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八章 死而复活

作者:李凉

梅冷情母女一路奔往悔庄方向。

等她们抵达太行山区时,已是过了将近一天,天色已近黄昏。

她仍不敢大意,潜向秘道,进入了梅庄。

一切景物依旧,然而却不再安全。

她决定照小痴所言,毁了梅庄。

很快的,她已如法炮制,埋下了不少炸葯,然后将心儿及渡心藏匿于小痴上次跳下之山崖的石缝中,除了此方法,她已不知如何死里逃生。

追向她的终南掌门江曲人并没有马上找到秘道,已聚集在外围,四处搜寻。

梅冷情之所以不启开秘道,引人进来,乃在于避免对手之怀疑,她有毁弃旧巢,再筑新窝之意。不过她已在秘道出口留下少许血述,只要仔细查寻,仍能找出开启的方法。

对梅庄再做最后一次留恋凝望,她也攀崖而上,和女儿一同躲入岩石缝隙中。

这一耽搁,夕阳已红多了。

东方龙和几位掌门也赶至此地。

江曲人马上凑前,询问有关小痴一切,也将此处情况说个明白。

东方龙已有了主意:“照白小痴所言,他是跳崖才掉入梅庄,我们不妨也爬上高峰,再往下搜寻。”

江曲人道:“梅冷情在此附近消失,此处必定有秘密信道,何不先找寻一番再说?如此可以省去不少时间及人力。”

东方龙笑道:“江掌门所言不错,只是你忘了一件事,梅冷情已成因兽,必会拚死相搏以求生路,说不定她已在秘道中设下埋伏,我们不明状况的照着秘道追进去,想来危机必定重重。”

照着常理,他的推断算是十分正确。

众人也认为无此必要冒这个险,江曲人也无话可说,他道:“龙王所说亦不无道理,但是山峰崖高何只万丈,又如何下得去?”

东方龙笑道:“不一定要人下去,投炸葯也是一种良策。”

江曲人恍然道:“好计策,如此必可让妖孽炸个粉身碎骨!”

东方龙含笑道:“这计策全是从九峰山那趟事所得来,她既然能炸贵派弟子,今日也该让她们尝尝报应了!”

说到九峰山之事,众掌门就愤恨难平,也想以此法报仇,却不知仇人就在眼前。

他们已异口同声同意此事,立时下令手下开始收集随身所带之爆炸物。

不多时已聚集十数捆,少说也数百斤,足可炸垮一座山脉。

虚空道:“炸葯已备妥,现在是如何得知她们躲在何处崖底?”

东方龙道:“这倒不是问题,白小痴曾说过是最高一峰,只要登上了山峰,比照之下,马上就可找出来。”

渡缘道:“白小痴精明古怪,他的话可信?”

东方龙笑道:“掌门多虑了,白小痴虽误入魔道,但有一阵却为本门门下,他求师若渴,那时对本人可说是真心诚意,否则他又怎会说梅冷情藏在此处呢?”

如此一言,众人不得不信了,既然地方都说对了,那还会隐瞒是何座山峰下?

东方龙又说:“为了更准确起见,我们可在此四周燃放火堆,以做目标,炸葯只要投入此范围内,相差该不会太远才对。”

有了这个建议,众人更放心了。

虚无颔首道:“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开始行动,以防有变。”

