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邪发威》

第十五章

作者:李凉

黄澄澄细沙,黄澄澄岩块充塞天地间,不见花草树木,不见飞禽走兽,静寂如沉沦万丈深海之石块,透不出一丝活人气息,炽热烈阳浇淋火红金灿岩浆般撒遍了整个沙漠。那沙,就如放在热锅烧炒般,足可烘熟一条大水牛。

九月天,大漠仍是烫人火热。

除了集水绿洲之外,有谁会混踏这杀人不见血之沙漠?

不是利刀切体,那种疼痛而死亡,而是慢慢的烘出汗,慢慢的抽掉水份,让人乾、让人渴。蒙上眼晴一片的沙,裹在身怀仍是沙,拖慢的脚也是沙。任人吼、任人奔、任人哀求,它总是默默地,慢慢地缠绵着你,让你瞧尽了身躯渐渐乾枯,脑际渐渐发胀而空白,然后爆裂红肉翻出,冲起烧焦之血腥肉味,拖在沙堆,任你用尽所有力量想拖拉一寸,仍是被揪得无以动弹,让你一寸寸的品尝死亡之滋味。

这就是人人谈之变色的沙漠,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基穆山就位于此沙漠之北端,高高耸凸于青蓝苍穹间,大老远即可见着,宛若佛塔般庄严。

难怪瓦刺族人把它当作圣山。

远处瞧去,虽似立于沙漠中,但在近处,却是瓦刺国最繁荣地区。水源充足,绿草如茵,外围不少游牧区,中心却砌造不少石块古堡式房屋。

瓦刺国都亦在此处。

居民穿着较少,以麻料为主,男者甚至赤身露膊,只着条便裤,女者多半罩上面纱,尤以少女为多,想必是防止酷阳将美丽肌肤给烤粗而变丑。

小邪和阿三、阿四来至此地,已是七天后的一个下午。

虽有少许汉人在此,但语言之隔阂,仍让三人感到不便,还好小邪天生那套鬼把戏,倒也能畅行无阻,混吃混喝,亦不是难事。

但小邪仍极为困扰,因为探不出基穆山到底何处有庙宇之类之建筑物?

探不出地方,除了语言不通外,最重要是不敢表现太露骨,以免遭到不必要之麻烦。

转了几处地方,仍无结果,三人已找家rǔ酪店休息。

说它是店,也只不过在倒塌了三面石墙之一块空地,搭上一张兽皮缝制而成之宽篷,再摆上五张简陋桌子而已。

小邪、阿三、阿四选择左侧靠路边之桌子。坐定之后已叫了几碗冰rǔ酪喝着,以解热气。

不久,又走进几名披着橘红长袍之光头似是和尚之中年人,他们坐于小邪斜对角,四人八颗眼珠全往阿三、阿四瞧来,露出一股怪异表情。

原来阿三、阿四已扮成拉萨和尚模样。

和尚瞧和尚,自有一番妙趣和吸引力。

对方瞧了几眼,方自收回目光,叫了几碗茶水,已开始聊谈。

小邪戏谑瞄向两人:“你们同行来了,怎么不过去打招呼?”

阿三不屑道:“看他们那副德性?獐头鼠目,实在不伦不类!我懒得理他们。”

阿四:“虽然同是光头,但道不同不相为谋,怎能失了本少林寺后补掌门之威风?”

小邪细声道:“也许从他们身上可以探出一些线索!你们就牺牲一下又有何妨?”

阿三冷静道:“话是不错,但本僧爱莫能助!他们讲的话,我懒得去听懂,找阿四去好了。”

阿四立时接口:“不必了!跟蕃和尚讲话,达摩祖师会吃醋,我不能破戒。”

小邪也知晓两人不管用,如此说,只想挪揄两人而已。本想再言,却被那群和尚言语所吸引。

和尚聚集一处,说的口沫横飞,叽哩咕噜,本是让小邪难以听懂,但不停出现之“多斗”词句,却已深深吸引小邪。

“漏斗!?”

小邪愕然轻叫,更凝神地往四名和尚瞧去,想从其表情猜出此话之含意。

阿三细声道:“他们可能是黑巾杀手!否则怎知‘漏斗’含意?”

小邪闻言,立时掏出一块铜币,不露痕迹打向一名和尚后脑勺。

铜币速度并不快,若此人练过武功而不太差的话,该可避开,但此和尚非但没避开,甚至铜币近身都未察觉,而被打个正着。

“啪”然一响,铜币撞头而后掉落地面,叮叮然轻脆响起。

和尚抓着头,似没被打疼,怔然往地面瞧去,蓦地发现铜币,伸手拾起,已然欣喜而笑,不断叫着“多斗”,似在感谢“多斗”之赏赐般。其他三名和尚亦凑着兴味而笑,根本未察觉是小邪所赐。

阿四低声道:“他们不会武功?”

