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二章 细说从头

作者:李凉

小痴找了一间较清雅的小筑,准备练功。练功前,还弄了几道酒菜,先畅饮几杯,庆祝一番再说。

小筑坐落水池旁,静影倒立池中,相映碧水绿树中,别有一番情趣。

浅黄原木桌上,堆置不少酒菜,除了小痴、吕四卦以外,慕容红亭也在场,他已梳洗一番,且换上了青色便装,显得雅逸多了。

啜过一杯酒,他已苦笑道:“白少侠,你整得老夫好苦!如此糗事,倒让老夫汗颜一辈子!”

小痴白他一眼,笑的甚邪:“慕容大侠,咱们是彼此彼此,各自心照不宣,谁也别怪谁!”

慕容红亭愕然:“白小侠所言,老夫……”

“别再装啦!”小痴谑笑瞄着眼,突然反问;“你以为我是白痴?那我问你,你是如何来到这里?”

吕四卦也觉得其中有蹊跷,瞄向慕容红亭,也谐谑笑着:“白痴也有聪明的人,你就照实说,比较无罪!”

慕容红亭诧然不解:“老夫是被他们掳来的……”

“你是自己来的!”小痴截口道。

此话一出,连吕四卦也感到惊讶,慕容红亭明明是被绑在树上,然后被莫拉真主教派给掳来,小痴又怎会说他是自己来的?道:“他被咱绑在树上,怎有办法自个溜到此蛮邦鬼地方?”

小痴邪笑道:“脚在他身上,当然是他自个溜来的!”瞪向慕容红亭:“是也不是?”

慕容红亭先是一楞,终于他还是承认,微带困窘的笑了一声:“白少侠果然绝顶聪明,这事竟也无法瞒过你。”

吕四卦诧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痴轻轻一笑:“怎么回事?这么回事!你问他不就明白了!”

吕四卦转向慕容红亭,想得到答案。慕容红亭已苦笑道:“不错,老夫是自己来的。”

吕四卦愕然:“既是自己来此,为何要骗我们?”

慕容红亭感到困窘,不知如何回答。

小痴已嗤嗤笑道:“他是害臊,没面子,那敢对人说?”

吕四卦还是不懂。

小痴道:“你想想他老婆和梅冷情那种一见面即若仇家斗得面红耳赤,各不相让,一切不就知道了?”

慕容红亭老脸已红透了耳根,困窘得不能自处。

吕四卦被小痴一点,有点懂了:“这么说,他也是个多情种了,搞了个多角恋爱?……”

“我看错不了啦!”

吕四卦黠笑道:“你说清楚些,也让我能尽情分享你的快乐,他的糗事!”

小痴笑的甚捉狭,已道:“本来我也以为他是被捉来的,但后来他老婆碰上梅冷情那股醋劲,实在让人受不了,她竟然连丈夫都不要,还说了一句什么?”

吕四卦回想一阵,喃喃道:“似乎是慕容可人要救她爹时,她说了一句‘他死不了’的话?……”

“不错!就是这句话!”小痴呵呵笑道:“你想,一个为人妻子的人,急慌慌的赶来,那有只见着另一个女人就弃老公不顾,掉头就走?这其中必大有原因吧?”

慕容红亭困窘得快坐不住,只好猛灌酒。

吕四卦恍然道:“我懂了,那句“死不了’就表示他在梅冷情的手中根本没有性命之忧……”想想他又迷糊了:“可是她怎会知道她老公一定在梅冷情手中?”

“她只是猜想,何况女的的感觉一向甚敏感!”小痴道:“在那种情况,她必定以为我要带她去的地方,一定和梅冷情有关,所以她才会调头就走!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她姦黠瞄了慕容红亭一眼,又道:“最重要的是她老婆举止已告诉我们,他一定和梅冷情有关!”

吕四卦问:“怎么有关?她不是在找他啊!她是想证实你的身份。”

“那是后来才如此,刚开始梅冷情也逼迫我们找寻他的下落,你忘了梅冷心向我们逼问吊在树上失踪的他?”小痴笑的甚得意,虽然当时被逼得很惨,现在想起来,反而有种捉弄梅冷心的心态。

吕四卦也想通了,频频点头,随后又道:“事情的确甚是复杂,你又如何把线给连上的?”

