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五章 水晶蟾蜍

作者:李凉

小痴、吕四卦被送出“梅庄”后,虽想寻个蛛丝马迹,再探探梅庄下落,可惜林树森森,云雾且罩,瞧来一片茫然,哪能搜及入口,只好放弃搜寻,两人收拾收拾,往山下走去。

走出山区,经过小村落,打探之下,方知位于川境龙门山附近。

两人找条小溪清洗清洗,恢复本来面目,只是衣衫已破烂不堪,还好小痴身上仍有点银子,向村夫买了两套,凑合穿在身上,倒也看不出一丝江湖味。

两人随即往较大的“顺阳”镇走去。

顺阳镇不大,只有一条十余文长较为热闹的街道,居民不多,经营的全是土产及皮货生意,难得有外地人来此,是以饮食客栈也只有一家。

“吉祥客栈”。

说也奇怪,平常难得客满的客栈,这些天来却全被人给包了,不但如此,连民房也有人借住,小猫两三只的街道也随之热络起来。

小痴走在街道,眉头直皱,道:“好象有名堂,一群人神经兮兮地东藏西瞄各怀鬼胎,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吕四卦道:“该不会是冲着我们来的吧?咱好象也得罪了不少人……”

小痴道:“不像,瞄是瞄了,但没把咱放在眼里!也就是说我们份量不够!他们必定另有图谋!”

吕四卦道:“要去瞧瞧,人多也是危险的……”

小痴邪笑:“都来了,哪有开溜之理,好歹也弄清名堂,说不定还可分杯羹呢!”

身形一晃,大摇大摆行去。吕四卦见状暗道:“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立即跟上。

小痴和吕四卦也步入“顺阳”镇,也踏入“吉祥客栈”想大喝一顿以消楣气,顺便打探一些消息。

岂知一入客栈,连个空位都没有,里边至少也坐满百人,却各自为事,甚而有股沉闷气息。

见其个个煞气逼人,眼露精光,掌粗拳大,带枪带剑,不难看出全是武林中人。

此地果然又将发生重大事情!

小痴了向众人一眼,潇洒的说:“客满了……还真热闹啊?不知啥事吸引大家?”

众人不少瞟眼过来,见是“村夫”装束,皆都懒得反应,各自啜着酒菜。

吕四卦摸着肚子,也着实半个月没好好进食了,突见美食当前,更形饥肠辘辘了。

“怎么办,连个空位都没有……”

小痴拍他肩头,笑道:“放心,大爷来了,他们不让坐都不行!”一副凛凛生风模样。

此语一出,众人可就有了反应,全然投以不屑眼神,想看看“这小子”有何能耐要他们让坐?

小痴转向众人,跩样道:“你们不信是不是?呵呵,如果你们知道我是谁,就不会如此无礼了!”

已有人冷笑。

小痴大摇大摆走进客栈,潇洒的说:“别再坐啦!你们要的‘东西’……嘿嘿,那个‘东西’我是很了解的……”

“东西”两字一出,众人已动容,全然惊愕瞧向小痴,心所想的是“这小子怎会知道此事”以及“东西现在又如何了”?

小痴见他们表情,心知已扯对话题了,轻描淡写的往街道左后方山区一比:“东西在那里,迟了就来不及了!”

吕四卦也加了一句:“真是好‘东西’啊!太过吸引人了!”

一名壮汉冷道:“胡扯什么,那‘东西’又是什么?”

小痴道:“当然是你们要找的东西,快去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吕四卦道:“已经有数百人在抢啦!”

那名壮汉道:“有宝物,你们怎不要?”

小痴道:“谁不要?没看到我们抢得一身烂?真是!”

吕四卦道:“我们是抢不过人家,心有不甘,前来告状,希望多人去抢!嘿嘿,我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也别想得到!”

话未说完,已有两名彪形大漠穿窗而出,众人突见有人抢先,也顾不得落后,皆腾掠而起,争先恐后的穿掠窗门,追向左街山区,深怕一个落后,当真失去机会,空手而回。

眨眼十数桌,数十人已走得干干净净,独留左墙角一桌三人未动。

小痴儿见众人走了个精光,登时咯咯笑起:

“吕四卦你看,聪明的人总是有办法的!坐吧,要吃什么就叫,待会儿他们还会来付帐。”

两人坐在最中央一张方桌,大摆姿势。

吕四卦得意非常,道:“跟你在一起,走到哪里都很方便。”转向掌柜,叫道:“掌柜的快收拾收拾,好酒好菜尽管送上来!”

