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邪发威》

第六章

作者:李凉

  碰着冷硬地板,小邪已惊醒过来四下张望,甚熟悉的铁栅和冷墙,以及远处那盏淡淡灯

火。他苦笑不已:“妈的!天生就是坐牢的命!”

  双手拦腰被困在后头,还好双足仍能活动,轻轻立起,走向铁栅瞧瞧,足足有大手臂

粗,想挣脱,实不容易,再往背部石墙撞去,沉硬声音响起,他知道最少有三尺厚,击碎不

是不可能,但须一段时间。

  习惯性地了解四周环境以后,他已开始回想事情,不禁苦笑:“妈的!自以为聪明?明

明知道这小疯子以强烈脂粉味作掩饰,必定是想用迷香之类的*葯!我老人家故意将那几名

美人鱼赶下水中,也洗掉她们身上不少騒味,还裹得她们紧紧,谁知道王峰会搞到这味‘南

海神仙’?!活注该栽筋斗!呵呵──””

  难得栽一次筋斗,而又间接栽在那几名本已貌美,后来却被包起棕子般的糗态女郎手

中。而且还换了王峰两个巴掌,倒也值得乐上一乐──总是自己的杰作。

  原来他逼那群女郎下水,乃在无声无息中想化掉过浓的脂粉味,以及洗去女郎身上可能

携带之*葯之类东西,甚而可以防止王峰暗中施放想以脂粉作为掩护之*葯。纵使自己不怕

普通*葯,但在耳智上自以为已高出王峰多多,谁知王峰会用“南海神仙”?他实在栽得没

话说。

  “‘南海神仙’……”小邪不解道,“此葯早已失踪多年,上次除了黑巾使者……中原

三秀之一的‘美髯秀士’江振武对我下过以外……可以说无处可见……而且此葯又如此珍

贵,配制不易……凭王峰这小子,怎可能会有呢?……”

  这是一个大问题,他开始沉思。

  虽然江振武已丧命摩天岭,黑巾杀手已冰消瓦解,但事实上黑巾杀手似乎已死灰复燃,

至少西域拉萨和尚仍存在,而且已有意无意找到他头上,现在又有”南海神仙”之出现。这

一切似分似合,总牵着冥冥中之某种关系,而仍不断在进行演化。尤其连在江湖中如此没没

无名的王峰都拥有了“南海神仙”?问题不可谓不严重了。

  “难道王峰和江振武有所牵连?……至少王峰拥有了南海神仙……”

  “难道黑巾杀手死灰复燃?……还有可能是拉萨和尚取代了……如若是……这未免太可

怕了吧?”

  想至此,小邪心头为之一凛:“不行,我得好好找王峰问问!”

  心意已定,随即转向站得远处,遵循王峰指示不准和小邪交谈的卫兵,笑道:“喂!老

兄!开开门,我可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关不得的!”

  卫兵冷笑不已,仍没行动和回话。心头却在想:“再红也红不过王公公,而王公公却是

和王峰一家亲!何须买你这小太监的帐?”

  小邪又道:“王公公对我百依百顺,你们再不开门,将来可有你们罪受了!”

  卫兵忍不住叫道:“凭你说王公公对你百依百顺,大爷我就可以一刀斩了你!少说废

话!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小邪闻言,不禁毛了心,叫道:“你们到底开不开?”

  卫兵冷笑不己,一名道:“通常较自大的犯人,都会像你一样学狗吠!嘿嘿!狗就是

狗!再叫一千年也不会变成人!哈哈……”

  “妈的!你们当真不信邪?”小邪沉声邪笑,“你以为这破牢关得了我?”

  “哈哈……我看你的幻想症是天下无双!如此地牢……”

  突然两名卫兵楞傻了眼。因为小邪已不可思议的挣断缠在身上数十条韧绳。双手一扬,

甩掉断绳,呵呵直笑:“对!我就是有幻想症!”

  话末说完,双掌劈出,一股狂大气流如无坚不摧之龙卷风卷向铁窗,人也腾空而起,直

罩铁门。

  “轰”然巨响,铁门整片从石壁嵌接处,因禁不起强大推力而崩裂,巨网般倒压两名卫

兵。

  卫兵惊惶,两眼都快掉出,已白铁栅压在地上,唉叫不已。

  小邪得意搓搓双手,讪笑道:“不开门,我也能出来!不必将来,现在就够你们罪受

了!”

