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五章 怨妇情冷

作者:李凉

  东方已现红光。

  绕过一座山头,四人已抵“松溪”小镇。

  此镇虽说是镇,却已有城巿规模,尤其是在慕容府近处,在刻意经营之下,也成为

一重要买卖城镇。

  大清早,还透着点雾气,朦胧中,仍可见及行人三三两两赶着干活,有的扛着柴薪,

直往大户人家、大客栈及豆浆、肉包之类的饮食店钻。

  一排长不见底的街道,就此已生气盎然的开始迎接新的一天。

  光是见着早食店所冒出的热腾腾蒸气,小痴和吕四卦就已饥肠咕噜直叫,那馋像,

只差点没流出口水。

  “你们饿不饿?”小痴已问出口。

  梅冷情转向她女儿,想征求她意见。

  梅冷心白了小痴一眼,故意要为难他,冷道:“我不饿。”

  小痴岂是那么容易被人给难倒,不管答案如何,他还是“吃”定了。

  他频频点头,笑道:“大姑娘你还真能熬,说不饿就不饿,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我

多花几个铜板!”右手往镇西一棵大榆树比去:“你们就在那里休息休息,回头再跟你

们联络,我实在饿了,不得不走!”

  他和吕四卦已快步奔向前方不远的“老记豆浆店!”

  梅冷心母女不禁往西方瞧去,榆树高枝晃动不已落叶纷飞不断,可想而知那里风势

必定不小。

  “这小白痴实在太可恶了!”梅冷心不甘被耍的嗔骂着。

  梅冷情轻轻一叹道:“心儿,以后就少跟他呕气,他这种人,鬼心眼特多,一不小

心就得吃亏上当,令人防不胜防。”

  梅冷心委曲道:“娘,您何不一刀把他给杀了,让他永远作不了怪?”

  梅冷情道:“以前杀了他,也许没事,谁知他又弄了个真主的继承人?于情于理,

我们都得卖真主一个面子,一切等见过真主以后再说了。”

  梅冷心瞪向小痴隐入的豆浆店,骂道:“我最看不惯这种作威作福的样子!”

  “犯不着跟他呕气,咱们走吧!”梅冷情已挽着她,往镇西行去。

  梅冷心诧然道:“娘,您真的要去喝西北风?……”

  梅冷情淡淡一笑:“傻孩子,娘再傻,也不会傻得听那小白痴的话?他说的也没错,

那有人不吃东西又不饿的了拐个弯,咱们找家较清静的食堂,先吃饱再说。”

  梅冷心仍呕气,不想离去。

  梅冷情道;“傻孩子,你不吃,不就上了他的当了到时他那张嘴可又滔滔一大堆话,

饶不了人,你愈是跟他呕气,他就愈开心,说不定他现在已猜出你现在嘟嘴瞪眼的模样

而笑不绝口呢!”

  经她母亲所言,梅冷心突然开窍了,不再上小痴的当,暗道好险,这小子果然诡计

多端,还好及时发现,含有报复意味的立即跟她母亲去吃个饱。回头也想好了种种奚落

小痴的话,准备让他难堪。

  小痴吃的慢,却吃的不多,吃完后,和吕四卦四处溜达,也找着了“福祥客栈”,

直到客栈开了门,他俩才走回那棵大榆树。

  此时天空已透白,若非云层过于沉厚,太阳恐怕早已露了山头。街上叫卖声也渐渐

多了起来。

  梅冷情母女早就在树下等人。忽见可恶家伙前来,梅冷心还故意装作“喝西北风”

模样。

  小痴乍见两人如此憨憨傻傻的在这里干等,心头也兴起捉弄念头。

  他笑脸迎上去:“嗨!两位早安,这风吹得人满舒服的,要是能吃,那该多好啊!”

  梅冷心冷目直瞪,道:“那又如何?”

  小痴道:“你当真吃过了?味道如何?”

  吕四卦也笑道:“清清的,凉凉的,光是让它吹两下,什么馋鬼饿神也都跑光了!

那像我们又是热豆浆、热油条、热包子,外加热锅贴、热烧饼,还煎了个热蛋,这口接

不上那口热,吃得可是满头热汗!”以手掌搧着风,呼呼直叫:“哇!好热啊!命真苦!”

  梅冷心这下可逮着报复机会了,向她娘瞥了一眼,两人均露出会心一笑,她也落落

大方道:“是啊!这风吹的人甚是舒服,又吹来了状元粥、鱼翅羹、叉烧包,哦,还有

烤rǔ鸽,害我想不填饱都不行。你们看,还有两双*鸽咽不下去呢!我看只有丢狗吃了!”

