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一章 缺名

作者:莫仁

这时韩方与魏无常两人急急冲来,却见赵天南正要闪回房内,而田冬却楞在那里,韩方急的哇哇叫:“姓赵的,有种就别躲。”

魏无常却喝了一声:“田冬,拦住他。”

声音虽不甚大,但却是往田冬脑门直冲,田冬被吼的一惊,警觉到这是唯一的方法,于是立即抢入布帘后,眼见赵天南正奔向房内警铃的把手,田冬劲力一催,全身迅如电闪的往赵天南后心扑过去,两掌猛然往前一轰,正是一招“咫尺天涯”。

这一招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很快的就欺到赵天南身后,赵天南不知是谁,只感到劲风压体,这一掌不能不接,于是一面前跃,一面将身子在半空中一个回旋,变成向后倒退,两掌往田冬攻来的双掌迎去。

田冬知道现在来不及变招,只要接过这一掌,赵天南就能拉到警铃,于是将全身的力道集中在双掌上,与赵天南双掌相对。只听先是骨节断裂声,跟着碎的一声,赵天南的身子被击飞到墙上,软软的滑了下来。

田冬一怔,赵天南这么不堪一击?他诧异的望望倒地的赵天南,也来不及查看他是死是活,连忙往前将警铃铜管捏死,免得赵天南忽然爬起,再跑来拉它一下。

这时韩方与魏无常已经赶到,见到赵天南躺在地上,韩方意外的一笑道:“小子,你既然能解决他,干嘛这么费工夫?”

田冬搔搔头道:“我……我不知道,你们要不要先点一下他的穴道?”

这时魏无常正在赵天南身上掏出一串钥匙,一面道:“他全身经脉碎裂,已经断气无救。”

田冬大吃一惊,自己居然打死了赵舵主?

韩方也吃了一惊,回头望着魏无常道:“老魏,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赵天南的功夫在韩方眼中虽然不算什么,但自忖地无法一掌将他全身经脉击毁,于是忍不住开口问起魏无常。

魏无常没理韩方,将钥匙一抛丢给田冬,转身往外走去。

韩方也不以为杵,魏无常绰号是“冷面追魂”,本来就寡言,自然不会开玩笑。他见田冬还楞在哪里,于是笑笑道:“小子,杀个把人有什么了不起?不过你交代我们别杀人,我们倒是都照办了。”

田冬心中十分惊惶,他虽不是没见过死人,不过可还是第一次杀人,只懂得望着自己的手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田冬不知道,论起内力,早在十年前田冬就已经不弱,经过了将近十年的修练,一方面任督早通,再加上修习的又是武林至宝“璇玑心诀”,现在内力虽非当今独步,但也少有对手。

赵天南不过是龙虎帮中的一个小小舵主,除了忠心耿耿之外,在十位舵主中的功夫可是排在后面几位,要是他适才取下刀剑与田冬放对,田冬说不定还会不知如何应付,但是他居然以掌封掌,与田冬硬碰一下,那自然是被田冬体内汹涌而出的内息沿着经脉直轰入体内,不死何待?

这时众人在魏无常与韩方的引领之下,都到了这一间房中,变得有些拥挤。

见到呆着的田冬,众人连忙过来致谢,田冬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连说:“没有、没有……真的出去了再谢也不迟。”

“这话说的没错。”武当高弟莫采心点头道:“却不知我们将如何脱困?”

田冬整整思绪,将赵天南的死抛在一边,对众人道:“地牢的门户有两付锁,一个向内、一个向外,要两方同时开锁,铁门才能打开。平时要是赵……赵天南要出去,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其他人要出去,便要他亲自放行,门外的守卫才会打开铁门。”

张贵脉是众人中功夫最低的,他望着赵天南的尸体迟疑道:“那……他现在已经死了……那不是完了?”

田冬接着道:“还有一种情形,平时送饭菜来,大多是外面先开了锁,赵天南在里面确定无误之后,才打开铁门,我们只有这个机会试试冲出去。”

那黑黜黜的大汉一皱眉道:“这么说,还要等一天?”

