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邪发威》

第十二章

作者:李凉

祁钰也不愿大伙为自己而愁容满面,含笑道:“我受得了此伤,你们也不必担心!”他问:“于尚书,你向谁求援?”

“太原镇远大将军萧时宜。”

祁钰有感而发:“萧将军年已老迈,若能联络上萧无痕或是那位杨小邪,也许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了。”

于谦道:“不瞒王爷,下官用意亦是想请到杨小邪前来,时下除了他,恐无人能对付王山磔和那批黑衣人了!”

石享目露喜色:“对!有他来,任王山磔多狡猾,照样无法招架;下官曾亲眼见其作战,那股猛劲,简直让人难以相信,实是平生仅见!”

祁钰苦笑:“本来本王亦想结交他,以为朝廷所用,谁知却被王振坏了事,更让人头痛的:他竟然炮轰皇上坐车,弄了个叛国罪名,不知他是否有兴趣回归本朝?”

于谦道:“王爷放心,杨小邪虽一肚子鬼主意,到哪里总会惹出一些让人难以想像而又哭笑不得之事情,但他仍然分辨得出是与非。就像他劫刑场救张克正张大人,以及保释下官出狱等,都是凭着一股热血,此次他宰了王振首级挂于土木堡,足可见其对姦人王振之痛恨,现在王山磔又造反,他不知便罢,若知道了,必定会赶来教训叛贼,届时我们将能脱困了。”

“但……他还是挂有罪名……”

于谦笑道:“罪名与否,对江湖人来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要是在乎,他也不会大闹皇宫戏耍王振了;至于别人对他的看法,除了和王振一伙者,谁又不想原谅他的‘过失’,甚至还希望他那炮把王振给轰碎了?他并没叛国意,又何须硬加叛国之名?”

他在暗示王若有机会,何妨赦他罪名。

祁钰长叹:“只要他能来,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他一定会来!”于谦道:“萧王爷世代忠贞,见此巨变,必定百般走访找人以援助,只要小王爷萧无痕赶来,以杨小邪对朋友那份真情,别说是小王爷,就是让他看顺眼的,他都会拔刀相助,此事更不必说了。”

祁钰微微一笑:“以前他也说过看我很顺眼,不知交情够不够。”

于谦拱手:“王英姿焕发,正是英雄惜英雄,有杨小邪一句话,掉了头,他也会赶来。”

祁钰欣然一笑:“希望如此了!”

谦道:“不过在近两三天将困厄非常,王爷该有个心理准备。”

“我会小心……”

话未说完,地面已传来女人哀叫声──

“哥──你快救我啊──他们绑得我好疼啊──”

王山磔竟然将皇太后和公主祁倩给绑来,以要挟祁钰出来。

他狂笑不已:“祁钰!你再不出来,我就一手捏断你妹妹脖子,到时候想接回去就困难多多了!哈哈……”

一向娇生惯养的祁倩,如今花容失色,嫩白肌肤已出现不少血痕,反绑双手仍不停挣扎,叫骂:“臭王山磔!你敢欺负本宫?我要摘你人头──”

“哈哈……有话见了你哥哥再说吧!现在摘人头的是我不是你!”

王山磔五指如勾,猛然捏向祁倩粉颈,祁倩霎时哀叫不已。

祁钰闻言就想冲出地道以救人。于谦却拦下他:“王爷不可贸然行事!王山磔乃有意骗您出去,若您出去则一切都完了。”

“可是小公主她……”

于谦亦感无奈:“国不可一日无君,王爷当三思!小公主若真不幸遭噩运,亦是天命如此!”

王山磔声音又传来:“祁钰你再不出来,我可要剥下她的衣服赏给侍卫营当军妓了!哈哈……”

一阵尖叫,皇太后和祁倩背衫已空,急得泣啜无门,羞辱慾死。

祁钰脸色连变数变,又有何事比见着自己亲人即将遭到羞辱而不能加以援手来得残酷?

王山磔更是狞笑:“不出来是不是?好!我就剥光她们!”

双手一扯,已然快速撕下两人上衣,露出透红肚兜,雪白肌肤已现,群众一阵邪笑。

皇太后直掉泪,身躯缩得更紧,想掩饰已暴露之肌肤。祁情则已惧怯抖颤急叫:“哥──你快出来!我不要活了!哥……”

哀泣声已如千把利刀戳入祁钰心灵,逼得他无法忍受,嘴chún已咬出血痕。

王山磔色眼已露,一只手已摸往皇太后酥胸,婬笑不已:“大美人!迟早你都是我的人,你就顺从点!你要怪就怪祁钰如此贪生怕死,弃你们而不顾!”

