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三章 弱肉强食

作者:李凉

在嵩山少林寺内。

东方龙虽与达摩堂主虚空有所芥蒂,然他以礼相拜,少林也不愿落人话柄,也以礼迎之。

掌门虚无亲自迎接,招待于客房正厅,虚空也被掌门请到此处。

送过清茶,他俩和东方龙面对面,坐于置有锦黄色蒲团之竹制靠背椅上。

虚空轩了轩浓粗眉毛,已冷道:“东方岛主不是说过与九大门派素无交往,今日又为何前来?”

他想奚落东方龙,以报上次被辱之仇。

东方龙心机果然不同凡人,立时拱手而诚恳道:“本人是来向大师道歉,当时确是本人不对,把白小痴收为副龙王,如今才知道他乃邪教教徒,实是惭愧,幸好本人及时将他逐出本门,终末酿成大错!”

虚空冷冷一笑,不过心情已好多了,难得执武林牛耳的东方龙也会向人道歉?这倒出他意料之外。

他冷道:“当时你若把人交出来,岂会有今日之事发生?”

东方龙困然道:“实因白小痴太过姦诈,本人被他瞒的甚苦,还请大师能谅解,以能共同对付姦人,免得伤了和气,又让他给利用了。”

他已摆出甚为低姿态,要是虚空再不接受,恐怕就要反辱东方龙了。

虚无不等虚空回答,已认为东方龙还了少林及九大门派面子,不该再让事情恶化,马上喧个佛号,拱手道:“龙王言重了,身在江湖,误会自所难免,难得的在于冰释,你既然说明原委,少林自无再借题发挥之理,为今之计,是如何商讨对策,方是正途,岂会在因误会而形成的恩怨中打转?”

东方龙此时才露了笑容,感激的拱手:“掌门方丈及虚空堂主果然宽宏大量,在下受领了,必定尽己之力来弥补此失误。”

虚空也拱手:“也罢,只要龙王能配合九大门派逮捕邪派门徒,老衲只有感激之心。”

至此,双方误会方告冰释,事实上,以东方龙身份,只要他低头,有何误会不可解?这就是他心机深沉之处,能屈能伸,方成人事,若能得到目的,稍作牺牲,又有何不可?

虚无已问:“上次在九峰山古宅,龙王暗中通知九大门派,谁知古宅却埋了炸葯,龙王可知此事?”

东方龙道:“事先不知,否则本人也不会通知你们了,事后经过调查,方知埋炸葯的是‘七花门’余孽。”

虚无道:“然而她们为何连白小痴也想炸死?”

东方龙道:“恶徒办事,只求目的,不择手段,以她们为恶江湖的手段,牺牲自己人,那是常事,何况能以白小痴换得九大门派数十条命,她们更大大收获,故是非炸不可。”

本来此事,九大门派也是怀疑东方龙搞的鬼,后来却出现了梅冷情母女,所以他们才认为此事是“七花门”余孽所为,现在再问及此事,只希望能明确的从东方龙嘴中得到肯定答复而已。

虚无已道:“难怪后来会有妖孽出现,将白小痴给救走,实在是武林之不幸。”

东方龙道:“也许当时若不低估白小痴,本人亲自赶来,或而能阻止此事发生,也不会让他遗害至今了。”

虚无悲哀的再喧个佛号:“此事已矣,只要能将歹徒绳之以法,也可慰藉为此事而牺牲之门徒了。”

虚空道:“不知龙王可有那厮的消息?”

“没有……自从他逃出龙王岛以后,就一直行踪不明……”东方龙道:“不过据本门弟子回报,他似乎曾经过去慕容府。”

虚无追问:“他和慕容府有何瓜葛?”

东方龙道:“白小痴对慕容可人十分钟情,常去见她……另外……”

他似乎有所难言。

虚无道:“此时在商讨,龙王不妨直说。”

“既是如此,本人也顾不得所谓不言人私了。”东方龙道:“本人想说的是慕容红亭,他原来和一名女子甚为要好,据当时传言,那女子似乎是“七花门”的门徒,后来‘七花门’已灭,这事才告一个段落。”

虚空频频点头:“不错,当时要慕容府参加围剿七花门余孽时,他是有意避开!”

东方龙道:“这且不谈,从七花门再现武林以来,慕容红亭就一直失踪到今天,这难免让人起疑了。”

他不但如小痴所言,打主意打到慕容府头上,还有意要扯慕容红亭后腿,比小痴所料的又狠了许多。

虚无和虚空亦觉得其中必有蹊跷,已跃跃慾试,想采得秘密。

“不知龙王有何看法?”虚无问。

东方龙道:“本人以为逮兔不如守兔,只要有慕容可人在,白小痴随时会回来。”

虚无频频点头:“至少慕容红亭须要出面,把此事说个明白!对天下武林作个交代,否则难脱干系!”