小邪点头:“嗯!”

阿三乾笑:“误会!呵呵!全是误会。”

小邪没理他,再瞧瞧那群和尚,若有所觉:“‘漏斗’之意本是鹰,可能代表也先,也可能代表至高无上的意义!”

阿四道:“你是说天灵教主?”

“也许是,也许不是!”小邪道,“听那群和尚如此认真,想必‘漏斗’是他们心目中的神!”

阿三颔首点头:“一定错不了!只有神才能叫他们如此信服,就像少林派信奉达摩祖师一样;‘漏斗’一定是他们和尚头!”

小邪道:“如果再加上那句‘阿刺’,大概差不多了!”

阿四道:“那我们跟踪这群和尚?”

“用不着!”小邪道,“他们全部不懂武功,知道也是有限!弄个不好,惊动了天灵教,可就前功尽弃了!”

阿三道:“我去印证‘阿刺’的功用!”

说着他已起身想走往那群和尚,岂知他们却已动身离开椅子,准备付帐离去。

小邪立时唤住他:“找别人吧!要是被他拖走,你这一辈子当定和尚了。”

阿三身形已起,也惊动那群和尚,只好装笑的向他们打招呼。

四名和尚怔愣中,却也笑脸迎人,回个礼,已付帐走出店外,往左街行去。

小邪探头见其消逝,方自起身走往店家,想向他打探难以会意之事。

五旬上下,一身朴素灰衫洗得泛白的店家,见小邪走前,不高的个子已从椅上站起,笑着一张平凡脸孔,说了些小邪听不懂之瓦刺话,似在问小邪是否还要何东西?

小邪轻轻一笑,拿出一锭银子置于桌面,然后比划一阵,再说出“阿刺”两字。

店家知道他是中原人,也猜出他在问路问地方,闻及“阿刺”,立时指向阿三和阿四,含笑不已。

“原来‘阿刺’就是和尚?”

小邪已会意,复又比划一阵,再说“漏斗”两字。

店家似懂非懂地再往阿三、阿四瞧去。

小邪仍不死心,指着自己叫“阿刺”,然后前后走了几步,再眯起眼睛做出“找”之动作,轻笑地说:“漏斗!”

说完又凭空划了一间似庙非庙之图案。

店家见他精彩表演,已然会意。他之所以会瞧向阿三、阿四,乃因为认为两人该知道“多斗”之含意,何须问他?但又想及两人可能是别个部落朝拜而来此,自是不知“多斗”在何处了。

热诚笑着,他已带小邪走出店外街道,指向街尾那座基穆山,比划了一阵。

小邪照其比划,指向半山腰,得到肯定答复。东询西问,终归结果,大约了解“漏斗”就是和尚头,可能住在山区一处隐密地方,而此地方可能在山腹里。

折腾一阵,小邪千谢万谢又赏几锭银子给店家,这才领着阿三、阿四往基穆山行去。

夜晚之基穆山,淡黄近橘色之外貌已蒙上一层蓝而变成紫黑,竖在透青夜空,宛若一支千古名剑,沉寒而阴森。

小邪、阿三、阿四已潜至山腰,找寻一阵,赫然发现平滑如镜之岩面往里凹近二十丈之左侧有个圆形洞穴,穴口架了一只大金鹰于顶端,隐隐之间有淡黄金光透出洞外,涌现了无尽神秘。

此处位于山腹中心,呈问号“?”形,除了从高空往下看以外,就如空心之酒瓶,四周根本无法从外面瞧及此处。

通往岩洞者,只有尺宽崎岖石阶,稍一不小心,或是风力过大,则随时可能摔入万丈谷底。

阿三咋咋舌头:“哇佳佳!这么神秘?难怪找了老半天,一点也看不出蛛丝马迹?”

阿四往黝黑深渊瞧去:“下面不知有无像沉魂谷里的大蟒蛇?”

小邪道:“跳下去就知道了!”

阿四立时乾笑:“我觉得还是用想的比较妥当!”装出沉思样,“没有!全是骨头!”

小邪道:“走吧!是骨头,是蟒蛇,干你屁事?”

说着已小心翼翼地摸向石阶,渐渐逼近圆洞。

足足走了半刻钟,还好,并没受到騒扰。

在外迅瞧圆洞,并不算大,但走近一看,足足有三层楼高,尤其那只金鹰,可说是小邪一生以来所见最大的一只,光是鹰爪就有大腿粗,何况是整只?

