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九章 疾人梦计

作者:李凉

东方龙并没让五人太大失望,只掠过一个山头,双方已碰上。

乍见五人如此狼狈,东方龙以及众掌门已甚为惊骇,心知已发生了大事,快步迎了过来。

东方龙急问:“刑总管,到底发生何事?”

刑开天一脸栗意:“白小痴复活了!”

“白小痴没死?!”

曾将小痴打入火坑的虚无、虚空、枯海以及渡缘,几乎不敢相信而同时的说出此话。

又有谁能从熊熊烈火中逃命?他们惊愕之余,反而怀疑是否五人看错了?但碍于东方龙面子,并没人说出此话。

东方龙虽平时相信五人不会说谎,但此事实在太过让人难以相信。而且白小痴还是他亲自出手强逼入火坑,怎么可能会死而复生?

刑开天又拱手:“属下不敢欺瞒,他确曾跳出火坑,还伤了属下等五人。”

不敢相信下,东方龙仍必须相信,因为他手下的斤两,他清楚得很,除了白小痴之怪异功力,似乎天下已无人能够将他们伤成如此。

天神段绝道:“他手中还拿了一把利剑,似乎是龙王要的……”

东方龙已截口道:“不管他有何利剑,他现在人在何处?”

很明显,他不想让他人知晓找寻“沉龙剑”的秘密。

天神顿时猜知主人心理,马上改口道:“他还在山洞中,他仍想与龙王搏斗方始甘心。”

东方龙冷然一笑:“很好,他胆子倒不小,我再会会他,又有何不可?”

当下不再耽搁,马上与众人赶往绝命崖,想瞧个究竟。

却不知小痴将如何对付这群人?

小痴已扛着宝剑幌回阵眼,神气活现的将左手一张,衣衫毛发已屑屑而落。

他得意道:“如何?什么五大高手?我把他们剃得变成大丐帮。”

吕四卦频频拍手:“好!好!有出息,有了此剑,那怕天下不降服!”奉承一阵,突又问道:“何时换我风光一下?”

小痴呵呵笑道:“马上就有机会,现在先借你摸一下!”

他当真吝啬的只将剑尖送往吕四卦,而吕四卦竟然也津津有味伸出两指,轻轻摸着剑尖,就像在抚摸稀世珍宝般,实让人见之则有莫可奈何,两人的举止而莞尔一笑了。

“一下摸完了!”吕旺卦甚满足道:“你现在要如何对付东方龙?”

小痴坐向石块,屁股仍叫痛,又直了起来,苦笑一声,随即道:“这老贼一定会为此剑而亲自前来,我就把他给困住!”

吕四卦担心道:“万一他武功太高,这剑要是落人他手中……”

小痴嗤嗤笑道:“你放心,我是要以机关困住他,保证他走不脱,这剑那么珍贵,我才舍不得用它来对付东方龙。”

吕四卦闻言已放心的笑着:“这才是明智的扶择;你说该如何困住他,我来配合你!”

小痴频频点头邪笑:“奶奶的,连吃好几个败仗,这次非扳回面子不可!”稍微沉思,已道:“我们把他引入这里,再发动所有阵势,让他困死在这里。”

吕四卦道:“就这阵眼?要是他解开墙上的机关钮,他不也能脱逃?”

“我们把机关钮毁了!”

吕四卦怔栗道:“我不敢,你还没摸个透彻,这一毁,说不定我们也出不了……”突然想到什么,已笑道:“何况这里边说不定还有其它宝物,现在毁了,你不觉得可惜?”

一想及宝物,小痴果然如吕四卦所料,放弃了此计划,道:“看样子,只有移开此阵眼,将他困在另一间石洞了……”

吕四卦赞同道:“如此最好,我们可以把那间石洞给封死,好让他出不来!”

小痴白他一眼:“你好?我就不好了,那间石洞没有通路,只有以冰窟、火坑作为逃出路线,你要是弄得快,我非烧死,要是弄得慢,又困不住他,好个屁?”

吕四卦干笑道:“我们可以把冰窟和火坑岔开,以你体内水晶蟾蜍功力抗拒冰窟寒气,该没什么问题吧?而且如此,还可以骗过在火坑外的那群笨蛋!”

小痴想想也觉得此方法甚为贴切,遂点头:“好吧!就如此办!当我引东方龙进入石洞时,你就岔开,然后将火坑调到阵眼,你就爬出洞外,记着,要把洞口给毁掉。”

吕四卦愕然道:“你不想再进来了?”

