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十一章 无极禅悟

作者:李凉

飞瀑依然湍泄不息,茅屋仍在,不知人还在否?

小痴和吕四卦带了一大包狗肉,一大坛黄山花酿,准备巴结巴结和尚,以解前嫌。

一开门。

和尚突然出击,猛烈击向小痴和吕四卦,砰然一响,两人倒飞而退,足足飞退十余丈远,掉入冰冷的小溪中,跌个混身湿漉漉。

和尚技巧的已腾空接下美酒和香肉,飞身落于巨石上,咕噜的先灌几口美酒,才捉狭道:“两位闭关悟惮,一悟就是两个月,不知悟出结果了没有?”

小痴干笑道:“悟出结果了……”

“噢?说来听听看!”

小痴干笑道:“那就是,没事不能乱跑!”

吕四卦憋笑道:“跑了以后,没死,回来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通天和尚满意笑道:“嗯!悟的很彻底,起来吧!”

小痴和吕四卦,这才爬上巨石,脱下湿衣服,拧了几下,晾在脚边,已打开香肉,三人围在一处,畅饮起来。

小痴道:“九仟和尚,我们离开,你会很想念我们吗?”

久千道:“我为什么要想念你们?”

小痴道:“因为只有我才了解你的心情。”

“噢?”和尚道:“我有什么心情?”

“我们突然失踪,你一定急得到处乱转!对不对?”

和尚瞄他一眼,戏谑道:“你臭美!”

小痴像拆穿人家秘密又想安慰的捉狭笑着:“何必呢?要是我,我也会着急。”

“可惜和尚不是你!”久千道:“和尚是故意让你出去混,你该死了这条心吧!”

小痴愕然道:“你早已知道我们要溜走?”

和尚得意笑着:“否则老衲怎会叫‘通天和尚”?”

“那你也知道我们会去找要命郎中了?”

“是老衲所言,老衲怎会不知?”

“你却眼睁睁的看我们去受难?”

和尚得意笑道:“老衲早已算准你狗屎运特别好,必能逢凶化吉,安然无恙的回来,怎会担心你去受难?那是一种最佳的考验。”

小痴突然笑了起来:“我也算准你的命运了!”

和尚斜眼一睨,瞄向小痴,谐谑的说:“噢?你算我是什么命?”

“倒大楣的命!”

小痴和吕四卦突然用力扑上,抓着方才晾晒的衣衫,捆向和尚,随即扛起往瀑布下的深潭丢去。

“什么玩意儿?见死不救,还在说风凉话?”小痴双手插腰,凛凛威风的说。

吕四卦也骂道:“摆我们一道,还想吃我们哟狗肉?世上那有这么便宜的事?”

他俩不想想,是自己先去整人,然后才被摆道,却怪起和尚见死不救。看样子,和尚若想跟他俩混,不倒大楣都不行。

等和尚挣脱衣衫再爬起来时,已呛了不少潭水,肚子都肿了起来,还好他内力深厚,肚里能撑船,这点折磨,他还受得了。

他喝道:“你们不怕我拆了你们骨头?”

小痴却稳得很:“除非你把我们给杀了,否则恩恩怨怨,因果循环,终有一天你会倒大楣的!”

和尚着实拿两人没办法,为免于后顾之忧,只好妥协,轻轻一笑,道:“其实和尚我也为你们捏了一把汗,如今回来就好!让我们重新开始。”

小痴也不愿闹得过火,自己可还要靠他来庇护,遂道:“好吧!就暂且原谅你一次,下次可要小心维护我的安全。”

吕四卦道:“天下已无我们容身之处了……”

话还没说完,小痴已一巴掌打向他后脑袋:“你怎么可以掀自己的底?”

吕四卦突然想通,干笑道:“我只是想说,我们处境很危险而已……”

他目光已瞄向和尚,希望和尚没听清楚,然而和尚已笑道:“江湖风声大,老衲怎会不知?欢迎两位回来!”

“糗死了!”小痴干笑的说:“既然你已知道,就算我们出糗好了,你管不管我们?”

“管!当然管!”和尚道:“老衲爱才若渴,怎会舍弃天下第一聪明,只是偶而会出点糗的人?”

小痴和吕四卦对望一眼,笑的甚瘪。小痴道:“你该不会又像东方龙那样姦诈吧?”

