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一章 以赌制赌

作者:李凉

只见小痴已换下真主服装,随便抓套不成样衣服套在身上,已和吕四卦潜向地牢。

解决了事先安排的狱卒,两人扛着铁条,再次旧地重返。

地牢依然阴黯,几个牢房铁栅已修补耍善,似换粗不少。

慕容红亭仍被关在二号牢房,日久未修饰自己,胡子、头发都蓬松得很,也瘦多了。

小痴潜入地牢,已细声叫道:“慕容大侠,我来啦!你还好吧?一别数月,实在很想念你!”

慕容红亭突闻小痴声音,脱逃希望顿生,欣喜若狂的倚向铁栅:“我在此,你们无恙吧?”

“废话少说!时间不多!”

小痴和吕四卦装模作样耍出紧张姿态,一根腕粗铁条已插入铁栅,开始扳撬。

“你也快来帮忙!”小痴细声道。

慕容红亭苦笑不已:“老夫武功又被制了。”

“吕四卦快解开他穴道!”小痴道。吕四卦正想动手,慕容红亭已道:“这次是葯物,不是穴道。”

小痴捉狭且细声道:“没关系,葯物我多的是!什么症状?”

慕容红亭道:“是散功葯物,听他们所言,应是什么‘天葵散’之类东西。”小痴很快找出“天葵散功散”解葯,让他服下。

他又掠至吕四卦身旁,煞有其事的撬着铁栅门,希望能及时奏效。

慕容红亭服下解葯,但觉功力渐渐恢复中,也舞动手臂一阵,过来帮忙。

“小兄弟,这该不会像上次撬成两段吧?”他似笑非笑而带点无奈的说。

小痴压低声音道:“不会,这是北海缅钢,硬得很!”

说话之际,牢外突然传来吆喝声。

小痴又急道:“来不及了!”赶忙将铁条推给慕容红亭,又丢给他一份地图:“逃出此牢,往右潜逃,那里有条小阴沟,顺着爬向尽头,再左潜……地图上有标明路线,我先去引开敌人!”

说着已和吕四卦双双奔出地牢,已忍不出憋笑起来,再从秘密缝隙往里瞧。

慕容红亭不明此是小痴戏耍诡计,当真如丧家之犬的大扳铁栅门,弄得大小汗珠直冒,然后才挤香肠般的挤出栅门,紧张如临大敌的潜出地牢,不必思考,就往右侧阴沟潜去,俨然一副要命的惊险逃亡,惊心动魄。

这些举动落在小痴、吕四卦眼里,两人已笑歪了嘴。世上最是捉弄人,莫过于此了。

堂堂一代大侠,又怎知小痴在戏耍他了他被整的实在冤枉。

等他慕容红亭潜入阴沟中。小痴笑歪嘴之际,仍不忘进行下一步任务,捉狭直说:“走,咱们去欢迎老师!”

和吕四卦笑岔了气,一步一拐的走向通往前厅天井之通路。

天井空地上,已立了近百位清一色素黄衣衫之门徒。

他们静默的等待新真主即将给予他们的训示。

前厅台阶上已放置了一张紫檀木太师椅,椅上垫得厚厚皮毯,十分华贵而气派。

秋海棠与五大高手分别立于太师椅右侧。左侧则摆了一道长形桌子,直通厅堂与厢房连接之转角处,桌子罩了缎绣巾布,像挂在庙前祭桌上那种绣有龙虎等等图案的罩巾,让人很容易想及此桌是用来祭放供品的。不过现在桌上一点东西也没有。

庭前一片肃穆,众人皆在期待新真主到来。然而他们却颇感意外,新真主会是这副德行?!

小痴如官兵捉强盗的般从厅堂快速的直奔而来,动作和三岁小孩无两样。小痴勉强套了白色道袍,面罩也不用戴了,一股子跳上太师椅,才装出严肃脸孔,整着衣衫,目光却不停瞄向那祭桌之下方,像会出现什么宝物似的。

吕四卦则憋笑着脸,走向祭桌,探头往桌底瞧去,随后做出一个“没有”之动作。

两人会心一瞥,这才转向教徒。小痴威严而慈祥笑道.“一切礼数全免了,本真主将会给你们一个惊喜,从今以后,再也没有苗疆、蕃邦、异教徒之分了,因为我将教你们讲中原话,就是‘国语’!你们高不高兴?”

小痴说的口沫横飞,兴趣盎然,台下众人却如鸭子听雷,一无反应,不知这位小真主是在搞啥玩意,皆你看我,我看你,一片茫然,甚至见着小痴动作而想笑者,不在少数。

小痴说了几遍,效果不彰,也不是滋味的转向秋海棠:“他们难道一点都听不懂?”

