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七章 奇人异事

作者:李凉

小痴扛着吕四卦逃至山林较隐密中,长高的茅草及浓密林木,正能给予两人藏匿隐身。

吕四卦穴道受制,小痴又不懂解穴功夫,只好有样学样,胡乱的伸指点向吕四卦身躯。

还好,这门功夫似乎也难不倒小痴,胡乱戳打一阵,吕四卦穴道突地被拍开,也已能活动筋骨。

小痴嘘口气,懒坐于地,道:“总算如愿以偿啦!”

吕四卦凑趣道:“那小婆娘倒也真狠,一上手就来这么一下子,让人有点吃不消。对了,方才那水晶蟾蜍怎会突然往你嘴巴跳?”

小痴自得道:“大概我天生就有这个命吧!呵呵……是前生注定的!”

他虽然陶醉,但仍据己所知的解释:“照道理来说,水晶蟾蜍能吸收月亮精华,就表示月亮能带给它某种力量来源,很可能那婆娘的盒子不够密合或有了隙缝,我镜子这样一照,蟾蜍就两眼昏花,瞎撞猛撞的往我嘴巴撞来,虽然嘴皮有点破,也算是因祸得福啦!”

除此理由外,已再无其它更好解释,吕四卦频频点头,信了。

他又问:“你吃下蟾蜍,有何感觉?”

小痴摸摸肚皮,衡量一番,侧头做冥想状:“也没有怎么样……只是有点热热的……身体轻飘飘的……就好象蟾蜍能浮在水面似的……”

“这就对了!一定是水晶蟾蜍功效化开啦!”吕四卦激动道:“刚才你不是一不小心就冲向那小婆娘了?”

小痴突有所觉:“也对……当时我根本不想揍她……”

吕四卦兴奋道:“‘水晶蟾蜍’功效一定和轻功有关,你抓着我,不是跑的那么快?”

小痴闻言已欣喜狂叫着:“这下可好了,有了轻功,奶娘的,生存的机会又多了几分,哇哈--”

他已用力往上蹬,果然身轻如羽,一鹤冲天射向高空,一时兴起,张牙舞爪耍着叫着,好不快乐。

然而他没学过轻功,充其量也只是跑得快,跳得高,至于凌空换气,以及轻功准头都捏得差,一纵升天之下,已撞上空中过密之枝干,哇哇唉叫,已如弹丸般四处弹射,最后才勉强掉回地面,跌了个狗吃屎。

吕四卦呵呵逗笑:“你这是什么轻功?简直就是打乒乓球,很菜你知不知道?”

小痴哭丧着脸爬起来,已撞得青肿满头包,道:“这叫‘一炮冲天’,不怎么好练……筋他们的轻功差别很大……”

吕四赴笑道:“带个盔甲,差别就会小些,你也无后顾之忧了!”

“去你的!”小痴给他一记拳头,也呵呵笑起来:“也罢!功夫这回事真是玄奥,没人教,还真难搞懂,照这种练法,不用三天准毙命,我得好好想个法子才行。”

吕四卦轻笑一阵,似想到了什么,问道:“听那婆娘说,吃了水晶蟾蜍会穿肠破肚,你……会吗?看它连硬盒子都撞开了……”

小痴也觉得奇怪,摸着肚皮,除了有股胀胀的感觉,并无其它不适,已自我陶醉道:“放心,我的胃是订做的好得很,再来十只也照样装得下,别让那小婆娘给唬了,她根本不懂这些!”

突然间,已有女人回话--

“是吗?”

话声方落,慕容玉人不知何时已追至,凌空从树上掠下,手中金质短剑已刺向小痴,其势之猛,摧枯拉朽,似真想置小痴于死地。

“哇喔!怎么又是你?吕四卦快溜!”

小痴哪想到她如此快即追来,情急之下已推开吕四卦,滚入草丛中,拚命逃去。

慕容玉人一剑无功,怒意更炽,大喝“哪里逃”,身未落地,娇躯一扭,电也似的追向小痴。

小痴想也没想到,方才一试“一炮冲天”时,跌撞的唉叫声会引来这女煞星,不逃包准没命。

“吕四卦,老地方见--”

他已和吕四卦分手,漫无目标的满山乱窜。

吕四卦只溜了几丈,见慕容玉人追的不是他,倒也落个轻松:“小痴儿你忍忍吧!多吃一项宝物,总得付出代价的!老地方……该是‘顺阳’小镇吧……”

趁着天未亮,他已掉头往“顺阳”小镇行去。

至于小痴的安危,他倒从不担心。

连梅庄那个老太婆都治不了小痴,慕容玉人算得了什么?

