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六章 夺宝奇谋

作者:李凉

  小痴和吕四卦趴在崖面往下瞧,除了能稍微看清人影外,其它一片模糊,实弄不清一切

状况。

  小痴突地喝道:“抢得好,抢得妙,精采精采!”

  吕四卦皱眉:“看不清楚,你也知道一切?”其实底下并无激烈打斗声。

  小痴笑道:“用感觉的!”

  吕四卦想笑,道:“下边一片黑漆漆,怎么抢?”

  小痴道:“你是说和那群人抢,还是只顾收拾那小怪物?”

  吕四卦道:“都有,那群人抢不了,咱还是要斗上水晶蟾蜍!”

  小痴胸有成竹道:“人嘛!生来一颗脑袋就得用,知道吗?别忘了人是万物之灵喔!”

  他道:“我准备和这贼蟾蜍斗智。”

  这倒是新鲜事,吕四卦甚为好奇道:“怎么斗?你知道它有多聪明,千年怪物几乎都通

灵?”

  “再聪明也只是畜牲,怎能跟人比?看着点!”小痴已拿出一面圆镜,道:

  “哪!只要有了它,这贼蟾蜍保证搞得晕头转向。”

  吕四卦不懂。

  小痴得意解释道:“理由很简单,传言蟾蜍每逢月圆时都会爬出来吸什么月光,我的镜

子一发光,倒也跟月亮差不了多少,随时都可以叫它出来运动,当然啦,它出来是有一定的

时辰,但我这么一耍,它少说也得想上三天三夜才想得通这是怎么回事,到时说不定已在我

肚皮里了呢!”

  吕四卦想笑,仍笑了出来,道:“要是它立时就想通了,那又如何?”

  小痴道:“如果如此……我至少能证明一件事情。”

  吕四卦好奇问:“什么事?”

  小痴自嘲的说:“这证明它在洞里偷笑--我比它笨。”

  吕四卦笑得更开心,道:“我看你还是别证明比较好,免得引起公愤,说你把人类给变

笨了。”

  小痴淡然笑道:“不会啦!哪会差到那种程度?待会儿弄个三个月亮,看它如何去收

拾?”

  若真如此,不知崖下那些人又做何想法?

  吕四卦兴趣甚浓,道:“既是如此,那你快用吧!我很想知道这场人与兽的大对决,是

谁比较聪明?”

  小痴瞧向东边山头,明月已探出头,但若想照入深涧,还得两个对时不可,而他并不考

虑时辰,只要有月光反射就行了,当下频频点头,捉狎直笑:“今天的月亮好像出来的特别

快……”

  他已开始在计算角度,该如何才能使“月亮”准确照入深涧中,虽然此处离深涧仍有段

距离,但以月光反照入洞似乎并无难事。

  吕四卦道:“是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小痴抖起碗大镜片,意气风发道:“改造月亮可是大事,除了我,天下已没

人能够办到。”

  说着,他已调整镜面,反射着月光照向深涧中。

  虽然镜片反光,与月亮本身有所差距,但在涧中罩着薄雾之下,朦胧胧的,倒也像了八

分。

  深涧人群突见“月亮”,皆露出讶异神情,挤位争斗已停止,深怕猎物出现而有所惊

动,弄个前功尽弃。

  已有人道:“奇怪……今天的月亮怎么出来那么快……”

  虽有人疑惑,但他们死地想不到会有人如此搞鬼?疑心只稍现即失--众人皆信了,自己

又何必多猜疑?而且此时也不便走开。

  他们终被小痴瞒过去。

  最主要的是,月光照射之下,深潭已有了变化,而深深吸引了众人目光,已无心再瞎猜

月亮到底是真是假。

  只见罩住深潭之白雾已渐渐从一处崖壁之中渗入,似有东西在吸吞似的。

  千百种毒蛇也各自游走,似要逃避某种东西,渐渐往四处洞穴钻。

  众人都可猜出--水晶蟾蜍可能要出现了,个个已绷紧全身劲道,运足十成功力,准备在

最重要一刻全力抢夺。

  百余人,男女高手皆有,却无一丝声息,一丝动作,连养尊处优的白衣少年也显得急切

而失态。

  百年难得宝物,谁不动心?

  这之间,最痛苦的要算小痴了,他没想到手举久了也会酸,才过了一个对时,真实的月

亮只升到四十五度角的天空,仍照不到深涧底,然他已难以忍受了。

  “吕四卦……该换你了……”

  吕四卦幸灾乐祸道:“你不是说只有你能照月亮?……”

  “少啰嗦!快点来,我受不了了!”

