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七章 真主秘密

作者:李凉

蓦地——

小痴突然大喝:“达摩窜月!”整个人已发难,化作一道飞坠流星,带出一条强光已奇快无比往坐在石椅上的莫拉真主撞去。

吕四卦也不怠慢,双掌齐张,如饿虎扑羊般扑向五名橘色护卫。劲道之猛,方位之准确,实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此举暴出,全场皆惊。

五名橘色蒙面人本想拦住小痴,但情况太突然,小痴速度又快,而吕四卦又威胁凌厉的逼来,不得已,五人只好反攻吕四卦,希望能在最短时间内收拾,再反身回救真主,因为他们认为以真主功力,高出他们甚多,自不会如此就被人给撂倒。

秋海棠先是一楞,再惊醒出招时,也只能迎向吕四卦背部了。

梅冷情则骂声:“这小白痴!”也和女儿一同腾身前掠以援手。

她之所以会骂人,那是因为小痴所用的“达摩窜月”,即是在梅庄被他偷学去那招武功,如今他竟用来对付真主,她无形中也有那种助纣为虐之心情,难怪她会出言斥喝,且出手攻招,以泄心头之恨。

而莫拉真主突见小痴窜射而来,惊慌不已,并未像护卫所说的出手反击,而是按下椅边扶手中的机关钮,准备脱逃。

机关钮一按,卡然一响,连人带椅已往下沉,顶端巨大怪兽也快速往下压。

小痴不甘一击无效,冷喝道:“你逃?我就把你给揪出来!”

他不顾里边是否另有机关,已顺势钻入洞穴中。

人一闪入,巨兽石像也哄然恢复原状,封住了通路。

而吕四卦在击退两名蒙面人之际,那堪敌得过四面涌上的高手?已被刀剑逼得动弹不得,像神像般立于台上。

不过他仍谈笑风生;“各位别急啊!有话慢慢说,凡事都得留点后路,搞不好我那兄弟篡位成功,俺可是副教主一个,你们是要磕头的!”

梅冷情顾不得反斥,急忙向秋海棠道:“快启开机关!”想进去救人。

秋梅棠却苦笑道:“大姐,没法子了;这机关完全由真主控制,我也没办法启动。”

梅冷情急道:“这……这……总该有其它方法吧?”

秋海棠摇头:“完全没有通路,若有,也只有真主才知道,其它人根本不得而知,实在没法启开了。”

吕四卦突然捉狎道:“我知道!”

众人惊愕的马上转向他。

梅冷情急问:“你有什么方法了快说出来,饶你不死!”

吕四卦大言不惭道:“把神殿拆了不就成了!”

说完已哈哈大笑。

“你……”梅冷情一个巴掌已打向吕四卦。

吕四卦往后一缩,只被扫中少许,又戏谑道:“用炸葯也可以,保证一炸,通路就来!”

梅冷心厉道:“我先杀了你,看你嘴巴有多硬!”她一抖匕首就想刺向吕四卦心窝。

秋海棠立时阻止:“梅姑娘,我想近是留下他当人质,万一有什么不测,也好用他来威胁那小白痴。”

梅冷心这才煞住刀势,但仍在吕四卦胸前划了一道血痕,嗔冷道:“就让你们一起死!”

吕四卦得意笑道:“还早哩?小痴儿这一下去,保证摇身一变,变成了大真主,我还准备教你们学中原话呢!”

梅冷情不理他,转问秋海棠:“真主近况如何?”她问的是指武功。

秋海棠道:“若无其它情况,他该能制服小白痴小对。”

梅冷心若有所觉:“当初在‘幽湖’和他对掌的,可是真主?”

秋海棠道:“不错。”

梅冷心闻言也为之放心不少:“这天杀的小白痴也敢篡夺真主职位,我看他是不要命了。”

梅冷情轻轻一叹:“连百丈高崖他都敢跳,他什么时候要过命?”

吕四卦呵呵笑道:“所以我看你们还是认命吧?现在天下是不要命的人当道,可杀得很!”