小痴抓起酒垚,灌了几口,才哈出酒气,神采飞扬的说:“当时我确定梅冷情与他有关,才想到我曾经用过‘达摩窜月’这招从她那里偷学来的功夫,本是要慕谷残雪找他爹以神功化解,想趁机偷学慕容府的神功,谁知这招在慕容大侠眼中一耍,他马上认出是梅冷情的功夫,立时激动的要找我们……”

吕四卦也笑了:“谁知咱们却快了一步,埋伏在他老巢,一棒打昏他,还帮他上了树……呵呵……”

三人对上了眼,慕容红亭困笑不已。

小痴黠笑道:“后来咱们再去找慕容残雪,不幸却撞上那凶女人慕容玉人,搞得乱七八糟的,呵呵……后来绑在树上的慕容大侠就失踪了!”

瞄向慕容红亭,邪邪笑着:“原来你是溜到苗疆来找人,结果被人给抓了起来,对不对?”

慕容红亭窘笑道:“白少侠料事如神,全被你猜中了。”

小痴道:“哪里,天下第一聪明唯我是也!”

吕四卦道:“可是他被咱绑在树上,怎会开溜?”

小痴道:“这就要问他了;照我猜想是咱绑的不够牢靠,他利用手段便挣脱了。”

慕容红亭道:“不错,杨柳枝软,我摆荡几下,有了空隙,便自挣脱啦。”

吕四卦不解道:“这也不对,你怎知要到苗疆来找人?”

小痴道:“也许是梅冷情当年就住在苗疆,后来才搬走,至于何种原因,只有他自己明白了。”

慕容红亭已知瞒不下去,说清了也好,省得小痴不停追问。他道:“当年梅冷情确实曾住在此,不过我来此,是想找莫拉真主打探一些消息……因为我也曾听说她已离开此处的消息,不敢存太多的希望……”

小痴追问;“后来呢?他们为何把你抓起来?”

慕容红亭苦笑道:“真主的确要我归顺,才把我扣押起来……”

吕四卦蓦有所悟:“我懂了,难怪当时你会说谎,骗我们是被掳来,还交代我们转达慕容府,只说你安全,不须前来救你,原来你是怕事情给穿帮了,让你夫人扯你耳朵!呵呵……为女人而奔波受困了真是多情种啊!”

小痴好奇而逗人说道:“把你三角的恋爱情况说来听听看,看惨不惨烈,悲不悲壮,牺牲大不大?”

慕容红亭闻及此,也感到困窘不能自处,不时啜酒以隐去窘态,不久,长叹一声,他还是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当年梅冷情曾经受伤,我救了她,也许那时大家都还年轻,而且又谈得来,所以和她相处了一段日子……”

“有没有超友谊的关系?”小痴已迫不及待的追问,梅冷情长得可不比夫人差,何况还有个女儿……

“超你的头!”吕四卦已打他一个响头,笑骂道:“小小年纪,懂得那么多?未成年就说这种话,是犯法的啊!”

小痴搔着头,干笑着,也知晓自己太过于激动了,“这是最精彩的关键,我总要弄清楚嘛!”

慕容红亭更是困窘了:“我们相处,也止于偶而的相约去游山玩水而已……”

“这么纯洁?”小痴黠笑一声,才道:“好吧,就算你心地善良;后来呢?你们又如何分开?”

慕容红亭轻轻一叹:“后来这事被我夫人知道了,我们本有婚约,她以为我移情别恋,所以就闹了起来,不得已,我只好与她结了婚,也因此和梅冷情分开,一直到现在……”

小痴道:“但是你还是很注意她的行踪?”

“也没有……”慕容红亭道:“我们结婚后,她就失踪,后来才知道她与‘七花门’有关,也听说她来到苗疆此处,没多久又走了,此后音讯全无,直到你们使出那招功夫,我才想及你们与她有关……”

小痴道:“所以你就急忙想找她,来个旧情复发?”