虚空道:“掌门师兄,您不妨再发武林帖,以召集各派,以围困慕容府,逼慕容红亭现身!”

虚无道:“自该如此,不过……”

他转向东方龙,问道:“不知龙王认为,来明的好,还是来暗的好?”

东方龙道:“我认为对付慕容府,该是来明的;因为如此可以把事情传开,以白小痴不要命的性格,一定会撞了回来,至于慕容红亭,那倒在其次,他若未同谋,自可藉此还他清白,若有干系,自一并处理!”

虚无和虚空闻言,皆十分赞同此事。

东方龙淡然一笑,道:“至于本门,也只有五位人手可用,本人认为隐在暗处较为恰当,以免引起‘七花门’门徒注意,而且还可暗中查访她们下落,掌门以为如何?”

虚无沉思半晌,道:“就随龙王意思,不过龙王可不能走得太远,而且要随时保持联络,以能相互配合!”

“这当然!”东方龙含笑道:“就像二十年前围剿恶徒一样各派通力合作,除恶务尽,以护武林安定!”

虚无也笑了:“希望这次也能奏效!”

“那当然!”

东方龙已和虚无、虚空视目而笑,似乎又回复二十年前那种得意情景。

随后三人再谈一些细节,东方龙已告别离开少林派。

虚无很快的已发出武林帖,以召集各大门派人手。

此时离小痴所揣测时间,相差不到一天。

东方龙当真会照着小痴所言,而落入他计算之中吗?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别想猜知结果谁是嬴家。

十月末,北方已飘起雪花,江南虽较暖和,但也落叶纷飞,景色为之萧条。

慕容府后面山麓落叶缤纷,已显得一片枯黄,相对亦把慕容府衬得缺少了一股活泼气息。

走了主人,又被小痴一搅,任谁都感觉沉沉闷闷的,做什么都不顺心,尤其左青姿见着梅冷情以后,更是难以展颜,整日绷着脸。

女主人不高兴,谁又能快乐得起来?

十月二十七日,清晨。

虚无已领着武当掌门枯梅道长,以及终南掌门江曲人先行赶来。

留下门下弟子在慕容府四周,他们已行向大门,扣起红门。

年轻男仆应门而出,见着有僧有道,有江湖客,他也楞住了:“你们……”

“老衲少林掌门虚无,烦转贵夫人,老衲有事相见!”虚无道。

年轻仆人闻及赫然是少林掌门,也吓住了,赶忙拱手迎礼:“三位请里边请,小的这就去禀告夫人!”

虚无道:“不必了,你只要通知一声就行了。”

“好!那你们请稍候!”

年轻仆人心知大人物亲临,事情必定非同小可,也不敢多停留,马上赶向后院去禀报。

霎时迎客钟已敲响,当当的甚为清晰而急促。

能让慕容府敲钟的客人,当然是大有来头,慕容府为之騒动。

不到几分钟,左青姿、慕容残雪、慕容可人、慕容玉人以及几位高手都列了队,出门迎接。

左青姿乍见三位掌门,心头亦是一凛,拱手说道:“不知三位掌门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慕容府众人都着了劲装,带了武器,因为虚无不肯入座慕容府,总含有某种敌意存在。

虚无施个佛号,直言道:“不瞒夫人,老衲此次前来,是为了白小痴,他是邪派余孽,人人得而诛之。”

慕容玉人已火了:“你找那白痴,关慕容府什么事?我们还想抓他来五马分尸,竟跑到这遏来要人!”

左青姿急忙喝住她:“玉人不得无礼!”

慕容玉人这才把探出去的脚给收回来,短剑还是握得紧紧,准备随时出招以教训这些人。

虚无已道:“夫人必定知晓白小痴曾经多次闯慕容府,而且还跟令媛交情不恶……”

“谁跟他有交往?”慕容玉人骂道:“我恨不得杀了他!”

虚无道:“老衲说的是你姊姊,并非你。”

慕容可人道:“我和他也没什么交往,大师恐怕误会了!”

虚无道:“姑娘与他虽无深交,但他却钟情于你……”

“大师所言更离谱了!”慕容可人道:“白小痴绝顶聪明,行事不可理喻,你说他钟情于我,为何三番两次与慕容府过不去,尤其是与我二妺更是水火不能容。”

这话把虚无给问住了,一时也显得言拙。

枯海道长已道:“实不相瞒,此次少林发出武林帖,全为了白小痴这恶徒,他且和七花门余孽挂勾,不管姑娘与他有无交情,还请贵府上下一致配合此次行动,以将恶徒绳之以法。”

左青姿冷道:“三位要慕容府如何配合?”