梅冷心斥道:“没你说话的余地,再乱说,小心我先割掉你舌头。”

“不说就不说,我笑总可以吧?”吕四卦笑的更谐谑,更狂妄。

众人也拿他没办法,转视庞然神像,推也推不动,只觉得地底不停传出沉弱撞击声,打斗似乎相当激烈。

梅冷情长叹一声:“也只有等他们出来再说了。”

众人默然立于神像四周,都希望神像赶快移开,以知晓结果。

厅中为之沉默,只有火把燃油,不停跳出火花,发出轻微啪啪咨声。

不知如何,梅冷心想的却是小痴的安危,虽自己如此恨他,然而此时此景却渴望见他一面,想知道他现在如何了。想及早晨在斗时,自己因大意而被压在竹栅下,还有小痴不经意的一掌打向自己的臀部,实在让人窘心,想至此,脸眸也微微热起来,手心已渗出汗水。偷偷瞄向吕四卦,看他仍自信满脸,似乎对小痴甚有信心,心情也为之宽松少许。

地底不停传出打斗碰撞声。

小痴和真主真的打斗如此激烈?

地底中,依然呈长方形,四面青石壁各挂了三盏油灯,火花闪闪。左侧墙头挂了不少套衣衫,想必是真主替换用的。

整个空间不大,十几二十步就可走完。

当真主坐着椅子退入秘室时,眼见小痴也跟了下来,大为惊慌的拔腿就跑。

小痴岂能让他溜掉?大喝一声“一炮冲天”绝顶轻功不是往上冲,而是以炮弹方式轰撞向真主,这是他唯一不以招式引带而能发出功力的功夫。

“死老头,看你往那里逃?”

他已快速撞向真主,而真主却甚为慌张的往尽头急奔。

若以一派之尊,他如此行径,食在太失面子了,简直和江湖瘪三差不多。

然真主的确如此失态地四处逃窜?

小痴已结实的撞向他背面,砰然一响,他竟然若完全不懂武功的老百姓被撞退十数步,一头栽向墙壁又滚了回来。

小痴大惑不解:“原来你不会武功?”

他虽如此想,但上次自己要逃逸时,曾经丢了一把飞刀直取他门面,若他真的不会武功,岂能安然的击落?

可是当前情景确实是如此。

莫拉真主痛苦的翻个身,靠在墙角,眼光已黯淡转弱多了。

小痴赶忙走过去,摘下他面罩。七十上下白发老人,留有山羊胡,瘦瘪脸颊深陷,皮肤皱黄,和一般老百姓并无奇特之处。

“你就是真主?”小痴实不敢相信真主会是这么一个平凡无奇的人?

在他心中,真主该是目光锐利,一副精明样的老臬雄,那会是这种糟老头?

真主喘口气,心情也较平静,才道:“我就是莫拉真主。”

小痴甚为失望道:“搞屁!真主怎会像你这么没出息了长得凹眼、塌鼻,还加上一副倒霉透顶往下别的八字眉?我不知道你的人生是怎么过的?难怪你会弄些邪斗歪教,呵呵……我看你,连当和尚都无法被录取。”

真主道:“就是因为老夫面貌不扬,所以才须要蒙面。”

“哦?带面罩,还有这么点文章?”小痴晃手中面罩:“这么说,从来没人看过你真面目了?”

真主点头:“没有。”

“秋海棠呢?”

“也没有!”

小痴不解道:“那他们如何辨认你?以声音?”

真主道:“也可以这么说……事实上,我很少跟他们接触,而且我的武功……”

小痴截口道:“你的武功?你会武功?”

真主点头:“本门武功可谓天下无敌。”

“又来了!”小痴道:“以前有个‘镜花’也自称武功无敌天下,现在你武功全失,你也敢自称天下无敌了你该不会在作梦吧?”

真主长叹道:“在今天以前,我的武功仍是天下无敌……”

“这么神了就只差一天?”小痴有点不信。

真主怅然道:“你可知早上和你对过一掌的青衣人?”

