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五章 再探凶窟

作者:李凉

不到四天,两人日夜赶路,已抵峨嵋山。

趁着夜晚,两人已摸向娥嵋派。

旧地重游,他们显得特别小心,此行一点差错都出不得。

深夜中的峨嵋寺院,泛着一股沉静庄严气息,在古松投影下,总显得阴阴黯黯,若非有几盏风灯投出淡弱青光,甚容易让人以为这是栋闹了鬼的废庵。

两人躲在墙角暗处。

吕四卦细出道:“如何找?硬闯?”

小痴道:“随便找个人,问问渡悔尸体放在何处,咱们再去看个究竟。”

吕四卦没意见,已和小痴翻将而过,落脚处,是一座长廊厢房。

两人不加思素,已快捷往最靠近自己这间厢房京去。

门窗一开,突然见及有人躺在床上,对方已惊醒,想尖叫,小痴撞了过去,一双手已盖向此人嘴巴,吕四卦急忙点出指劲,戳中此人穴道。

小痴这才嘘口气:“大功告成!”

吕四卦不自在的说:“我还是觉得怪怪的,见着尼姑……有点不吉利……”

小痴瞄他一眼:“少说这些鬼话,咱们是来替尼姑雪冤的,她阴魂有知,该保护我们才对!”

说话间,女尼已挣扎呃呃的叫着。

小痴赶忙松开手,乍见之下,赫然是上次在门外碰上的年轻女尼静慧。

“小师太别急!我们是来调查你师叔的死因的,别叫啊!咱们有话好说!”

小痴松开了手,为了使她安定,语调说的甚是平和。

静慧醒过神来,惧然瞧着两人:“会是你们?!”想及两人杀死师叔,已禁不住又想大叫。

“别乱来!”小痴赶忙抓了床单塞入她嘴巴,急道:“我们不是杀你师叔的凶手,是来调查她的死囚的,听清楚了没有?”

静慧楞惧一阵,才勉强点头。

小痴这才拉出床单,含笑道:“你看,我们很慈祥吧?怎会乱杀人?”

静慧仍带着怯意:“你们想干什么?”

小痴也不扯远,直截了当的说:“你师叔葬在那里?”

静慧道:“师叔冤仇未雪,没有安葬……”

“没葬也行,她摆在何处?”

“后山禁区……”

“和你们历代掌门遗体摆在一起?”

静慧惧然点头。

吕四卦道:“怎么办,闯入人家老窝深处,罪加一等!”

小痴无奈道:“有什么办法?来都来了,难道白跑一趟不成?”

他又问:“从何处去,比较安全?”

静慧吱唔一阵,仍没说出一个结果。

小痴道:“罢了!你说的,我看哪个地方都不安全,还是我自己找,委屈你要多躺一会儿!”

他已暗示吕四卦点她昏穴,吕四卦照办,点昏了静慧,两人已潜出厢房,四处张望,没有动静,这才往后山禁区潜去。

说也奇怪,禁区似乎无人把守,两人很快摸到一处虽经人工雕凿,但已随岁月侵蚀而回归自然的洞穴,能辨的,只是洞内较呈长方形,有经过整理的痕迹。

从尽头一直排出来,至少有十余具黑色木棺,棺盖聚了不少灰尘,却无腐蚀现象。

吕四卦有点惧意的说:“鬼气森森,看样子,这些尼姑都没有得道升天,当了鬼……”

小痴瞪他一眼:“活了几百年的老鬼,你还怕什么?把火折子点亮!”

虽然心头毛毛的,吕四卦仍把火折子给擦亮,已较能清楚看清四周。

小痴已发现一排木棺之中,有一口是放在较内侧的左墙角,是独立放置,棺木也甚新。

“大概是这口,咱们过去看看……”

两人摸了过去,也打开棺盖,果然渡悔尸体呈现眼帘,没有腐化,只是脸容青的吓人。

不知是毒葯具有防腐能力,还是经过了特殊葯物处理?

吕四卦瞧着尸体,并没有像传说中的獠牙血脸,心情安定不少:“她死的还满安详的。”

小痴道:“少说废话,火折子拿近一点!”

