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邪发威》

第十四章

作者:李凉

  音虽不高,却绵延不绝,碰向山间又折向远处。在静夜中足可传上数千里。

  音未落,赫然炮声已起,轰然一响,远处泛起红光,彷佛初升朝阳,炭红地射入众人眼

眸中。

  霎时杀伐声已窜向高空,铁蹄如浪涛卷石股滚滚涌至。

  这不是战争是什么?

  也先吓出一身冷汗,顾不得小邪,赶忙喝叫:“快吹号迎敌──”

  话音未落,已冲入帐篷,抓起长剑,已然跨马奔向北边。

  号角已响,瓦刺军已全然苏醒,各自提刀上马,迎向敌军。

  小邪满意直笑。他早就晓得阿三、阿四一定不会走远,无时无刻等待机会救人,从中午

到现在,少说也过了半天光景,想必已和萧无痕会合,如今听到自己暗号,以为自己有所行

动,立时配合行动而发动攻击,倒也将也先吓得魂不守舍。

  然而满意过后,他想到自己无法脱身,到时候也先返回,发现来人不多,必定会识破自

己谎言,想再吹嘘就难了,要是此时不能逃离,将来机会更为渺茫!但偏偏此时就是没法子

可耍。

  而且眼前又还有个天灵教主虎视眈眈,就算有天大本事也一筹莫展了。

  心头暗自苦笑,外表却甚为谐谑:“喂!小丑教主!你还不赶快去看看你的主人!说不

定他已经等着你在喊救命了!”

  天灵教主冷笑:“别人如此相信你,本座可没那么容易受骗!那些人只不过是白天那几

位,不到半小时,保证我军轻而易举的就能歼灭,到时也就是你的死期到临了!”

  “说你孬种,一点也错不了!天灵教有你这个教主,实在是祖宗三代都涂了牛屎,丢透

了脸!”

  天灵教主不理小邪,冷笑几声,已走向帐篷边,任由小邪如何叫骂,仍足充耳不闻。

  小邪骂累了,才叫道:“不说话?迟早我会割了你舌头!”

  蓦地一条纤柔黑影从山区掠出,玲珑曲线隐隐泛出女人应有之魅力,轻柔如柳絮飘飞地

已飘向天灵教主。看似在飘,却奇速无比,只一刹那,已逼近教主不及三尺。

  “你是谁?!”

  天灵教主此时才发觉有人逼近,霎时展出那所谓魔术般身形化成七尊人影想闪过此人突

袭。

  然而此人似乎对其身法相当熟悉,右手往前探去,虚晃一招,立时倒转身形,左手修长

柔美纤指已点向左侧空位。

  岂知指劲方吐,天灵教主竟然自己撞了过来,还来不及反应,“齐门”穴一麻,已不能

动了。

  对此身手,小邪全瞧在眼里,他知道这女子早已摸清天灵教主此种身法,而预先点向其

必踏之地,才会发生天灵教主自己撞上指劲之事。不禁又开始揣测这武功高强女人到底是谁?

  黑衣女子并未停留,娇躯微扭已飘向小邪,一阵兰花如此熟悉之气息贯入小邪鼻中。禁

不住,小邪已问:“你是谁?我一定见过你!”

  黑衣女子黑纱里面,若非黑巾杀手大部是男的,她的装束和杀手已相差无几。

  乍闻小邪声音,她似乎甚为惊讶,乌溜溜充满柔情眼眸闪出一丝怯意,变调的声音已

起:“别瞎猜!”

  “我没瞎猜!你身上味道我熟得很!有点像乔小雨的兰花香,但你看起来又不像她,你

是谁?干嘛怕我知道?”

  黑衣女子很快削下绳索,急道:“东边是河!你可藉此脱困!”

  说着她已往山区掠去,想逃开小邪。

  “等等!我还有事!”

  黑衣女子不疑有诈,已顿足转身。

  小邪蓦然暴射而起:“你到底是谁?”右手已抓向她面巾。其速之快,似要追逝流星般

让人避无可避。

  “杨小邪你……”

  黑衣女子惊愕之余,已叫出原有之柔腻声音,赶忙闪出数尊人影,用的竟和天灵教主相

同之身法,但其速度及姿态皆胜过天灵教主甚多。只一闪,已从容而优美的避开小邪那一爪。

  然而小邪鬼灵精怪,凡是武功招式,若他认真去看,去学,只要看一遍,学不成十分,

也有九分像。就在右手落空之际,他已使出黑衣女子方才点中天灵教主穴道那招,只是改指

为挑,已然挑向黑衣女子之面巾。

  “啊!”地尖叫,黑衣女子一时不察,更想不到小邪会出此招,黑巾已被挑起,双手赶

忙捂脸,急叫:“杨小邪你好可恶!”

