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十章 直捣龙门

作者:李凉

  事情转变,常出人意料,梅冷情已答应放小痴和吕四卦回龙王岛。

  过了三天。

  小痴和吕四卦伤势已好了七分,梅冷情已逼迫小痴将龙王岛的武功一一说出来,小

痴甚合作,该说的全说了。

  练功中,匆匆又逝去数天。

  梅冷情觉得功夫已练得差不多,在感觉小痴甚为合作之下,她也不为难,很快已将

小痴和吕四卦送出梅庄。

  临行前,她还是冰冷的恐吓小痴要乖乖的回来。

  然而小痴岂会听她摆布?

  他急着想揭开事实真象,和吕四卦已潜向杭州钱塘江口,找了船只,已放洋出海。

准备回龙王岛,查个究竟。

  一天光景,小船已抵达龙王岛对面那座较大的原始岛屿。

  此时已是夜晚戌时,寒星点点,碧海粼粼。

  上次小痴就是被梅冷情丢在此岛。旧地重游,他自然熟悉多了。

  船停在波涛泅涌,暗礁密布的岸边外侧十余丈处。

  技术不够,怕船撞沉,只好游泳上岸。

  一上岸,两人穿上衣衫,小痴已道:“你留在此地,我一个人去就可以。”

  吕四卦担心道:“要是龙王真的如梅冷心她们所说,你不就糟了?”

  小痴道:“没那么严重,龙王对我那么好……”

  “既然对你好,那我跟你去又有何妨?”

  小痴瞪眼道:“这次回来,是试探,你干嘛踉我唱反调?”

  他虽然相信龙王对他的爱护,但梅冷心的话,说的也甚为难以让人反驳,无形中,

他还是产生了防范之心。

  吕四卦无奈道:“好吧!你要我如何支持你?”

  小痴道:“岛上一切,你也了解不少,要是我过久没回来,你就放把火,炸他一个

精光!”

  他抓起一麻袋炸葯,笑的甚有把握。

  吕四卦却叫道:“不行,那样你还是翘了,这划不来!不如你带点炸葯去,也可以

威胁他们!”

  “也不行!”小痴道:“龙王对我如何,尚不知结果,要是他对我一往爱护,我带

这么一大堆炸葯,将来如何面对他?”

  吕四卦也觉得棘手,但想了想,突然灵光一闪,喜悦道:“有了!你上次不是被打

得伤痕累累?”

  小痴白眼道:“你还不是一样?”

  吕四卦得意道:“你既然受伤,就可包扎,然后将炸葯裹在身上,龙王就看不见了。”

  小痴道:“可是我们已经好了,龙王也知道我受伤复原相当快,难免会动疑。”

  吕四卦道:“那是内伤、刀伤,要是骨折了,十天半月总免不了吧?”

  小痴恍然一笑:“看不出你最近愈来愈聪明了!”

  “那里!跟你学的!”吕四卦笑的甚开心。

  其实此种事本该难不倒小痴,只是他近日为了龙王的一切,过于患得患失,其它怪

主意全然没心情去想,倒是吕四卦平时也从他身边学了不少,如今竟也能派上用场。

  两人齐动手,在小痴腰间缠了至少廿斤炸葯,再穿回衣衫,显得有些臃肿。

  弄妥后,吕四卦还抓出两颗黑色鸡蛋大小圆球,交予小痴:“震天雷,备用的,我

可不希望你真的炸成肉片!”

  小痴接过手,笑道:“该死就要死,你自己也小心,最近老是走楣运,希望这次能

来个咸鱼翻身!”

  “能翻就好,别弄个炸鱼干回来!”

  小痴笑了笑,道:“我走啦!两小时没回来,你就开炸!”

  招招手,他已潜向龙王岛,一身炸葯,走起路来,也够让他提心吊胆。

  吕四卦也不停留,摸向龙王岛另一头较靠近渡口的方向。

  夜色中,龙王岛一如万盏灯火通亮的宫殿。

  宁静中透着神秘。

  在东方不凡养病的卧房里。

  东方龙岂能让爱子如此就失去武功?