  她从身后拿出油纸包着的两只焦黄rǔ鸽,一副无奈的想找路边看有无野狗好丢给它

们去啃。

  两人已瞪大眼珠。那晓得她们会去搞那些东西十.反而白白被挖了一顿苦,贪婪的

口水直吞,吕四卦苦笑不已:“刚才果然吃的很辛苦!早知道,我就该在此喝西北风了!”

  小痴嫩脸也皱成一团,干笑着:“你们运气还真好!”

  梅冷心调侃道:“没办法,若非你指点,我那来这么多丰富的早餐?还多亏你的帮

忙。”

  吕四卦已忍不住:“让我们也尝尝风尾巴如何?反正你都撑不下了!”

  梅冷心晃着手中烤rǔ鸽,捉狭直笑:“这可是要给狗吃的,你们自认是狗的话,就

拿去吃吧!”

  吕四卦抢口道:“没关系,一样都是‘吃’,狗跟人没什么差别。”

  梅冷心终于报了一箭之仇,无奈的叹口气,道:“好吧,既然你们对狗食那么有兴

趣,那你们就拿去吧!”

  她递出烤rǔ鸽,想交给小痴和吕四卦。

  然而小痴和吕四卦并没接过手,两人对望一眼,已哧哧笑了起了。

  小痴面有难色道:“我看……你还是留给狗儿吃好了,少说我也是江湖中有头有脸

的人物,咽不下这东西……”

  吕四卦道:“其实人格还是挺重要的,我不跟狗争食啦!”

  梅冷心本意也只是想戏弄他俩,并没想到吕四卦会想乞食?闻言之下,并未感到太

大意外,淡然一笑道:“那我只好让美食槽蹋了!”

  她收回烤rǔ鸽,十分无奈的晃着,并未马上拋弃,似乎有意等两人饿了以后,可能

又会出言乞讨。

  小痴笑的倒是挺开心,连贪馋的吕四卦也难得的在放弃美味可口的烤rǔ鸽后,还能

喜气洋洋。

  不过这些在梅冷心母女眼中,认为对方倒是一种苦中作乐的举止,她俩也因报了一

箭之仇而心情为之爽不少。

  难道这个憋,小痴就吃定了?

  他已淡然的说:“天已亮,我们到客栈去等人吧!”

  梅冷情母女似乎并不愿意去见那慕容世家的人,梅冷情道:“你们去就可以,我在

此等你们。”

  小痴道:“哎呀!来都来了,还在乎这些?反正她也不认识你们,再说你们要是不

在场,她若拉着我不放,或者跟我后面,你们还是一样的碰头。”

  梅冷情想及小痴一脑子歪主意,若不跟他去,说不定又有差错,至少听他所说,已

有“你不去,我带她来见你,也是一样”的味道,既是如此,去与不去都差不了多少了。

  她道:“好吧!不过不能耽搁太久!”

  “不会太久,很短的时间就够了!”

  小痴已露出一种因诡计得逞而难以自制得意的笑容,和吕四卦频频道谢:“多谢给

我面子。”此种行径,似乎已有点反常也暗怀了某种捉狭意味。

  可惜梅冷心母女只觉得怪怪,却猜不出小痴又想要啥名堂?然而两人自恃武功高强,

何须惧于这江湖混混的三脚猫伎俩。

  她们已随着小痴和吕四卦往“福祥客栈”行去。

  客栈坐落街道中心位置,也是本镇最繁华地区。店铺连绵数十家,但以慕容府产业

气势,自该表现富可敌国之象征,是以此客栈建得十分突出,虽只两层,却高过其它房

屋许多,宛若城墙中央,进出信道顶端凸出的城楼。

  客栈前,一长高悬挂招牌之木杆十分显眼,只要在街道行走,大老远就可瞧见。此

时灯笼招牌已被取下,换回白天用的金色墨字招牌,太阳尚未直射,就已显得金碧辉煌,

闪闪生光了。

  四人瞧瞧布置鲜雅,甚为养眼的客栈外表,也觉得慕容府有股不同于其它商家的味

道。

  不知怎的,梅冷情瞧几眼之后,竟发出一丝十分不屑的冷哼,也许她太过于自视甚

高呢?

  小痴也瞧见了,但他却急于办什么似的,一溜步的已跨进客栈。

  瞧向周旋于十数张精致桌椅间的小二,他已嚷道:“小二,四名贵客到!准备上等

席!”

