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邪发威》

第四章

作者:李凉

仁寿宫早就坐满不少人。

皇上及太后同坐于宫中正中决铺有软红狐皮,背雕龙凤图之古檀木巨椅上。

太后头条金质缀王凤钗,衬着芙蓉般脸眸,配上淡蓝丝袍,自有一般雍容息谈淡泛出。神态甚为祥和,只是举手笑颦之间,较

五名妙龄而颇具姿色宫女,默然立于左右两侧。

祁钰则坐于左侧太师椅,目光全然摆向门外。

众人脸上皆浮现一丝期待神情,希望小邪快些到来。但除了软罗帐幔轻拂外,何来人影?

厅中一片静肃,落叶可闻。

终于声音传来:“司礼监王振、御膳监凉鞋晋见──”

皇上已露喜色,含笑道:“宣泄”

一阵宣声扬起,王振和小邪已拱手揖身,从厅外踩着红底绣编金黄凤凰地毯直往内走。

不安份的小邪,总想瞥起眼角窃瞄皇太后。那模样真有如做错事之小孩在愉瞄他娘般,甚为逗人。

也只有小邪此流里流之人,才敢瞥眼“瞄”皇太后。

此举本是大不敬皇太后,但他那惊动作,任何人见着皆会发出会心一笑,心头再如何想他瞥眼含意,也不会或不愿想及小邪是在蔑视皇太后。

祁镇和祁钰见着小邪如此模样,已暗笑的憋红了脸。

皇太后则已笑得弯下了柳月眉梢。

小邪见她眉毛不停撇动,已幻想成老鼠尾巴在沾油般蠕动,禁不住已“呵呵”暴出笑声。然后声音方出口,他已知又出了毛病,忙以手掩口,如此一来,动作就更明显了。

谁敢观见皇上、太后而乱摆手势?

没人指责他,只是笑意更浓。

王振走前,已下跪,小邪也跟着下跪。

“奴才王振即见皇上、太后、王爷──”

小邪也照喊不误。心头已嘀咕小太监不好干,才不到几天,光下跪就让人吃不消。

皇上含笑:“平身!”

再次谢过,王振和小邪已站起。

王振道:“禀太后,凉鞋已带到。”

“嗯──”皇太后含笑频频点头,审宝物般盯着小邪怪而又讨人喜爱的脸:“你就是凉鞋?”

小邪对其如此“紧迫盯人”,心头甚为别扭而带点迷惑:“皇太后您找我,就是为了要这样子看我?”

他那句“这样子”吊得特别高,似在奇怪皇太后小题大作。语调已惹得祁镇和祁钰两人禁不住而憋笑出声。

皇太后顿觉已失态,嫩白柔细脸肤已泛起淡淡红云。

不等太后回答。小邪已轻轻一笑,道:“皇太后您如果想看,那天我送张大画像让你看,省得我跑来跑去!”

皇上忍不住,哂笑一声:“凉鞋不得无礼。”

皇太后浅颦一笑:“皇上,由他去吧他这模样甚为真诚。”

皇上微微轻笑,也不再开口,且看小邪能耍出何等人之事?

小邪见太后笑得如此专注,似对自己现状甚满意,已皱起眉头:“太后你不能太容易满足,我的画像要比现在的我好看最少十倍以上。”

他仍嫌自己一身太监服饰,潇洒不到那儿去,而力推荐自己画像。

而那句“太容易满足”说的如此认真,倒有些似要太后“小心别受骗”之意,又逗得在场诸人轻笑不已。

皇太后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望着小邪,稍带困窘笑着,内心早已疼煞小邪。笑了半晌,她才道:“好,哪天你可要送张画像到宫中,可别黄牛了。”

“黄牛是不会啦!”小邪轻轻笑道,“不过我最近生意做得很大,可能没那么多闲时间,久一点可好?我尽量挪时间给你就是。”

皇太后眼中的小邪,和七岁小孩并无两样,也搞不清他有何生意要做?问道:“你不留在宫中?”

小邪道:“不行啦我是老板,如果不回去,他们就没薪水了,会流落街头,我于心不忍!”

祁镇道:“太后,凉鞋他在太原城开有式馆,此次前来宫中,全是为了洗刷罪名,如今事情已澄清,他可能必须再回太原。”

皇太后若有所失道:“回去也好在宫中当奴仆,一辈子就这样定了──”

祁钰道:“凉鞋还不快谢太后!”

