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邪发威》

第三章

作者:李凉

  “五香紫烧鱼片──”小顺子边念边找,除了一小部份,其他都已报销,鱼片只剩四五

片,菊花蟹少了五只脚,鳝鱼段只见尾巴,海哩还多些,但也少得可怜,放在盘中,简直像

是给蚂蚁吃的,不能看。

  小邪笑道:“有就好啦!”

  小顺子亦感到好笑,却又不敢笑,憋得满脸通红,结巴道:“这──这怎么吃?”

  小邪道:“怎么吃?抓着就吃,还不简单?”

  “我是说──不能吃饱。”

  “要吃饱?更简单。”小邪理直壮,道,“馒头多带几个不就成了。”

  小顺子禁不住已笑出来,道:“这里没馒头,若有,皇上没点,我们也不敢送去,倒是

八宝粥──”

  “八宝粥也一样能填饱就行啦!”

  小顺子无奈,只好领着他去厨房盛粥。同样一弄房屋,转个回廊就已抵达,御厨很快料

出热腾腾八宝粥,两人已往天气宫行去。

  有小顺子带路,很快找到地头。

  一片梅林,殷红花朵都已绽放,迎向东方晨曦,更显朝蓬勃,石砌方形城堡般雅致建筑

物藏于其中,更有股神秘感觉。

  两人绕过梅林,走向天气宫,一排拱形窗棂呈现眼前,中间里边也传声渐入,随后又传

出:“‘香梅亭’侍候──”

  “遵旨──”

  小顺子又带小邪走往梅林,来到一处八角古雅小亭,他紧张道:“你准备好了没有?皇

上马上要来了,可能还有王公公──”

  小邪道:“早就准备好了!”

  小顺子方想放下心情,小邪已轻笑指往菜盘:“东西都在这里!”

  “你──真是!”小顺子哭笑不得,道,“都在这节骨眼里,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不管

你了,我还要招呼摆桌椅!”

  小邪装腔作调,道:“号(好)逆欠揍吧(你请走吧)!”

  小顺子叹道:“要是挨揍就能了事,我也不放在心上,就怕掉了头!”

  说话间,他已走向林中,不久已带着两名小太监,扛着白玉般桌椅,摆在雅亭,再铺上

厚厚椅垫,然后要小邪将餐具碗筷摆妥。

  小顺子仍带紧张,道:“全看你啦最好是王公公没来!”

  小邪道:“他没来,一大堆粥,怎么吃完?”

  小顺子来不及回答,已有人喊出:“皇上驾到──”

  数十名锦衣卫已将“香梅亭”四处远远的围住。小顺子和小邪已低头拱手,准备迎接。

  不久,皇上和王振已慢步行来。

  小顺子道:“恭迎皇上大驾,公公大驾!”

  小邪也跟着喊。

  皇上道:“免礼,退一边去!”

  “谢皇──”小邪还没说完,小顺子已扯他衣角,小邪登时明白还有位王公公,忙又低

下头。

  王振瞄向小顺子,道:“新来的?”

  小顺子讷讷道:“回公公,凉鞋昨日方拨至御膳房。”

  王振稍微冷森瞄向小邪,见他躬身得脑袋快撞了地,心头为之一乐,挥手道:“一旁侍

候去!”

  “谢皇上、公公!”

  小邪抬头,讨人喜爱脸孔,并没带给王振多大排斥,两人已走向皇上左侧。

  皇上和王振相对坐下,王振道:“开膳吧!”

  “是!”小祁轻巧地走向桌面,就要掀开盖子。

  皇上突见是他,吓得猛抖身躯:“你──”还好小邪弯下腰挡住王振视线,否则势必被

他发觉。

  小邪一本正经道:“新来的!”他向皇上眨眨眼晴,自有灵犀一点通。

  皇上整个人都已傻了,根本无法想像世上怎会有如此大胆的人,要他躲起来,不到几个

时辰又跑出来?端的是亡命之徒。

  小邪已慎重地打开冰糖燕窝,老毛病又犯了,道:“皇上先来点凉的如何?”

  皇上还没开口,王振已冷森道:“皇上要吃,他自己会说,由不得你插嘴”

  小邪道:“是不过──不过──”他的表情,让人觉得,他是真诚而带有苦衷。

  王振怒道:“不过什么?快把盖子拿开!”

  小邪无奈,道:“公公既然如此,奴才只有遵命啦!”