秋海棠含笑着:“不错,从来没有一个真主讲的让他们如此茫然。”

小痴干笑不已:“真瘪!他们还真难侍候?”总不能让门徒把自己当傻子,脑筋一转,他立时道:“你替我翻译,就说我讲的是‘天机’,呵呵,天机不是随便人都可听懂的!”

秋海棠暗忖道:“亏你还能想出这些歪道理来顾着面子?”

小痴道:“快啊,我可不想当傻子!”

秋海棠终含笑的以苗疆话,将小痴意思说明,门徒霎时騒动,齐露惊愕神情,往小痴瞧来,当真以为小痴是神的化身!

小痴见状已满意笑道:“蕃邦人还真好骗,那天把你们给卖了,你们还以为得道升了天哩!”

秋海棠淡笑道:“禀真主,他们信奉十分虔诚,您可不能虐待他们。”

小痴捉狭道:“那会?你告诉他们,要悟天机,就得先从中原话学起,因为天庭住的大部份都是中原人。”

秋海棠闻言也禁不住笑起,随后也传予门徒听,她讲的可没像小痴如此瞎掰,而是说明真主要教他们中原话,以便将来可以到中原传教,如此已显得婉转而让人容易接受多了。

果然众门徒频频点头,有的甚至已露笑容。

小痴不明就里,也自得笑着:“难得你们也了解上天庭与诸神打交道,要讲中国话?”

吕四卦打趣道:“不但是天庭,连阎罗王也是中原人,他们不学国语,下了地狱就惨了!”

小痴瞪眼道:“你懂什么?地狱也有帮派的,你没看到他们的神长了牛角?这和牛魔王差不多,下地狱以后,一定被牛头给抢了地盘,不会说人话,有什么好惨的?你听过牛讲人话吗?”

吕四卦干笑道:“当然听过,且记得清清楚楚,小时候我家的牛,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会说人话了……”

小痴愕然道:“这么神奇了它讲什么话?”

吕四卦嗤嗤而笑:“它总是色瞇瞇的叫着,‘摸,摸’,想摸那女人一把才心甘情愿似的。”

他已瞄向秋海棠,笑的更捉狭,秋海棠也感到好笑而频频浅笑。

(黄牛叫声与“摸”音相近,是以吕四卦把它比喻为人语之“摸”,充满了幽默意味)

“去你的!”小痴给了吕四卦一个宰头,没打着,被吕四卦给闪开。他笑骂道:“你家的牛这么色了见了女人就想摸?这还得了?”

吕四卦打趣而慨叹道:“所以它只活了三岁,就患相思病翘了。”

小痴嘲讪而笑:“我看是得了疤疹吧?这么色……”

两人笑的更是惹人,听得懂的秋海棠嫩脸也不禁红了起来。

吕四卦嘲惹直笑:“不管如何,我总听到牛讲话了,比起你一问不知要来得好得多了。”

小痴耸肩自得而笑:“也未必见得!你可知道我家的猫不但会说话,还会教人做善事呢!”

吕四卦明知他在盖,仍装出希冀模样:“这么神奇?它会教人做善事?”

小痴瞄足了眼才得意道:“每当有人问它要到那里去烧香拜佛,它都会‘庙庙’的直说着,指点人家要到庙里去烧香拜佛,做做善事,积积阴德,实在是功德无量!”

他的猫又比吕四卦的牛高明多了。

吕四卦愕然道:“这还算是猫吗?”

小疣嗤嗤笑道:“你要把它当做人,我也不反对!”

两人各展神通,吹得口洙横飞,逗得秋海棠笑不绝口,真不知世上怎会有这么两个人存在,说的歪理一大堆,能让人泛出会心一笑,却又不忍心去反驳他。

吕四卦呵呵笑道:“你的猫一定赚了不少香火钱吧?”

小痴笑道:“那里,它现在已当上香火公会的理事长而已,前途未可限量!”

他自吹自擂,让人闻之,真以为他真有那么一只宝贝猫似的。

吕四卦慨然道:“早知道我也养你那只猫,有出息多了,那像我的牛,三两年就得了不治之症,实在让人痛心!”

小痴还想借题发挥之余,忽然祭桌底下已传出轻微碰撞声。小痴已知道状况来了,赶忙敛起心神,准备再演另一出戏。

他转向秋海棠,谐谑直笑:“你告诉他们,为了要教好他们学中原话,我特地请了一个老师来教他们,你且将此消息告诉他们,也好让他们高兴一下。”

秋海棠依言转告他们,随后反问:“老师呢?”

