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邪发威》

第十章

作者:李凉

  那把斜弯弧度,寒闪森森的东洋刀,小邪就是闭上眼晴也能感觉出来。人在空中,如苍

鹰盘旋袅绕,右臂猛一抖闪,匕首像要将空气如豆腐般切开,刷然暴声刮人耳际。连人带刀

截向那名黑巾杀手背心,快得让人分不清是人还是幻影?

  黑巾杀手一击不中,长刀用力走猛,连同人身往前带过三尺余,想再回旋倒砍,已然过

慢。不得已,只好揽回长刀,倒刺背面,希望能逼退敌人,否则来个同归于尽也甘心。

  黑巾杀手不只来了一位,而是四位,其他三位在先前那位没击中之时,已然挥刀罩砍小

邪下身双腿。出刀之势,全是猛力硬拼,三把长刀化做三抹流星飞蓝,分别从左下方,右后

方及左前方暴射而至。

  小邪心中自有盘算,右手匕首冲劲不变,游龙般点向捅背而来之长刀,借此劲道,人已

再次倒立而起,避开要命三刀。在此同时,一把匕首已冷冰冰送入黑巾杀手背心,一股热气

已贯向小邪右手,直觉反应鲜血已涌出。小邪赶忙抽刀,倒掠身形,右脚踢向此人,如摔死

狗般撞向另三人急追而至之长刀。

  借此,小邪也得已双足落地,稍加喘息。

  三把长刀不拨不闪同伴尸首,其势不变,硬将尸首切成三块,复又往小邪砍来,如影随

形逼人凌厉冷风,总是罩着小邪身躯,非得刃血而后始甘心。

  小邪定了神,匕首斜捏右手,左手拦胸,猝然一掌劈出,气流猛喷,又如狂涛骇浪全拼

向狭窄的海湾,无坚不摧地涌向左边黑巾杀手。

  掌风过处,砰然一响,黑巾杀手如被巨石砸身,倒憧而飞,一口鲜血吐得满天红雾。啪

哒!四平八稳的摆在地上,断了气。

  小邪借此煞气正浓,匕首再度划出七朵银花,朵朵似已生根于空气中,久久不能化去。

长刀银芒方罩至银花范围,突如被吸石般吸住,不停地照着银花旋转。

  倏然银花乍失,小邪一把匕首也已插在黑巾杀手胸口。活生生地在其身上戳了个血窟

窿,似如阴沟排水般鲜血直涌。

  剩下一名杀手仍奋不顾身做最后一击,长刀笔直罩向小邪背心,宛若劈大树般,但除了

气势较快以外,并无威力可言。

  小邪对他这种招式并未放在心上,回身一旋,单手挥出匕首,就想格去长刀,身形也为

之欺前,准备手刃敌人。

  猝然黑巾杀手冷笑声起,双手竟然松掉长刀,长腕一翻,多出两把青光闪闪细如手指之

短刀,电也似地射向小邪胸口。

  “不好!”

  小邪一时大意,没想到从来不用暗器的黑巾杀手,今天也用上此物?时间过于短促,迫

在眉睫,眼见暗器就要射及胸口,不得不扭动身形,侧右边奇速无比的闪避,暴起的人影,

逃走视觉之追踪,像是两个人重叠在一起突然间被撕开般。

  就只这一刹那,小邪匕首已斜劈下黑巾杀手半个脑袋,脑浆挂满脸孔,仍抹不去那最后

残留之冷酷笑容,缓缓地往后倒去。

  小邪这才往左胸望去,短刀一节如毒蛇利牙嵌在肩胛上,寒森森青光闪着,让人好生不

舒服。他躲掉一支,却没办法躲掉第二支。

  “妈的!臭家伙!”

  虽然知刀畏有剧毒,但此毒对小邪来说,除了伤口辣热以外,并无多大用处,小邪骂了

几句,伸手拨出短刀,狠狠地砸向那名黑巾杀手。刀方入体,已哧地冒出一股白烟,伤口亦

开始腐烂,其毒性之强,可想而知。

  小邪见状,不敢怠慢,马上拿起匕首挖向伤口腐肉,直到鲜红血液流出为止。伤得不

深,差不多两寸余,这对他来说,根本无伤大雅。但如此折腾,也着实耗去他不少功力。微

微喘息,已往战场寻去。

  千余名瓦刺兵,此时已剩下不到三百名,而以死在乱蹄和阿三刀下者为量多。

  此时阿三已换长刀直往他驰近。他已看出小邪遇着麻烦,否则不会放下此大好机会,站

在那里发呆。

  小邪轻轻一笑,又往小七那边瞧去,只见小七已杀向山脚,一支“寒王铁”真如快刀斩

萝卜,直往下切。铁神似已不敌而节节败退。危机似已解了大半。

  阿三老远就叫着:“小邪帮主,近况如何?”