然而--

事情总有意外,小痴儿奔过两座山头,本仍是体力充沛,但突然间却全身发红、发烫,气血翻腾不已,如利刃戳体,十分难挨。

他知道,可能是“水晶蟾蜍”或者是“九眼血寡妇”毒性发作了。

可是慕容玉人都紧紧筋在后头,若被她逮着了,以其凶悍形态,穿肠剖肚,她仍做得出来。

再奔几十丈,小痴儿也着实忍不下去,只好停在一小溪附近,稍加考虑,已掠入溪潭中,潜入水底,以能躲过慕容玉人追寻。

慕容玉人追至溪畔,突地不见小痴踪迹,犹豫的溜逡四周,道:“这小子会躲到哪里去?……”

只稍停留,她已追向上游,心想追不到再调头也不迟。

小痴在水中看得清清楚楚,但是身躯实是热疼难挨,想逃走恐不容易,也只有憋一步算一步了。

他连运功疗伤都不会,只得猛咬牙关硬撑,喃喃念着菩萨保佑,还好是在水底,减去不少热毒之苦。

一盏茶功夫已过,慕容玉人满是怒意的走回原地,仍未发现小痴躲在水里,一口儿骂着小痴太可恶,已顺着小溪往下搜寻。

突然间,她已笑出声音:“看你往哪里躲!”

一股得意神情洋溢脸眸,她已顺着溪流再次往上寻。

她发现了什么?

依稀可见溪水中许多大大小小鱼儿全翻了白肚,奄奄一息的往下流。

这分明是中了毒。

小痴作梦也没想到躲在水中,还会留下此一破绽。

慕容玉人很快寻至溪潭,双手插腰,一颗石头已打向水中,傲岸而不屑道:“大白痴还不给我滚上来!”

石头贯穿溪水,仍打得小痴生疼,小痴苦笑不已,只好慢慢探出脑袋,故作潇洒道:“怎么?你还想多系一条草绳是不是?”

慕容玉人一阵脸红,左手触及腰间草绳,怒意更甚:“你说吧!待会儿你就会明白姑奶奶的手段。”

小痴戏谑道:“你不觉得穷追一个男人,又要看男人洗澡,还想替男人宽衣解带,是一件很让人无法想象的事吗?”

慕容玉人娇脸更红,怒叱道:“谁叫你偷了我的宝物?我就是要剖你肚,挖你肠,夺回水晶蟾蜍。”

小痴道:“来不及了,葯性已发……蟾蜍早化开了……”

他难受得已抖颤起来。

慕容玉人闻言,再瞧及小痴整个红通通的人,愕然道:“怎么会……水晶蟾蜍能躲入蛇腹百年不化……常人更不必说,你……”她怒道:“不管!若找不到水晶蟾蜍,我就放尽你的血!”

小痴强忍痛楚,装笑道:“算了吧……凭你这两下子,替我捶肩捏背还差不多,也敢筋我作对……”

“哼!你试试就知道了!”

慕容玉人短剑一抖,已冷酷的直逼小痴,大有痛宰小痴之心态。

小痴见善罢已是不能,也只有一拚,企图来个先声夺人,以能吓阻她。

他也摆出架势,用的正是在梅庄所学的秘招第四式。

“来吧!别以为天下绝招只有你会,我多的是!”

救命要紧,至于答应心儿她娘,不准用此功夫的诺言,现在已不重要了。

慕容玉人起初也对这功夫有所忌讳,但想及小痴儿一肚子鬼主意,登时又以“虚张声势”视之。哼哼冷笑两声,突地剑抖七星,流星追月般快捷无比的罩向小痴身上要害。

水波禁不起偌大威力,已溅掠翻腾,宛若暴风雨中之狂涛骇浪。

小痴也不弱,身如流水,随影随形,顺着浪涛腾浮,天龙舞水,就在那交错一剎,那只来自幽冥深处的鬼手已紧紧扣住慕容玉人手中利剑。

慕容玉人登时花容失色,赶忙松手,随即再腾身,七掌十四腿,宛若咆哮山河之啸浪漩涡,卷了过去。

可怜小痴虽一招得手,但他只会此招,接下来就没得耍了,虽有心跳开,却因身躯疼痛难挨,硬是被卷入漩涡之中,被劲势带高丈余,撞向了小溪里侧不高的岩壁。

“啪”的巨响,小痴已吐出鲜血,虽元气大伤,奇怪,此举却使他舒服不少。

慕容玉人见机不可失,霎时又掠身追前,千指如勾,准备生擒小痴。

突地--

黑影一闪,一黑衣蒙面人已拦下慕容玉人去路,啪然相对数掌,慕容玉人功力不敌,已被逼退。

她怒道:“你是谁?为何管起姑奶奶闲事。”

黑衣人飘落地面,一道锐利眼光射出黑巾,直逼慕容玉人,中年而低沉声音道:“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

“放屁!”