  他已尽所有能力在救治爱子。

  东方不凡光着身子,坐于床上,双目紧闭,身上敷了不少葯物,热汗不停从额头及

胸背涌出。

  东方龙则坐于其后,双手按其背面,以内力为他冲撞已毁的“天突”、“紫宫”、

“巨阙”、“日月”诸穴。

  他也运尽全力,汗流满脸,依稀可见其周身涌出淡淡雾气,可见其内力已登峰造极。

  经过盏茶功夫,东方龙才撤掌收手。走下床,拿起床边预置的湿毛巾,擦擦汗水。

  他的脸容已显憔悴而郁,失去以前常有的光彩。

  不久,东方不凡也醒了。

  东方龙递过毛巾,急问:“觉得如何?”

  东方不凡边擦汗边运气,仍是悲切道:“爹……和以前一样……”

  “一点进展都没有?”

  东方不凡凄切摇着头。

  东方龙一颗心快要滴出血来,有股慾坠的昏眩,使他步伐为之不稳的微晃着。

  多少的努力,仍是让人如此失望,他有点支持不住。

  “爹……”东方不凡见他如此模样,也惊慌地叫着。

  东方龙霎时歛起失态,困笑两声:“没关系,方才运功过久,有点累了。”

  东方不凡见他没事,也放了心,但想及自己武功尽失,又悲伤慾绝:“爹!您一定

要想办法救我!”

  “别难过,爹一定尽力使你功力恢复!”

  东方不凡啜泣道:“都是您,为何收白小痴这恶魔为徒,害得孩儿遭他侮辱不说,

还被废弃了武功!”

  东方龙叹息道:“这是爹的失算……”

  东方不凡泣声道:“您失算一次还不够?听刑总管说您还舍不得废掉他副龙王职位!

我不管!您一定要替我报仇,将他碎尸万段。”

  东方龙安慰道:“爹何尝不想把他碎尸万段,爹岂能让他如此逍遥!”

  东方不凡道:“可是您卸还想替他恢复功力……”

  “那只是权宜之计,爹早已对他下了手!”

  东方不凡愕然道:“您杀了他?”

  “没有!”东方龙叹声道:“爹用了炸葯,没想到他真有过人之能……”

  东方不凡追问道:“您没炸死他,又被他脱逃了?”

  “不错!”

  回答的不是东方龙,而是脸色充满忿恚和不甘的小痴,他已跨门而入。

  他知道,要听最真确的消息,就要从东方不凡身上探取,所以他老早就摸到此处,

他耐心的等着东方不凡疗伤完毕,也耐心听他们谈话,没想到却听到自己最不想听的消

息。

  他的出现,使东方龙父子大感惊骇,不自禁的惊叫:“是你?”

  “不错!是我!”小痴笑的比哭态还难看:“是你的得意徒弟,是龙王殿的得意副

龙王。哈哈……”

  他狂笑起来,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拜师,视同再生父母的师父,会是如此狡猾之人,

要得自己团团转,讲的那些甜言蜜语,就像妓女在谈真情,自己却信得连生命都可交给

他。

  那副伪君子的嘴脸,现在看起来竟是如此狰狞而让人恶心,他真想啐他几口唾沫。

  东方龙惊愕过后,已装出笑脸:“副龙王你别多心,方才那些话只是在安慰我儿子。

绝非事实……”

  “安慰你儿子?”小痴冷笑道:“找个借口要用千百斤炸葯?你是天下最阴险的人!”

  “副龙王……”

  “呸!”小痴啐口唾沫:“听到这名衔,我就恶心!”

  东方龙眼看无法再隐瞒,也不再作假,冷然笑起:“白小痴,你也太大胆了,敢一

个人回来……”

  小痴截口道:“对付你,我一个人就够了!”

  东方不凡恨道:“爹,快杀了他,替孩儿报仇!”

  小痴冷笑:“妈的!小婬贼,早知道,我就一掌毙了你!”

  “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东方龙冷森道。

  小痴瞄向他,冷冷一笑:“东方龙,我倒想知道,你为何要利用我,又把一身所学

传给我?”

