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六章 再探神窟

作者:李凉

七天后之早晨。

两人已抵苗疆部落,两人为了隐去身份,还扮成苗人装束,大红花绿的衣衫、夹袄穿在身上,果真有点苗人味道。

他俩在部落中打转,想打听神殿下落,忽而才想到自己连一句苗话皆不会说,何从问起?

想找中原来此作生意的商人打听,都因自己一身苗服,而不敢搭腔。

不得已,两人只好自已摸了,他俩想到“绝命幽湖”还有个“要命郎中”满成巧,若找到他,照样可以探知神殿下落。

他俩已调头往幽湖禁地行去。

幽湖四周仍是瘴气四溢成雾,围在四周竹墙,插挂不少骷髅仍在,神秘之间犹充满死亡气息。

两人找个较隐密草丛,已拨开竹木篱笆墙,刚探头想锁过之际……

两声脆响已传出。

哇的痛叫,小痴和吕四卦抚着脑袋,赶忙缩了头,急叫着“好痛”,心知有埋伏,立时凝神戒备。

曾几何时,梅冷心已立在篱笆另一端,手中甩着短木棒,嗤嗤笑着。这两棒,敲得她十分开心。

小痴乍见是她,已苦笑不已:“真是倒霉透顶,连肉包都长在头上!”

吕四卦骂道:“小娃娃,俺是欠你揍不成?从中原追到苗疆来,追老公也不是这种追法,你害不害臊?”

梅冷心谐谑直笑:“你们不是要见真主,我是来带你们去的。”

小痴愕然;“你见过真主了?”

“不错。”梅冷心含笑点头。

小痴暗道槽了,这不就等于事情穿了帮?他还是镇定若常:“那你该知道俺的身份不同凡响吧?”

梅冷心挥挥手中短棒,轻笑道:“是啊!头上都长了瘤,身份自是不同了。”

言下之意,已有“我都敲了你,你又算什么?”

小痴眼看不妙,已想走为上策,心已想定,反而轻笑起来:“这么说,你已识破我的诡计了?”

梅冷心淡然一笑:“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你想要知道答案,还是去见真主一趟吧!”

小痴轻笑道:“要这么麻烦吗,我现在觉得,我已经是真主了!”

说话间,和吕四卦已慢慢站起来。两人默契的准备捉人。

梅冷心似胸有成竹,仍怡然而笑:“你们想反……”

“抗”字未出,小痴已快速伸手穿过篱笆,想掀住梅冷心手中木棒,吕四卦也同时伸手捉人。

然而梅冷心稍后退半步,已从容避开,奚落的笑着:“这篱笆就像铁牢一样,把我们隔开了。你奈何不了我的。”

小痴不服叫道:“我不信!”

他和吕四卦又伸手抓了数回,惹得梅冷心如在看猴戏般笑着。

小痴火了心,突然撞向篱笆:“抓不到你,我就不信压不着你!”

话声未落,篱笆虽有手臂粗,岂能禁得起两人猛力撞击,叭地一响,基部断裂,整片已往梅冷心垮压而去。

梅冷心一时大意,如今想躲都来不及,连出掌击碎木杆都不成,尖叫一声,硬是被木篾笆压在地上,狼狈得很。

小痴和吕四卦已呵呵笑起,小痴得意道:“我奈何不了你?现在你该知道什么叫泰山压顶了吧?”

吕四卦捉狭道:“比起上次梅庄,从百丈高崖往下掉,撞破屋顶,压垮床的滋味如何?”

梅冷心被压个惊慌,那还听得进去?已骇然的尖叫起来。

叫声方起,四处已闪出不少布衣教徒,各自拿着兵器围了过来。

小痴见状,感到不妙,赶忙叫声“快溜”,和吕四卦舍弃梅冷心,甩头就往回路钻。可惜钻出草丛,早就被人给断了后路,人潮围满一大圈。

“妈的!我偏不信邪!”

小痴不甘受困,已开始耍起武功:“来一招‘清风拂面’!”招式顺势而走,再往人群带去,呼啸一宰,倒有七八人经不了强大掌劲而被击退。

吕四卦也不敢怠慢,双拳四脚全用上了,踢、踹、砸、扫、劈……样样都来,如虎入羊群,一发不可收拾。

两人边打边退,战得甚是从容,教徒虽多,邦乏有高手,似难以阻挡两人,尤其小痴此时功力又出奇的好,甩手带掌之际,劲道源源不断劈出,简直凌厉已极,他以为自已武功全恢复了呢?