  小痴叨叫,吕四卦也不愿真的让他累倒,已接过镜片。

  --月亮突然又高了许多。

  众人已被深潭奇景给吸引,根本无心去察觉月亮为何如此之快就长高?

  白雾已快被吸光,深潭显出一片澄清,似乎连山泉都停止再吐泉水。

  顺着白雾消失处,密洞中似有咕咕嘟嘟,似有似无的淡淡声音传出,众人闻声,更显得

兴奋。

  --这不是蟾蜍的叫声是什么?

  然而--

  事情有了变化,吕四卦魁梧接近肥胖身材,高举着双手,支撑不了多久已唉唉直叫要换

人,而小痴两手且还发着酸,也不甚愿意想接。

  两人直叫“月亮不好造”。

  商讨结果,只有几分钟一个时段,双双相互轮流换人。

  如此一来,月亮忽高忽低,却不知那只蟾蜍搞懂了没有?

  而且小痴的“月亮”还似在水中的倒影,会晃的。

  果然蟾蜍似有所觉,已停止再轻鸣,亦未再运功吸食灵气,白雾也不再往石缝钻,一切

似乎已停顿。

  众人此时才发现有异,抬头一看,或许雾气被吸去不少,很容易已看清崖面到底是怎么

回事?

  “月亮是假的?”

  任何人都可看见那颗晃动的月亮正在一人手中发抖着。

  白衣少年见状,霎时认出正是客栈碰上的冤家,一个吸气,身形暴起。一掠十数丈,借

着峭壁并非垂直而平滑,踩上几处落脚处,已翻掠崖顶,怒道:“小三烂你们敢在此搞鬼!”

  小痴见状,干叫一声“槽了”,也顾不得再照月亮,拔腿就跑。

  他急叫:“吕四卦快逃,月亮垮下来了!”

  然而白衣少年心存怒气,出手并不留情,尤其他武功更有看头,一个腾掠已截向小痴前

头,白金扇准确狠辣的已点向小痴“齐门”要穴。

  小痴双手已酸,动作稍缓,一个照面已被点中,唉呀摔落地面。吕四卦见状诧叫一声拔

腿即逃,白衣少年岂能让他走脱,身化飞虎,抢扑过去,凌空一指截去,吕四卦闷呃出口,

照样倒栽地面,两人双双落难,昏倒在地。

  白衣少年飞身落地,刷出白金扇,一副邪样,冷笑不已:“我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只不

过尔尔!”

  说着就想出掌劈死两人。

  “少爷等等!”

  刑开天也掠上崖面,追向白衣少年,急道:“留着他们有用。”

  白衣少年冷哼道:“这种废人比人渣都不如,有何用处?杀了倒是干脆!只是莫污了我

的玉扇!”

  刑开天道:“水晶蟾蜍就快出来了,我们需要他们制造亮光。”

  白衣少年道:“可是这假月光根本骗不了蟾蜍……”

  刑开天笑道:“可以,你方才不也见着雾气渐渐散去?蟾蜍叫声传出?这表示假月光也

有效,只是后来他们晃动得太厉害而惊动了蟾蜍而已。”

  白衣少年瞧瞧昏迷的小痴,道:“随你!”

  刑开天这才拱手答礼,再走向小痴、吕四卦,解下两人腰带,缠住两人双手,再拍醒他

俩。

  小痴刚醒过来,见着刑开天已破口大骂:“暗算别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胆放开我,

咱们一决雌雄。”

  刑开天瞇起本已过小的眼珠,笑道:“小兄弟别生气,错过今晚你要如何都可以,还得

麻烦你替我制造月亮。”

  小痴叫道:“放屁!我又不是木头人,叫我酸死不成?”

  刑开天道:“放心,只要制了几处穴道,保证你不酸不痛!”

  “你敢?”小痴挣扎急叫:“你敢动我,我就大叫,叫得蟾蜍不敢出来!”