  东方龙突然畅笑不已:“白小痴,亏你聪明绝顶,却也想不通此点?好吧,我就告

诉你,那是因为你服了水晶蟾蜍的结果。”

  小痴突然被点通:“我明白了,你早就料到我会经脉消失,所以才大大方方传我武

功!如今我虽然学会了,仍是如同废人,对你一点损失都没有?”

  东方龙优雅一笑:“不错!你终于开窍了!”

  小痴自嘲的一笑:“妈的!你还说过我的经脉慢慢消失,你会替我想办法医治,我

还真他奶奶的不信不疑,直把你当恩师看?”

  东方龙道:“当时我也想找出原因,但失败了!”

  “如果能治,你就不会想除掉没有武功的我了?”

  “不错,我还要利用你打天下!”东方龙忽然转为暴戾:“没想到你竟然敢废了我

儿子?你可知道他是我唯一骨肉?你作的太过份了!我不得不杀你!”

  “所以你才定下九峰山计谋,事先还在渡口逐退虚空,还百般呵护我,让我深深感

动,接受你的安排。”小痴道:“后来你又暗自通知九大门派来捉我,以便来个‘一炸

天下沉’的大手笔?”

  东方龙厉道:“这都是你伤了我儿子的结果。你明知我在你身上花费不少心血,你

却恩将仇报,我不能让你活在世上!”

  小痴冷笑:“你不想让我活,我也不想让你活!”

  东方龙逼近而冷笑不已,准备出手:“白小痴你不该来,就算你武功恢复,你还是

不该来,因为你根本不是我敌手!”

  “噢?真的吗?”小痴一副捉狭的往后退去。

  东方不凡急叫:“爹,别让他逃了,生擒他,孩儿要亲自剐了他!”

  东方龙冷笑:“在我手中,没人逃得掉!”

  “我不想逃,我还想宰了你!”

  东方龙不屑道:“凭你了再练三十年吧?”

  小痴黠笑:“宰你不须要练功夫,有这玩意就行了!”

  他已翻出手掌两颗震天雷。

  东方龙愕然道:“你带了炸葯?”

  “不错!我也想把你炸的粉身碎骨。”

  话声未落,小痴已甩出一颗震天雷,直取东方不凡床补下方,准备炸死两人,趁机

避向后方。

  东方不凡尖叫的往后撞躲。

  岂知就在震天雷快要落地之际,东方龙身形突如随风倾倒的巨树削向地面,右手一

伸,方离震天雷不及三尺,发出一道巧劲,硬是将它给吸入手中,然后脚不动,身躯已

弹了起来,恢复先前优雅姿态。

  他露了一手漂亮的“吸龙神功”。

  小痴见及自己猛力甩出的炸葯,根本无法落地就被他给抄起,心头也直叫苦。

  东方龙已从容傲岸的抚弄手中炸葯,傲然一笑:“你身无功力,所丢的劲道不足,

你该知道伤不了我!”

  他已向前逼近。

  小痴突然大喝:“再看一颗!”

  手一甩,人已往门口逃去。

  东方龙方要闪身,突见小痴并没甩出东西,已知上当,不禁怒火已起:“小白痴你

别想逃走!”

  双足微移,如轻风吹掠柳絮,快捷而优雅的追前。

  小痴方奔出屋外庭院,刑开天以及四大高手已拦过来。

  刑开天乍见小痴,稍怔楞,他不知小痴已和东方龙反目成仇,仍以为他具有副龙王

身份,也不知该不该拦阻。

  小痴则卯上了,心知欺瞒他们,仍避免不了东方龙的追逐,只有争取时间的强行闯

过为是。

  他抓起震天雷,也扯开腰间炸葯,喝道:“不怕死的就过来!”

  他冲向刑开天和四大高手,五人见着炸葯,虽心存惧意,但经验丰富的他们已心知

有变,并未立时退开。

  此时东方龙已掠出,见着五人,马上喝道:“快退!”

  五人不必多想,唯命是从的掠向后方。

  东方龙冷笑道:“白小痴,这是你自找的!”

  空间已够,他突然打出手中震天雷,想引爆小痴身上炸葯,把他炸个粉碎。

  这恐怕非小痴所能料及的吧?

