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江湖》

第八章 慕容千金

作者:李凉

吕四卦回到顺阳镇时,天仍未亮,只好摸黑窝在墙角休息,等天一亮,客栈刚开门,他已撞了进去,叫了几碟小菜,热粥及烧刀子,立即大口畅饮烈酒,熬了一夜,实是伤身,且先热热身子再说。

过不了多久,街道陆续有人走动,但皆属于百姓装束,那些江湖人士似随着水晶蟾蜍的消失而逝去。

吕四卦暗忖,莫非白衣少年已潜去,否则怎落个如此清静?

不,街尾此时已有人影闪动,一个掠身,已飘然抵达客栈门口,来的正是那位高傲的白衣少年。

“在群雄环伺下,他竟然夺了宝物而不走?”吕四卦诧忖着:“这家伙胆子未免太大了吧?全然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

他凭的是什么?

只见得他右手白金扇,左手白金精巧盒子,潇洒的走入客栈,根本未将任何事放在眼里。

他那盒子装的莫非就是那只笨蟾蜍?

--对小痴来说,这只蟾蜍很笨。

吕四卦突见白衣少年,也是一楞,大脑袋晃了几下,憨然的眼神瞧及那口盒子,已然笑歪了嘴。自言自语道:“还真的把它当宝?”

白衣少年见及吕四卦,亦感吃惊,但只一闪即失,仍是幽雅的坐于左窗那张桌子,轻轻煽着白金扇,一副公子哥儿神态。

掌柜以已熟悉得很,马上送来可口小菜,给白衣少年饮用。

两人就此各别苗头的坐着。

说也奇怪,此时此镇似乎就只剩这两位外地人似的,双方足足坐了一个小时,再也无人进门。

吕四卦是坐不住,但为了等小痴,也只好硬撑,还好有个对手可耍,也排遣他不少烦闷。

终于,小痴也已匆匆赶来。

一踏进门,骤见白衣少年,他已感到意外,道:“奇怪,你怎么还没逃?还是逃不掉,不想逃了?”

吕四卦向他招手,顺便接口道:“有了那个宝物,不多摆在他人面前晃晃,谁会知道呢?”

白衣少年瞪向两人,冷笑道:“说话客气点,要是惹翻了大爷,我刮下你们舌头!”

“是是是!我错了!”小痴装模作样,摆出可怜兮兮表情:“大爷饶命,我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想不说,可是我的舌头就是不听话,也许不说,我真的会被舌头噎死,只好说了,干依娘!”

“你--”

白衣少年怒容满面,站立而起,就想挥出白金扇。

小痴急忙求饶:“不不不,大爷你误会了,我是在骂我的舌头,不是在骂你,别误会,请别误会!”

眼珠儿往下拉,恨不得瞪穿舌头,他又骂了一句“干依娘”,忍不住已呵呵笑了起来。

白衣少年明明知道小痴在骂他,就硬是发作不得,怒得直咬牙,差点岔了气。喝道:“要说脏话,到外面去!”

小痴登时逢迎:“是是是!在下改进!”又骂得几句方道:“终,好多了,请多多包涵!”笑声仍不断。

吕四卦指指点点,指向那口白盒子,窃笑不已。

小痴已会意,抓起桌上烈酒,灌了几口,哈出酒气,才道:“喔--原来宝物已被你夺得?了不起,了不起,可是,我觉得奇怪,他们为何不抢?”

白衣少年冷笑道:“天下还没人敢从大爷手中抢走任何东西。”

“哦……真难得……”小痴想想,随即转向掌柜道:“老头,借个脸盆给我吧?”

不知他又在耍何种把戏。

掌柜犹豫一下,本着顾客至上以及少惹是非原则,他仍拿出一铜制脸盆交予小痴。

小痴立时奔出门外,往镇尾行去,不到几分钟已折回来,脸盆早已变成箱形,外加一个木盖。大方的摆于桌上。

他道:“普天之下,也没人敢从我手中抢走这个东西。”

架势更甚白衣少年三分,耍得吕四卦咯咯直笑。

白衣少年不屑冷笑:“你那东西,丢在地上都没人要!”

小痴道:“是啊!丢在地上都没人要的东西,怎会有人要抢?”

他晃着变形脸盆,已有咯咯声音传出,可猜知里边装了不少蟾蜍之类的动物。

吕四卦道:“形状虽不怎么样,声音倒挺熟的,比水晶蟾蜍要响得多了,想必功用更可观!”