他想越早解决,对众人越有利,当下已和东方龙,拿着炸葯往山峰掠去。

枯海和渡缘以及虚空也随后追前,以有个照应。

江曲人和几位掌门人仍留在此处,也引然了数堆干柴,火焰熊熊,在黯色黄昏里,火光可传照十几里之遥,给山峰上的人作目标,更无问题了。

还好小痴临行前交代了梅冷情这么一招,否则她们当真要被活活给炸死。

东方龙很快找到最高峰,也发现上次被小痴套上绳索而被揪掉岩石的凹痕,更能证明就是此峰了。

崖下虽是浓雾层层,他们仍不犹豫,投下了炸葯。

足足经过数分钟,才传出爆烈火花,以及沉重轰雷声,越震越响,火势也窜得越高,霎时地动山摇,引起不少山崖崩裂,似乎整个山区都要垮了。

连东方龙及几名掌门都觉得用得过多炸葯,而被震得血气翻腾,节节往后退去,不敢太靠近崖边。

火舌不断掠空,连躲在石缝中的梅冷情母女及渡心都感到炽热难捱,简直就像火山口的崖层,随时有被卷入火舌之可能。

最让她们担心的还是震幌山崩,抖得她们像装在瓶中被人当球踼,崖层一块块的崩塌,若再崩下去,她们也得往深谷火堆掉。

她们只得闭上眼睛,三人抱得紧紧,一切就听天由命吧!

梅冷情没想到东方龙会来这招,否则她就不会埋下那么多炸葯,以至于形成如此强烈的震动,然而这都已无法挽回,且看老天如何安排。

终于——

爆震声已竭,山峰也不再抖动,崖底虽然还有火舌窜掠,却不再像先前的猛烈。

东方龙笑了,这一切都是在他计算之中,而且进行得如此顺利。

接下来,该是对付这些自命正义正派的掌门人了吧?

他已道:“就算是神仙,恐怕也难逃这场烈火焚身,恶魔终于伏诛了。”

渡缘宣个佛号,道:“天理昭彰,自作孽将不可活,渡悔师妹也该含笑九泉了。”

虚无道:“此事已了,不知东方龙王有何善后打算?”

东方龙道:“善后之事,只要派几人进入梅庄搜探一番即可,最重要的仍是‘绝神鬼杀洞’之事,各位不想再回去看个究竟?”

还有一位吕四卦未死,而且小痴也曾经多次死里逃生,虽然明明见他掉入火坑中,他们心灵仍那么有点丁不放心。

他们仍想看个究竟,至少也要得知吕四卦消息再说。

渡缘道:“反正也是顺路,列位掌门不妨再走一遭如何?”

虚无没意见,他还得去撤回罗汉阵弟子,枯海也答应了。

五人一同又返回山峰下。江曲人已告知秘道在渗出火舌中已找到,只要火势一灭,将可派人睢去探查,收尸那是免了,如此大的烈火,就是金钢硬铁也得熔化无踪,何况血肉之躯?

东方龙仍照样询及几名掌门,看他们是否要随行?

这几位可没见过“绝神鬼杀洞”,当然想借此一睹究竟,他们也一口答应了。

在留下几名善后人手,他们已举步往回程出发。

现在已无要事,不少弟子已先被遣回各派,能跟去鬼杀洞的,已剩十余人左右。

夜已暗下来了。

点点寒星高挂天际,显得如此凄冷。

崖底火花已熄,传出阵阵焦烟,梅庄已化成一片灰烬。

梅冷情抽着疲惫双手,抓了又抓,似想抓碎一切心中怨恨之人,双目充满血丝忿恚,悲凄的望着袅袅而升的焦烟,这曾经是她一手建造的庄院,从此已化为乌有。

梅冷心呆傻的张着眼眸,也不知是悲还是泣,泪水却禁不住的直往腮颊落。

只有渡心较能平静心灵,也许当了十数年尼姑,已懂得如何控制自己情绪了。

她淡淡的说:“老天既无绝了我们后路,一切都能再开始……”

如何开始,再等二十年?

三人相望,泪水连连。

二十年,好长一段时间。

然而复仇炽火,岂是任何东西所能浇熄的。

她们静静接受如此残酷事实,等着那群善后的人离去,她们才离去。

不知去向何处,然而那必定又是另一个梅庄吧?

寒星更亮,陡然间,也划出一颗闪亮流星飞过墨青苍穹,追向那银河深处。

当白小痴被打入火坑之时,已直往内部窜,说也奇怪,熊熊火坑只有丈余长,掠过了此距离,竟是一处充满寒冰的滑溜洞穴。

冰冷澈骨,随时可以冻结人体血液。

小痴跌入冰窟。直如溜滑梯般往内滑,他已尖川:“哇呜!好冰!臭吕四卦!”