小痴瞪大眼睛:“那个人就是你?”

真主稍微颔首:“不错,是我……”

小痴再次注视真主全身,但觉身材及动作都差不了多少,也信了七分。

如此一来,他又升起另一道问题,既然当时真主有能力击退自己,为何现在不堪一击?

他已如此向真主询问。

真主叹道:“这就是本门武功缺陷。”他解释道:“本门武功的确能无敌于天下,但若练到一个境界,无法突破,则必将真元耗尽而丧失武功,若能突破,就可达到金刚不坏之身的地步。”

小痴又露出贪婪像:“什么武功?这么神奇?”

真主道:“阴阳两仪大乾坤。”

“难不难练?”

“初级并不难,等阴阳交会时就难了。”真主叹道:“老夫到现在还没悟出道理。”

小痴急道:“他们知不知道有此功夫?”

真主道:“他们不知,这门功夫只有嫡传弟子才能知晓。”

小痴又追问:“那他们也不知你武功已失了?”

真主叹道:“若非早晨和你对掌,我武功岂会失去?他们当然也不知了。”

“这就好……”

小痴欣喜的回头,想找什么似的四处走动。

真主不解:“你想找什么?”

“找‘打架’。”

打架还能像东西般四处可以捡来?

此话弄得真主满头雾水。

不过马上就有答案了,小痴找了一阵,终于在挂衣服之上头揪下一根丈余长铁条,有事没事的就往顶端石壁撞去,偶尔也往地面敲。

神殿众人听见的卡卡声,就是这么传出来的。

真主终于明白小痴所说的“打架”是什么含意了。

小痴笑道:“我们现在已经打得难分难解,当然你的武功也没失去啦!”

殿堂众人听及声音,又怎知小痴会和真主混成一气,还弄个打架声来隐瞒?自是料想不到真主武功会失去了。

真主不得不佩服小痴的智能。

小痴一时兴起:“来点大的!”

铁条已四处乱打,咋咋当当,十分惨烈。

殿堂众人已神经绷紧,冷汗直流,当真以为两人打得死去活来,心情为之紧张而烦燥。

只有吕四卦在笑着。因为小痴乱敲之中,早已把暗号传了出来,他故意装出可怜模样:“真糟糕,我看他八成是没救了,真主就由我来当吧?”

他所说的“他”,包含着小痴和真主,但若听得懂,仍能分辨他说的是真主。

群众一阵紧张,却也无计可施,急如热锅之蚂蚁。

小痴敲足了瘾,才满意的收手,改为零星敲击,因为他还有许多事情要问真主,不得不拖时间。

“你武功怎会在对掌之后失去了?”

真主叹道:“我原以为你武功不济,可以轻易制服你,所以才出掌相搏,谁知你却反把我震退;本来我在无法突破阴阳交会境界时,功力就已渐渐减退,最忌尽全力相搏,如今和你一交上手,已使我武功为之耗尽,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小痴频频点头:“我懂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反问:“就因为你功力渐渐消失,你为了保留更长久时间,所以才把一切事情交给秋海棠来办,你只顾坐在龙椅上,连动都不想动?”

真主点头道:“‘护神女使’本就该替真主工作,不过最近我确实把一切事情都交给她。”

小痴满意笑着,铁条又敲了几下,才道:“你之所以指定我为继承人,也是有目的的?因为你想利用我的智能替你渡过难关?”

真主苦笑道:“你果然绝顶聪明,一点就通。当时风闻中原有你这号天下第一聪明的白痴,我早就想把你请来,希望你也能悟通此秘功。”

小痴道:“可惜你行动不便,秋海棠又要处理教派事情,所以此事一直拖着,另外你就把‘要命郎中’满成巧给请来,希望他也能替你找出原因,对不对?”

真主道:“满成巧是被仇家追杀而躲在本座庇护之下,当时我也希望他能助我完成功力,不过我并没把事实真像告诉他。”

小痴狡黠笑了笑:“若非被我识破,你也不会告诉我吧?”