“以后有机会再来挖!”小痴道:“若将东方龙困在这里,必定会有很多人来此,为了以防万一,只有如此了。”

吕四卦也没意见:“好吧,就依你!”

小痴沉思半晌又道:“你逃出去后,就找些炸葯等着我,咱们来个大封山,让那些迷糊大掌门也吃点闭门羹!”

吕四卦道:“主意倒是不错,但……那里去找炸葯?”

小痴笑道;“你放心,东方龙再次回来,一定早就定下毒计,这附近必定藏有不少这玩意儿,你能毁去就毁去,不能毁去就把引信给拆了,再拿几束来玩玩,过过瘾也好!”

只要有炸葯,吕四卦自认有办法找到,也安了心,轻轻笑了起来;“成败就看此局了,否则我再也不相信你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了!”

“这次一定行!”小痴笑的甚神秘.“其实我每次也行,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吕四卦瞥眼道:“少吹了!被人追到这里,若不是宝剑重现,我看你还得憋个十天半月呢!”

小痴不再反驳,只有神秘笑着。

这笑,吕四卦最是熟悉,正是阴谋快要得逞的笑容,他不由得怀疑的回想,难道小痴还没输?

没让他多少时间回想,小痴已把他唤至机关钮旁,一一的再解说一遍,直到吕四卦弄懂了,两人才欣然直笑的等着东方龙到来。

这次,又不知谁将是胜利者。

蓦然间,火坑外已传来多人声音。

小痴已凛神道:“来了!”

吕四卦赶忙欺向机关钮,准备进行任务。

果然,东方龙与五大高手和九大门派掌门人已小心翼翼的走向火坑。

但觉火苗己弱得有如烛火,炭红四周也披上了不少灰黑炭片,已无先前之熊熊烈火来得吓人。

众人只瞧一眼,小痴已从里边舞着长剑杀出来:“东方龙你死定啦--”

有如魔鬼化身,从地狱烘炉冲出,宝剑胡乱挥砍,如入无人之境,杀得众人赶忙往四处逃避。

在砍断数把兵刃之后,小痴完全攻向东方龙,逼得他吸龙神功尽展无遗。

在小痴有意败走,以及东方龙极力反攻之下,小痴攻势已受阻。

众掌门见机不可矢,也围攻上去。

虚空冷笑:“白小痴你好长的命,今夜老衲非得亲自震断你心脉不可!”

小痴哈哈大笑:“有本事尽管来!”

长剑一甩,已劈向虚空,逼得他手忙脚乱,一片袈裟已被削下,弄得十分狼狈而逃开。

小痴得意讪笑:“有胆别逃啊!呃……”

宝剑虽厉害,但九人门派掌门联手,终非常人所能匹敌,小痴已吃了两掌,倒撞岩壁。

枯海七星剑已被砍断,怒不可遏,见此已吼道:“快夺他手中宾剑!”

他已奋不顾身冲向前。

小痴一个翻身已爬起来,大喝:“没那么容易!”宝剑再挥,已撂下枯海鸠结发髻,吓得他赶忙已往后闪躲。

东方龙心知近身不得,只有使出龙王斩,冻空劈向小痴双手,以能打落其宝剑。

小痴见机会已来,故意装作不屑一顾,爬起身形,双手捧剑猛挥向东方龙,吼道:“老贼,你要的沉龙剑来了!”

当砍向半空中之际,东方龙甚为忌讳,又发出两斩,打向空门大露,小痴的胸口。

闷哼一声,小痴双手已松,沉龙剑已倒飞火坑之中,小痴也如弹虾似的倒撞火坑。

东方龙见机不可失,一个掠身,平直的冲向火坑,想抓住沉龙剑,身形则已快接近火坑,也正好在小痴上方。

东方龙就快得手之际,受伤的小痴突然伸出右腿,往上一勾,直逼东方龙下裆,又狠又急,让人躲无可躲。

东方龙头颅已进入火坑,想退,又被小痴阻止下裆,非得吃他一脚不可,情势所逼,他竟然选择了往内窜。

他之所以作此选择,一方面是想保住自己下裆,另一方面,他确想了解火坑秘密,以及获得沉龙剑。

就在此时,沉龙剑已飞入冰窟,滑溜溜的直往内窜,正好落人吕四卦阵眼中。

吕四卦突见宝剑回窜,心头大喜:“成了!”马上按动鹅卵石,开启机关,调开冰窟往另一间石洞移去。

小痴此时也滑入冰窟,仍是屁股向下,滑得他唉唉痛叫,这次又惨了。

吕四卦再次激活冰窟和火坑机关钮,轰然一晌,火坑已射出强烈火苗,吞噬整个火坑,逼得众掌门人往后掠退,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冰窟却已啸起烈风,宛似暴风雪,已将东方龙当场冻结,还好小痴滑势未竭,把他撞出冰窟,掉落这间与阵眼一模一样,只是少了鹅卵石墙壁的石洞。

两人滚落地面,东方龙已昏过去,小痴则趴在地上哇哇痛叫,屁股最少又多了两道裂痕,四肢又冰冷得抽痛,十分难挨!

