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二章 可玉奴娇

作者:李凉

  小痴果然再次寻向“梅庄”想找梅冷情母女,以探听“镜花”下落,一了窥探第一

高手武学之秘密。

  然而他俩在太行山附近,转了一天一夜,就是不得其门而入。两次出入梅庄,都是

被蒙着眼送出来,在抵达一处绿竹林,才松开布条。照小痴判断,绝不会超过十里路程,

然而这却难住他们了。

  两人找得身疲体倦,遂找条小溪,洗把脸,先坐下来休息再说。

  吕四卦抱怨道:“这女阎王,朋明要我们去苗疆找那‘莫拉真主’,却变了卦,不

见半个鬼影,害我们白跑这趟冤枉路。”

  小痴虽然累,但瞄向前面几座插天高峰,突然有点得意的笑起来:“也不是完全没

有办法……”

  “什么办法?”吕四卦马上追问。

  小痴有点戏耍味道的笑着:“像上次一样,爬上山峰再往下跳,路就出来了?说不

定还可以将梅冷心这凶女人给压扁呢!”

  吕四卦瞪眼道:“你有完没完?差点被你害死还不够?什么压扁?说下定她们早就

在屋顶装上竹刺,这么一下去,保证可以从前胸看到背后!跳第一次可以说聪明胆大,

跳第二次绝对是笨蛋,我不干!”

  小痴笑道:“我们本就是‘聪明白痴’和‘笨蛋’意义相同,你不觉得有点光荣么?”

  吕卜四卦道:“一点都不光荣,还是不干!”

  小痴供奈道:“不干就没办法了。”

  吕四卦问道:“你想她们为何不等我们?”

  小痴道;“理由很多,也许她们以为我们又让人家给捉去了。”

  吕四卦道:“是龙王岛?”

  “那倒不会!”小痴道:“她们母女贼得很,闻及龙王岛被我们炸了,再加上东方

龙四处在寻人,她们必定会想到我不在东方龙手中,只是在某一个地方,或是某人手中。”

  吕四卦道:“所以她们在等不到人之后就走了?”

  小痴道:“事实如此。”

  吕四卦道:“我是说她们会去找‘莫拉真主’?”

  “任何状况都有可能!”小痴道:“有可能去找我们,也有可能留在‘梅庄’。”

  他起身道:“走吧!”

  “不找了?”

  小痴道:“我找她,不如她来找我们,反正我们现在是大人物,跺一脚都会动江湖,

还怕人家找不着?”

  他已走向小溪下游。

  吕四卦也踉上,不必找了,心情也为之轻松:“咱们去那里跺江湖干?”小痴想想,

已暧昧的笑起来:“找大美人啊!咱们不是跟她约好了?缘订三生,然后来个洞房花烛

夜!”

  吕四卦突然楞住,慕容可人身边两个丫袅,被他吓死过,现在去,准没好结果,他

急道:“我不去!”

  小痴呵呵笑道:“你不去?那你留下来好了!”

  说完,他已往山下疾奔。

  吕四卦眼见剩下自己一人,要是碰上梅冷情母女,那还得了?不得已,硬是咬着牙:

“真是交友不慎!”一声“等等我啊”,也举足追下去,对付丫袅,要来得比女阎王要

保险多了。

  慕容府红门前那两双石雕麒麟仍沉猛雌伏着。小痴和吕四卦就躲在麒麟后面。张着

眼睛往丈余高,带铜扣的红色拱型大门瞧去。

  门顶嵌镶邵块白底金字题有“慕容府”斗大草体字的大玉石长匾,雕琢之精细,就

如一块玉屏风,找不出一丝不妥与瑕疵。

  小痴可没心情去欣赏这些。眼睛一转,又溜回身前白色麒麟,老成持重的夸耀者:

“好一双活麒麟,看起来比小象还大,保证可以骑着它去见玉皇大帝。”

  吕四卦道:“麒麟是祥兽,可以避邪,咱们也沾点祥气,免得将来老是时运不济,

频频落难!”

  对于要去见慕容可人,很可能碰上那两个丫袅,他早心头忐忑难安,希望能借麒麟

祥瑞之气,避此霉运。

  小痴并没专心去想他话中含意,也甚想过过瘾,立时高兴道:“不骑白不骑,反正

没人,骑两下也无啥干系!上吧!”

