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四章 第三春情

作者:李凉

小痴和吕四卦奔出慕容府,望着天际下弦月已剩下几尺就该落人西山,心知已近三更天,也该找个地方休息。折腾一夜,已全身酸疼,疲累不堪,也够他俩累的了。

毫不考虑,两人直往东南方奔去,记忆中,那里该有一小村落才是。

果然奔不及十里,倚山而筑的小村落落莹光闪闪的从一片绿竹透了出来。

绿竹苍直高劲,随风摆荡,如涟漪浪潮阵阵,此起彼伏,产生了森森幽冥鬼气,迎向天空寒星点点,自有一股萧索气息。

竹林下,透着夜光不易,更形漆黑,若非胆大的武林中人,谁也没这个胆子敢走入林区。

小痴和吕四卦从来没这份顾虑,大摇大摆的就往林区走。

像他俩这种混遍江湖之人,鬼都要怕其三分,若惹了他俩恐怕连躲入地狱,都将被挖出来,再也难以安稳渡日了。

吕四卦不但无惧于鬼气森森,还故意学鬼嗟嗟的怪叫:“小白痴……我要你的命……”

小痴也不客气,扮起鬼脸,舌头伸得长长:“吕四卦……我不要你的命……我要你的银子……”

吕四卦已笑道:“这么现实?我看你是穷死的!”小痴鬼模鬼样:“没办法,阴间人口暴涨,闹饥荒啊!”

吕四卦道:“那你该要粮食,干嘛要银子?”

小痴道:“因为你的身上只有银子,我不要银子,要什么?”

吕四卦笑骂道:“去你的!连作鬼都要占人的便宜!小心碰上真的鬼!到时看你如何向他们要银子。”

“照要不误!”小痴鬼脸一拉,已寻向四周黝暗处:“各位短命鬼,本恶人来索债啦!该给就给,免得你我争风吃醋,让人看笑话了!”

“鬼怕恶人”所以他自称“恶人”以能制住鬼魂,在装神弄鬼之下,也勉强凑个理由来解释。

突地,一声轻响传出,异样东西已往小痴脑袋砸去。

小痴唉呀惊叫,抚着脑袋,赶忙转身,然却未见着任何东西,目光瞪向光头仔,叫道:“吕四卦你干嘛偷袭我?”

吕四卦愕然道:“我没有啊!”

“你没有,难道会是鬼不成……”

一说到“鬼”,小痴和吕四卦已头皮发麻,以前不怕鬼,那是没碰上,现在碰着了,混身就如浸在冰水中,一股寒气直冲背脊,整个毛孔不停收缩,呼吸都快凝结而窒息,头发根根好象已倒竖起来似的。

小痴强作胆量,瞪瞧四处,喝道:“何方鬼怪,有胆出来较量,偷偷摸摸算什么鬼东西?”

吕四卦低声道:“鬼本来就偷偷摸摸,很少有光明正大的。”

小痴又喝道:“怎么了不敢出来了?敢情还是个胆小鬼!”瞧及森森竹林,一时胆大,劈掌过去,掌风扫得枝摇叶摆。

小痴正待宣布无鬼之际,卡地一响,脑袋又吃一记冷袭,他猛转身斥喝是谁?仍无反应,就连敲脑袋之东西皆未见着,越想越是心寒。

“妈呀!有鬼……”小痴头皮发冷叫着。

两人不敢再耍宝,绷紧神经一溜姻的,拚老命的往村庄奔去。

蓦然有一道白影飘掠而至,似想阻住小痴去路。

小痴已吓破了胆,哪敢再瞧一眼,闭着眼睛,连劈数掌,惊吓忘我之际,劲道突然泛出,打得丈余宽广竹林全被劈断。

白影似觉小痴掌力过强,已避向左侧竹林。若非小痴闭上眼睛乱劈,她少说也得挨下数掌。

只一剎那,又有一道幽冥鬼魅般青影扑向小痴和吕四卦背面,凌空丈余,就已发掌擘向两人。

啪啪两响,小痴和吕四卦猛往前栽,滚得四脚朝天,被鬼缠身感觉直攻心头,吓得大气不敢喘,咬着牙,猛往小村奔去。

突然间,白影已笑出声音,是女人声。

小痴闻及,霎时明白来者是人不是鬼,自己已被两人给捉弄了,登时苦笑不已:“这年头扮鬼的竟会那么多人?”

两人已煞住冲势,调身回来,准备找这“女鬼”算帐。

小痴喝道:“何方妖孽敢装神弄鬼?吓得我朋友吕四卦落荒而逃?快快出来受死!否则我准备把你给嫁了!”