和尚走回石面,坐了下来,淡然一笑道:“和尚目的已向你说过,其它已一无所求。”

小痴瞪眼道:“什么化解天下纷争,现在天下每个人都要杀我,怎么去化解?”

“你不杀他们不就成了?”

小痴黠笑道;“是啊!不杀他们?我只恨不得咬他们几口而已!”

吕四卦道:“我喜欢用吞的,一口一个,让他们尸骨无存!”

通天和尚叹息道:“都是冤孽,前世结下的冤,也只有尽人事以待天命了。”

灌下几口酒,稍作沉思,已改变话题道:“经过两个月折剩,你的内力可有进展?”

小痴失望一叹:“没有!”突然又喜悦:“不过我发现一项奇迹,我一掌把东方龙他的龟儿子给废了,这证明我还有机会恢复内力。”

通天和尚满意点头:“有此发现,就不虚此行了。”

看来他让小痴离开此处,乃有目的要让小痴接受考验,从困阨中去领悟武学之道。

至少他让小痴证明了武功有可能恢复,这比他说破嘴还来得让他自己相信。

小痴道:“可是从那次以后,为何奇迹不再了?”

和尚道:“当时你似乎激出生命潜力,才有那无坚不摧的力道;也许后来几次,刺激不够,所以才没再创奇迹吧!”

小痴迷惑道:“不会呀!那次我也是豁了命,再不出现奇迹,只有摆平了。”

吕四卦笑道:“只是奇迹出现在别人身上而已。”

和尚沉思半晌,想找出其中原因,但毕竟非自己亲身体验,领悟自不可能比小痴还深,也说不出任何理想道理。

他道:“老衲已说过,只有诸葛孔明能借东风,这一切就得看你自己努力,既然知晓某种刺激有可能现出神功,你不妨朝这方面去体会,日子久了,总该会有心得才是。”

“怎么体会?……”

小痴开始沉思。

就此,他又日以继夜的为恢复功力而努力。

他想及当时情境,被打得很厉害,他也叫吕四卦和久千照作,结果被打个半死,仍没效果。

他又想到当时东方不凡在凌辱慕容可人,也许和性有关,也从山下弄了一名长得不错的妓女,要吕四卦演了一剧接近一模一样的戏,结果不但弄不出名堂,还叫妓女给缠上了,弄得三人大呼吃不消,不得不装神弄鬼把她给吓走。为此,通天和尚还诵了三天经,以赎见色思慾之罪。

小痴也想及当时是被吕四卦丢向高楼,也照章来了几次,结果功夫没练成,把附近小镇楼阁砸破不少,被追得满街逃,然后已被小镇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

他想了将近十余种千奇百怪的方法,不但弄得自己灰头土脸,鼻青眼肿,还把吕四卦和通天和尚给整得惨兮兮,大叹人生难过。

十月天,若太阳高照,仍十分灼人。

“不练了!”吕四卦抱怨叫着:“再练下去,你不断气,我可要去见阎王了!丢什么盘子?气死人了!”

今天小痴的怪招是“丢盘子”,因为当时东方不凡攻向吕四卦时,是用白金扇使出“斩绝情”这招,白金扇拋出,回旋如盘状,因为用白金扇已试过,只好改用盘子。

最主要,吕四卦也曾用盘子对付东方不凡。

想当然尔,小痴怎会放过此重要关键?

午时大太阳下,屋前平坦草地摆了足足有小山高的大小盘子,有金、银、铜、铁……各类盘子,而以瓷盘为最多,因为它便宜,砸起来又有声音而易碎,十分过瘾。

吕四卦和通天和尚负责砸。小痴则在巨石上不停做出想做的事,又躲又闪又冲又击,耍得浑然忘我。

半个月下来,吕四卦全无休息,已感吃不消,他不干了。

小痴为之一楞:“干嘛不砸?不是练得好好的!”

吕四卦赖在盘堆,擦着汗,嗔道:“你只顾着练,可想到我们辛苦了陪你受罪,也该有个休息机会给人家吧?”

通天和尚苦笑着:“小痴儿,照这样下去,老衲也不管用了,休息一下如何?”

小痴见两人如此疲惫,艳阳又烈,也甚过意不去,猛然点头:“好!就放个假,大家休息!畅饮它三天三夜!”