  “还好!死不掉!”

  “我也一样!他妈的!我现在才发现,为何那么多人喜欢当将军?”阿三猛挥长刀,

“过瘾呐!”

  小邪促狭笑道:“你宰人,当然过瘾,要是被人宰,你就知道什么叫‘将军’了?”

  他把“将军”喻成下棋之口语,意思和“被人宰”差不多。

  阿三策马走前,笑道:“也不一定!你看!”他翻起左臂及背后,皆有挂血痕,更得

意,“被人宰,我还是感到很过瘾!”

  小邪淡然道:“好吧!你是宰不死的超级大将军,该满意了吧?”

  阿三咯咯直笑,小邪的夸赞比任何人都来得受用。而他的努力杀敌,目的也只是能追上

小邪之神勇,以便能更接近心目中几乎崇拜而至迷惘之偶像。

  陶醉之余,豪兴未减,大刀往小七方向挥去,豪迈而吼:“杀?”随后转头,目光迎向

小邪,以征求其意见。

  小邪稍加思考,也觉得事情不宜再拖,他已想到萧无痕和小七感情莫逆,自是不会丢下

小七不管,如今却未见他上场,想必有某种原因,说不定也和小七一样被困于某处,为今之

计是赶快结束此事,而后再寻萧无痕,方为上策。

  当下掠上马匹,挥手道:“冲!”

  双骑如雷,电掣风驰,旋风般扫了过去,尤其是杀伐之声,贯彻心骨,让人胆怯。

  两人双刀,势如破竹,横扫而走。敌军在胆怯之余,已无心再战,甚而心生逃念,个个

目露骇色,已然杂沓混然,东躲西藏,渐往四处逃窜。

  铁神哪晓得自视骁勇无敌之自家军队,遇上了几个小毛头,会败得一塌糊涂,连还手之

机会皆无,两鬃硬须也叫人给剃了?再看小邪那种简直如入无人之境的斩杀,那刀儿方自挥

出,就是一片哀鸿暴起,一处处、一声声接连不断钻向耳际,喷高的血花简直比暴风雨更来

得触目心惊,不由得背脊一凉,头皮发麻,混身像是患了重病,已然快瘫痪,平生第一次,

他才感到畏惧生作何种滋味。

  兵败如山倒,数面受敌之下,再也没勇气再战,不禁狂喝:“退──”

  一声令下,敌军更如鸟兽散,有的甚至觉得刀枪过重,战甲碍身,边逃边丢,只要能保

命,其他都不重要了。

  铁神不愧领兵高手,在撤退之际,还以回旋方式,揪合了不少马匹,然后直往右边草原

泻去。所能带走者,也不到百骑。

  阿三杀得兴起,见敌军已逃,大喝一声“哪里逃”追杀而去,一时间也宰了几名落后敌

兵。然而他这匹毕竟不是宝马,在追驰之下,总是差那么几尺距离,恨得他直咬牙,方自想

起宝马还在小七那里,倒不如掉头换马再追。心已想定,也已策马回奔。

  此时的阿四却从侧面冲出,一手长弓拉得满满,罩准右前方铁神。存心射穿其心窝。崩

然一响,飞箭已出,如狡灵银蛇般射了过去。

  战乱之中,铁神根本觉不出有人偷袭,等到利箭将至身躯不到三尺时,他才发觉,骇然

之余,已避无可避,不由得勒紧马缰绳,怒马一惊已悲嘶人立而起,但因冲势走猛已连带着

铁神往前摔。

  也由于铁神摔往前方,身躯暴高了许多,一把利箭射不到胸口,只好截向其下盘。噗然

轻响,利箭笔直的插在铁神右大腿,痛得他直往地上滚。

  然而后边追赶而至的手下,很快揽手又将铁神抄起,其势不变地驰往前头,而另一名手

下也再度抓住那匹惊马,交还铁神。

  数十骑已划起一道畏烟,绝尘而去。

  阿四抱怨直叫:“妈的!射心不成射大腿?最少也射个屁股才划算!”

  他想再发箭,已然找不到目标,无奈之余,只好策马往小邪行去。

  战场一片混战,横遍野,血满地,腥味扑鼻,让人作呕。

  这一战,瓦刺军可说全军覆没。这恐怕是他们出征以来,败得最惨的一次。

  小邪实在杀不出味道,转往小七望去,皱眉头,道:“小七你也真是!这些番兵也不是

什么武功高强,你怎会被困山中?还饿了五天五夜?”