他本想说吓着自己,但这未免有失颜面,只好往吕四卦身上推。

吕四卦嗔叫:“什么吓着我?你跑在前头,你才是胆小鬼!”

小痴尴尬一笑,但脑袋一闪,已有了理由:“你有看过将军是跑在后头的?我是在替你开道,前面漆黑一片,说不定那里的鬼更凶。”

吕四卦想反驳,白影已疾冲而至,手伸得长长,很明显,她是想掴小痴嘴巴。

小痴有备而来,冷嘲道:“凭你也想打我?”

他赶忙舞出招式,但只一比划,白影快得出奇已冲至,啪的狠狠给了小痴一巴掌,打得他量头转向,跌坐于地。

来者正是小痴最不愿意见着的女人之一——梅冷心。

吕四卦瞧着小痴捉虐笑着:“要打你,并不困难,好象人人都可以打嘛!当然女鬼打得更凶!”

话未说完,梅冷心也给他一个耳光,啪地既脆又响,照样打得他跌坐地面,再也笑不出来。

小痴奚落笑着:“我是被“偷袭”,你是平白被打,差别就在这里,照这样子看来,要打你就更简单了。”

平白挨打,等于无还手余地,比起被偷袭而来不及还手,自有差别,只要找出差别,小痴即有一份得意在——尽管挨的巴掌都是一样火辣辣。

吕四卦苦笑不已,摸着左颊几道指痕,挨的实在不轻。

小痴自我解嘲道:“反正在慕容府已被打得鼻青眼肿,多一个巴掌又算得了什么?”

梅冷心飞落两人身前,斥道:“小白痴!我娘要你回去找她,你竟敢跑到慕容府去谈情说爱?”

小痴愕然道:“你一直跟在我后头?都瞧见了?”

“谁跟在你后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梅冷心嗔道:“你的事休想瞒过我!”

小痴突然呵呵笑起:“这就奇怪啦!我谈情说爱,为什么要瞒你?又干你何事?”忽作恍然状;“哦……我明白了,你在吃醋!”

“吃你的头!”梅冷心怒掌再掴,却被小痴给闪开,她骂道:“你无耻,下流!专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小痴自得笑着:“我还没听过谈懋爱是无耻下流的事?你的解释倒满特别的。”

“你……”梅冷心怒得咬牙切齿:“就是不准你谈!”

小痴更得意道:“嘴长在我身上,我爱怎么谈就怎么谈,难道这种你也要管吗?”老成持重的说:“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

言下之意,好似在说梅冷心硬要拖着他谈情说爱。

梅冷心似已横了心,怒骂道:“我就是要管!下次再被我碰到此事,我就杀了你!”

“这么严重?啧啧……”小痴咋舌不已:“没想到这年头谈情说爱,都得看人脸色……不如这样好了!”他已纯真笑着:“换我们两人来谈!你该不忍心看我失恋吧?”

吕四卦暧昧笑着:“没有爱情滋润的花朵是会枯萎的。尤其对一个以失恋为常业的人,更是重要。”

梅冷心嫩脸已现红云,若非夜晚,必能使她困窘难待此处,她叫道:“管你们枯死、萎死!事情还没办完之前,你们谁也别想跟我谈恋……”

她突然发现自己说溜了嘴,困窘的瞄向小痴,希望他没发现才好。

然而小痴精灵古怪,等的也是这句话,立时接囗道:“跟你谈恋爱是不是?没关系,现在不能谈,将来再谈也不迟!”轻笑不已:“迟来的爱情,听说特别耐人寻味,也特别感人,不是普通人可以谈的。”

吕四卦呵呵笑着:“只要有爱情滋润的机会,枯萎的花可就谢不了,随时都可再发嫩芽绿叶,这就是所谓的“第三春”!”

梅冷心正值青春年华,谈及男女关系,总是窘臊难以启口,再加上常年独居“梅庄”,根本未接触过异性,又怎能是混尽江湖,号称天下第一聪明的小痴的敌手。

她已不知该如何应付是好?不禁恼羞成怒:“你们这些登徒子!不让你们吃点苦头,你还以为天下女人都那么好欺负?”

她已出掌击向小痴,借着动作来掩饰自己窘态。

岂知小痴却出乎意料的不躲不闪,胸脯挺得高高,硬是接下此掌。

梅冷心大感意外,掌劲吐及小痴胸脯,突又骇然的撤去三成,深怕将人给打成重伤。为何她会临时撤去功力?恐怕连她自己也想不透。

她惊愕道:“你为何不躲?”

小痴呵呵笑道:“打是情,骂是爱,我为什么要躲?”