  盖一掀,皇上已愣住,王振怒冲天,道:“这是怎么回事?”

  小邪一本正经道:“对啦菜全送到了。”

  王振怒拍桌子,已然站起,厉道:“你敢戏弄皇上?如此菜肴怎能吃得饱?来人给我拖

下去斩了!”

  有锦衣卫应“是”,走前两名,准备捉人。

  皇上稍急道:“等等!”

  王振拱手道:“皇上,这小畜牲已犯下欺君之罪,罪无可逭!”

  皇上道:“先生所言不错,但──小小奴才,岂有此大胆?不如问清再说。”

  王振突然才想到此重要原因,拱手道:“皇上英明艳”

  皇上颔首,转向锦衣卫,道:“退下,不得靠近!”

  “是!”锦衣卫退得很远,他们已得到“不得靠近”的指示,若再靠近,恐怕就有杀身

之祸了。

  王振坐下,厉道:“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邪轻笑道:“将就点吧厨房的罢工了?”

  他实在看不惯王振那副脸孔,顾不得再装下去,卯上了。

  此话引得皇上和小顺子都觉得好笑,只有工振怒意更炽,喝道:“大胆他们敢?”

  “他们是不敢,只不过他们没办法!”

  “他们为何会没办法?”王振喝道,“你睁眼在说瞎话是不是。”

  “奴才可是实话实说!”

  王振突然想到:“你是说他们受人控制?”他已想到昨夜刺客之事。

  小邪摇头,道:“不是,他们活得很好!”

  “那为什么他们会没办法?”王振也搞不懂小邪所言何意。

  小邪憋住笑意道:“有人──有人专门负责吃他们做的菜,他们当然没办法啦!”

  小顺子和皇上都露出笑容,那人不就是小邪?

  王振厉道:“谁那么大的胆子,敢专门负责吃菜?”

  小邪摇头道:“不晓得,不过他──吃得好凶,能留下这几片,已是万幸的了!”

  王振瞄向桌上那几两不到的珍馐,亦觉想笑──果真是万幸?

  小邪指着去了五爪的螃蟹,道:“那螃蟹,好像一半是空的!”

  皇上已忍不住笑出声音,道:“这人,实在太大胆了凉鞋,你可知道他是谁?朕要斩了

他!”

  小邪睨眼道:“回皇上,奴才不知他是谁,不过奴才想那人还会去吃,皇上只要等上三

天,一定有所收获!”

  “要那么久?朕觉得他随时部会去愉吃惊”

  小邪道:“既是随时都能去吃,就不能算是偷吃了!”

  王振喝道:“凉鞋你也太大胆竟敢将此呈给皇上,你不要命了!”

  小邪面有难色道:“公公您不知,要是奴才不准时送上来,受连累的恐怕就更多人了!”

  “你端此不成样的早膳,无冒渎皇上,仍是死罪难免!”王振说话口气已放软。

  小邪哭丧着脸,道:“奴才只能遵照皇上旨意将菜弄来,以免皇上吃不到早餐,并无冒

渎皇上之意,至于生死之间,奴才早就想通,死就死吧能为皇上而死,奴才并不害怕!”

  王振突然冷狡目光直盯小邪,似乎想看穿他心意,亦似在盘算心中决定,他冷道:“你

自知必死,所以才出言不逊?”

  小邪苦笑道:“该死就要死,总该把事情说清楚,否则害了别人更不好,公公请见谅!”

  皇上听他能为自已死,虽然明知是开玩笑的话,心中仍受用无穷真以为已找到了知己。

他道:“你可知那人如何潜入御膳房?”

  小邪道:“奴才不知,但奴才和小顺子一起守夜,突然飞入一位黑衣如魔鬼的脸孔──

好像是戴了面具,对我和小顺子冷笑,然后就点了我们两人穴道,开始吃起东西,他还弄了

一团糟,然后就走了。”

  王振似乎也想饶过小邪,洪手道:“皇上,那人可能是刺客,虽然凉鞋守膳房,但根本

不是其对手,而此时凉鞋明知会死,竟不愿连累他人,不逃脱,此忠心,实属难得,祈皇上

能赦其死罪让他仍有机会为皇上效忠。”

  “先生说得只是!”皇上没想到他会替小邪说话,这倒省了自已不少嘛烦。道,“如何

处置他,就由先生发落好了!”

  王振转向小邪,冷道:“还不快谢皇上隆恩!”