事实上,是他打上了瘾,只要出招,就有收获,根本不必去想如何应敌、如何出招,只要不想,形意混融,即能达到内外俱忘“空”的境界,当然威力勇猛无比。

梅冷心已击碎木栅篱笆,爬了起来,突见两人就快冲破重围,立时轻喝一声“不准让他们走脱了”,人也飞身而起,急起直追,一个掠扑,单向小痴,随身携带匕首已刺了过去。

小痴打得正顺手,见她来势不弱,出手方位又准又狠,轻轻一笑:“‘梅花穿心手’第十一式‘寒香晴吐’,杀着在第三连环变化的‘截香脉’,俺可用‘千叶手’第七招‘擎雨秋叶’迎招。”

只见梅冷心匕首连刺三刀于中宫位置,马上旋身而起,快速的截向小痴左侧原该是“少冲”脉的位置,其势之狠准,实属少见。

幸好小痴早有防备,闪身向后,双手擎上,等待匕首切向左胁,再一个倒打,飞身而起,头下脚上的掠向梅冷心背后,左手自然的一推,正好打在她臀部上,啪的一响,十分轻脆。此招就如荷叶擎满了雨水而往下倾泻,等雨水倾光,随又弹回原位,而梅冷心身躯正好落在荷叶本位,难怪会吃了一掌锅贴。

梅冷心霎时满脸通红,恼羞成怒:“你无耻……”

大喝之下,她已乱攻。

小痴本也无意要打她屁股,但自已若不舞完全招,可能就无法发出功力,在一楞之际,被她逼得节节败退,不过他仍口不饶人:“大姑娘,我这招‘回风屁’你还满意吧?”

“你无耻!”梅冷心咬牙,杀招尽出,拚出全劲,一味猛攻,一时也迫得小痴手忙脚乱,险象又生。

小痴眼见若再不扳回劣势,可能就要受制,当下定定神,从头再来,又跳舞般耍起功夫,希望能引带体内真力。果然几招下来,又渐入佳境,已反败为胜。

“怎么样了俺武功进步神速吧?”

梅冷心心头惊骇不已,她不知小痴武功怎会时高时低,而且有愈战愈勇之势,不禁改走游斗,心想先找出原因所在再说。

几招下来,她已发现小痴必须练完一整招,然后再借招式之冲、掠、劈、砸、刺……等攻击性时,才能使出强劲内力,其它划线的招式变化时,则劲道全无(如一剑刺向前力,则有劲道冲向前方,然后如彩虹般划弧时,劲道已失,直到彩虹堕往另一头,可发展成“劈”诀时,又可生出力道)。

有了这个发现,她已欣喜若狂:“小白痴你死定了!”

待到小痴换招划弧之际,她已舱身而起,劲化出弦之箭,匕首带出一道光束,直撞往小痴左肩,心想砍不下他一条手臂,刺个血窟窿自无间题。

然而她却猜错了,小痴动招全在意念之间,脑门愈空愈见效果,愈是让小痴料想不到,愈能激出他潜在力量。

只见他在惊愕之下,随手击出一掌,封向梅冷心。掌劲蓦化长江骇浪,冲得梅冷心呃然闷哼,倒摔丈余远,连周围掠阵教徒皆受掌劲波及而迫向后力,个个露出骇然脸容瞧着小痴,不敢再攻前。

梅冷心已嘴角挂血,似乎伤的不轻。

小痴得意的拍拍手掌:“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以前让着你,你当真我怕了你不成?”

梅冷心不甘受辱,玉牙一咬,已恼羞成怒的抖起匕首,再冲了过来:“恶贼………你找死……”用的是那招“达摩窜月”。

小痴黠笑道:“这招我也会,不过我不能玩……”

他随地的舞跳着,准备不想招式,以不变应万变。

突地,又有一道快若流星之青影以一种无法想象的快捷速度超前悔冷心,直撞向小痴,,那股咻出的劲声,已让人感到血气翻腾。

小痴顿感压力倍增,想都来不及想,危急万分之下,突地伸出两掌已封了过去,就像在击碎巨岩般。

双方一触,轰然巨响,青影已被击退,飞高数丈,小痴却连连退了三步,惊愕的瞧向来人,不敢相信此人武功之高,竟然不在“通天和尚”之下?

他难道会是莫拉真主?

没人知道,因为他在倒掠之际,又以奇快的速度隐没林区。

他似乎专为偷击小痴一掌而来。

小痴被他迫退,也因而避开了梅冷心的杀招,仍怔楞的望着青影消逝地方,猜想着他是谁?该不会是武林第一高手“镜花”吧?