白衣少年不屑道:“跳梁小丑,见不了大场面,少丢人现眼了。”摸着手中白盒,对小痴手中东西不屑一顾。

小痴道:“是啊!拿着烂货当宝贝,还自鸣得意,这种人见的总是大场面。”他加劲道:“不要脸的大场面。”

他打开木板,逗着脸盆里的蟾蜍,五花八门,大大小小都有。笑道:“我就真实多了!癞蛤摸就是癞蛤膜,蟾蜍就是蟾蜍,烂货就是烂货,一点也不含糊!有的人却把烂货当宝贝,还真的陶醉了呢!”

白衣少年似乎也被好奇心驱使,抬头望向脸盆,见及全是庸品,已笑得更不屑:“果真是烂货,没有一只是白的。”

“噢?你说白的就是上等货,那还不简单!”小痴转向掌柜,道:“老头,麻烦啦!拿点石灰,白漆、白粉,只要是白的通通都拿来,我想知道烂货筋上等的差别在哪里?”

“我筋你去拿!”

吕四卦凑趣的拉着掌柜衣领,走入后院,眨眼已抓出一大包东西,全倒入脸盆,有漆有粉,弄得蟾蜍咯咯乱叫乱跳,全染成白色。

白衣少年已不再理会小痴,看笑话的坐了下来,自得其乐的搧着扇子,暗斥道:“凭我身分,还筋你玩?你只不过是小丑罢了。”

小痴故做模样道:“奇怪,都已变成白色了,怎么还有騒味?哪来的上等货?奇怪?我看还是一只只仔细瞧瞧……”

他抓起蟾蜍,故意瞧审一番,随即丢向四处,一时间客栈鸣声四起,蟾蜍四处乱窜,当然也窜向白衣少年,纵使他竭力闪躲,甚至发掌理落蟾蜍,然白漆四溅,仍弄得他沾上不少白漆。

少年忍无可忍,怒喝道:“你我死!”一掌已劈向小痴。

掌劲过处,旋风乍起,扫得小痴人仰马翻,一脸盆白蟾蜍全砸向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登时飞身而起,避开一脸盆白漆,掠向另一张桌子,冷笑不已,至于那口宝盒仍留在原桌上并未带走。

此时刑开天和那名随从已匆忙冲入客栈。

刑开天急叫:“少爷,出了何事?”

小痴戏谑道:“事情可大啰!水晶蟾蜍突然变形,生了那么多小孩,不知哪只才管用……”

刑开天霎时脸色大变,瞧着满屋白蟾蜍,惊慌不已。

白衣少年见状,已道:“刑总管别听他胡说,蟾蜍还在盒里。”

小痴道:“刑总管,别听他胡说,蟾蜍早就逃出来,不信你开个小缝检查看看,那已是空的了。”

刑开天想拿盒子瞧瞧,但已被白衣少年喝住:“刑总管不可莽撞。”

“可是……”刑开天一时拿不定主意,楞在当场。

白衣少年掠回原位,抓起盒子,对着小痴冷笑不已:“任你诡计多端,也休想得逞。”

小痴嘲谑笑道:“少再丢人现眼了,真的蟾蜍早就在我手中,你还当真把它当宝物?”

白衣少年喝叫道:“你胡扯!”

小痴得意道:“我夺宝大王白小痴哪一次失过手的?你们就认了吧?何必死要面子?”

刑开天闻言,霎如被人抽了一鞭,急问道:“你是白小痴?”

“不错,外号‘聪明白痴’,对宝物特别有偏好。”小痴耸着肩头,邪笑道:“现在你该相信真货在我手中了吧。”

吕四卦道:“在下‘无毛西瓜’,我们两人有共同嗜好,请多多指教。”

此语一出,不但刑开天掉了神,连白衣少年都迫不及待的想再查一遍,盒子到底是否已空?

毕竟“聪明白痴”对于夺宝一事,传言甚吓人。

他俩乃动摇了信心。

刑开天怒目道:“我早该认出你们,早该杀了你!”

小痴含笑而立,道:“现在也不迟啊!但我还是建议你先检查自家宝贝再说,如何?”不再回话,两眼瞪着白金盒,准备瞧热闹。

白衣少年果真打开盒盖一小缝隙,准备窥视。

小痴早已知蟾蜍习性,登时亮起怜粉火折子,强光为之一闪,满屋通亮百倍。

此时蟾蜍已突然产生神力撞出盒盖,白衣少年诧叫不好,伸手慾抓,然蟾蜍劲道甚猛,仍被闪脱跳落地面,混入其它染了色的伙伴之中--要再寻回,非得三天时间。

小痴已咯咯笑道:“咦?奇怪?我明明吃了一只,怎还会有另一只?”

