他问的是方才逐退虚空一事。

  “你的功夫……”

  “是向一位怪异的母女学的。”

  “学了多少?”

  “只此一招。”

  稍沉思,东方龙又道:“你也明白这招武功是邪功?”

  “被打落悬崖之前就知道了,好象是什么‘七绝魔功’。”

  “不错……她们母女住在何处?”

  “在一处不知名的山谷,大约在太行山区附近,叫‘梅庄’。”

  “梅庄……”东方龙又开始沉思。

  小痴犹豫一下,说道:“是她们把我丢上龙王岛;她们要我刺杀您。”

  东方龙瞧向小痴,凝目道:“你却当了我徒弟?”

  小痴道:“是她们逼我的,还喂我服下毒葯,当时我心知不是您对手,根本不理她

们,后来逃不出龙王岛,只有当您徒弟啦!”

  东方龙轻轻一笑:“如果当时你武功赢过我,你会杀我?”

  “也不一定,要看碰上的一剎那,看我处在何种局面之下,才知道结果。”

  “现在呢?”

  小痴笑道:“你都是我师父了,我那敢杀您?”

  东方龙也轻轻笑起,随后说道:“以后碰上那对母女,千万要小心,如若敌不过,

要赶快通知师父。”

  “这当然,我才不会平白送死!”小痴道:“只是……她们为何要徒儿刺杀您呢?”

  东方龙道:“也许她们是‘七花门’的余孽,当时为师也曾围剿他们,他们前来报

复,自属理所当然。”

  小痴频频点头:“好小子,下次被我见着了,非把她给捉来不可!”

  他已是龙王殿的人,胳臂往内弯,自是把梅冷心母女视为敌人。

  东方龙轻轻一叹,道:“她们,为师倒不担心,为师担心的是你的伤,不知能否再

恢复功力?”

  小痴道:“该没什么问题,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为师却只给你三个月时间……”

  小痴道:“都是命啦!能恢复就当副龙王,不能恢复就当您不中用徒弟,您的恩情,

徒儿可永远都会记在心上。”

  东方龙甚是欣慰的笑了笑,道:“希望你能逢凶化吉才好。”

  小痴笑道:“这可是我的专长,师父您也别太过于担心。”

  “很好!”东方龙淡然笑着,不久道:“现在你功力未复,不宜再露脸,而龙王岛

已有人来探过路,想必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为师将安排你到一处隐密地方,直到你功力

复原为止,至少在三个月内别乱出来走动,你可愿意?”

  “当然愿意!”小痴百般感恩的道谢。

  东方龙频频点头:“很好!你去了以后,一切饮食起居都有人侍候,不必让你多操

心。”

  小痴问道:“那地方该不会是个小岛吧?”

  “不,在内陆,是为师当年一位朋友的家。”东方龙道:“事不宜迟,为师这就派

人送你去。”

  如此,小痴和吕四卦又被送上船,往内陆出发。

  东方龙并没过多责罪小痴伤了他儿子,还百般呵护,此种胸襟,足以使小痴挖肝肠

以图报,他甚至希望时光能倒流,能使自己有机会不伤害东方不凡,以减少东方龙的心

灵负担。

  然而这已是不可能,现在他唯一能作的是,赶快恢复功力,以替龙王殿打天下,好

让东方龙能当上武林第一盟主。

  而刑开天和四大高手对于东方龙如此处置小痴,也颇感意外,毕竟日久生情,他们

又是看着东方不凡一寸寸长大的,那股深情,自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服。他们仍希望小痴