慕容玉人不信打不过人家,再次攻上,然而仍旧被逼了回来,嘴角已挂血,分明是受了不轻的内伤,也不敢再出手。

慕容玉人冷斥:“你筋那白痴有何关系?”

黑衣人道:“非亲非故。”

慕容玉人道:“那你……”

黑衣人制止她说话,道:“姑娘,他己身受重伤,你何必赶尽杀绝?”

“可是他……”慕容玉人一肚子委曲,却不知从何说起。

黑衣人道:“江南慕容府也算得上名门正派,姑娘若如此,想来慕容红亭也未如此教你吧?”

慕容玉人突闻对方说出自己爹爹名字,再也不敢多言,怒得直跺脚,终于咬牙切齿,瞪向小痴:“算你走运,哪天被我碰上了,有你好看!”

怀着怒意,她已百般不甘心的离去。

小痴嘘了口气,暗道:“好险”,总算摆脱了这不是女人的女人。

黑衣人转向小痴,一步步行去,也许小溪石块崎岖不平,走起来有点跛。

他很快走到小痴身边,小痴正要出言答谢,他已一指戳昏小痴,挟起他就想掠开,突又犹豫一阵,将小痴放回原地,自行飘身掠向山区,绝尘而去。

等小痴再次醒来,已是清晨时分。

宁静山林,绿叶慾滴,溪流潺潺,足以洗涤一切凡事俗念。

小痴脸色血红已褪了许多,痛楚也减轻,只是肚子怪怪的,似要腹泻。

他苦笑不已:“妈的,好了这样,坏了那样,真是造孽!”

没办法,他只好找个隐密地方,解决问题。

事情过后,倒也轻松不少,这才摸着山林,也不知出口在何方,先离开此地再说。

大约走了两小时,森林荒芜渐去,想必已接近平地。

此时他已闻到香味。

“烤鸡?”

这一闻,更饿得饥肠辘辘,一夜的折腾也够累、够饿了。

不加思索,他已寻向那所谓的香味来源。

是一小户人家,搭在杯中茅屋不及几坪大,四处摆满了干枝木材,一个布衣糟老头正在屋前火堆烤着雉鸡,味道就从此处传出。

小痴见及老头白发散乱,衣衫褴褛,还缝有补丁,老毛病又犯来,欣喜若狂的叫着:“啊!江湖异人!一定是异人!”

迫不及待,他已冲向糟老头。

槽老头突闻叫声,被吓得呆楞半晌,转过头来,瘦劬脸容干瘪着,左眼已剩深黝黝空洞,几根山羊须稀稀松松,一副历尽沧桑模样。剩下的右眼已含有惧意的瞧着小痴:“你是……”

小痴截口道:“你先回答我,你是不是江湖异人?”

糟老头道:“什么……江湖异人?”

小痴道:“就是隐藏在深山,武功很高强的那种人类,通常他们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或着身怀秘笈者也行。”

“哦……”槽老头会意一笑,道:“老朽哪是什么江湖异人?况且这里也不是深山,你误会了。”

小痴显得有点失望,但闻及香味,笑意又起:“不是异人也没关系,看样子你烤鸡真有一手,配料弄的很香,想必是行家……”

他贪馋的望着鸡肉,口水都快流出来。

糟老头道:“我根本没有放配料……”

“呃……”小痴干干笑了两声,道:“看你,没放配料就烤出此种有放配料的香味,是大行家吶!”

他脑筋转得快,马屁功夫也不差。

槽老头听了似乎也甚受用,轻轻一笑,已撕下半边鸡肉交予小痴,道:“小兄弟想必也饿了吧?出门在外难免有所不便,小小野鸡,不成敬意,你就尝尝如何?”

“老伯你真客气?”小痴一溜手就抢过鸡肉,先啃一口再说:“我从来不晓得如何拒绝人家美意,谢啦!”

糟老头也拿起剩下半边雉肉,淡然啃食着。

小痴三两口就吞了那半边,又同老头要了一只鸡腿,啃得更是够味,他这才注意到老头少了一只眼睛。

他奇道:“老伯你的眼睛……”

糟老头叹道:“年轻时也好事,结果把招子给赔了进去,还有一条左腿。”

伸起左腿,可以看清足踝脚筋已被挑断,肌肉已萎缩。

小痴并不注意这些,急问道:“这么说你以前也闯过江湖了?”