  话音未落,不敢再停留,已飞掠山区暗处,再闪身已消逝无踪。

  黑巾被挑,小邪见着了此人面目?

  然而小邪却抿起嘴巴,甚为吃瘪叫道:“我发誓,等我当上皇帝之后,一定下令天下女

孩一律理光头!岂有此理?”

  看他如此牢騒模样,想必未看清黑衣女子面貌。

  原来黑衣女子面巾被挑之时,刚好她正换位斜掠,无意中甩动乌黑秀发,罩住了将近半

边脸眸。若非小邪以为挑去面巾就能看清对方面目,而未再出手,黑衣女子也不会藉着一头

秀发而掩饰了真面目。

  小邪叼叫不已,捡起面巾,嗅了又嗅,仍是那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

  这女人是谁?她为何要救小邪?

  以小邪直觉,似乎她和小邪有所认识,甚至过从甚密──否则也不会冒着危险而救小邪。

  她若是小邪朋友,又为何怕小邪认出她面目?

  若是朋友,她又怎会天灵教主的独门身法?

  她又怎能出入也先军营重地而不露蛛丝马迹?

  小邪稍加思考,做了一个结论──

  这女子和小邪一定十分熟悉,但她却和天灵教主有某种关系,是以才懂得此种身法,为

了救小邪,却又不能暴露身份之下,她只好里面。

  她既然和天灵教有关系,出入军营自无问题。

  结论已下,另一问题又起。

  小邪想至此人若和自己认识多年,那她不就潜伏在自己身边如此之久?和可能是敌人的

人混那么久?!

  小邪不禁心头发毛而苦笑,自嘲道:“还好我魅力充足!她被我感化了,是来救我的!”

  想不出她是谁,只好作罢了,检查一番伤势,觉得几处鞭痕虽大,却已结疤,另外左胸

被撂了一刀五寸长伤口还抽痛着,以及背心那五个指孔仍火辣辣,算是伤势较重。他很快拿

出金创粉抹在伤口处,一阵刺痛过后已转清凉,这才嘘气:“黑皮奶奶的!老虎变羊被犬

欺?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伤已不疼,气势就来,转往那位天灵教主,已抽出匕首,准备捞回本。

  捉狎直笑,他道:“嘿嘿!大教主!你行?你威风?我倒要看看你的脸如何见不得人!”

  匕首一挑,已划破教主面罩,露出白发苍苍,白眉卷长之瘦瘪脸孔,那对怨厉眼眸快要

喷出火般地狠瞪小邪。

  “你看吧?看完了我再阉了你!当什么教主?谁不知天灵教全是拉萨和尚!你却留起头

发,成何体统?”

  右手猛往教主头上扯下一大把发丝,匕首乱挥,登时替他理个大秃头──只不过多了几

道刀痕而已。

  再刮起刀,刮得教主身躯因疼痛而抖颤。

  小邪冷笑:“你也知道痛?痛就不该掴我巴掌!什么截脉穿心绞?你奶奶的猪脚!掴一

个涨一百倍!”

  啪啪然,小邪着实不客气,打得他满口是血,牙齿落满地面,泪水忍不住已渗出眼眶。

  “有胆你就别哭!奶奶的!我看你根本不是教主!”小邪突然觉得有此可能,喝道,

“说!教主在哪里?”

  天灵教主身躯猛抖,仍然无法动弹。

  小邪拍开其穴道,霎时教主趁机反手捣向小邪心窝,全力一击,力逾千斤。

  “还早得很哪!”

  小邪早有防范,右手一抄,轻而易举抓住其手腕。他觉此人除身法奇特外,其他功夫并

未如想像中高强,更肯定他的想法。

  “你不说,我就活活烧死你!”

  小邪依样画葫芦的将教主绑在木桩上,所不同的,他已引燃枯材,存心烧了教主。

  教主哪见过如此狠厉手法?火苗一薰,什么骨气也没了,急叫:“我说!我说!”

  小邪满意而笑:“你果然不是窝囊教主!说!教主在何处?你又为何扮成他模样?”

  “老夫是他替身……目的在联络也先王子!”

  “也先见过真教主?