真主苦笑:“我必须保护我自己。”

此是人之常情,小痴并不在意。其实小痴会如此好说话,说穿了也只不过在于对武功的痴迷,他也想学学“阴阳两仪大乾坤”。

精灵的眼神闪出水样的清澈,他问:“既然你有意要我替你解悟功夫困境,你为何要设下那些鬼东西来迷惑我,还要把我弄成行尸走肉?”

真主道:“这有两方面解释。一方面:本教教规确有这一条,我不得不如此做。另一方面:本门武功,刚开始时,也要经过此种考验,也就是说,你若过不了关,也无法悟透秘功,所以我必须先试你一试。”

小痴心中暗道:“看来又是邪功了,连‘摄心魔女’的功夫都有可能出自此秘笈……”

虽然如此,他还是想瞧瞧这厉害功夫。

他道:“照你们说,过了关就无知觉,如同白痴,那和过关又有何差别——都不能用!”

真主道:“你错了,过不了关,早就死在秘室之中,因为那些秘籍及饮料都能使人发疯至死,能出得了秘室,就算过关,不论是否心智已失。”

“原来如此……”小痴恍然一笑,随后又问:“那你们为何又要我亲手杀了我朋友吕四卦?”

真主沉思半晌,道:“因为你不同于常人,智能高的出奇,为了以防万一,只有如此一试了。”

小痴频频点头:“你还满老实的嘛!敢拿我朋友来试探我?不过……事情过了就算了……”他已狡黠笑了笑:“反正你也是找我解悟秘功,你可有带在身上?”

“有……”真主勉强挪动身躯,从胸口抓出一本羊皮黄色籍册:“就是这……”

小痴一手抢过来,贪婪地翻阅着:“我看看……”

书中尽是些歪理怪论,也画了不少春宫图和摄心图,这些小痴在秘室中都瞧了不少,是以并未引起多大副作用。

真士道:“分前后两段,可分开练,亦可融合一处,最重要是如何使阴阳交会,方能达到尽善尽美的境界。”

小痴欣吝若狂;“没问题,只要在我手中,管他什么疑难杂症,俺保证照常医得他活跳跳!”

忍不住,已照著书中招式比划,但翻及内功心法,不禁又泄了气。哭丧道:“我经脉穴道全无,如何行气是好?……”

泄气归泄气,他已把秘籍揣入怀中,心想一时练不成,将来终有机会,反正时间多的是,大不了再把它改造一番,总会有所收益吧?

他含笑道:“暂时先由我保管,等我悟通了,再告诉你也不迟。”

真主苦苦一叹:“也许我不成了……”

“怎么会?你只是元气差了些,只要不动武,修养个三五年,保证没问题。”

真主苦笑道:“你有所不知,若练本门武功,冲不破阴阳界,等元气耗尽,最多只有一星期活命了。”

“哦……”小痴见他如此颓危,也觉得过意不去:“你还是当你的真主,我不想篡位了。”

真主苦叹不已:“现在真主一职,我当不当都没关系,早在阴阳交会时,我就失去了兴趣,一切都交给秋海棠去料理,你去而复返,总算也是有缘份,真主一职就由你接掌吧!”

事情发展的,倒使小痴有点意外,本以为凶巴巴的真主,此时竟会软绵绵,和垂死老百姓并无两样。又想及梅冷情母女,不禁报复心情已生,手中铁条又往屋顶撞了几下。

他黠笑道:“好吧!我本也准备来找王位的!你要传我,那最好不过了。”

此时真主己露出一丝笑意。真主一职,终于有了传人,不致于断送在他手中。

小痴想想,又问:“你们当初找我,当真有企图征服中原武林?”

真主目光也露出神采:“若能练成神功,无敌天下,征服中原武林,自该进行。”

小痴频频点头,俨然自己就是武林盟主:“不错!将来这件事就由我来办!”

真主欣慰一笑:“将来本派荣辱就交给你了。”

小痴笑的更是得意洋洋,刚刚丢了龙王殿副龙王职位,马上高升为莫拉真主,可谓步步高升,前途不可限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