虚无道:“只要慕容府上下在近日内不离开此地,以让白小痴以为贵府已遭危险……”

慕容玉人已忍不住,叱道:“什么话?你这明明是在囚禁慕容府,你以为我们好欺负是不是?”

虚无道:“这是各大门派一致意思,并无囚困之意!”

一向文雅的慕容残云也听不过去了,冷道:“你们捉人,大可利用其它方法,以围困慕容府来欺骗白小痴,未免太损慕容府的声誉了吧?”

慕容可人道:“此事传出武林,慕容府挂不住脸!”

虚无道:“实不得已,还请见谅!”

左青姿冷笑道:“虚无掌门,你这举动实在可笑,事先并未通知即发武林帖,慕容府岂是任人摆布?”

虚无喧个佛号:“此事势在必行,夫人请见谅!”

看来虚无已抱定决心,要用上东方龙的计策,来硬的了。

慕容王人已喝骂:“你们欺人太甚了!”

话未骂完,短剑已出鞘,电也似的罩向虚无,带过几朵剑花流窜,任何一朵落在人身,都有可能挖出大窟窿。

事已至此,左青姿也不愿就此任人摆布,也相继出手,与残云、可人,合着四人力量已攻向三位掌门人。

别看慕容家皆是年轻人,出手间,仍发出强劲威力,慕容武学能排名四大名家之中自是不俗。

三大掌门不得不全力以拚,一招对上,三人不敌对方强劲掌力,竟然已被逼退,露出一脸骇容。

“珂弥陀佛!”虚无道:“夫人既然不肯合作,休怪老衲要暂时禁制你们了!”

他已发出啸声,蓦然间,远处草丛已掠出十数名和尚及道士,少林罗汉阵和武当七星阵已围了上来。

慕容玄天七剑也加入战圈,正好与武当七星阵打成平手,而左青姿等子女四人则对上罗汉阵,然在数大掌门联合攻击及罗汉阵强劲威力下,斗及三十招后,已渐渐吃力而走下风。

三位掌门已是绝顶高手,再加上罗汉阵,天下有几人能胜得了?

再过十招,四人已被逼退。

“阿弥陀佛!”虚无道:“左夫人,你该明白双方差距悬殊,再争下去,于事无补!”

左青姿暗暗轻叹,局势的确如此,看来十分不利。

慕容玉人怨道:“我先杀了你这假仁假义的臭和尚!”

她还想拚,却被她娘拦下来:“玉儿住手!”

慕容玉人道:“娘!他们如此欺负人,您还能忍气吞声?”

左青姿道:“唉!我们不是他们对手……”

“不是对手也要拚个够本!他们简直比小白痴还坏透了!”慕容玉人瞪向虚无:“假借正派名舂,专干些恶徒行径,你们和土匪又有何差别?”

虚无冷目闪动,宣个佛号,道:“为了歹徒能伏诛,为了天下苍生,也只有如此了,姑娘请见谅!”

“呸!这就是你的借口?”

虚无神态森然:“此时解释,你们也不听,还是请夫人回府吧,以免有所损伤,将来各位就会明白老衲之苦心了!”

“呸!什么苦心?简直是兽心!”慕容玉人骂道:“是没有人性的兽心!难道慕容府就不是人?难道不听你们命命就该被杀光?”

虚无道:“姑娘言重了。”已不再多言,森然而立。

左青姿知打不过他们,只好暂时委屈,等想到办法再说。冷道:“虚无掌门,尔等行径已走火入魔,将来必遭恶果,今日之事,慕容府永远记在心头!”转向儿女以及七剑手:“我们回去吧!”

“娘--”慕容玉人仍不甘心。

“走吧!慕容府会报这个仇!”

她拉着女儿已沉重返回府中。残雪和可人在瞄了三大门派一眼,也含恨而退,七剑手虽愤愤不平,但他们唯主人命命是从,也退去。

大门一关,轰隆一声,似如劈雷,要把世上恶人给劈死般震撼。

虚无长长一叹,喧个佛号,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全是罪孽!”

他也遣散手下,回到慕容府附近林中临时搭盖的草篷,以守着慕容府四周,等待小痴上勾。

名震天下的慕容府被人给围住,此种怨气,他们怎能咽得下?

四人已聚集在大厅,个个怒意填膺。

慕容玉人急道:“娘,莫非咱们就如此认输不成?”

左青姿也不知该如何解决此事,来回走动着,一颗心要急出火来。

慕容玉人又追问:“娘……”

“二妹你别急,让娘好好想想,如此急躁,总无法定下心来!”残雪已出言唤止玉人。

玉人又急又怒,一把剑胡乱剁个不停:“干脆跟他们拚了,把全国分舵人马调回来……”

“不行!”左青姿道:“如此一来,双方伤亡必定相当大,而且他们来的不只是少林、武当、终南三派,必定还有其它帮派会来。如此,縰使用上全国分舵人手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慕容玉人道:“可是不调人马回来,难道真要如此耗下去不成?”