慕容红亭困窘一笑:“老夫都已近天年,怎会如此?”

小痴睨眼道:“也不一定,黄昏之恋的人多的是!”

吕四卦道:“否则你老婆醋劲怎会那么大?”

慕容红亭除了苦笑,还能说什么?“当时各大门派围剿‘七花门’,后来音讯全无,老夫只想查明她是生是死,如此而已。”

“这么单纯?”小痴瞄眼道:“那她女儿呢?难道她也嫁了?”

慕容红亭道:“也许吧?自我与夫人结婚后,就没了她的音讯,对她的一切并不清楚,这事恐怕要问她才能明白了。”

“问她?那种女人能问?”小痴泄了气的抿抿嘴chún,甚是无奈,谁敢说及这些事,不被一刀砍死才怪!

吕四卦双目一亮,立时道:“你不是有仙女令牌?这可以叫她说!那可是她的祖宗,她应该不敢抗命!”

小痴摸向胸口,登时又笑了起来:“也对,有了令牌,她连祖宗八代都得背给我听!”

这事将来问梅冷情本人,不难弄出答案,两人也笑的甚开心。

不久,小痴又道:“慕容大侠,我看你还是在此待吧!”他捉狭而戏谑抖叫着:“河东有狮吼啊!”

慕容红亭只有苦笑,现在要他回去,他还真有点怕。

小痴伸手拍拍他肩头,安慰道:“别担心,只要你好好当本派西席,本真主保证替你摆平!”

慕容红亭道:“话是不错,可是白少侠可想及九大门派和东方龙的事?”

小痴得意道:“想过,很简单,俺号称天下第一聪明,他们能干些什么事,岂能逃出我手掌心?”

吕四卦瞄眼道:“这么神?那你为何被东方龙给卖了一次?”

小痴尴尬一笑:“那是一次失误,是因为我把他当成恩师,这才会上当,现在把他划成敌人,嘿嘿!我就不信斗不过他!”

吕四卦道:“那你想东方龙现在要如何对付你?”

小痴稍加考虑,已自得道:“他已上了岸。以他狡黠心性,一定会先利用九大门派力量来对付我。所以他第一步一定是上少林寺。”

吕四卦道:“然后呢?”

“然后……”

小痴已瞄向慕容红亭,瞄得慕容红亭他顿觉有股压迫感,也觉得事情似乎与自己有关。

“然后他们就会带着人到慕容府去找人!”小痴黠笑道:“严重一点,会将慕容府给困住!”

慕容红亭闻言已骇然瞪向小痴,脸色都变了。

吕四卦马上追问:“他们为什么要找慕容府?”

小痴道:“你忘了,我们曾废了东方不凡?而这件事就是为了慕容可人,东方龙不加油添醋煽动虚无这老秃驴才怪?围上慕容府,这又算得了什么?”

慕容红亭已焦切万分:“不行!我得赶回去处理此事……”

说着他就想起身离去。

“慕容大侠别急嘛!听我说完再回去也不迟!”小痴按住他,淡笑道:“说不定你听到后来就不想回去了!”

慕容红亭虽急却也想把小痴的话弄清,已坐回原位,急切道:“白少侠,你还有何看法?”

小痴笑道:“没有啊!只是你一回去,就中了他的计,至少你老婆还在气头上,也够你受的。”

慕容红亭道:“为了慕容府安危,老夫自该向夫人请罪,只是你所说中计一事……”

小痴道:“很简单,东方龙只是在用‘请君入瓮’之计。”他解释:“东方龙必定知道我躲在苗疆,他却不知莫拉真主教派有多大实力,是以不敢亲自来犯,他找上慕容府,一定以为我闻知这消息,会像以前盲目的往中原闯,这就中了他的计,而你现在回去,他马上可以名正言顺的向慕容府下手,因为你是主人,动起手来,别人不会说是欺负妇孺!”

“他们为何会向我动手?”