他说的是实话,但刑开天主仆根本听不进去,直认上了当,恨得牙痒痒,然而顾及宝物,已无暇再寻小痴算帐,皆蹲下,一只只的找寻着。

什么养尊处优,衣衫华贵,现在都不是那么回事。

小痴捉狎道:“你们好好找吧!我走啦!记着啊,尾巴往上翘的,比较像喔!呵呵……”拉着吕四卦,两人已趁机开溜,扬长而去。

谁又料想得到,好好一件事会弄得如此糟?

也许想找回那只笨蟾蜍,当真需要三天时间。

这还没关系,若他们找着,将来又发现此只蟾蜍并非真的正牌货色,不吐血才怪。

白小痴戏弄对方后已逃出数里之遥,心念一闪,仍觉该去慕容府求艺一趟,若能得神功,自不虚此行。道:“我已查出天下第一武学在慕容府,你去不去?”

吕四卦道:“当然去,否则怎是双霸天风格?”

白小痴笑道:“如此甚佳,走吧!”两人选了路子,直往江南行去。

江南慕容府,富可敌国,其全国百业分号数之不尽,有此庞大产业,慕容府之建造自非比寻常。占地数甲,墙高丈八,清一色六尺白色大理石所砌。

尤其大门两只千斤重雕石麒麟,吞天掠地似的镇在两旁,站在其脚下,何止矮了一截?

小痴、吕四卦两人来至此,已是第三天午后时分。

这三天,也足足让小痴“很难忍受”。

每当吕四卦问及服了“水晶蟾蜍”结果如何?

小痴总会哭笑不得的回答:“别提了,这是哪门宝物,足足害我泻了三天。”

然后吕四卦就一阵“庆幸”笑了起来--还好,没贪嘴馋。

这副作用,恐非小痴所能料想得到的吧?

不过每腹泻一次,其血红肌肤就褪色几分,三天过后,肌肤白嫩得真如水晶,就连大大小小伤痕、痞子,瘀青紫黑,全然消逝无踪,简直如脱胎换骨。

其实小痴正在脱胎换骨。“水晶蟾蜍”万年难得其一,功能起死回生,何等珍贵?刚服下不到三天,它已清除小痴体内杂毒,只是他不懂血气运行之法,是以毒物只能靠腹泻来排除,难怪他会连续三天叫肚子疼。

不但杂毒已除,也发挥了生肌造血之功,此时它的皮肤再生能力之强,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袪除刀疤、创痕,那只是小事。

这些千载难求之功效,又岂是胡打烂缠的心痴所能了解。

他仅知道唯一的好处就是身体突然轻了许多,随便一跃,倒也能东窜西掠,自由多了。

不过他并不敢窜得太高,因为每次落地时都是四只脚朝上。

这问题很是让他头痛。

仰望高耸入云的慕容府大门,小痴频频叫好:“果然气势不同凡响,既有门面,又有真才实料,足可当我师父。”

吕四卦道:“早知此处有名师,咱们也不必跳断悬崖了,可是……你不是说慕容府武功不传外人?”

小痴道:“放心,天下无难事,他不传外人,我就变成‘内人’,照样可以学。”

吕四卦道:“怎么变?”

“这还不容易?咱们去勾引慕容家的千金小姐,等生米煮成熟饭……哼哼……”小痴笑得很邪。

吕四卦打趣道:“你未成年,怎能可以乱来?”

小痴道:“唉呀!时代不同了,你听过妈妈十一岁的吗?大不了由你来,不就得了?”

吕四卦显得不自在:“我看……还是你来好,我搞不过那些甜言蜜语……”

小痴道:“放心,到时候我会教你;这不是问题,最主要,我们必须混进去,看看慕容府的武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及他们是否真有千金小姐?”

吕四卦道:“溜进去?”

小痴道:“不,混进去,当佣人。这样才不会引入注意。”

吕四卦也没意见,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两人悉嗦一阵,已踏上白色石阶,步向红色拱门,拉起铜扣就敲。

“喂!开门啊--”

不久红门已开,迎门而现一位穿著甚体面的年轻人,猝见两人邪邪怪异,顿觉别扭:“两位来访,有何贵事?”

小痴一副正经道:“大事,贵主人在不在?我想当面禀告。”

年轻人道:“能否告知一二,好客我转告老爷。”

小痴道:“你就说有两人要来应征佣人就可以啦!”

年轻人愕然:“想找事干的?”

小痴、吕四卦充满信心的点头:“嗯!”

年轻人有点哭笑不得,哪有人找工作如此大牌,要老爷亲自出面?

也许是礼教甚严,他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慕容千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笑笑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