骂了几句,他已溜出冰窟,撞向一处算是圆形的宽广石洞。

吕四卦正在左侧石壁上,往密密麻麻凹凸不平,像是鹅卵的石块,不停的猛力敲打,他已汗流浃背,气喘如牛,费力得很。

直到小痴撞人,他才嘘口气。坐了下来,右手擦着汗;“累死我了!”

小痴白眼道:“算什么?你累死,我差点就被烧死,你倒装的挺像的?”

吕四卦干笑道:“没办法,太久没来,忘了嘛!”

小痴再瞪他一眼,翻过身子趴在地上,冷道;“我被寒冰刮伤了背面,替我上点葯!”

吕四卦哦了一声,已拿出一包葯粉,准备上葯,但走近瞧向小痴背面,已忍不住笑起来:“屁股就屁股,还说什么背面?”

方才滑行,全是臀部着地,小痴伤的也都在此部位。

他已骂道:“屁股就不是背面吗?叫你上,你还噜嗦什么?要不是你弄得慢,我那来会受伤?”

吕四卦笑悠着脸,赶忙应是,已替他抹葯:“哦……还真红……”

他有意嘲讪小痴是红屁股的猴子。

小痴也顾不了那么多,寒冰之冷之毒,可非一般冰雪可比拟,他现在可痛得很,直到吕四卦上了葯,自身体内也将毒物给排出,他才觉得好过些。

不能坐,只好站了起来,伤势不算轻,但只要还能喘气,他从来不放在心上——

反正体内灵葯多的是,会自行疗伤,尤其是服下水晶蟾蜍之后,回复更快速,他又有何好担心的。

巡视四周一眼,但觉完全没变,此洞圆的像倒盖的大碗,居中则有一石块,约一个床大,甚是平坦,若当桌子或圆床,甚为适合。

右侧有个腰身高小洞,左侧石壁则是方才吕四卦在玩弄的凹凸鹅卵石,约有三尺方圆大小。有点类似八卦圆形。

小痴走向鹅卵石,叫道:“你往左边按三颗,右边按两颗,再打中间一掌,不就可以灭去火坑冰窟的威力?”

吕四卦干笑道:“我是按了,可是左边第三颗一直按不下去……”

“有这种事?”小痴也往那颗石头按去,果然须要甚多力气,他已疑惑:“奇怪……天行卦该属阴……阴阳倒转……”

他尝试着按鹅卵石,可以猜知,此处就是“阵眼”也是控制此洞所有阵势的地方,只要懂得方法,足可除去所有障碍,包括火坑和冰窟,小痴才得以在千钧一发之际,死里逃生。

然而若未曾进过此阵眼的人,又怎能得知此洞的秘密。

这本是远古造奇阵能手,利用天然力量所造,自然深奥无比,比起天然阵势,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既是“阵势”必有破解之道,纵使是死门被毁,只要道行高出造阵之人,仍能再创活门,天然阵势乃厨于自然形成,若能明了形成原因,再将其不足之处补足,则威力自可增加,而威力增加的多少,就得看造阵人的修为有多高而定了。

错非是小痴,否则又有谁能敲开此阵的奥秘。

试了一下,他已恍然:“对呀!现在是月初,该日阴,又是单月单日,都是阴,所以要补上两颗小的就成了!”

他在中间较小的两颗石头按去,方才那颗鹅卵石已自然的往下沉,他已经露出满意笑容。

吕四卦道:“外面还有人,你不怕他们跳过火坑杀进来,伤不了人?我得好好捉弄他们一番……”

吕四卦凑兴道:“怎么捉弄,你不是要找火龙?”

小痴白了一眼,干抿了嘴色:“什么火龙了全是东方龙在搞鬼!”

吕四卦已幸灾乐祸笑起来:“找找看,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

小痴不甚服气道:“你少糗我了,这里秘密不在少数,就是找不到那么一只宝贝,里边破铜烂铁也不少,唬唬他们,绰绰有余!”