  说着,他已摆出架势,像极戏台上姦臣骑大马的夸张动作,一声“呀喝”已腾窜而

起,像要压倒山丘的往麒麟压去。

  如此用力,一般人必把臀部给压疼,然他那身铁打身躯,硬的像石头似的,岂会受

此一压而发疼,只瞧得他轻轻松松,跨得威风八面,一点也不疼。

  吕四卦见他跨上,也不甘落后,雀跃叫声“我也来”,随即跨身坐向麒麟。

  正在两人兴高采烈往下坐之际——

  忽然“啪”的一声,偌大而坚硬的麒麟竟然如中炸弹般开了花,碎垮满地,尘灰为

之冒涌而起。

  小痴和吕四卦尖叫一声,已然跌坐于地,傻楞楞的相互对眼,一时无法相信这是事

实。

  ——坚硬石雕的麒麟,竟然不堪一坐?

  小痴苦笑不已:“这麒麟好象纸糊的一样,怎屁股都还没坐热就垮了简直中看不中

用!!”

  吕四卦道:“大概你不小心又用上功力,就把它坐垮了。”

  小痴道:“会吗?随便一坐即有此威力?”

  吕四卦道:“怎不会?高山殒石都可震碎,坐垮麒麟又算什么?”

  小痴干笑道:“真是乱发功,不过沾沾麒麟喜气也好。”

  吕四卦抱怨道:“麒麟再如何吉祥,也抵不过你这个衰人一身的倒霉运!”

  小痴爬起来,一身都是灰尘,十分狼狈。瞧瞧那颗还算完整的麒麟头,又闻及屋内

传来阵阵吆喝声,心知慕容府弟子已察觉,急忙拔腿就跑:“快走吧!再不走,更倒霉

的事情就要来了!”

  吕四卦也不敢落后,顾不得再整理衣衫,辞忙追向小痴,往左侧不远处那清澈水沟

奔去。

  他们想故计重施,潜水进入慕容可人起居处。

  大门一开,涌出数名劲装汉子,突见麒磷已毁,甚是惊咳,又见小痴,吕四卦两人

背影,其中一名急叫:“快追!”

  护院武师赶忙快步追了过去。

  小痴已知无法隐瞒,只有入水一途了,苦笑道:“跳吧!麒磷的吉祥,在水中才能

显现出来的!”

  他和吕四卦已没时间考虑换下衣衫,已双双跳入水中,反正衣服都是灰尘,洗洗反

而干净。

  武师追赶而至,突见两人跳水后,就已不见踪迹,顺着河沟追赶一阵,仍无所获,

只好调头返回慕容府。

  眼见麒麟被弄个粉碎,不禁也想笑,他们在想:若说小痴和吕四卦有意挑衅,那也

不必逃的如此之急?若非挑衅,又何苦硬将麒麟给弄碎?如此又弄又逃之行径,何异小

孩在耍把戏?

  只是他们未想及,麒麟是让人家给坐垮的。

  小痴和吕四卦熟巧的潜入慕容可人花园中那座幽雅静湖中。

  已近黄昏,霞光万丈,投向湖面,映出万道金光闪闪,似若一串串金叶子随风飘动,

甚为光彩夺目。

  湖面九曲桥尽头之雅亭,已燃起烛光,淡淡透出柔如蝉翼纷飞的纱帘,一股神秘清

雅气息涌现着。

  亭内,似乎有人在整理东西。

  小痴和吕四卦很快冒出水面,瞧向雅亭,见着人影,已满意笑起。小痴道:“大美

人果真在此!”

  吕四卦吶吶道:“会不会是那两个丫嬛?”

  小痴道:“急什么?叫一下不就知道了?”他突已昂起头叫着:“大美人!我们……”

  话声未叫完,吕四卦赶忙掩住他嘴巴,急叫道:“你想害死我啊?要是她真的是丫

嬛,那我不就……”

  然而他动作虽快,却无法掩住小痴所叫声音,亭内那名丫嬛已发觉,乍见有人从水

中冒起,基于上次吃的亏,可谓终身难忘,想都不想,已惊叫起来:“不好啦!有刺客……”

  吕四卦乍见竟然是要命丫嬛,那还顾得了小痴?一个腾身掠出水面,使出“燕子三

抄水”的绝顶轻功,流光飞逝般窜入屋内,凌空一指,已把惊惶而想逃逸的丫嬛惜春给

点倒。

  吕四卦这才嘘口气,飘落地面:“还好最近功夫进步神速,否则非出漏子不可!”

  小痴也爬上曲桥栏杆,戏谑道:“怎么样了查出来是谁了没有?”

  吕四卦瞪眼道:“查出来了!是你娘!”

  小痴不在意的笑着:“我娘?那你赶快叫伯母啊!”