小地方,掌柜也兼小二工作,微偻而不高的身躯,倒也有股乡下人的味道。

他急忙应“是”,眼光含带怯意的瞄向左墙那三名客人,似乎在征得同意。

“怎么,还有人哪?”小痴顺着掌柜眼神瞟向左边,这才发现三人,随即淡然轻笑:“看不出你们倒有两下子,很稳嘛?好象对那东西没兴趣,还是自认为探囊取物,不屑跟他们争?”

三人各坐木桌一方,衣着华贵,举止不凡,想必出身世家。居中者为一俊美少年,器宇轩昂,眼神凌厉,尤其附上倒吊卧刀眉,那股高傲更加明显,一袭白纱烫金轻装,宽松适度,挺平的找不出一丝绉纹,配上手中那把白金扇,着实一副不屑于世神态。

小痴瞧他模样,亦赞不绝口:

“嗯!十足公子哥儿一个,长长的手指,自白的皮肤,真是少女心目中标准的白马王子!”

白衣少年闻及小痴儿称赞自己是少女心目中之“白马王子”,似乎甚是受用,含笑的向小痴点点头,表示“多谢夸奖”。

岂知小痴存心奚落,赞美过后又摆出惋惜神情:

“可惜……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男的,上了粉的脸腮,涂了脂的嘴chún,西楼妓院阿花的摇扇风騒动作,你学得十分传神,应该颇有关系吧?咦?你为什么连胡子都没了?是不是太监?”

白衣俊美少年闻言,脸色已变,登时拍桌而立,似要出招杀人似的:“说话客气点,小三烂!”

然而在他左边的那位生意人模样的中年人已拉住他,拱手道:

“公子,何须与村痞野民呕气?有损您尊贵身份,而且此行还有他事,不宜节外生枝。”

白衣少年怒哼一声,扇子一抖,“唰”出声音,怒道:“便宜你了!”

他已坐回原位,但怒意仍未消。

吕四卦趁此又奚落道:“你这位白马王子是胭脂马,吃吃女人的胭脂还可以,要比起我们这位黑马王子,就差一大截了,还敢说我们小三烂,我看你是小六烂,连卵蛋都可能烂掉的小太监吧!”

白衣少年嗔喝又想教训,老者立即拉住他。

小痴儿摆出姿势,道:“黑马王子讲求的是气派、架势,还有……反正黑马王子比你好就对了啦!”

他也想不出如何形容自己比他行,干脆来个一切比人家好,如此倒也省事多了。

瞄向三人,除了白衣少年还怒意未消,而那位老者也不多言,另一位年龄与白衣少年小得多,其衣着举止可显出他乃佣仆之人,他更不可能理会小痴。

没人理睬,小痴也觉得没趣,点了几样可口大菜,叫了几斤白干烈酒,已兴高采烈的喝起来。

足足喝了两个时辰,都已快黄昏。

先前追向山区的人却没有一个回来。

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小痴儿胡诌瞎扯,竟也被歪打正着了?

那白衣人已沉不住气瞧往中年人,想问出一个结果。

中年人细长如裂了裤缝的眼睛已泛出碧光,射向小痴背面。稍拱手,已起身往小痴走去。

吕四卦见他走过来,已给小痴打眼神。

小痴转向中年人,一副不在乎神情,道:“怎么?不堪寂寞啦?有事吗?是不是那个小太监要我医他卵蛋?”

中年人拱起双手,锦袍袖子一缩,露出一节金腕箍,十分耀眼。

“两位好,老夫刑开天……”

小痴摆手截口道:“免啦!再报什么大名也没用,我根本懒得记那么多,有屁快放吧!”

刑开天嘴角微微抽动,他本以为报出名号,也许能让小痴有所忌讳,没想到对方连听都没听过?干干一笑,他道:“小兄弟方才所说那东西……”

“什么东西?”小痴道:“我懂的东西很多,你要问的是哪一种?就是医卵蛋的东西也有很多种!”

刑开天道:“刚才你告诉众人那样东西。”

“哦……其宾那地方也有两种东西,你还是说清楚一些,免得我说错了。”

小痴暗忖,且套出这些人到底为何而来。

“两种东西?”刑开天怎知是小痴在使诈?本是一样,怎会变成两样了?然而此东西也不是秘密,考虑一下,他仍说了:

“是‘水晶蟾蜍’。”

此语一出,小痴和吕四卦登时呛了一口酒,双目瞪大的瞧向刑开天,如此天下至宝竟然在此碰上?

小痴急问:“你说的就是那只功能起死回生,生肌造血,练武人服了它能增加数十年功力的‘水晶蟾蜍’?”