他已往鹅卵石再按去,屋中石块突然往下沉,再往左移,露出了一个小坑。

吕四卦道:“都是些生铁锈剑,你当真要唬他们?”

小痴走前,手往小坑一捞,一大把长剑短刀都有,全生了锈而发黑。

“手无寸铁,找个武器也好摆摆样子吧!”

他一把把的找,什么“神龙、神驹、神龟……”等想得到的名字,他都念了出来。

突然间,他抓起一把要比平常利剑宽一指,长半尺的沉重钝剑,剑柄没有护手,只用两片黑铁片挟着,稍带扁平,本有钉扣上下扣锁,然而下端接近尾部那颗钉子已掉落,黑铁片显得松动。

小痴却盯着铁片瞧去,生锈青黑之中仍可见着刻有两个字。

“咦……这把剑……”

吕四卦也起了兴趣:“什么剑?宝剑?!”

小痴赶忙往字体扣去,青锈已落了不少,字迹甚难辨认,却把铁片给扣歪了,赫然露出剑身底部一节乌黑但未腐蚀的龙纹。

他已骇然尖叫:“沉龙剑?!”

这把剑难道是东方龙极尽心力想获得宝剑?

此语一出,吕四卦也傻了眼,直楞楞的瞪着这把破铜烂铁不放,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小痴突然大喝,长剑一挥,直往石壁刺去,匪夷所思的,破铁剑竟然轻而易举的刺入石壁。

这一惊,两人都楞住了,谁又敢相信前来三次寻宝都一无所获,会在这紧要关头,摸出一把宝剑。

“好!很好!再好不过了!呵呵……”

小痴喜不自胜的笑着,抽出长剑抚摸个不停。

“我也要一把!”

吕四卦赶忙抓起那堆破剑,猛往地上刺去,结果全都一无用处,不禁又沮丧又羡慕:“小痴儿,以后咱们共享如何?”

小痴呵呵邪笑:“有何不可?送给你都可以!”

吕四卦愕然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这要等到我把东方龙给引来,解决他以后再说。”

吕四卦不解:“你要如何引他?”

小痴抖着手中长剑:“有了它,还怕东方龙不上勾?看我的!杀——”

一声大喝,他已冲向冰窟,挥着宝剑已撞出火坑,大笑不已,声音已如洪钟,震得洞窟嗡嗡作晌。

“来呀!有胆再来与白小痴大战三百回合!”

小痴摆出架势的等着任何一人到来。

果然声音未竭,五大高手已奔了回来,乍见小痴,登时愕楞而退,以为是碰上了鬼魂。

刑开天骇然道:“你是人是鬼……”

“大爷是神!”小痴长剑一挥,冲了过去:“看“沉龙剑’!”

五大高手骇然之余,不管小痴是人是鬼,已全力击掌,刑开天更抽出长剑以对敌。

沉龙剑果真威猛无比,竟能破内家真气,毫不避讳的扫向五人,剑影过处,已砍断刑开天手中长剑,以及神龙手中拂尘,不可一世的逼向五人。

五人为之大骇,赶忙掠退想逃。

“那里逃!”

小痴不客气的猛追而上,长剑乱挥,像在剃猪毛的往五人身上剃。

霎时衣屑、毛发纷飞,五个人竟无招架之力,被削得依衫破碎,体无完肤,惨不忍睹。

小痴挥了几下,也感到疲倦,长剑按在地上,先喘两口气,然后已哈哈大笑:“滚吧!去找东方龙来!”

长剑又提起,扫向五人,五人被吓得住后急闪。

小痴却嗤嗤笑了起来:“别急,只是吓吓你们而已!我走啦!”

他已返身往火坑窜去,动作之潇洒,俨然似将军回府。

这举动,看得五人目瞪口呆,不知小痴当真是人?是鬼?还是神?

他们那敢停留?已吓出一身冷汗的往洞外奔去,想告知东方龙,看他是否能解开这怪异而恐怖之迷?

他们未停在洞口,已往北方奔去,想及早告知东方龙,因为这事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而心生惧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