他已拿出匕首往渡悔嘴巴撬去,吕四卦也凑近,火折子拿的甚低,想看个究竟。

匕首撬的卡卡作响,也许是肌肉硬化,撬的十分费力。

“这家伙牙齿倒挺完整的,一颗蛀牙都没有?”小痴嘲惹的说着。

突然却有了回音:“出家人不沾腥,牙齿自然完好无缺……”

小痴和吕四卦闻及这冷冰冰的声音,就如突然间有一只毒蛇钻进了背脊,正慢慢的往上爬,两人已吓得不敢动。

吕四卦头抖的叫着:“真有鬼……”

冰冷冷的声音又起:“哪有鬼……我是人……”

小痴已听清楚,声音来自背后,但他俩身在山洞中间,背后棺材多的是,他仍惧意非常:“你是人……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

话声转硬,一道强劲气流已滚滚卷向小痴和吕四卦。

砰然一响,两人结实吃了一掌,已撞向墙头,再往地上滚。

来者不是鬼,而是渡心师太,她一招得手,手中拂尘又往小痴扫去,全然是尽力而发,威力足可拆墙断壁。

“是你?!”

小痴见及渡心,顾不得再多想,抓过棺盖已砸向她,身躯再往地面滚去。

砰然再响,棺盖已被击个粉碎,拂尘劲势未竭,已卷向小痴右腿足踝,往回一扯,小痴已被吊挂而起旋飞滚过渡心上空,摔向洞口。

渡心一掌又劈往小痴头颅,冷笑道:“大胆妖孽,也敢侵入峨嵋禁地,贫尼要替师姊报仇。”

吕四卦见及小痴连吃两记,也顾不得撞得肩疼背酸,大喝:“老贼尼,你装什么鬼神?还敢偷袭我们?”

怒喝出口,双掌旋掠,一用就是龙王殿绝学“斩绝情”霸道招式,掌风劈出,泛着呼啸锐气,似在空气中凝形成一把把绝利刀锋,从刽子手中挥出,化作一道亮丽玄光,斩向了渡心头颅。

渡心顿觉此劲来势非凡,不得不丢下小痴以回身自救,反手一招“舞柳春风手”,改走巧劲,身形往左偏,连换三个位置,方自避开吕四卦掌劲,左手已扣向吕四卦脉腕,拂尘则卷向了吕四卦脖子,若被卷上,非被拂尘勒死不可!

突然间,峨嵋前院已响起紧急鸣钟,想必已发现后山搏斗之事。

眼见已有数条人影疾奔而上,小痴已知不走不行了,赶忙舞出招式,叫声“阿弥陀佛”保佑他功力得以施展,结果却无啥用处,不得已,只好将手中匕首,直往渡心射去。

“看催心神箭!”

此乃一种含有炸葯的强弩,渡心信以为真,顾不得再伤吕四卦,已掠空而起,翻向吕四卦背后,想让“催心神箭”扎向吕四卦,来个借箭杀人。

吕四卦则大呼好险,拚命的撞向匕首,反手一抄,已抓在手中,笑了出来。

小痴急道:“快溜,老贼尼追来了!”

不再停留,两人逃出洞口,直往山峰高处奔去。

渡心心神一楞,这才知道上了当,怒骂道:“可恶小贼,看你能逃到那里去?”

她奋力腾射洞口,已追向小痴和吕四卦。

只闪个身,峨嵋掌门渡缘也领着派中高手追赶而至。

小痴,吕四卦拚命往山峰奔去,逃了两座山头,已被渡心给拦下。

渡心冷笑不已:“白小痴,想不到你今天也会自投罗网?”

小痴也定下心来,擦擦汗水,轻笑道:“鹿死谁手,还不晓得,吕四卦你先上,我先练个功夫!”