  吕四卦想占口舌之利,谁知仍被小痴给倒打一耙,要叫惜春“伯母”?硬是把话给

咽了回去,免得又遭了殃。

  小痴走入亭内,一切依旧高雅怡人,瞧瞧惜春,得意笑道:“藏起来吧!都已抓着

了,还争个什么?”

  吕四卦瞪眼道:“你再乱叫,我可要先走了,省得死在你手中!”

  小痴呵呵笑道:“我那有这么多时间鬼叫着?你藏了惜春后就躲起来,别忘了还有

另一个小丫嬛在风騒着。”

  吕四卦抱怨道:“每次跟你在一起,没有一次风风光光的!”

  小痴稍尴尬的笑了两声:“就快啦!方才坐垮麒麟,不就威风八面?”

  吕四卦奚落道:“只是灰头土脸而已!”

  小痴干笑着:“这种事也不是人人能够“享受’的嘛!”

  吕四卦再瞪他一眼,也不敢怠慢,把惜春藏在雅亭后角,用长帘给罩住,虽然稍微

凸出,但不仔细看,也不容易发现。

  藏妥以后,吕四卦则潜向九曲桥左侧一棵浓密垂柳立即藏身其中,准备再逮另一名

丫嬛。

  小痴则坐于屋内矮脚长桌前,倒着美酒,自饮自酌,时而幻想着待会儿要如何与大

美人交谈,如何表现自己的不俗。

  老是让美人斥及油里油气,心头也不好受!

  然而他这次似乎仍是一样俗不可耐。

  因为他想着想着,再加上美酒醉人,不自禁的已进入梦乡,梦中不停露出笑意,嘴

巴张得杯口大,差点流口水,也许做的是美梦吧?

  这还没关系,他竟也把双脚架在桌子上,衣服又湿,如此一来,和潦倒街道的流浪

汉已相差无几。

  夕阳已沉,霞光黯失,夜已临。

  吕四卦已等得发慌,正想跳下树以活动筋骨之际,突又发现有人踽踽行来,仔细一

看,白纱轻裙,正是美绝天下的慕容可人。

  他立时给小痴暗号,但小痴已进入梦乡,那还有时间给他回音?

  “妈的!臭小子,到现在还有时间喝老酒了我看你如何去消受美人恩!”吕四卦已

从方才的紧张而转为捉狭,他也想报复先前的恩怨。

  不容他想太多,慕容可人已轻盈走向雅亭,轻声叫着:“惜春!你到那里去了?我

不是叫你整理好,通知我一声嘛?”

  惜春当然不会回话,慕容可人已走入雅亭,乍见一双长脚挂在桌上,诧然惊讶,提

防的走过去,想看清是谁?

  突见小痴甜美笑容,她不禁也笑了起来:“原来是你?害我等了那么久……”她伸

手去摇着小痴肩头:“白小痴,你醒醒!”

  小痴扭动一下身躯,并未醒过来。

  慕容可人叫了两次,见他未醒,也不好意思再摇,心想就让他睡够了再说,然而眼

眸浏向四周,不见惜春人影,顿觉以白小痴个性,惜春可能遭了殃,急忙又摇着小痴:

“白小痴,你快醒醒,惜春呢?”

  小痴似有所觉,扭动身躯一阵,喃喃梦呓的念着:“大美人——喝杯吧……”

  他迷糊的作出抓酒杯姿态,想必梦中正好进行这一段。

  慕容可人不明就里,她只担心惜春,又追问:“我不喝,惜春在哪里?你把惜春怎

么了?”

  “不喝怎么行?”小痴喃喃叫道:“不喝就不够高雅脱俗,喝了再告诉你!”

  慕容可人无奈,只好举杯喝下米酒,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小痴喃喃道:“要说什么?……”

  “惜春在那里?”

  “惜春?她是谁?……”

  “就是我的小婢,高高的……”

  “哦……”小痴似懂非懂的说:“她……她在树上……”此时的他,已把惜春和吕

四卦摆在一起,伸手已往窗外吕四卦躲藏之垂柳比去。

  “树上?”慕容可人想不透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会跑到树上去了但想及她爹也曾经

被绑于树上,不禁惊愕道:“你们……”

  吕四卦躲在树上,仍戏谑的往小亭看,存心想看小痴出丑,谁知小痴竟往自己指来,

直觉反应:“这混蛋又在耍我了!”

  不客气,截取一小段树枝已打向小痴,不管如何总能把他打醒,让他装不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可玉奴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