“闯过,年轻时闯过。”

小痴又显激动:“那你分明是江湖异人嘛!”

糟老头苦笑不已:“练过几把式倒有,算不上什么异人,否则怎会连自身都保不了?”

“武功高不高都没关系,只要练过武就行!”小痴欣喜若狂,终于碰上好说话又会武功的人了:“老伯你把功夫教我,我一定把你的功夫发扬光大!”

糟老头淡然一笑,已起身,一拐拐的走着,脸容变幻不定,毕竟失去一目一足,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悲惨的回忆。

小痴急道:“老伯你就随便教教,我已遍访天下名师,到现在还没着落,就从你开始吧!”

糟老头沉默一阵,已怅然笑着:“没想到老朽活了近一甲子,还有人要学我这不象样武功?”转向小痴:“你要学,我教你就是,只是这几招稀松得很,起不了什么作用。”

“没关系,有就好!”

在小痴坚持要学之下,糟老头也舞了几招,然而诚如老头所言,全是些普通招式,只要稍练过武者,都该会这些“五丁开山”、“霸王举鼎”之类的招式。

这更无法满足小痴的需要。

他又同糟老头追问关于内功方面问题,得到答案仍懵懂不堪助益,更便他泄气了,为啥名师如此难求!

糟老头似瞧出他心意,也不再耍,坐回原位,道:“小兄弟你现在该明白我不是什么江湖异人了吧?”

小痴干笑道:“你的江湖筋我的不大一样。”

“我晓得,你要找的是真正大侠客……”

糟老头已仰望青天,长叹不已,不久道:“当我年轻时也曾经有此念头,想拜访名师,然而名师并非垂手可得……记得当时老朽崇拜的就是江南慕容府……”

小痴竖耳倾听,追问道:“你是说慕容府武功天下第一?”

“也许吧!就算他自称第二,也没人敢说第一了……”老头反问:“你可曾听过武林有四大帮派?”

小痴道:“少林、武当、峨嵋、丐帮对不对?”

老头摇头道:“他们虽是大帮派,但近年要比这四个帮派逊色多了。”

“哪四大帮?”小痴希冀地追问。

“东海龙王殿,

江南慕容府,

西天无回谷,

漠北七花门。”

“东海龙王殿……”小痴甚为吃惊,这不就是他要杀的东方龙?

糟老头见其吃惊模样,也追问:“你知道龙王殿?”

小痴道:“也是听人说的,那什么东方龙好象很贼的样子,不怎么受欢迎,许多人都想把他干掉!”

糟老头道:“不错,东方龙一向老姦巨滑,江湖中人人对他十分忌讳,然而他远在东海,不常涉足中原,是以中原武林近年来要算是慕容府的风头最健了。”

“喔……”小痴已有了打算,总得找个时间去拜访拜访,他又间:“那‘无回谷’和‘七花门’呢?”

糟老头眼神为之一闪,道:“这两个帮派在数十年前只是个传闻,老朽知道不多,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小痴嘀咕一阵,想多知道一些都不行,只好把话题转向慕容府身上,道:“慕容府的武功又以哪一样最厉害?”

“样样都是绝学,最出名的是‘慕容七剑’、‘玄天掌’、和‘玄天神功’。”糟老头笑道:“小兄弟若能学会其中一样,就可睥睨武林了。”

小痴口味倒不小,斩金截铁道:“我三样都要学。”

听他口气,好似这武功就摆在他手中,想学,随时都可以学似的。

糟老头:“可惜慕容府绝学只传嫡亲,想学,并不容易,尤其是‘玄天神功’,听说全是口传,他人根本无从学起。”

“这倒是个麻烦……”小痴本就对内功一窍不通,想偷学都有问题,何况对方又是“口传”?不过他老兄自认办法多的是,也未担多大的心。

有了目标,事情就好办,当下笑容顿展:“老伯,谢啦!与你相见,真是我一生最大的收获。”

糟老头愕然道:“你……你想去慕容府?”

小痴呵呵笑道:“那当然,搞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才搞到一位有牌照的师父,我岂能让他逃了?”

“老朽方才说过,慕容府的武功只传嫡亲……”

小痴得意道:“那就得看他们多会藏了?这功夫我学定了。”瞄向老头,更跩得可飞上天:“老头你也想学?好!为了报答你指点名师之恩,将来我学会了,一定教你,让你完成数十年痛苦的心愿。”

糟老头干笑道:“小兄弟别当真,老朽我这身骨头恐怕学不来了……”

虽如此说,他脸上仍露出难得的喜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