  只见炸葯电射而来,小痴苦笑道:“我完了……”绝望中,他也拋出手中炸葯,丢

向五大高手,希望能捞点本回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有一道寒光斜射而出,直窜东方龙所发那颗震天雷,寒光一

触,叮然轻飨,竟然未把震天雷给引爆,反而将其快速的迫向东方龙。

  这会是谁所发的暗器?吕四卦没这种手法,全是用一股巧劲,带着易爆的震天雷,

这种暗器身手,至少可以挤身武林十名以内。

  情势顿转,东方龙一个不察,已无法再抄住炸葯,赶忙掠退躲闪。

  小痴暗道一声“好险”,已死命的往山下奔。反正绑在身上的炸葯非得以火引燃不

可,他索性缩起头来用滚的。希望能像乌龟一样,一滚泻到海中,那就得救了。

  爆声方起,突然间更大的爆炸声响不止,而且渐渐逼近,每爆一声,就有一股烈焰

冲天。想必吕四卦也开始反攻。

  东方龙登时双目尽赤,大吼道:“有埋伏,先救火?”

  喊声中,他仍追往小痴。

  五大高手,连同惊惶奔出的佣仆已齐往烈焰奔去。

  吕四卦可是边炸边往山上奔,边喊着:“小痴儿,你快过来?”

  小痴滚得差不多,仍未忘记回话,一声“我在这里”,已把吕四卦给引来。

  吕四卦见小痴仍活着,欣喜若狂掠过去,将他扛在肩上,呵呵笑道:“你的逃命功

夫不赖啊!”

  小痴滚得头昏脑胀,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只有干笑着。

  此时东方龙已追掠而至,厉喝:“你们别想逃!”

  “我去你的!”

  吕四卦点燃炸葯,连丢四捆,赶忙扛着小痴往大岛方向奔去。

  炸葯是引燃而去,任由东方龙手法高超,也不敢抄下它,只有闪躲。

  四捆炸葯轰了下来,已形成一片火海阻住他去路,等他再绕道而行时,已失去了小

痴和吕四卦踪迹。

  不甘心,他又奔向大岛搜寻。

  这一折腾,小痴和吕四卦已有足够时间逃上船只,直放外海。

  他俩还向东方龙招手,戏谑的叫着:“拜拜!本副龙王走啦!多谢你的大恩大德!

来生再报啦!”

  东方龙双目尽赤,双手捏得紧紧,眼巴巴的看着小痴离去,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突然间,他已想及自己船只速度够快,说不定还可追上小痴,已返回龙王岛。

  小痴见其回奔,已歛起笑态,急道:“快走吧!他们马上就会追来。”

  吕四卦得意道:“放心,那艘船现在至少有十几个洞,弄个不好,还会炸开呢!”

  他早有想及,在海上脱逃,非得先毁船只不可,早就潜向渡口,把那艘船给凿了不

少个洞,也装下炸葯,随时都会炸开。

  果然不久,龙王岛岸边已传出沉闷爆炸声,一束烈焰卷向天空。

  小痴至此才放心:“大吕四卦可是愈来愈聪明了!”

  “那里,那里!”吕四卦笑不合口:“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聪明也是会传染

的。”

  两人望着闪闪火光冲天的龙王岛,笑的更是开心。

  小痴捉狭直笑:“这才是龙王岛最威风时刻,熊熊火光照天下!”

  笑声中,船只渐渐消逝茫茫水波深处。

  东方龙这次可损失惨重,想利用小痴,即被小痴毁去儿子武功,又烧了龙王岛。

  这恐怕是他始料未及的吧?

  小痴和吕四卦现在已走头无路,混不下江湖。

  龙王岛要捉他。

  九大门派要宰他。

  梅冷情母女要捉他去苗疆“莫拉真主”教派,不知要干些什么事。

  现在他俩只要一露脸江湖,保证马上招来杀身之祸。

  如此困境之下,小痴得找个地方躲。

  终于,他还是回到了“通天和尚”住处。

  至少通天和尚足可为他抵挡九大门派的寻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