得到惩罚。

  只是他们也不愿违抗东方龙的旨意罢了,只有任由小痴安然离去。

  东方不凡呢?恐他他要一辈子让人侍候了。

  东方龙替小痴找的地方在九峰山的一个隐密小村庄。

  这是一座离小村仍有半里路的古老四合院。

  倚溪而建,古树参天,透着纯朴气息,正是武林中人隐居好地方。

  屋中本有一对老夫妇和三名子女,现在都已搬至小村,让出此居。由小痴吕四卦和

两名中年汉子居住。

  中年汉子也是村仆装扮,除了送食外,很少打扰小痴和吕四卦。

  临行前,东方龙给小痴不少葯物和医理书籍,还有内功修行方法,这是他唯一能为

小痴所作的事了。

  小痴倒也真心想赶快复原武功,甚为认真参习这些书籍。

  吕四卦经过调养,已差不多痊愈,一身龙马精神,时常在庭院中吆喝练拳,杀气腾

腾。

  这已是第十天的一个深夜。

  夜无月,透着点毛毛细雨,汇成的雨滴顺着屋檐往下滴,沉闷而凄凉。

  在寝房内,一盏油灯挂在墙头,闪闪的燃着。

  小痴和吕四卦躺在床上,却迟迟不能入睡。

  吕四卦望着油灯发呆,不久道:“好静。”

  “嗯!静的让人发慌!”小痴翻个身,已瞧向窗口,像要找寻什么似的。

  除了雨滴滴落地面,枝叶声外,似乎再也听不到其它声音了。

  吕四卦烦闷的叫着:“下什么雨?下得让人受不了,连野鸟怪猫都发了慌,叫都不

叫!”

  小痴突然坐起,似感觉到不妥:“对呀!怎会没有鸟鸣虫叫?”

  吕四卦道:“下雨嘛!”

  小痴道:“不对!雨下不大……昨晚还有子规夜啼,现在都没了……”

  吕四卦也感到不妙:“你是说……”

  “可能有人……”小痴道:“很多人,把庄院四周都围满了……也惊动野鸟、昆虫……

所以它们才不敢叫。”

  吕四卦忍不住摸向床头那支短铁棍:“龙王不是说这里很隐密?……”

  “可能泄了底……”小痴也抓起贴身匕首,细声道:“有没有,溜出窗口就知道了。”

  若有人,此举正好可以引出,若无人,就当作一次戏耍。

  他俩已摆好架势,各自捏紧武器,准备冲出。

  小痴再细声交代:“有人,就直往北方逃,那里靠近河流和山区。”

  吕四卦会意点头。

  两人暗自颔首,霎时撞出窗口,碰然一响,木窗已裂。

  就在此时,几道暗器已射了过来,黑暗中,仍看得见闪光。

  吕四卦大喝:“果然有埋伏!”

  手中铁棒点向左侧三杖暗器,落地一个打滚,抓起小痴已掠向屋顶。

  “别让他逃了!”

  深沉声音传出,已有数条人影凌空单向两人。僧、道、儒、尼全有,不必说,来的

是九大门派徒众。

  小痴苦笑道:“他妈的!全是跟屁虫!”

  吕四卦一时应付不了众人,只得翻过屋顶,已落往庭院,放开小痴,急叫道:“跟

在我后头,别让他们伤着了!”

  说话间又反攻三棍,逼退两人,往右侧厢房逼去,逃过厢房,就可窜向北方河流林

区。

  小痴也狠命的挥刀,紧跟吕四卦后头,苦笑道:“我也变成跟屁虫了!”

  打斗不及几招,吕四卦已收拾两名庸手,逼前不少,只差七尺余就可窜向厢房屋顶。

  此时正厅屋顶已出现虚无、虚空、枯海、渡心、渡缘和几位掌门人。

  渡心见手下制不住吕四卦,已凌空罩下,厉道:“白小痴,看你今天往那里逃!”

  照此阵仗看来,九大门派今晚准备的更周详,小痴和吕四卦恐怕凶多吉少了。

  虚无担心渡心有所损伤,也派虚空再迎上去。

  有了渡心和虚空两人助阵,吕四卦好不到那儿去,时时挨掌。

  小痴骂道:“管他妈的!‘达摩窜月’!”

  一吼之下,他和吕四卦已舞动兵刃,泛作一道强光,奔涛骇浪的射向对手。

  吕四卦刺的是武功高强的渡心和虚空,小痴射的是虾兵虾将,不过两人一样认真而

拚命。

  此招使出,宛若有股不可抗拒之魔力,迫得对方招架乏力,节节败退,险象环生。

  虚无已焦急喝道:“快上!”