还好,水晶蟾蜍功效现在已有显著发挥,从丹田从心脉部份升起一股暖气,渐渐驱退冰冷寒意,也减轻了身体创伤之痛苦。

他才慢慢爬起来,已露出满意笑容:“总算大功告成啦!”

走向东方龙,看他如冰人般冷冻,已伸手逼出暖流,往他心脉送去,不久,东方龙已醒了过来,小痴这才收手。

“看在你曾经教我武功的份上,给你一点温暖也是应该的!”小痴满意的笑着。

东方龙仍觉全身冰冷,已开始运功打坐,以驱除寒毒,对于冰窟的寒冷,他是余悸犹存。

不久,他已觉得好多了,方抬头瞧向小痴,露出常有的笑容:“没想到我会和你困在此?”

小痴呵呵笑道:“你错了,被困的是你不是我,因为我随时可以走出冰窟。”

东方龙已起身,揉搓着手,淡笑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不走?”

小痴也学他举止,淡笑道:“因为我想告诉你,从一开始,你都没赢过,我不但是天下第一聪明,我也不幼稚不嫩,你完全猜错我的心思了!”

听他所言,这一切的一切,难道都在他计算之中。

夜探峨嵋山被围剿,然后逃入此洞,差点死在火坑的种种,都是他有意造成的?

东方龙登时笑不出来了:“这些当真都是你的安排?”

小痴得意笑道:“客气,除了我,天下还有谁能要得你团团转?”

如果他所言属实,那他的智能未免太可怕了!

强吸一口真气,东方龙已平静不少,淡道道:“我倒想听听你如何耍了我?”

小痴得意笑着:“你猜不出来是不是?那证明你比我差……本来就比我差,否则怎会上了当,还自以为棋高一着?”

东方龙只是淡笑,并未回答,他必须先把事情弄懂再说。

小痴笑的挺开心而捉狎:“其实我只是以你的心态来揣测我的行动,再布下这‘计中之计’而已,因为你太过于自大,而且把我想成太幼稚,所以你注定要失败。”

他笑了笑又道;“我是幼稚,可惜你不清楚,我要是卯上了,所设的诡计可一点都不幼稚,像这什么绝神鬼杀洞,你自认危险万分,俺却来去自如,你不输,行吗?”

东方龙目光一闪即逝,淡然道:“以此洞做为围困你的地方,我不得不承认是此次计铲中最大的败笔,若换个地方……”

“你还是一样要输!”小痴得意笑道:“因为我根本知道这是你的陷阱,既然敢来,就不怕上当,不对吗?”

东方龙又不说话了,小痴说的没错,若他已知道自己是在用计,换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现目前相同之状况。

故作不在乎的一笑:“你怎知我会选择此洞?”

小痴神态踉得很:“很简单啊!因为这洞在峨嵋山附近,而且你又知道我的弱点,再加上此处可通其它山脉,你不用,那就不是你了!”

东方龙仍未能完全领会,道:“你能不能将事情从头至尾说个清楚,好让我做个明白人?”

小痴呵呵笑道:“我就是要让你明白,你比我笨,让你觉得很痛苦,然后才会甘心在此忏悔!你既然非要我全说了才能懂,我也不嫌弃你笨,听我一一道来!”

他摆了个说书人的架势,已道:“打从你登上内陆开始,你就想报复我,因为我把你儿子给废了,也把你老巢给折了,而你最擅长的就是利用他人为你卖力,所以你必定会找上九大门派,当时我已去了苗疆,你当然也知道这消息,而从种种迹象--

例如说,是梅冷情逼着我去,后来又自己返回,而我又未返中原,你必会猜测我在苗疆又得到了某种庇护,对不对?”

东方龙点头:“不错,所以我才上少林寺,引他们发出武林帖,以围住慕容府,逼你现身。”

小痴道:“这计乍听之下,似乎很完美,但这只能骗骗虚无那些笨秃驴,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疾人梦计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