  啪啪然,不知掴了两人多少嘴巴,然后才利用断绳塞住他们嘴巴,呵呵而笑,扬长地走

向出口。

  忽然有几名被惊动的卫兵奔向地牢,急问:“出了什么事?”

  小邪住足,笑道:“没事!只不过铁链被拆掉而!”

  卫兵一时也想不出是何处铁链被拆,踏入门内,匆忙又道:“严不严重?”

  较为黝暗黑夜,对方并没看清小邪,仍往前趋,小邪则有意让他们靠近些再出手,以免

再惊动他人,含笑道:“刚才不严重,现在……”

  “现在呢?”

  “现在就严重了!”话未完,小邪己腾身扑前,双掌十指猛张,霎时戳住五人要穴。只

一照面,就已将五人无声无息放倒。

  拍拍手,他呵呵直笑:“刚才只压两人,当然不严重,现在多压你们几人,想不严重都

不行!”

  很快地,他已将五名卫兵拖往地牢,压在沉湎湎之铁栅下,轻巧地又往牢外潜去。

  他想找王峰,但宣威府并非小小几落宅院而已,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处独立古雅楼阁。四

处卫兵密密麻麻,明哨暗哨不知几许。

  小邪潜伏花园叶丛中,心想如此多卫兵看守,想必里边必定住着重要人物,说不定就是

王山磔。一想至王山磔他已冷笑不已:“冤家的路一向是很窄的!”

  他决心闯入一探,考虑半晌,还是以本身太监服饰作为掩饰。马上整理一下衣服,虽沾

了不少酒渍,却也差不到那儿去,心神笃定,已放开步伐,走出花园,直往卫兵行去。

  立时有人喝住他:“站住!你要找谁?”

  小邪心念一转:“王公公有秘旨,很重要,不得耽搁。”

  卫兵仍犹豫:“可有信物?”

  小邪道:“有!不过要到内厅才能拿出来,除了统领,谁也不能看!”他急道,“不要

再耽搁,你不信,就随我一同进厅中,等统领来辨别,不就得了?”

  他想只要将卫兵引到较少人的地方,再将他放倒,也不致于惊动所有的人。

  卫兵犹豫半晌,也着实担心误了事,而且此人也说要在大厅等候,屋里另有他人看守,

也不必自己操心,道:“随我来!”

  有他带领之下,小邪很快通过卫兵重围,步入大厅。

  豪华而带有古色古香厅中已迎来两名中年锦衣卫,蓄有短髭者,冷道:“你们来此干什

么?”

  卫兵道:“禀头领,这位小公公怀有王公公秘旨。”

  锦衣卫瞧向小邪,突然冷笑:“你是谁?太监怎会没拂尘?”

  小邪霎时暗自苦笑,自己情急之下,也忘了太监除了服装,还得持带马尾巴的拂尘。如

今手无拂尘,一个照面就被人家识出破绽,只有先发制人了。

  “我是你祖宗,无毛太监!”

  话声末落,右脚踢向卫兵左腰“齐门”穴,人已窜起,饿虎扑羊般扑向两名锦衣卫。

  锦衣卫功夫似乎不弱,赶快倒掠而退,长剑已快拔出鞘,撂手就往小邪两手斩去。同时

大喝:“来人!有……”

  话方出口,小邪突叫一声不好,来不及再以掌功,右手一翻,寒光暗闪而逝,无坚不摧

之下刀已插在两人咽喉,露出一节寒森森刀尾,人已往前倒倾,双手长剑也已落地。

  小邪先抄住长剑,以防止它落地发出响声而惊动他人,再欺身扶住两人身躯,拖往墙角

暗处。随后瞄向被自己点中穴道之卫兵,稍加考虑,将他活生生摆在靠近门口处,以便让外

边卫兵瞧见,以免起疑。

  一切就绪,他才往内厅潜去,绕过一条三尺宽暗道,已有一间灯光颇亮似书房之雅屋映

在眼帘。小邪不加思索,已推开红雕花门扉,闪身而入。

  “是你!萧王爷?!”

  萧王爷白髯飘逸,英挺肃雅立身而起,亦惊愕道:“杨少侠?!”

  找不到王山磔,找到萧时宣也一样有所收获。轻轻一笑,小邪走向书桌,一屁股坐在桌

面,轻轻笑道:“老王爷你怎么躲在此?害你儿子急得快发疯,还要我亲自出马!这个玩笑

开大了!”