哇的一声尖叫,吕四卦已蹦起来,大呼小叫的吼着小痴够朋友,已和小痴双双褪下衣服。跳入潭中泡它一顿清凉浴。

通天和尚也嘘口气,分享一丝喜气,从屋里搬出大堆美酒佳肴,准备畅饮三天三夜。

吕四卦个子魁梧,也容易饿,游不了几趟,就已饥肠咕噜直叫,已爬上岸,先填饱再说。

几杯酒下肚,心情心爽然,已唱起童年快乐山歌。

他一唱,小痴也跟着接唱,如此一来,两人愈唱愈起劲,至后来已跟吼音差不多。

声音愈高,回音愈大,震得满山似已抖动,飞瀑为之失色,吕四卦突然有股想叱哼风云,压过万丈飞瀑之念头,立时憋足真气狂吼起来。

声音啸至最高点,像极“狮子吼”让人耳根生疼,山峰为之唯唯抖响,飞瀑声也被其淹没。

啸声未竭,山峰抖动更厉害,突然一块巨岩已从飞瀑顶端疾如流星般殒落,正砸向潭中的小痴。

吕四卦和通天和尚见小痴正兴高采烈的向着自己在相对的吼着,根本未察觉巨岩已快压顶。他俩惊骇尖叫:“小痴快躲开?”

两人奋不顾身已冲向小痴,想击碎石块以救人。

然而岩石如流星,快捷无比,两人根本赶不及。小痴则在吼声音,也没听见两人叫声,突见两人冲前,心知不妙,突然抬头,巨石已压顶而下,乌黑一片。

吕四卦已绝望的吼叫:“小痴……”救之已是不及,两眼急出眼泪。

乍见巨石乌黑罩顶,骇然之下,小痴连想都来不及想已伸手往巨石击去。

奇迹又发生了?

突见小痴双掌击出,啪然碎响,千斤重,足足有肥象大的岩块,竟然被他打得零零碎碎,倒喷而散。

吕四卦和通天和尚也同时落于地面,骇然不信的瞪着小痴。

一切似乎已凝结,声音不再。

小痴和前次相同,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神奇的双手。

直至碎石全部尘埃落定。小痴才欣喜若狂的尖叫雀跃起来。

“我成功了!我知道了!原来如此!”

难道这块殒石已让他悟出道理?

吕四卦已从惊骇而转露憨然的笑容:“他妈的小白痴,专门搞些让人提心吊胆的事!”

三人终于恢复喜悦,围在平坦石块上。

通天和尚已问:“小痴儿,你悟出了什么道理?”

小痴得意洋洋灌口酒才道:“‘空’,就是‘无极’!奶奶的!害我白白浪费三数个月!”

吕四卦追问道:“小痴儿,我可不懂什么禅语,说明白点!”

小痴口沫横飞道:“就是‘无招便有招’,不去想,功力自来!”

吕四卦还是不懂。通天和尚已喧个佛号,道:“恭喜你悟出道理,将来功力自无可限量。”

小痴呵呵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转向吕四卦,笑的更捉狭:“我还得谢你这擎天一叫,把石头给叫下来,否则我不知还要憋多久呢!”

吕四卦陪笑道:“感谢我,就说得清楚些,好让我也当个聪明人。”

小痴立时解释道:“理由很简单,就是不要去想‘要恢复功力’,就像我突然间出掌打向东方不凡这小婬贼时,连想都来不及想,所以武功就出来了。刚才也是如此,石块又急又狠,我也没时间去想!”

吕四卦恍然道:“我懂了!这就是‘空’,什么都不要想!”

吕四卦已绝望的吼叫:“小痴……”救之已是不及,两眼急出眼泪。

乍见巨石乌黑罩顶,骇然之下,小痴连想都来不及想已伸手往巨石击去。

奇迹又发生了--

突见小痴双掌击出,啪然碎响,千斤重,足足有肥象大的岩块,竟然被他打得零零碎碎,倒喷而散。

吕四卦和通天和尚也同时落于地面,骇然不信的瞪着小痴。

一切似乎已凝结,声音不再。

小痴和前次相同,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神奇的双手。

直至碎石全部尘埃落定。小痴才欣喜若狂的尖叫雀跃起来。

“我成功了!我知道了!原来如此!”

难道这块殒石已让他悟出道理?

吕四卦已从惊骇而转露憨然的笑容:“他妈的小白痴,专门搞些让人提心吊胆的事!”

三人终于恢复喜悦,围在平坦石块上。

通天和尚已问:“小痴儿,你悟出了什么道理?”