皇太后避开其脏手,叫道:“无耻!”呸然一口唾沫已吐向王山磔。

王山磔向左侧,差点被吐个正着,不禁怒意更甚,一手揪住其头发,叭叭掴了她两巴掌,厉道:“贱!本王要你,你还嫌人太少非得充军妓不可?”

右手一抓就往其红肚兜抓去,皇太后呀然惊叫已昏了过去。

但王山磔也掺杂此尖叫声中疾速的收回右手,赶忙往四处寻视:“谁?胆敢暗算本王!”

从其右手紫黑一块可猜知他吃了一记硬石块。

他也够嚣张,尚未当上皇帝,就以“本王”自称,端的是目中无人。

声音响彻云宵,仍不见人影现形。

“谁?有胆就出来!”

仍无回音。

王山磔不由得火冒三丈,立时指使困在四周之黑衣人腾向高楼以查明真相。

岂知十条人影闪向三楼楼顶,只轻轻闷呃,全然倒摔于地,早已魂丧阴曹地府了。

此举不但王山磔大骇,就连黑衣人亦为之毛骨悚然。

王山磔厉吼:“你再不出来,本王就撕烂她们!”

说着双手又往皇太后和祁倩身上抓去。

蓦然寒光一闪,王山磔如杀猪般尖嚎,手上已插着两把飞刀,痛得他直往后倒退。

黑衣人见状,已有人叫道:“杨小侠你来得真快!”

楼顶琉璃瓦后头已探出小邪笑脸,咯咯一笑,他已坐在屋顶,轻笑道:“你也不差!逃得真快!”

王山磔猝见小邪,掉了魂般打了个哆嗦,但见着数十名黑衣人仍在,怯意也为之挥去不少。拔下手中飞刀,厉吼:“杨小邪,今天要是让你给走脱,本王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不必啦!你这只王八,再怎么倒,别人还是看得出你就是你!”小邪捉狎而笑:“王八还没关系,最可恨的,你竟然是世上最笨的一只!真使我失望!”

“你……”王山磔怒急而吼:“你凭什么说我笨?”

“哟!说你笨,你还不承认?嗯!笨的人一向都是如此反应!”小邪戏谑道:“你笨得连我说话凭什么你都不懂?告诉你!我凭的全是一张嘴,懂吗?我爱说谁笨就说谁笨,不需要‘凭什么’的!”

王山磔厉吼:“你将会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听多啦!早在半年前就听你作梦到现在,换点别的行不行?”小邪道:“不过我这次说你笨,还是另有原因,就凭你们几人也想造反?真是笨得不怕死!要造反也得像我调大炮,领个几万大军将祁镇给捉起来,这才够味!你们这些把戏,实在不入流!”

黑衣人冷笑:“只怕凭你一个人就想平反,也是笨得不怕死吧!”

“哦!”小邪哧哧笑道:“本帮主还是第一次被人家说笨?真让我大吃一惊!等一下你们每人要吃‘三斤’!”

王山磔转向黑衣人:“别跟他噜苏,你快下令一举将他成擒再剁了他!”

小邪戏谑道:“说你王八蛋一点也不错,自己都当上皇帝了,还要去求人家?你这算哪门皇帝?是鸟龟族的总管吧?”

王山磔怒道:“灵异掌令!你再不下令,我可要以规矩处置了!”

“哟!听你口气,好像在‘天灵教’地位还蛮高的?”小邪促狭道:“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挂牌的纸老虎,管看不管用!”

王山磔怒火攻心,又无法一跃三楼找小邪晦气,不禁将怒意全发泄在灵异掌令。

然而灵异掌令似已看出小邪在挑拨离间之诡计,立时拱手:“统领稍安勿躁,此事交予老夫即可!免得中了对方离间之计!”

王山磔叱道:“他只一人,你有四五十人,有什么好怕?难道就此耗下去?”

小邪轻笑:“再耗下去,我的大军马上就来,刚刚好来个个中捉乌龟!”

王山磔更急:“不必再考虑!马上逮住他!省得夜长梦多!人不够,把其他地方的全调来!”

灵异掌令一直不敢发难,无非是想摸清小邪想打何种主意,但照此看来,想摸透并不容易,不如集合人手一举将小邪成擒,若不行,也省得被其各个击破。

当下已下令招回所有人马齐集丹阳宫,准备死困小邪。

小邪似乎对其反应甚为满意,轻轻一笑,已然扑往地面少说也有百名黑巾杀手,喝道:“今天就让你们瞧瞧杨小邪发威时是什么味道!”