他之所以要小邪离开,无非是想帮他脱王振和祁镇掌握,另一方面,自己也可以微服出宫,到太原去学武功。

“谢太后──”小邪正想拱手下跪之际,已发现公主躲在椅后面帐幔里,正向厅中偷窃。突然大叫:“不好啦只有刺客──”

众人皆惊惶失色,祁钰急往皇太后冲去,急叫:“刺客在何处?”

小邪往椅后比去:“在那里──”人已纵身而起,掠过几名婢女头顶,罩向真以为有刺客而躲得更小心的公主。右手扯下帐幔,一个旋转,如裹粽子般包住公主。又大喊:“在这里,快来人啊──”

公主惊惶挣扎,急叫,可惜声音已被厅外冲入侍卫此喝声给压过去,注定要倒霉。

小邪趁踢她几脚屁股以泄恨,方自笑嘻嘻退向祁钰,笑道:“这刺客,好像是女的!”

祁钰闻言,霎时明自这是怎么回事,急问道,“是公主!”

小邪道:“不晓得,不过听声音,倒有点像。”

侍卫已将公主抓至中央,皇太后以及见到刺客已被逮宫女方嘘口气,大呼”好险”。纷纷走回原位,余悸犹存地盯着这“包”刺客。

公主全身被裹,连叫声都吱吱晤晤,只分得出是女音。

王振怒道:“大胆刺客,也敢行刺皇太后?将她押入地牢等候问斩!”

“是!”侍卫扛着人就要离去。

祁钰喝道:“等等!”

卫兵闻言止步,公主更百般挣扎,狡蛇般扭着。

皇上道:“王,你这是──”

祁钰拱手道:“皇上,她可能是公主!”

皇太后闻言惊惶道:“是倩儿?真的是你──”

祁倩悲恸而泣,叫声“太后”已扑向皇太后个中,哭得伤心慾绝。老太后已去逝多年,皇太后在她心目中,无疑已取代了亲娘之地位。

王振瞄向小邪,眉头一皱,道:“怎会是公主?”

小邪装迷糊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公主出厅,是这里比法?这很容易引起误会──像老鼠──”

“你才像老鼠!”祁倩泪流满面转向小邪,嗔叱道,“你故意的你明明有见着我你还当我是刺客气鸣──太后您一定要替倩儿报仇他欺负人──”

皇太后安慰道:“倩儿别哭别哭待太后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邪轻轻一笑,道:“如果屁股是红色的就算是公主,那我是瞧见了?!”

皇上化道:“凉鞋不准胡言!”

小邪虽闭了嘴,脸容却更谐谑。

祁倩泣道:“他不是看到我屁股,是看到我的脸,他乱说乱说他欺负人!”

小邪迷惑道:“奇怪啦在我的印象中,你的两个部位怎么都一样?否则我怎会分不清?”

王振道:“禀太后,这可能是个误会。”

祁倩泪流不止道:“不他故意要整我他明明是见着我我──”

“哭什么?”小邪突然火冒三丈,大吼起来,不但吓住祁倩,连在场所有人都被吓着,愕然望着小邪,脑际已被抽成空自。小邪见效果良好,眼角已笑起,表情却仍道,“对不起,皇太后我娘说,若小孩哭不停,这个方法很有效!”他道,“所以我不得不如此喊;因为公主若哭不停,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你们想想,身为公主,怎会缩头缩脑的躲躲藏藏?我想都没想过,当时情况又紧急,不错杀公主已算她走运,何况只是用布条包着?你们要是认为公主对,就处罚我了!”

他一副正凛然,从容就义之状,立时又将众人慑住,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话?事实上,小邪早已算好王振一定会帮自己说话,所以才敢如此吼叫。

果然王振已开口:“禀太后,奴才不得不言,公主尊贵身份,自无须如此躲藏,尤其又在太后及皇上起居室,更能引起误会,轻则如方才,重则杀无赦,国有国法,自不可轻易犯凉鞋忠心耿耿,虽不能说救驾有功,个也不可因此事为公主所引起责罪;至于方才他忍不住而吼声,完全是他一介平民,纯真无邪,不懂宫中礼数。而他的吼声全对公主而发,并非有意辱渎皇室,太后、皇上英明!”

被他这么一说,连公主都开始担心,若弄个不好,今天她闯的祸可就大了。

皇上叹道:“也罢祁倩!”

“臣在!”祁倩不敢再哭泣,立时下跪。无助眼神已瞧向皇帝哥哥,希望他从轻发落。

皇上森然道:“你无故潜入仁寿宫,又躲于暗处,以致让人误为刺客,惊动太后,乱宫中秩序,姑念你年幼无知,责付西席梁昆,三月不得出宫一步以省过失!”