小痴神秘笑道:“他有个怪毛病,要出门,非得带张桌子不可!”

他瞄向长长一排桌子,已呵呵笑起。

秋海棠也瞥向桌子,却不明小痴在弄何玄虚道:“为何要带桌子?可是桌子又在此?实是令人费解……”

“那些桌子是等着让他扛的,否则他可不愿意来!”小痴黠笑道:“你只要照着翻译念给门徒听,外后叫他们见着老师时要热烈鼓掌,以示敬意。”

秋海棠无奈,只好照着说给门徒知晓,众门徒已诧然不解,心想着,天下怎会有偏好于扛桌子的老师?未免太离奇古怪了吧?好奇心使然,他们全瞪大眼睛的瞧向那排供桌,想看看这位老师生作何种模样?

小痴那是在请名师?他是在摆慕容红亭道儿。见及门徒好奇的表现,心知诡计即将成功,也露出了得意神情,暗暗窃笑不已,和吕四卦照了又照,那股小人得意模样,实叫人不敢恭维。

他俩也不停瞄向长桌,期待慕容红亭的出现。

慕容红亭那知小痴在整他?为了逃命,凝足精神以对,风声鹤唳般地,一步步潜向长桌底下。此处空间不大,为了对照地图,只好趴在地上,摊开来端详一阵,觉得方位并没弄错,这才慢慢的爬向出口--小痴坐处。

他一爬,盖在桌上而垂向桌下的绣缎桌巾已晃动,任谁都知道--老师来了。皆摒息的准备鼓掌。

小痴要秋海棠说给门徒知道,老师已临--事实上是说给慕容红亭听。

果然秋海棠一开口,慕容红亭直闻声音,暗自叫苦,怎摸到大厅了?!霎时不敢动,随后又慢慢后退,桌巾也慢慢往后晃动。

众门徒中,已有人说道:“老师要走了!?”

小痴呵呵直笑,门徒说的虽是苗疆话,但他见及此人表情,也猜出此人话中含意,已笑道:“不,他一向是进两步退一步,这可以表示他身份不同于别人。”

秋海棠照着意思翻译,门徒不禁露出会心一笑,此种老师,倒也少见。

慕容红亭闻及小痴声音,愕然暗道:“他怎会在外头?难道被捉了?”

顾不得安危,他已再次爬向前头。

吕四卦则捉弄的故意往桌上敲敲打打,逼得慕容红亭不敢太露痕迹,爬爬停停的往前爬行。

这举止落在门徒眼里,更逗得他们想开怀畅笑,双目瞅得更紧,想瞧瞧西席庐山真面目。

慕容红亭已爬到了尽头,小痴正好低下头来,憋住笑意的瞧着他。道:“你好,咱又见面了。”

慕容红亭不明就里,细声的招手:“你被捕了?”

小痴茫然道:“没有啊……”

慕容红亭见他说话过于大声,赶忙食指伸于嘴chún,嘘了一声,比比划划的要小痴别往他这里瞧,以便他好救人。

小痴嗤嗤笑道:“有这么严重吗?”

不知何时,吕四卦已掀起一小块桌巾,露出了慕容红亭腰部以下的下半身。众门徒见其缩缩退退的举动,也禁不住而嗤嗤笑起来。

慕容红亭闻及笑声,认为对方已松懈意识,急忙细声道:“小兄弟,快走!”

他快速伸出右手,一手已揪向小痴手腕,想拉他一同潜逃。

然而手臂一伸,吕四卦已掀开整块桌巾,大喝笑道:“各位弟兄,快快欢迎伟大老师到来!”

门徒一阵激动而热烈的鼓掌,他们并非听得懂吕四卦言语才拍手,而是情绪在掀起桌巾时,已被逗得达到最gāo cháo,不一而同的欣然拍起手掌。

这也达到了小痴逗乐的目的。

慕容红亭登时傻了眼,直往人群以及小痴之间瞪来瞪去,他现在的模样就如偷东西的小贼,在黑暗中抓着了宝物,却同时引燃火烛,四周却已站满了瞧视他偷东西的人。

他四肢落地,一只手揪着小痴手腕,脸面惊惶地往人群瞧转,全身湿漉漉而泥黑,满脸腮胡,简直像街道流浪汉,那像是江南慕容府的老爷?

这次他可栽惨且不解,怔道:“我怎会是老师?!”。

小痴瞧着他,本是捉狭,却装出无奈道:“慕容老师,难道你一定要这样才肯出来吗?”

吕四卦也打趣而无奈道:“你的习惯要是不改,我们实在很难侍候你……不过你的学问实在很好,不请你,又要请谁呢?”

秋海棠乍见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以赌制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