小痴道:“因为东方龙是有目的而来,这本就是个阴谋,他可以随便找个理由煽动九大门派,而且你又从苗疆回来,随便找个你串通邪教或什么理,然后想查明状况,自可名正言顺,不动上你,那才叫怪事。”

“可是老夫不回去,慕容府根本不是东方龙对手,”慕容红亭道:“甚至可人都将遭受无妄之灾……”

“你放心!”小痴道:“九大门派自认侠义中人,虚无掌门也做不出这种有失道义的事,连东方龙也不敢胡乱来,因为这必定会引起他和九大门派的争执,只要你不回去,慕容府必定相安无事。”

慕容红亭仍是不放心:“要是他们围着久久不去呢?尤其是玉人,她一定会忍受不住……”

小痴轻轻一笑:“你的二女儿当然会惹事,不过她起不了作用,因为九大门派的目的在我,所以他们会尽量忍耐,直到……”他已笑的甚邪。

“直到什么?”吕四卦追问。

小痴啜口酒才道:“直到过了一阵子,等不到我们回去,东方龙可能会用第二个计策,故意施压力于慕容府,然后暗中放走一名或几名通风报信者,以让他来通知我们。这才有那么一点危险存在。”

慕容红亭急道:“到时我该怎么办?”

小痴轻笑道:“人都来了,你不回去行吗?不过那时回去,你老婆才会感到你的重要,当然对你不会太恶劣才对!”

慕容红亨苦笑不已:“届时老夫回去了,那你们呢?”

小痴狡黠笑道:“我当然要和东方龙斗智,你只要保住慕容府以及应付你老婆的修理就成了。”

“你们……”慕容红亭仍想知道小痴要如何应付东方龙。道:“东方龙的武功高得吓人,你如何对付?可否说出来参考,也好有个对策。”

小痴领首道:“好吧!我就告诉你,我和吕四卦准备练神功,到那时就不怕他们。你该放心了吧?”

慕容红亭道:“可是两位武功?……”似乎觉得不怎么样。

小痴笑道:“天下第一连真主都不堪一击,强不强?”

慕容红亭呃地一声:“若能击败真主,或能跟他一拚了。”

小痴呵呵笑道:“不过……说你也不信,那个笨真主,武功差得很,我随便几招就解决他了,可惜我的武功时有时无,和东方龙交手,一定不是他对手,你也该明白,他身手了得,心智又狡黠得很,我不得不防。”

慕容红亭并未想到莫拉真主武功差到一点也不会的地步,照种种迹象显示,他认为是小痴在耍嘴皮,其实真主还是败在他恢复时那神奇武功之下。也未再追问此事。

遂道:“照你所言,目前功夫没办法对抗东方龙,那你又要练何功了这武功要练多久了管不管用?”

“行不行,一星期就知道了,至于何种功夫……得边练边研究了。”

小痴已看过“阴阳两仪大乾坤”秘籍,衡量一番,也知道要学不难,难在如何突破阴阳界,七天时间足以证明一切,最主要,他还是要在七天后看看老真主是否真的已作古,他才能放心离开。

慕容红亭闻及只要一星期,自己忍忍也就过去了,倒不如利用此段时间静静心情以拟个对策,同时也可证明小痴推断是否准确。甚而可以偿还教门徒中原话之赌注。

他已接受了小痴想法……等通风报信的人来到后再说。

小痴道:“该说的都说了,你也该明白如何做才最正确,时间宝贵,我得赶快去练功啦。”

吕四卦道:“意思即是你有问题请快快发问,否则请配合行动!”

慕容红亭道:“老夫自该配合行动!”

小痴笑道:“那好,识时务为俊杰,敬你一杯!”

双方高举酒杯,敬得甚是畅快。

酒席很快散去,他和吕四卦已走向神殿后方之隐密处,以练神功,慕容红亭则往前院走去,准备找秋海棠以召集门徒传授中原话。

至此,莫拉真主教派才一切走入小痴的安排之中。

东方龙当真会像小痴所说的方向进行?

不错。

因为他真的已上了少林寺,且准备煽惑群雄反扑。

他并不知小痴已推算出他的种种行径,而照着计划进行。两人各别瞄头,斗智较力,现在已暗中较劲展开。

不知将会鹿死谁手?又将牵涉了多少人。

不可否认,只要输的一力,一定败的很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