“谢皇上!”祁倩不敢多言,默立太后身旁,心中早已骂得小邪百孔千疮。

“凉鞋!”皇上冷道。

“奴才在!”小邪也学样下跪,为了大赦令,他跪得心甘情愿。

皇上道:“你武功过人,灵巧非常,得以即时发现刺客,虽刺客乃为公主所引起之误会,但论功,你仍缉捕有功,本该重赏,然而你却江湖气息过重,当庭吆喝,惊动太后,罪不可恕,功过相抵,朕责你二十大板,以能警惕交由刑部执行,你可心服?”

莫说二十大板,就是打上千百板,小邪也无关痛痒,已显得意道:“谢皇──上!”一字字铿锵有力,真的不知死活,又道,“奴才不服!”

皇上以为他又有歪理解释,自己也可趁饶过他。他心知小邪歪理总令人难以反驳,已目露喜色,但语气仍冷冰冰道:“有何不服?”

可惜他这次又猜错了。小邪沉重道:“奴才以为当场执行,打给公主看,她会好过些。”

众人为之吃惊,尤其是公主,睁大眼睛直往小邪瞪来,心头杂乱如绞丝,一股根意又添了喜味,所想的是──他真的在想让我好过么?

皇上愕然之余,实在亦想整整小邪,道:“好朕就依你来人!”

侍卫马上应“在”,一排七名,列于皇上面前。

皇上道,“以长矛代刑二十大板!”

“是!”侍卫已退向小邪,左四、右三,长矛倒提,准备行刑。

小邪也十分合作,扒在地上,双手撑额,目露笑容瞄向前方公主,见她脸色变得苍白,更形得意。

皇上和祁钰都已回座,一颗心也悬在口里,不知小邪挨了二十板子,结果会如何?该不会皮开肉裂吧

那群俏宫女都已闭上眼睛,不忍见着如此让人喜欢的小邪遭此重罚。皇太后亦脸容沉重,总想出言阻止,又碍于皇上尊严,迟迟未敢开口。而王振心头则直叫:“若是他有服下丹葯就不怕了!”

每个人紧张合合。只有小邪瞄瞥众人表情之际,心灵更加开心──这也是一

捉弄人之把戏。

侍卫不敢放水,因为说不定放了水,挨打的可能就变成自己了。第一名长矛已举高,众人气息为之一紧,长矛突如猛龙摆尾般砸向小邪臀部。

暴响立起,长矛己断。小邪惨叫声更是扣人心弦,把众人心灵都吓痛,已感觉到长矛乃落在他们身上似的。

小邪逼出汗水,咬牙挣扎,那副模样,任谁都看得出──他很痛苦。然而他却有意大吼,间接地发泄方才吼得不过瘾之憋心处──谁说不能在皇上面前大吼大叫?

只不过他叫的是“惨叫”而已。

纵是如此,也真不容易。

连叫三声,连断三根长矛,众人脸色苍白,心跳加速,双拳捏紧,多么希望挨打的是他们而非小邪。

小公主已哆嗦地落下泪珠,已甚后悔又给小邪带来灾难。她甚至于讨厌自己是位公主,若非公主之身,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长矛再落。“啊──”小邪拼命吼叫。

“不不要再打了我不要看不要──”公主已哭出声音,“太后您救救他都是我的错太后──”她不敢嚎陶只能吸泣,以免又像方才搅了堂而受罚,但哭声仍清晰可闻。

皇太后亦着实不敢再看下去。幽然转向祁镇:“皇上您就饶了他吧他只是小孩而已,受不了二十板的。”

祁镇巴不得有人出言阻止,否则真不知日后要如何面对小邪?

轻轻一叹,他已经摆左手:“够了退下吧。”

一声“是”,七名侍卫马上捡起已断长矛,纷纷退出厅外。

小邪逼出一身冷汗,装得楚楚可,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谢谢──皇上──”

祁镇道:“你该谢的是太后。”

皇太后甚为感伤道:“不必谢了,若非本宫召见你,也不会发生此事,唉本是一件好事,却演变成如此──”

转向祁镇,她幽幽道:“皇上,妾身觉得甚不舒服,想先告退了。”

祁镇道:“太后就此安歇,朕也该走了,身躯不,好好静养,朕会交待御医替你看看,不必多送!”

几声告别,王振搀扶小邪,已随着祁镇和祁钰退出仁寿宫。

公主哭声更甚:“他一定恨死我了──”

方步出宫,祁钰已接扶小邪,说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杨小邪发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