  “见过……”

  “这么说你们面目相差不多了?”

  “可说完全一样。”

  “那你为何不理光头?”

  “本教虽大部份为和尚,但仍有少部份不是和尚,而且教主身兼太师,是以不理光头。”

  “兼什么太师?”

  “鞑靼太师!”教主道,“本来此职是也先王子所兼,但王子将任瓦刺国王,暗中已将

太师一职封给教主了。”

  小邪恍然:“难怪你们会替也先卖命?”他问,“你教主窝在何处?”

  “瓦刺国内基穆山。”

  小邪想再问,突闻喧杂声已逼近,想想自己方才到现在虽停留不到几分钟,但打响的巴

掌,现在又引燃乾柴,火光闪闪,已将本是为了避敌耳目而弄成漆黑一片之营区给引亮,没

人追来,那才叫怪事。

  当下不再逼问,狎笑道:“你自己把火弄熄!我没空跟你鬼混!”

  抓起几只引燃之枯枝已奔向帐篷,想来个火烧蒙古包。

  只见沾火枯枝去向帐篷,霎时已引燃支架和布篷,甚至皮车。轰然火焰滔天,熊熊烈火

已吞噬整个蒙古包。

  一连放火烧了十几二十个帐篷,小邪才大呼过瘾地再找其他事情做做。

  他想干何事?

  想找出天灵教之任何秘密,以及祁镇之下落。

  然而火焚烈焰冲天,似乎瓦刺军已分出一批调头急驰赶来救助。

  小邪只闯了三个帐篷,一无所获,听及呐喊声逼得甚近,只好放弃搜寻,赶忙掠出帐

篷,本该听黑衣女子所言,往东方掠去,但想及黑衣女子是掠往小山丘。

  “刚才明明很多高手雌伏在山丘里,怎会不见他们踪迹?”

  好奇心驱使,他已纵往黝黑山丘,一方面想看看这些高手是否已走了,另一方面则想摸

摸黑衣女子底细。

  临行前还向困于火堆之假教主打招呼。见其衣衫已沾火花,哀叫不已,就算援兵及时赶

来,烧层皮必定无啥问题。

  人方走,仓惶士兵已到,忙着救火拆帐,一时也无暇再追捕小邪。

  方入林中,已空无一人,小邪心想那些高手大概随着也先去作战,亦或是被黑衣女子引

开。不加思索,已再度搜索下去。

  倏然左侧林中传来狗吠声,为数还不在少。

  小邪眼神一亮:“黑狗?!奶奶的!白天让你逃了六只,现在我可要补回来!否则太失

我通吃小霸王的面子了!哼!就算仍是个陷阱,我老人家也照闯不误!”

  天不怕地不怕的他,那还管得了什么危险?能扳回面子,最重要不过了,再加上禁不起

香肉之诱惑,他还是往狗吠声掠去。

  也许这就是小邪心性中所有弱点,唯一最为“无法自拔”之一项──逢狗必杀。栽了一

次大筋斗,仍是乐此不倦。

  林区山坳处,困聚了不少受惊吓之黑犬。小邪奔至,乍见之下,如获至宝般呵呵笑起。

  “慢来慢来,不要急!不要叫!好好贡献你们的功效!一二三……十三……”

  他数了一遍,足足有十七只,可谓大丰收,心想着打昏它们再扛,又怕过多而不多便,

倒不如牵着绳索如牛群般赶着走。

  “乾脆让你们拉我走算了!人家赶马车,我赶狗车,有何不可?”

  在新鲜又刺激下,他很快砍下树干,像上次滑冰河般切成平底木块,再套上绳索,分别

绑在狗肩上,然后留两条以驾驭之用。

  一切就绪,他跳上木板,飞刀削断缠在树干绳索,狗群已往山下狂奔。

  小邪急叫:“喂!不对啦!往左边!左边──山下是敌人哪!”狗儿未经训练,根本听

不懂人话,硬是往山下奔,逼得小没办法掠向前头,死拉活拉,花了将近一个更次,方始改

变了狗儿方向,拉过山峰另一头,这才安安稳稳地立在木板上,任由狗儿乱奔,享受一番驾

狗车之新鲜滋味。

  炮声渐渐消逝,想必已远离战区,天色又近黎明前刻,黑暗非常。在任由狗儿拖拉之

下,小邪亦搞不清身在何方。

  还好黎明已至,东方破晓映出红光,小邪才辨出方向,照着黑衣女子指示,已驾车驰向

东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杨小邪发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