  “这更简单!”刑开天抓起小痴手中镜片已塞入他嘴巴。如此一来。小痴想叫都叫不出

声音,活似吞了个大柚子,连嘴巴都合不拢。

  吕四卦栗道:“你放心,我不叫就是……”

  刑开天也没放开他,点了他哑穴,再制住两人数处穴道,然后扶着两人直立而起,硬如

木头,再调整小痴嘴chún扣着的镜片,反射月光,再次照向深涧。

  吕四卦则倚在小痴左身,以免两人有所晃动。

  看来小痴再也不会叫累、叫酸了。

  一切弄妥,刑开天和白衣少年这才得意扬长而去,轻巧的掠回崖底,对于如此报复两混

混,白衣少年直叫好。

  小痴瞪大眼睛,呜呜直叫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看来只有等一阵大风吹倒两人,或是时辰

一过,穴道自解以外,他俩已无处可逃。

  事情如此发展,实非小痴所能预料得到。

  月光经折射后,再次投向深洞,不久,咕咕蟾蜍叫声又起,白雾也渐渐被吸尽,千万条

毒蛇也不知去向,一切似乎显得更沉、更闷。

  众人绷紧的神经已混不知觉的随着鸣声游动,渗出的汗珠已湿透了背脊,一触即发之

势,让人紧张万分。

  终于--

  白雾已被吸尽,从潭边内侧峭壁凸出似碗的小积水洼处,出现了一只拇指大小,全身泛

白近乎透明之小蟾蜍。

  它正对着小痴嘴巴那颗假月亮,目不转睛的瞧着,咕咕叫着。并未发现那颗月亮乃人为

假造。

  现在小痴终于证明他比蟾蜍聪明多了--纵使这证明十分痛苦。

  就在蟾蜍出现之际,一道白光已从左侧射出,若闪电般射向蟾蜍背后石壁,似想封掉其

退路。

  在此同时,众人已群掠而起奇功尽展,有如群蜂螫人,全涌向蟾蜍,前前后后,劈劈扯

扯,功夫高低就此分晓。

  只见一道白影闪在前头,似要撞向石壁,却又轻功抽出白扇,想封住水晶蟾蜍去路。

  此人正是那名白衣少年。

  水晶蟾蜍顿觉有变,赶忙弹射密洞,岂知白衣少年功夫了得,白扇封得甚急,水晶蟾蜍

撞上扇叶,自知不妙,猛又反弹往水中落去。

  白衣少年势在必得,突又打出细网,单向水潭。任那水晶蟾蜍狡滑慾潜水底,仍被网

住,硬被拖出水面,咕咕惊叫不已。

  白衣少年欣喜,朝向手下喝道:“得手了!”身形一掠登崖而去,先行避开群众,一连

数闪,逃离百丈开外。

  当他掠退之际,已有人叫道:“快追!蟾蜍被夺了!”

  群雄立时反身追向白衣少年。

  而刑开天和那名仆人早有准备的拦下众人,缠战数招后,见白衣少年走远了,方自抽身

倒掠,逃之夭夭。

  众人已为宝物所迷,顾不得再理刑开天,仍追往白衣少年消逝方向,眨眼走个精光。

  只留下崖顶小痴、吕四卦两人,仍在陪着明月伴清风--有口难言。

  这是小痴出道以来,栽得最惨的一次。

  小痴呜呜直叫,若能骂出口,恐怕刑开天头上都会被他的字,一颗颗砸得长大瘤了。

  可惜就是无人理会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

  明月已移向中空,清光投注深涧,墨青之中勾出明显轮廓,要比小痴嘴巴那块“月光”

其亮度何只差上十倍?

  仔细一看,深涧竟然还有人影?

  见其青衫窄靴,曲线玲珑,还是位少女之身。

  她为何深夜造访?

  若想夺宝物,蟾蜍早已被抢走,难道她未有所觉?

  看她惊愕的瞧着四周,似当真不知宝物已被夺。

  “奇怪……怎会没人?……”

  皎好的脸容,映在月光下,就如画中之新月美人,然而她剪了一头短发,再加上似该属

于男人的豪迈动作,在她身上很难找出女人气息。

  “也许等不及,走了吧?也好,省了我不少事。”

  找不到人,她也不瞎猜,反而有点高兴,随即抬头望向月亮。

  “咦……怎会有两个月亮?”

  再瞧几眼,她已发现小痴和吕四卦,登时笑了起来。

  “这两人到底在搞什么!”

  怀着一份好奇,美姑娘已掠向崖面,想看个究竟。

  小痴儿见着有人掠上来,已高兴呜鸣叫的更大声,终于脱困有希望。

  美姑娘抵达崖顶,潇洒的走向小痴,乍见小痴如此怪模样,已咯咯笑起:“喂!你干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夺宝奇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