吕四卦也甚不服气,会打不过渡心?大喝一声,已扑了过去,七拳十三掌,招招夺命,全来硬的。

渡心冷笑不已,以拂尘代剑,使出“太清剑法”,化作一幕幕剑影般闪亮,飞掠如灵蛇,或卷、或挂、或旋、或摧斩,样样垚活快捷,罩得吕四卦很难脱身。

小痴却跳着舞,平心静气的念着:“左三指,右一甩,腿一勾啊,肩一扭,前三步啊一回身,飞啊飞……”

果然在他专心跳舞之际,内劲已渐渐上手,指劲、掌风已强多了。

吕四卦已渐走下风,猛一咬牙:“奶奶的!看‘达摩窜月”!”

他已使出自认为所有招式中最厉害一招,利用手中匕首,化出一道掠天游龙银虹,咆哮苍穹,气盖山河,身剑合一,带出点点火花般的闪光,无坚不摧的撞向渡心,全是拚命的打法。

渡心甚是忌讳此招似的往后掠退,然而却无法逃出此招威力范围,不得已,拂尘竟也回旋反攻,只见根根亮丽银丝张如刺猬,动如灵蛇,曲扭、翻掠、光电交织一片银网,绞旋着又似暴风中万玷雪花滔腾滚转,四周空气似也被旋起,树叶冽冽作响,狂风烈扫而至。

两道银光就此交错,啪啪响声不断,拂尘就如一轮磨石打转,研磨吕四卦手中匕首,火花不斯喷向四处,霎是好看。

蓦然间,吕四卦招式威力似乎被渡心所化解,银光也失弱不少,渡心借此再吐一掌,迫得吕四卦身形倒飞而退,撞向了棵斗大古松,口角已挂下血丝。

渡心也气喘如牛,一支拂尘银丝已全被剃光下,剩下木柄,惊愕之下,她已再次攻前,不让吕四卦有休息机会。

当吕四卦撞及古松时,枯萎松枝却断落不少,一根手臂粗的硬枝却砸向了小痴脑袋,打得他昏昏沉沉的,呃的一声,已往前栽。

渡心见机不可失,冷笑道:“纳命来吧!”

她不再只攻吕四卦一人,分出左手,已劈向小痴,心想此时必能把两人给重创。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她发掌之际,小痴在迷糊中,竟然功夫已复,回身一掌,宛若长江骇浪,狂卷向渡心。这掌力,当真非同小可,一个照面已将前方一棵大腿粗的樟树给连根拔起。

渡心顿觉不妙,想闪避之际,已稍嫌过慢,还差丈余远,已被小痴掌力带起,倒撞而退,啪啪然,足足撞断三棵腿粗巨树,方自跌坐于地。

她吐着血,却不敢相信的看着小痴,他怎会有如此神奇的功力?

吕四卦也傻了眼,惊愕的瞧着小痴,也忘了要欺前补上几掌,就可制服渡心。

小痴像醉酒般晃着身躯,呵呵笑着:“我又悟……悟出了一种好方法……看掌!”

凌空最少相距十余丈,他的掌力竟然能再次扫中渡心,又打得她往后滚去,鲜血直吐。

小痴大笑不已:“嘿嘿!天下无敌啦,看掌!看掌!”

此时的他,真如疯子胡乱发掌,不只打向渡心,也劈向四周,一些腰身粗树干,全然被他给劈折而断。

他当真武功恢复了?

吕四卦已回过神来,频频拍手叫好:“小痴儿,杀,杀得她屁滚尿流,嘿嘿!武功天下第一啦!”

“对!杀!”

小痴迷糊中已撞向渡心,一个掠身,真如一道闪电般快捷,已掠近渡心,举掌就往她脸面劈去。

突地--

又有两条青影掠至,双双出手攻向小痴,想把他给逼退而救人。

小痴虽昏沉沉,行动却快得出奇,一个闪身,已罩向两人,左右各一掌,打得两人倒撞而退。

青影蒙着脸,但不难看出两人眼神的骇然,一时也甚是忌讳小痴功力不知有多高。

小痴得意直笑:“想救人……没那么容易……”

青影对望一眼,突然又腾身而攻,用的竟是那招“达摩窜月”,威力非同小可。

吕四卦见状已骇然道:“‘达摩窜月’?你们是……”

话未说完,青影已攻向小痴,也被小痴给逼退,她俩已借势掠向渡心,挟着渡心就想逃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