  萧时宜道:“你以为我喜欢躲吗?而是不能不留在此。”

  小邪若有所悟:“是他们关了你?这叫……什么禁的?”

  “软禁!”萧时宜道,“老朽尚未进宫,在半途就被王山磔给请到此,算算也有十来天

了吧!”

  “王山磔那么大胆?敢软禁您?”

  “没办法,他持有司礼监王振的旨令!”萧时宣长叹,“王振的旨令,现在已和圣旨相

差无几了!”

  “"就因为您和于谦有所牵连?”

  “嗯!”萧时宜拂髯叹道,“伴君如伴虎,很多事,不须多大罪名,就可处斩满门,十

分莫可奈何。”

  小邪闻此就有气,骂道:“什么嘛!祁镇这个小混球,脑袋全是豆腐渣,连这种事也全

由王振乱搞?我看不出多久,我的江山一定会被他弄垮!”

  萧时宜脸色微变,毕竟他是在朝为官,十分忌讳听见皇上名讳,以及“我的江山”字

眼,这无异表现出是在造反。

  小邪看出他心思,得意一笑,道:“皇上早已把江山输给我了,我现在是让他代为保

管!”突地他想到什么似的,意犹未尽地懊恼叫道,“唉呀!怎么忘了将他的臣子也一起赢

过来?如此王爷你就不必受他的气了!”

  萧时宜知道他心灵虽聪明绝顶,但行事全凭所好,而且专做一些让人无法想像之事。他

相信此事,但也只能苦笑,毕竟此事离事实情况尚有一段距离。

  幻想归幻想,小邪也知现在之处境,立时道:“走吧!我带你出去!”

  萧时宜面有难色,道:“也许不行,因为王振有令逮捕我,如若我脱逃,不就罪上加

罪?对情势可能就更不利了!”

  “唉呀!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小邪信心十足道,“你走就是,我包准你没事,再不

走,于谦就没人可以替他讲话了!”

  “杨兄弟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于侍郎!”萧时宜含有祈求地说。

  小邪瞄眼道:“连你我都救不走,其他的还谈什么?”

  萧时宜老脸微红,猛然点头道:“好!我跟你走!”

  “对嘛!”小邪得意道,“这叫四四五(识时务),不是五四三,我们走!”

  “就这样出去……”

  小邪道:“走了再说!”

  两人步出书房,不敢停留,直到大厅,小邪才脱下锦衣卫衣服,要王爷穿上以乔装,然

后点醒方才立门而站的卫兵。

  “要命的话,就乖乖带我们出去!”

  老命重要,卫兵不敢违抗,已然带头领路,走向门外。小邪还不停向其他卫兵招手技以

浅颦捏笑容。

  由于有卫兵领路,他们已顺利通过芒戒线,闪入一处庭园暗角。小邪再次放倒卫兵,

道:“老王爷你的武功行不行?”

  萧时宜淡然一笑:“老了,不过爬爬墙头,还过得去。”

  “爬得过就好啦!”小邪道,“你爬吧!我还得找王峰算帐!”

  “不一起走?”

  “不了!”小邪道,“这事情很重要;对了,老王爷你可知道这府中有一处是圆形的宫

殿?”

  萧时宜沉思道:“宣威府新居时,曾邀百官来此,老朽也来过,照你所说那栋圆形宫

殿……好像在较西边吧?详细位置,老朽也不知了。”

  “有个目标就好!”小邪道,“你要逃的路线就从左侧。”他道,“方才我来此时,也

探过了,该不会有问题才对。”

  萧时宜颔首:“好!多谢杨少侠援手,我们宫里见!”

  “你自己小心!别再被王振碰上了!”

  “老朽自会小心!告辞了!”

  说话间,萧时宜己潜向左侧回廊,一个掠身,已飞上屋顶。再腾身,已消逝暗处。身手

虽不见得多快速,却也干净利落。

  呆了几分钟,小邪觉得萧时宜可能已安全离去,方自喃喃叫道:“西边……嘿嘿!我就

送你上西天!”

  邪邪一笑,小邪已潜向屋顶,慢慢摸向西府。

  王峰果然还在圆形宫殿,不过此时已无先前莺燕群集那种烟花院情景。

  柔和灯光映出淡青色如魔鬼的利牙。冷风刮飕,偌大宫殿宛若地狱森罗殿。持矛护卫,

一个个似长了角、长了脸的牛头马面,在把守鬼门关似的。宫里不知锁了多少孤魂野鬼,在

吸泣、哀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杨小邪发威》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