  小邪气忙下跪,膜拜,甚而激动道:“谢皇上大赦之恩,奴才鞠躬尽瘁,以报──以报

骰子隆恩!”

  皇上冷笑道:“起来吧只要你对朕忠心,朕自会奖赏你!”

  “谢皇上!”小邪再拜三拜,方自站起。

  王振冷道:“你方才所说什么‘骰子隆恩’?是指何意?”

  小邪闻言,急忙道:“是‘来世隆恩’奴才太激动,所以说错了奴才来生也要报答皇上

恩惠!”

  皇上闻言已哈哈直笑:“好很好!”一方面是笑小邪得“骰子隆恩”,另一方面却以认

来世能相互为友,何尝不是一大乐事。

  王振通:“死罪已免,但终究有错,就罚你三月不得请薪,你可心服?”

  此惩罚不重,但也不轻,因为太监本已非正常人,最喜爱者,乃归于金银珠宝,被扣薪

资,对太监来说,较为吃重,尤其又是年轻太监。

  小邪本就没薪水,扣个三十年也无关痛痒,当下连连道谢。

  王振道:“好好给我呆在御膳房,我随时会去找你!”他已有心将小邪收为心腹。

  小邪又是一阵告谢,应“是”。

  王振转向皇上,拱手道:“皇上,事出突然,不妨先进食小许,以能温饱,再叫御膳房

重新作菜,如何?”

  “也好先生一起用吧!”

  “奴才不敢!”

  皇上只好自行喝碗八宝粥,已起驾离去,临行还送了小邪一个会心微笑。王振仍是一番

告诫的话,方自随皇上进入天气宫,锦衣卫也随之撤去。

  小顺子这才嘘叫道:“好险凉鞋你的命是捡回来的!”

  小邪瞅眼睨向他,道:“不是捡回来,而是他们根本要不去废话少说快收拾收拾找那常

公公,卡啦(赌骰子)去!”

  小顺子实佩服得五投地,心想要是有小邪一半运就好了。三两手已将餐具收拾妥善,

道:“现在白天,他们可能不玩──”

  “那有好赌的人会选时间,走就走!”小邪道,“别忘了我的薪水被扣了,不捞一点回

来,怎么过?”

  小顺子也很想看他是如何蠃了“龙袍”,道:“好吧我带你去,他们赌不赌,就看你自

己了。”

  小邪突然想到了什么,问:“你知道王公公的住处在哪里?”

  ”你想干什么?“小顺子里愕问。

  小邪道:“没啦他救我一命,我总得送点礼物去孝敬他!”

  “哦──看你还满懂规矩的?”小顺子道,“在丹阳宫左侧,黄石地面的宫殿,王统领

也住在他隔壁。”

  小邪频频点头,道:“要送,两人一起送!”邪邪一笑,道,“要是知道他们的秘密藏

宝库就好了我将礼物偷偷放在宝库门口,王公公一定会大吃一这效果一定比亲自送给他要好

得多!”

  小顺子那有小邪那般诈?真以为小邪是为了送礼,立时道:

  “你也帮我送一份如何?听他们说,要是王公公收了礼,马上就可飞黄腾后达了!”

  小邪笑在心里,道:“好你的礼物,我也替你准备,保证王公公不会失望!”

  小顺子道:“真实地方我不清楚,但听他们时常说‘要是有王公公寝宫财宝的一半就心

甘情愿了’,我想王公公宝藏可能在寝官里。”

  小邪不时拍打他肩头,笑道:“有你的礼物就送到他寝宫好了怎么走?”

  小顺子很快将地点告诉他,甚至守卫在何处,都详细说清。

  他不希望小邪被守卫找麻烦,礼物无法秘密送到。

  两人很快回御膳房,小邪要了一个大布袋,说是要装礼物,小顺子热心有加,送他到丹

阳宫,方自回来。小邪则扛着鼓膨膨布袋,不避不闪,逢见卫兵拦通,就说是送礼的,还大

大方方塞出金元宝给卫兵,一路下来,也花了数十锭元宝,终于抵达王振住处。

  小邪瞄向如黄金般宫殿,满意笑道:“果真是只肥羊,不揩点油,实在对不起良心里听

小顺子说王八蛋在宫外还有更大的王侯府,那天再去光顾一趟,才不致于两头落空气”

  凭着“偷怪”梁空空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杨小邪发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