慕容残雪道:“要是爹在就好了……”

“不要提你爹!”左青姿叱得残雪楞住:“你爹早就不把慕容府当作一回事,找他回来干嘛?”

慕容残雪不敢再多言,他素知母亲和父亲表面看来像是相敬如宾,但暗中似有一道鸿沟隔开,所以他娘才常年住在外婆家,要不是爹失踪了,她可能还不回来,现在自己不小心提了此事,引来一顿骂,只有自认倒霉了。

然而不能调兵回来,又不愿找回慕容红亭,打又打不过人家,慕容残雪实在想不出将如何解决此困阨情况?

慕容可人已道:“娘,我看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白小痴给找来,如此就可解决目前危机了。”

慕容玉人闻言已笑了起来:“对!就是这坏蛋搞的祸害,把他抓来痛打一顿再交给那老秃驴!”

她之所以会笑,原是觉得小痴祸害不浅,连人不在此,都能把麻烦带给人家,这可非一般人所能办到,所以她莫名的就笑了。

也许她心目中也希望能搞出这把戏吧?

左青姿但觉这方法是不错,但要到那里去找人?要是小痴那么好找,九大门派何必设下此陷阱?

左青姿已道:“白小痴精灵古怪,如何能找到他?”

慕容可人道:“他可能去了苗疆。”

“这我明白,娘是说苗疆也不小。”左青姿冷道:“何况他还跟着梅冷情这坏女人,说不定又去干什么坏事了……”

慕容可人道:“娘,他做何事,我们可以不管,只要能找到他,交给虚无和尚,然后咱们再向他们要回面子,这方法较为可行,伤害的人也较少。”

她不敢说出要找小痴,也等于找她爹,只要两人能找到其中一人,总比在这里忙得无头绪好。

左青姿似乎被说服了,她道:“就算这方法可行,又该如何突破外面人群的防线?”

慕容可人见她娘口气转弱,也露了笑意:“娘,你可忘了白小痴三番两次如何潜入慕容府?”

想及小痴暗中潜水遁入府中,左青姿也忍不住笑了一声:“这混蛋,搞了千百件坏事,终究还留了这么一点好处!”

慕容玉人急道:“娘,我去把他捉来!”

慕容可人道;“二妹,你性子急,到苗疆又人生地不熟,我们怎能放心?”

慕容玉人冷辣道:“他们敢乱来,我就杀了他们!”

“看你!”慕容可人笑骂道:“刚说完你就来了,别的不说,要是白小痴知道你去了,早就不知躲到那里去,你如何找他?”

慕容玉人得意冷笑:“我会一把火烧了苗疆,逼他现出原形。”

慕容可人道:“你这一烧,不就再引来另一个敌人把我们围困了?”

左青姿道:“玉儿,这事不适合你,你就留在家里吧!”

慕容残雪已欣喜道:“娘,那我呢?”

“你也不行!”左青姿道:“你根本未踏出武林一步,何况是蛮荒之区的苗疆,娘不放心。”

慕容残雪有点后悔自己怀有那股不沾武林俗事之意,现在想帮家中一点忙都帮不上。

左青姿道:“此事交由可人去办娘较放心。”

慕容玉人啵着嘴道:“娘,大姐还不是一样很少走动武林,我看就我们两人去好了!”

左青姿摇头道:“还是由你大姐去,你不也承认你大姊冷静过人?最重要,若府中少了你们两人,马上就会让人起疑,娘要你留下,就是要你掩饰你大姊行踪。”

如此一来,慕容玉人也没话说了。

若府中少了她在乱吼乱叫,倒也真的甚容易就让人起疑。

慕容可人嫣然一笑:“娘,事不宜迟,女儿这就去准备了!”

左青姿关怀一叹:“不管如何,自己安危为重,必要时,也把你爹找回来吧!”

她终于也说出此语,可见她老早即知可人的用心。

慕容可人双眸含泪,带着点激动:“娘,女儿自会小心,最迟十天半月,一定有消息!”

一阵依依不舍中,可人已收拾东西,换了一套水蓝色劲装,以便容易隐入水中不被发现。

随后她已潜入水中,照着小痴潜过之路线,小心翼翼的潜出慕容府,再顺着宽大河沟,潜过敌人防线,逃了出去。

左青姿望着水中阵阵涟漪,怅然道:“成败就看此着了!”

冷风徐来,突然发现,杨柳枝条已飘落许多。

慕容府一切,似乎也索然了许多。

可人愍出敌人防线后,很快躲入林中,换过湿衣,也把秀发给结成辫子,扮成村姑模样,赶往苗疆方向出发。

若日夜不停的赶路,再加上翻山越岭,只要三四天时间就能抵达苗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