小邪估计若烤来吃,十个人足足可吃上三个月。

三人欣赏一番,已再次摸入洞中。

经过十余丈长之通道,眼前一花,赫然如从葫芦口走进大腹葫芦胜中。宽广广、亮晶晶,四周壁上雕凿满满佛像,居中一尊更硕大无比,常人在其脚下,只能抵得上一根脚趾高度而已。

晶亮似塑涂金粉,直如黄金屋,令人心眩目迷,不禁看傻了三人。

“哇卡!什么玩二嘛?瓦刺国这鸟不生蛋的地万,会有这么一个地方?”小邪顿感意外,如坠五里迷雾之中。

阿三亦是瞪大了眼:“该不会是幻境吧?”

“我以为用‘作梦’来形容,更为恰当。”阿四咋舌的说。

小邪惊愕之余,仍未忘了前来之任务,起心神往四处瞧去,立时起疑:“怎会没人,偌大一个佛洞,光是添油火,也得用上二三十人才对!”

阿三道:“也许他们睡着了,现已三更!”

“这么说……另有门户了?”小邪若有所悟,“我们找找看!”

三人不再躲藏,已轻巧地走入佛殿,四处寻找门户通路。

然而盏茶功夫一过,仍是一无所获。

“不可能!不可能连一个人都没有!”小邪不信邪地叫着,“一定有机关!”

阿三道:“我也是如此想,但机关会在哪里?”

阿四通:“不管啦!找不到人,就把这窝给炸了!活活也要把他们埋死!”摸着腰际炸葯,大有一试之态。

小邪道:“不行!非得找到人再说!否则一次炸不成,下次就甭想再找到人了!”

阿四无奈:“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小邪道:“既来之则安之!找吧!一定有机关钮。”

三人再寻,已把目标放在各种佛像、器皿上。小邪更以丰富经验摸向了那尊巨佛像,从脚找到手。

方掠向齐胸左掌心之时,他已发现立直右手掌悬挂之拳大黑色念珠,晶亮非常,似经常有人动过,心头一喜,已往念珠扯去。

念珠往下掉推一颗,蓦地卡然一响,右手掌竟然往下拍。

小邪见状大惊,叫声“糟了”,赶忙如虾般倒掠往后弹去,想逃出巨大手掌。

岂知本是悬挂于手之念珠竟然旋飞而起,倒勾小邪身形,硬是将他拦腰给扯了回来。

事情过于突然,小邪又过于自信,乍变之下,已然无法脱身,不自由主地又落回左手掌心。

此时右掌已往下盖,啪然又是一响,竟然和左掌密合扣紧。腰身粗十指已如铁栅般锁着小邪,每支相距不到半尺,想挤出身躯已是不可能。

小邪直叫倒楣,赶忙大喝:“阿三、阿四快用炸葯!”

阿三、阿四乍见小邪受困,心头亦急,立时掠向大佛手掌。

阿四道:“小邪帮主放心!我马上炸断佛爪!”

两人很快解下身上炸葯,方想困于佛指,已然有冷笑声传出──

从平滑青色大理石地面正中央已裂出缝隙而走出一位金袍白发老人,紧接着又有五名和尚装束人物走出。

小邪见着此人白发白眉,不是天灵教主是谁?苦笑几声,急叫:“阿三,炸!”

阿三、阿四一点也不客气,引燃炸葯就往地面丢。

天灵教主惊愕不已,赶忙推着五名随从窜回地穴。大理石厚重地板马上又复原。

炸葯落地,轰地巨响,震得整座佛殿动晃不已,不少器皿火烛之类东西已掉落地面。大理石地面则只出现不算大之凹痕,可见其厚度十分可观。

震声轰得小邪、阿三、阿四三人耳膜嗡嗡作响,头昏脑胀,好似魂游太虚般晃着。

小邪甩头醒醒脑,苦笑道:“妈的!昏头转向还没关系,连人家一毛都没炸着?实在够瘪了!”

阿三窘笑:“多炸几次!终会有实现愿望的时候!”

小邪苦笑:“等你愿望实现,我早翘了!别炸啦!好歹也得跟他谈谈再说。”

阿四道:“多可惜!只炸了一困,还有九困没用。”

“以后再用吧!”小邪已吊高嗓子,“喂──漏斗──快出来!不必躲啦!本大侠饶你一命就是!”

叫了几声,地板方再裂开,天灵教主和五名僧人才再度出现。

见着五位僧人光秃头颅青一块,紫一块,可想而知,方才他们是用滚的退入地穴。

教主抬头,冷然一笑:“你们来自中原?”

小邪道:“不错!”

“来此有何目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杨小邪发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