小痴得意洋洋灌口酒才道:“‘空﹄,就是‘无极﹄!奶奶的!害我白白浪费三数个月!”

吕四卦追问道:“小痴儿,我可不懂什么禅语,说明白点!”

小痴口沫横飞道:“就是‘无招便有招’,不去想,功力自来!”

吕四卦还是不懂。通天和尚已喧个佛号,道:“恭喜你悟出道理,将来功力自无可限量。”

小痴呵呵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转向吕四卦,笑的更捉狭:“我还得谢你这擎天一叫,把石头给叫下来,否则我不知还要憋多久呢!”

吕四卦陪笑道:“感谢我,就说得清楚些,好让我也当个聪明人。”

小痴立时解释道:“理由很简单,就是不要去想‘要恢复功力’,就像我突然间出掌打向东方不凡这小婬贼时,连想都来不及想,所以武功就出来了。刚才也是如此,石块又急又狠,我也没时间去想!”

吕四卦恍然道:“我懂了!这就是‘空’,什么都不要想!”

小痴道:“没错,是个‘空﹄字!”他憋笑不已:“想当时在九峰山古宅被人追杀时,就是一直要恢复功力,结果差点送了命!白白挨了一顿打。够冤枉了!”

通天和尚含笑道:“这几天的练习还不是一样?老衲差点让那姑娘给破了戒,当了你的牺牲品!”

小痴干笑道:“有练习才有进步嘛!纵使您破了戒,如来佛还是会原谅你的。”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通天和尚赶忙连连告罪。

吕四卦笑了一阵,又问:“那个﹃空’我懂了,但这﹃无极’作何解释?”

小痴道:“这个较难说明白,浅显的说,就是无限力量,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本身的潜力,就像我吃过很多补葯,本身就具备有较深的功力,所以才能击碎石块。若功力不行,就算潜力发出,仍然无法抗拒巨石压顶的命运。”

喝口酒,哈出酒气,他又道:“第二种,也就是你较想知道的一种,就是外在的力量要无限的刺激,以引出生命潜力;我们不拼命就会死在东方不凡手中,我不拚命,就会被巨石压死,那些加诸予我的力量是无形而可怕的,所以我才会激出相对的力量,懂了没!”

吕四卦频频点头叫“懂”,随后又问道:“照这样说来,你还得每次被打个半死,或者非得赌命的时候才有办法发出神力了?”

小痴道:“照理来说该是如此……”

吕四卦已笑道:“这还不是一样没保险?要是万一你‘空’不出心思,照样被打个半死!”

通天和尚道:“这就是小痴儿接下来所要修练的地方!”

吕四卦含有调侃的笑着:“怎么练?心不能想,要如何练?既然练,就想到要练什么,一‘想到﹄就不是‘空﹄,不就练也是白练了?”

小痴眉头直皱,苦笑道:“这也是我头痛的地方!”

通天和尚道:“你不必过于失望,既然找出原因,你可以慢慢带动体中内力,将来完全恢复以后,就可运用自如了!”

“这我知道,只是刚开始,要如何不想?就算是比划招式……”

小痴漫不经心的划起右手食中二指,点向那堆瓷盘,突然啪的轻响,瓷盘已被击破,他又愕住了。

吕四卦也瞪大了眼,直瞧着小痴及瓷盘之间。

“这是……这是奇迹?…….”小痴又试了几次。可惜又无效果。

突然他已跳起来乱舞,混合大招式耍个不停,全以指劲为主,果然偶尔有指劲透空而出,击向瓷盘,而这些都是在他带得甚为顺手,而又不是刻意要出击的指劲中。

他已雀班道:“我又想通了,只要不专心去想,顺着招式,随时都有可能发出劲道!”

吕四卦满意而打趣道:“小痴儿!我看你就自创一招‘跳舞功’吧!”

“有何不可!”

小痴趁着火热多跳几趟,指劲愈来愈多,劲道亦是愈来愈强劲。

最令他喜悦者,体内似乎已有股气流在流动,像是装了水的瓶子晃动,里边的水就是那股气流。

现在水装的满满,晃动不大,若是能在里面制造漩涡,那可是无所不至,无所不达,比起顺着经脉运气的内功心法,何异强上数倍?

小痴缺的只是引导的方法。

还好现在己有所小小收获--靠“跳舞功”发劲,已让三人心神为之大振。

小痴的恢复功力,将指日可待。

(第四集完待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