话声未落,浪子三招之“乌龟狗”已展开。一把匕首宛若天上银河,卷起浩翰浪涛,刮出冽冽冷风,只是其灿亮银芒闪闪,气吞山河般涌罩敌手。那把匕首似已通灵,飞掠挑挂无所不至,划过飞痕仍在,已挂出哀叫惊起。

他当真以一敌数十甚至百余名黑巾杀手?

地穴祁钰闻知小邪已赶来,欣喜若狂,霎时想开启石门以和小邪并肩作战。

然而却被于谦所阻;他道:“杨小邪聪明过人,他不会以一己之力就此和那群武功高强之黑衣人硬拼,其中必定藏有何种诡计,而我们战力已失,贸然启门而出,说不定和皇太后一样被逮为人质,如此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更添麻烦,不如先留在此,静待一阵,再决定行动方针,王爷以为如何?”

祁钰平时虽冷静,但毕竟还是年轻人,突然见着期待之人已临,难免会心浮,如今被于谦所谏,心头亦为之腼腆。乾笑一声,道:“我也担心皇太后及公主,现在不知如何了?”

于谦道:“王山磔想利用太后和公主要挟我们,他未得逞,自不会贸然伤害两人,王爷无须过于操心!”

祁钰长叹:“唉!希望他们都能无恙,否则可就罪孽深重了!”

一股气已,他似乎软了骨头,瘫然地倚在墙角,等待着救兵前来。

小邪一刀虽削断七颗人头,但对方亦非庸手,藉着他前力已竭后劲未生之际,狼狼地在其背上撂了两刀,痛得小邪直咬牙。

然而他攻势并未停,一把匕首,再加上飞刀,狂飙飞掠,东奔西窜,仍然剁下不少人头。然而自身的伤就更多了。

对这些个个身手将近一代掌门之高手,小邪亦头痛万分,尤其灵异掌令手中那只黑血神针,更让他捉襟见肘,穷于应付。

十余招过后,小邪衣衫已被利刀削得破碎不堪,身上血痕也不在少数。

猛一咬牙,暴喝:“妈的!”

匕首再化游龙,气旋狂啸卷向了左侧四名黑衣人,刷然银光掠过,四颗头颅如爆米花般弹向空中,血泉喷射丈余高,浓雾般撒向四周。

小邪藉此想抽身往左墙射去,岂知灵异掌令早有计算,冷笑两声,旋腿踢向小邪左胁逼他窜高七尺余。蓦有数把长刀如箭般射向小邪顶空,逼得他在空中猛旋,滚筒般再掉地面。

灵异掌令见机不可失,一个窜身,电也似地冲向小邪腰间,右手一探,黑血神针猛然刺中“齐门”要穴。

小邪闷哼,身形掉得更快,自己虽不怕神针之毒,但其毒性仍麻痹了腰身,一个不灵活,灵异掌令双掌已印向自己胸口。呃然闷叫出口,整个人已被打高丈余跌向了墙头另一端。

灵异掌令见一击奏效,霎时欣喜若狂,大喝:“别让他逃掉!快追!”

命令方下,自己先追出墙头。数十名杀手亦不甘落后,全然掠往墙后以逮小邪。

小邪滚落地面,暗自苦笑:“哇卡!黑血神针实在不好惹!”

不敢等腰间麻痹全部恢复,拔腿就往前逃命。

“哪里逃?”

灵异掌令心知小邪受制于神针之毒,功力大打折扣,此时不杀他尚待何时?见他逃跑,立时紧步追上,其背后还跟了一大堆黑蚁般人群,蜿蜒迂回绕着宫院四处乱窜。

小邪顾不得再战,咬紧牙,闭起眼,掉老命的往前奔。

如此一来,倒像小孩在玩官兵捉强盗,一股儿只管追与逃,全然忘了还有杀人这档事。

小邪冲向一处较宽阔庭院,一脚绊倒花盆,跌摔于地。就只这一摔,数十名黑衣人已迫近,个个长刀尽出,慾斩小邪而后始甘心。

小邪已来不及爬起,手脚并用如快马般爬向花丛中,急喝:“快放炮!”

喝声方起,他已暴窜高空,快得令人看不清那是一尊人影。

就在此时,轰然巨响,一颗黑色炮弹已从花园右侧四层高楼顶红瓦处,射向四方形庭院呈菱形自石地面之数十名黑衣人。

炮弹落地,已炸得黑巾杀手支离破碎,死伤遍地。

原来小邪早就布好此局在等黑巾杀手上勾,难怪他会以一敌百,弄得灰头土脸,伤痕累累,目的只不过想骗过灵异掌令以能引来此处。

灵异掌令蓦然发觉自己已中计,赶忙喝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杨小邪发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