  七八名掌门人已各显神通,一个快过一个,似如电闪奔雷般从屋顶划出泄尾光芒,

直射而下。

  吕四卦一招迫退渡心和虚空,正感得意,又自攻出一招“龙王斩”,其势更犀利逼

人。想在各派掌门未冲至之前,先收拾两人再说。

  小痴也有战胜的快意,虽然宰的是微不足道的喽啰,但毕竟是赢家,是以又自大喝:

“有胆别逃!”

  “达摩窜月”已再度展出。然而此时大厅后方卸出现火把闪光,一闪即逝。

  虽只一闪,精明的小痴已有所觉,若想照明,大可高举,又何必再隐藏,莫非……

  他已尖叫:“有炸葯?快退?”

  顾不得再攻,抓向吕四卦,要他快溜,吕四卦也不必多想,逃准没错,抱起小痴,

已窜向屋顶,直坠屋后林中。

  小痴吼声也惊动九大门派掌门,虚无及时喝道:“快退!”

  众人赶忙再吸真气,双足点地,也各自窜向屋顶后力。

  渡心却不甘被小痴脱逃,喝道:“别上了这小鬼的当!”

  她和虚空依然穷追不舍。

  就在众人窜掠之际?

  蓦然一阵轰天巨响,一座大宅院已炸开,瓦墙碎片,碎裂往四面八方射去。紧接着

烈焰滔天,映得通红一片,热不可挡。

  还好小痴及时察觅,吼了出口,有机会腾空而起,当爆炸时,他和吕四卦已快窜入

林中,但也被炸葯威力扫中背部,猛然喷出数丈,一头栽入小溪中。

  其它九大门派,除了武功较高的掌门人,以及追赶小痴的渡心和虚空外,在宅院内

的无一幸免,损失相当惨重。

  虚无滚落地面,已沾得一身湿泥,甚是狼狈,然而阱表的损伤却不及心灵损害还来

得悸痛,他已克制不住疯狂的吼起来:“恶魔?”

  未加理会自己伤势,已追向小痴。

  其它掌门人还不是悲伤慾绝?霎时间眼见着自己门人就如此平白的断送性命,何异

千刀万剐,捣碎心肺了他们个个双目尽赤冲向那万恶的魔鬼。

  这炸葯分明不是他们所设,当然也不是小痴所设下的陷阱,那会是谁呢?

  小痴和吕四卦没时间多想,背部被碎片砸刮几道伤囗,也够他俩疼的,还好跌惯了,

又掉入水中,无啥大伤,眼见围在屋外的罗汉阵、七星阵……一大堆门徒都奋不顾身的

追赶而至,他俩只有拔腿就跑,直奔上游。

  然而这次他俩运气似乎并不怎么好,能找着什么高山断崖?可以借跳崖逃生。

  这山区全是一片丘陵,虽绵延不绝,却只是稍有起伏,连林木都不高,野草也不长。

溪流在夜色中,像极一条黯青银亮的彩带,甚为明显。

  有人跑在溪中,更为明显。

  未多久,九大门派徒众已赶上来,小痴苦笑不已:“在劫难逃啊!”

  吕四卦急道:“是危险时候,你运运气,看是否已恢复功力!”

  小痴也真以为危急之中,可以激发身躯的潜力,就此恢复功力,但耍了几次,已感

失望:“还没恢复。”

  吕四卦哭丧着脸:“那只好硬拚了!”

  “拚就拚,打得半死最好!”

  小痴以为,非得像上次受伤累累才能激发出潜力,也不再畏惧挨打,已然攻向敌手。

  一时双方又大打出手,已从溪中打向了丘陵宽林中。

  然而群雄众多,个个武功精湛,很快已压制两人攻势,易客为生,将两人逼得险象

环生。

  渡心对上了小痴,虚空对上了吕四卦,外层还围着各派掌门人及弟子,两人可谓无

处可逃。

  他们本可一剑杀了两人,但方才那批炸葯炸去了不少性命,也炸出他们狠厉怒火,

如今两人如丧家之犬,过街老鼠,他们都想百般凌虐,一寸寸的折磨至死。

  更何况在他们眼中,小痴和吕四卦是前世结束的仇,“七花门”的妖孽乃人人得而

诛之。

  他们已露出残酷而狡黠的胜利笑容。

  小痴和吕四卦已伤痕累累,满身是血,但只要有一口气在,他俩永远都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正邪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