  小二转着灵活眼珠瞄向小痴,见他鼻青眼肿,暗自皱眉,嘀咕道:“这是什么贵客?”

不过再瞄向梅冷心母女,已有另外的想法:“原来是跟班的?”

  他把小痴和吕四卦当成梅冷情母女佣仆,马上哈腰迎了过来。直笑着:“客倌里边

请!”

  虽然早膳时刻已过,但对某些人来说,此时还算相当清早,而这些人往往都是富贵

之人。他们当然要住在镇上第一的客栈且睡得香甜方会起床,是以已透着亮天,膳房仍

相当少人,三三两两散落四处,显得十分冷清。

  小二领着四人抵达可见及街道的左窗口。

  小痴和吕四卦一副拽样的坐了下来。瞧着梅冷情母女俩,小痴笑的甚邪:“两位也

坐吧?”

  梅冷情和冷心瞄了小痴一眼,似乎不愿失去身份的和两人同桌。

  小痴已出言相激:“不坐吗?随你,站着我也欢迎!”

  他和吕四卦已笑的甚为谐谑。

  梅冷心不服,冷哼一声,已坐了下来,梅冷情犹豫一下,也跟着上坐。

  至此小痴和吕四卦才真的开怀畅笑,笑的一副小人得志,笑的让人觉得他俩有若诡

计得逞的姦臣。

  小二也感到一头雾水,心想着怎会有此自我陶醉的跟班?

  梅冷心已斥道:“有什么好笑?”

  小痴轻笑不已:“没什么,你们吃饱了是不是?不知烤熟的鸽子,会不会飞了?”

  梅冷心闻言,又想及方才戏耍小痴的得意事,晃起手中烤rǔ鸽,戏谑道:“美味当

前都无法咽下了,那还不饱?唉!你们若真想吃就拿去吧!省得美食糟蹋了。”

  小痴谐谑笑道:“饿是有点饿,不过在人家客栈里吃自已的东西,有点过意不去吧?”

  他瞄向小二,露出狡黠神情,小二也报以干笑,心中所想:“这主人真小气,一只

烤rǔ鸽算得了什么?”

  在慕容府经营的客栈茶楼,烤rǔ鸽只能算是小菜一道,无啥稀奇之处。

  小痴和吕四卦已笑抽了肠,却仍强行压抑,脸部已憋得通红,显得十分怪异。

  梅冷情母女笑颜顿失,冥冥中,似乎已知又中了小痴姦计,嫩白的脸已透出红云,

尤其是梅冷心,手中拿着烤rǔ鸽,此时此景,就如在皇帝御用膳食时,千百道山珍海味

之中,她却自以为自己这只rǔ鸽是时下珍品,还奚落皇帝吃不着,此情此景,够她窘死

了。

  其实她俩若稍有经验,就该知道小痴和吕四卦混遍大江南北,岂有饭不吃饱的道理?

那不是在虐待自己吗?

  这种事,他俩一辈子也干不出来。

  事实上,小痴和吕四卦早已有意揩油慕容府,准备大吃一顿丰富早餐,但为了避免

肚肠太过挨饿,他俩总会不吃亏的先填些早餐,免得自找苦吃。

  梅冷情母女却不知情而来这么一招烤rǔ鸽,反而给对方有反嘲机会。本来喝西北风

也罢,现在好端端的却被人反嘲,竟连一点反驳的面子都没有,更让人难受的是,两人

已坐了下来,若现在离去,不就更助长小痴的气焰而自认服输?

  一时间,她俩也没了主意,光窘红的脸,怨恨的直瞪小痴,恨不得杀了他以泄恨。

  方才小痴还怕她俩不来,苦口婆心说了又说,还千谢万谢,终于把人给拐来,也让

两人安稳坐下。他是该谢两位能让他演完这出戏。

  他感激道:“多谢两位能够前来,让我有再吃早餐的机会。”说完已哧哧笑起来。

  梅冷心恨得咬牙切齿,握住烤rǔ鸽的右手,已微微抖了起来。

  吕四卦见状,嘲惹道:“你饿了吗?要不要我点几道菜来詨你尝尝?”

  梅冷心叱道:“不劳你们费神!”

  小痴笑道:“来到人家店里,起码有个最低消费,这样好了,就来壶鸟龙茶,解解

胃,说不定马上就胃口大开!如何?”

  不等梅冷心母女回答,他已转向小二,大爷般的说道:“来两壶上等鸟龙,要快!”

  小二虽应声“是”,即瞄着小痴,并未有多大举动,因为他见小痴和吕四卦不但鼻

青眼肿,而且衣衫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怨妇情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