然而由不得他多想,青影消逝不到三秒钟,森森林中又已飞出数条身着橘红色道袍形式却剪裁十分合身的教徒,他们全部蒙着脸,连头发都在布巾中,只露出两颗闪茫茫眼光。

他们全部掠往吕匹卦,似乎想先拿下吕四卦以当人质。

小痴正感不妙,大喝“吕四卦快闪”,“一炮冲天”的绝顶轻功顿展,化作流光闪电的冲向那几名教徒。

然而这些人似早经过指示,马上兵分两路,三人掂向吕四卦,两人迥身封向小痴,在小痴快撞至之时,已撤出白色软网,罩向小痴。

小痴救人要紧,不闪不避,硬是撞了过去,连带扯动软网也拉动两名橘衣教徒,再撞往另三名教徒。

事情太过突然,众人皆感措手不及之际,已撞成一团。

小痴猛不可挡的撞退那三名橘衣人,正庆幸自己及时赶到,想揪掉挡在身前的软网以救人:“吕四卦,俺功力还可以吧?”

吕四卦也欣慰笑着:“进步多了!”

他正想爬起,谁知先前撤网而被小痴扯拉向前的橘衣教徒,不再揪扯而想里住小痴,反而改变目标加速冲往前头,罩向吕四卦。

网是张在小痴和吕四卦之间,如今反罩吕四卦,依然易如反掌,只一带过,吕四卦已被软网给裹往。

小痴惊骇急叫:“快扯开!”

他想再次扑上,但为时已晚,三名教徒已挡在他前面,不攻击,不发掌,并排而立,形成一座肉墙。

小痴一次撞退他们数步,他们又爬起,挡着不放,小痴接连撞了两次,突然内力为之消失,他知道自己一心想着要撞人,反而使内力提不起劲。眼看再撞已是不行,只有从头开始舞出招式,希望能奏效。

他的功夫,简单的说,只要打得愈急,愈危险,让他无从想起招式,或想打倒某人,全凭自然反应来迎敌,当能发挥最大功效,然若苦思要发招对敌,则万万得不到掌劲,变得徒劳无功。

青衣人似乎知道他的弱点,改叫橘衣教徒以不动制万动,居然迫使小痴得须以招式来带动劲道。

小痴一连舞出异招数回,终于稍带起劲道,邪声喝叫:“放开吕四卦,否则劈死你们!”正准备攻击之际

远处突传来甜美笑声。

不知何时,美丽大方而丰硕健康的“护神女使”秋海棠已慢步走了过来,她混身散发着命男人难以抗拒的媚力,总让人心跳不已。

她爽朗一笑:“白小痴,别来可好?好久不见了……”

小痴见她到来,心知要逃走已相当困难,只要她一叫,千万苗族必定盲目追杀。自己若不被杀死,也会活活被累死。

既不能逃,只有装了,他也笑道:“秋姑娘,我终于想想通了,所以我又回来了。”

秋海棠淡然一笑,丰满胸脯微微抖颤,甚为撩人:“噢?你是说你想当真主了?”

小痴含笑道:“不错。”

“你该不会在骗我吧?”

“不会,我想通了。”

“你想通什么?”

小痴指着这堆教徒,含有报复的呵呵笑道:“这些家伙不如俺是何等身份,竟然冒犯我老人家又杀又打,全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俺得恢复真主身份,好好收拾他们。”

秋海棠轻笑不已:“哪有教主对门徒施展报复的?”

小痴得意而邪恶道:“凡事都有个开端,新真主要来个伟大的新革命,此事就从我开始吧!”

秋海棠笑的甚开心:“你别忘了当真主,还要经过考验……”

“那些都是小事。”小痴邪笑的瞄向五名橘衫蒙面人:“只要能报仇,我心甘情愿。”他喝道:“还不快把人放出来!”

五名教徒犹豫的瞧向秋海棠,希望得到指示。

秋海棠急忙道:“你可别生气,他们都是忠心耿耿之徒,若你当上真主,要他们死,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小痴冷笑不已:“我正想要他们如此!”

秋海棠轻叹而笑:“若将来你接掌教派,不知会变成何种局面?”

小痴得意道:“这你就不必担心了,以后你就会明白。”

秋海棠无奈的笑着,也示意五人放开吕四卦。

吕四卦脱困而出,狠狠的瞄了五人一眼:“咱们最好相见不恨晚,愈快见面,我这副真主愈快叫你们脱层皮,没大没小的!实在乱来!”

五人似如哑巴默立着,连眼神都一样冰冷而无感觉。

秋海棠淡笑道:“两位真主,可愿随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再探神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