刑开天对小痴之失态也起了疑心,反问:“难道你说的不是这东西?”

“呃……不不不!”小痴脑筋转得快,立时道:“我吃惊,是因为你们既是为了‘水晶蟾蜍’而来,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看我们喝酒?”

刑开天闻言更急:“你是说……”

小痴摆着手喝道:“快去,快去,西山附近,从昨晚月出时就杀到现在,你还在跟我穷磨菇?”

吕四卦亦接口道:“快去,再慢一步,连蟾蜍屎都没得找啰!”

“怎会这么快?”刑开天是宁可信其有,马上转向白衣少年,拱手道:“少爷,我们还是赶去较为妥当。”

白衣少年领首道:“走吧!”

临行仍瞄了小痴一眼,大有回头再算此帐姿态。

三人同时掠起,已朝街头奔去,眨眼已消失无踪,露了一手绝顶轻功。

小痴和吕四卦仍在发抖,两眼互瞪,久久不能言。

对江湖事,他俩并未多大了解,但对天下宝物,尤其是能增强功力的宝物,他俩可记得清清楚楚。

“水晶蟾蜍”的功效,传言种种,早就深深吸引小痴了。

楞了半晌,小痴方醒过来:“这宝物果真出现了?我们找了许久,也盼了许久,当真被咱遇上了?”

“可能是了,否则此处不会聚集如此多人,且日夜不停看守!”吕四卦道:“怎么样?抢不抢?”

小痴斩金截铁道:“当然要抢!这种机会怎能轻言放弃,若抢到了,嘿嘿,咱将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啦!”

吕四卦道:“可是你答应老太婆,要杀东方龙的事情……”

小痴道:“算了吧?你还真的要去杀人?莫说找不到人,就算找到了,我们保证也杀不了他,你也不想想老太婆武功那么高,也不敢去动他,我们拿什么去杀人?再说杀人可以慢慢来,这‘水晶蟾蜍’要是溜了,你这一辈子也甭想再吃到它了。走吧!寻宝去。”

“可是……她的毒葯……”

“什么毒葯?”小痴得意道:“咱们肚子里的十余种神丹妙葯难道全是假的?她的葯,勉强可当维他命丸而已啦!”

吕四卦被他这么一说也安心不少,道:“好嘛!抢就抢,可是……真的有那鬼东西吗?”

小痴道:“八九不离十,那么多人去了都没回来,包准有事情发生,就算不是为了‘水晶蟾蜍’,其它宝物也差不到哪儿去。”

两人被宝物冲昏了头,当下已快步追向西山,至于答应心儿母亲杀人一事,早已被拋向九天云外,忘得一乾二净了。

宝物似乎不在西山,而是从西山入口拐向东北方之深涧断崖区。

途中不时有留下打斗痕迹,以及被杀之尸体,小痴两人要寻得目的地并不难。

爬过两座山头,天已昏暗,不知是雾,还是氤氲瘴气已涌向深涧之中。

此涧三面被峭壁所阻,除了一条羊肠小径可通往里边以外,就得从百丈高崖跳下了。

小痴和吕四卦隐伏在高崖上,必要时,他俩依然会冲下深涧,以夺得宝物。

深涧内呈不规则崎岖岩石凹凸不平,靠里边有一丈余宽之深潭,从峭壁中渗出泉水,或滴流、或喷洒,全落于此潭中。

然而潭水也未渗出外溢,永远保持九分满,也许另有泄水缝隙吧?

四周长满青苔、蕨类、阴湿冲鼻,隐约可见藏了不少毒蛇在梭动。

那所谓的雾气就是从深潭附近峭壁裂缝冒出来,缓缓而朦胧罩着深潭,别有一股神秘阴森气息。

在蒙雾中已有不少尸体和骷髅,想必有人闯入该区而中毒身亡,连尸体也腐化,可见其毒性之强,实属罕见。

不少人已围在深潭外十余丈远左右,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刑开天主仆三人就立在左后方一块凸石上,远远看着众人及深潭,一副充满自信神情,似乎已认定宝物非他莫属了。

已到紧要时刻,众人也顾不得再自相冲突,非得先目睹“水晶蟾蜍”再做打算,皆甚为安静而和平的默立于此,但见及众人贪婪眼神,不难想象他们所怀种种之勾心斗角,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导火线就是那只天下异宝“水晶蟾蜍”。

他们在等。

等什么?

--听说水晶蟾蜍每逢月圆必然爬出洞外,吸收日月精华,经过千百年,终将肉色变成透明。

今天正是六月十五日月圆时。

(待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