  小七疲惫脸容仍挤出一丝苦笑:“小邪帮主,我哪像你,三两下就将骁勇的番兵给捣

碎?我们是拼过命,只是仍然无功而退!”

  他并没说出是为了部下,因为若被部下听见,本就是同生共死之事,若说出反而会有那

种“拖累”之意思存在。

  阿三最急的就是那匹宝马,见着小七徒步而战,急道:“乌龙马呢?”

  小七道:“当时已让小王爷突围而去!现在可能还在他那儿!”

  阿三闻言,心中稍安,他以为小七把宝马给弄死了,轻轻笑道:“宝马还在就有戏唱,

像这匹乌龟马,跑得那么慢,实在显不出本将军的威风!”

  蓦地马匹已啼聿聿惊惶人立而起,似在对阿三所言抗议。阿三一时不察,霎时摔下马

鞍,跌了个灰头土脸。

  阿四已咯咯直笑,策马走前。原来他射不着铁神,心头痒得很,突见阿三所言,倒也来

个射人不成改射马,抓起先前阿三所刻木棒当作祥箭,射向了马臀,结果收获十分良好。

  阿四奚落道:“你的大将军威风,现在才百分之百展露无遗!呵呵!满面生灰(辉)

呐!”

  众人为之一笑,阿三乾笑地爬起,他并不知是阿四搞的鬼,两眼瞪向马匹,无奈而抱

怨:“妈的!这么不上道!连我骗你的话,你都相信了?”

  小邪戏谑道:“以后千万记住,任何人都可骗,千万别骗畜牲,它们很容易相信的!”

  阿三苦笑不已,搔搔头,也转向小七,问的话和小邪差不多:“那些脓包怎会困住你?”

  阿四也问:“你说说经过,一定很精彩吧?”

  小七苦笑几声:“我和小王爷奉命遣军五千支援‘猫儿庄’,小王爷领兵四千在左翼,

我则在右翼,谁知番兵早在此设下埋伏,小王爷不敌被困此附近山区,后来我赶至,再杀出

一条血路以让他脱困,我则诱敌至此,却又碰上敌军,所以就被困了!”

  小邪问:“那小王爷可曾来救走你?”

  “嗯!”小七道:“来了三次,都无功而返,最后一次在前天。”

  小邪频频点头:“照你这么说,他是每天都来一次……但后来却停了两天……”

  小七苦笑:“先前还好,但后来出现了黑巾杀手,四个人将我堵得死死,几次突围却不

能奏效!”

  “原来如此!”阿三笑道:“我说嘛!凭铁神那脓包,根本不是你的敌手,放心!那四

名黑巾杀手,已全部被小邪帮主收拾了!”

  阿四问:“难道也先也收买了拉萨和尚作帮手?”

  小邪道:“拉萨和尚本就出自番邦,他们不帮自己,要帮谁?而且现在不也见着了?”

  阿四道:“黑皮奶奶!这些天杀的!也不知有多少人?杀不胜杀?”

  小邪道:“也许找到那所渭的‘漏斗’,就能明白一切。”他道:“这事先别管他,我

们还得去找小王爷!”

  阿三问:“他也遇难了?”

  “八九不离十!”小邪道:“都已两天,还不见他来此,而且求救书还是他写的,他早

该在此等我们才对!”

  小七稍带着急:“瓦刺大军主力全在此,也先也亲自领兵攻向‘猫儿庄’,事隔五天,

可能已经突破该堡,如若突破,势必攻往‘阳高’,情势将更危急。”

  小邪问:“番兵真的那么厉害?”

  小七道:“也先本身武功本就十分了得,再加上时有黑巾杀手突袭,除了几个重要关卡

以外,可以说根本无法抵挡瓦刺军队。”

  小邪沉思半晌,又问:“番兵刚围堵你时,用了多少兵力?”

  “大约两万名!后来小王爷退去,番兵也走了约一万名!”小七道:“而我被困此山之

后,黑巾杀手方至此处,他们又撤走不少人,只剩下千余名!

  小邪频频点头:“照此看来,也先用兵相当急,一定是大举攻击!他问:“那什么阳

高……到底谁在守?有多少兵马?”

  小七道:“‘阳高’隶属‘大同’,由西宁侯宋瑛和武进伯朱冕以及都督同知石享三位

大将军把关,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杨小邪发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