梅冷心倏然又知自己中了人家圈套,被他牵着鼻子走,怒火可真的燃起来:“好!我看你能爱到什么时候!”

一掌击出,劲风啸起,竹林为之头动,她可用上了十成功力,小痴若被打中,不死也得躺上十天半月。

然而小痴早有准备,捉狭笑道:“有时候爱情火花太炽热,也会使人受不了,我看咱们还是来慢的好!”身形已往右侧林区窜去:“有道是慢工出细活,这种感情才能耐人寻味……”

小痴风凉话正说的过瘾,对方掌劲已至,他原以为能避开,然却被另一股狂流掌劲给打了回来,唉呀惊叫一声蹬蹬连滚数滚,才勉强坐了起来,什么风凉话也不敢再说了。

原来那要命阎罗梅冷情不知何时已现身,已冷冰冰的站在他身前。她可不像她女儿如此好欺负。

小痴突见女阎罗,哪敢再作怪?为了免遭殃,还是少说两句为妙。

梅冷情方才在背后给了两人一掌,随即四下巡了一遭,以免有其它陷阱,对小痴的精灵古怪,她不得不防着点,待回来时,见这小子又在耍花样,终于出手再次教训,果真一掌打得对方不敢再作怪。

梅冷心已笑颜顿展,方才受的怨气,也报复了不少,冷笑道:“你再说啊!你再爱啊!只要你消受得了,你爱什么,马上就会实现!”

小痴瞄向梅冷情,干瘪一笑:“谈感情,心情也很重要,这种冰天雪地的调调,很容易就感冒了,吕四卦勉强还可以,我就不行了,最近身体相当虚……”

吕四卦急忙道:“我也不行!刚才被鬼一吓,什么劲也提不起来,还全身乏力,情况相当严重。”

梅冷情并未对他俩所言,有所反应,仍冰冷含煞的说:“你们到慕容府干什么?”

小痴瞄向悔冷心,捉狭一笑:“问你女儿最清楚,她是从头看到尾,什么事也瞒不过她。”

梅冷心正想反驳,梅冷情已斥道:“少油腔滑调!她一直跟我在一起;你再不说出实话,我就废了你!”

小痴睨眼瞧着两人,摆出趾高气昂状:“我可不是以前的吴下阿蒙,说废就废?不过看在我们还有合作的余地,告诉你也无妨;是慕容可人要我带她去找她爹,如此而已。”

梅冷心冷笑:“我不信,既然他们有求于你,为何把你打成这样?”

小痴睨眼道:“我高兴被打,你满意了吧?”说完他已笑的甚邪,大有那种“打是情,骂是爱”的含意存在。

吕四卦摸摸紫青眼眶,轻笑道:“这可以试出一个人的真心!”

梅冷心冷笑道;“试了结果又如何?”

小痴戏笑不已:“她们都是真心的!真心用力的打,就会变成我现在这两个黑眼眶!”

吕四卦自得笑道:“若再激动些,要见我们,就得多办一道手绩。”

梅冷心冷眼瞄向小痴,虽没问出口,但已表现出急于想知道是何手续?

小痴悠哉道:“很简单,到阎罗王那里登记一下就行了。”

梅冷心想笑,又硬憋着,心情稍平静才冰冷又道:“你在胡说,她们在求你,怎会如止对待你们?”

小痴轻叹道:“没办法,我是吃硬不吃软的!”

说着,他已和吕四卦一搭一唱,长嘘短叹不已,但眼角已笑的快瞇了眼。

梅冷心此时想忍都忍不住,只得笑骂几声:“活该!打死了算了!”

小痴自恃武功已恢复,不再是任人使唤宰割,与梅冷情母女有平起平坐之态,说起话来,也响得多了。

“老实说,我们也找过梅庄,只差没从崖上跳下去,是你们等不到人就跑了,到头来却怪起我们?”小痴睨眼道:“做人可要讲道理,不问清楚状况,便自胡干蛮干,真枉我对你们一片真心!”

梅冷心瞋道:“谁没等你们?你们却躲了起来,难道你们明年才来,我们也要等到明年不成?”

小痴频频点头:“这是最佳的办法。”

吕四卦轻笑道:“下次有类似情况,你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你臭美!”梅冷心斥道:“永远不会有下次,若有,我一剑就杀了你们!”

小痴轻轻笑着:“说也真是,前几天,你们到底躲在那里了如果碰上了,就不会引起如此大的误会啦!”

梅冷心冷道:“我们准备去杀你这不守信用的叛徒!”

小痴灵机一动:“你是说东方龙已到了内陆,你以为我还在跟他厮混?”

梅冷心冷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第三春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