刚刚众人致谢的时候已经彼此做过介绍,除了田冬早已知道称呼的六人之外,黑黜黜的大汉名唤“黑铁塔”邵大山,和尚法号“无钦”。他们的名头田冬自然没听过,不过莫采心、苏甘哈与张贵脉听见和尚名讳,面色都是微变,田冬自然也不明白其中的涵义。

这时见邵大山这么说,田冬摇摇头道:“诸位每日一餐,我们却是两餐,到了明晨还有一次……本来为了避免这段时间有意外,应该那时才出手,但是那时在下就没有机会打开一、二层间的铁门,所以只好冒个险。”

无钦和尚面色一寒,忽然站起道:“既然是要等,我去跟那些家伙玩玩……”

邵大山也跟着站起道:“和尚此言正合我意,在下奉陪。”

田冬一惊,知道他们要去找刘老三等人的晦气,想一报昔日身负铐链无法反抗时的受刑之辱。田冬想劝阻又不知道怎么劝,何况自己已经失手杀了赵天南,更是没有立场。田冬慾言又止,只好叹了一口气。

韩方人老成精,察言观色,知道田冬的心事,于是笑了笑道:“无钦和尚,邵兄弟,出出气就是了……给个面子,别下毒手。”

两人一顿,对望一眼,无钦微微一笑道:“既然韩大侠这么说,算他们运气好。”两人不再多言,沿路往南方厅堂走去。

两人出门片刻之后,莫采心忽然摇摇头道:“‘毒僧’无钦居然也在这里,唉……”

韩方一楞,诧异问自己徒弟道:“那两人很有名吗?”

苏甘哈见师父动问,连忙站起道:“启禀师父,这两人都是这几年才逐渐崭露头角的人物。那个邵大山还没什么,只是个独行剧盗,他在老君山附近横行,拦路打劫之时倒也不伤事主,还会为人留些盘缠,算的上是盗亦有道,不过‘毒僧’无钦就比较麻烦了……”

这时厅中的惨呼声已经逐渐传出,想来两人正在教训那些人。莫采心皱皱眉接口道:“此人不知如何学到一身毒功,还有驱使毒物的法门,施毒的技巧可称出神入化,五年前,他一夜间将金陵涂老拳师一家二十四口全部毒死,最厉害的是居然家中的朋友佣仆数十人竟毫发无伤。这件事引起苏、浙、院一带群雄合力讨伐,他总能趁隙逃逸,还又伤了不少人。后来却终于失去了他的消息,原来是被龙虎帮所擒……难怪无人知道。”

田冬摇摇头道:“他虽然比几位早来,也不过是这两个月的事情,没有五年这么久。”

莫采心点点头道:“田兄弟说的没错,这几年他想必躲在别的地方。按理来说我辈中人一见此人,应该立即仗剑除魔,了此公案,否则日后此人重出江湖,重新搜齐了毒物,恐难有人能制服他。”

韩方点点头道:“老魏,你觉得呢?”

魏无常转过头来,望着莫采心道:“你是涂家的什么人?”

莫采心站起身来,慷慨激昂道:“在下与涂家非亲非故,只是路见不平,难忍激愤。”

魏无常点点头道:“所以你不是受害人……你亲眼见到他出手吗?”

莫采心一愣,支支吾吾的道:“这……这是江湖传言。”

“你知道他出手的原因吗?”魏无常紧接着问。

莫采心脸红了起来,虽然摇摇头,仍忍不住抗声道:“一夜毒杀二十四口,还需要明白原因吗?”

魏无常冷冷的道:“江湖传言,未可尽信。况且武林恩怨,是非难明。我纵横江湖四十年,死在我手中的人数近千,你可要仗剑除魔?”

莫采心想不到魏无常这么护着无钦,迟疑的道:“前辈侠名满天下,自然杀的都是恶人,这是完全不同的。”

“错!”魏无常哼了哼道:“我出道前二十年,只顾快意恩仇,主持正义,不知杀错了多少人。后来……我因一事醒悟,从此除非有真凭实据,我不再误信人言,不过这件事情老夫既然知道了,便会尽力查明。若此人果真无端滥杀,我也不会放过他。”

“痛快!”无钦和尚忽然掀帘走进,对着魏无常拜了下去道:“魏前辈果然与那些沽名钓誉之徒完全不同,前辈既然能秉公调查,在下愿首先接受盘诘。”

众人同时一惊,此人居然屏息隐身在外,偷听众人的对话,果然心机深沉。这时南厅的痛嚎声仍不断的传来,想来是邵大山一个人在折磨着那些人,也不知两人何时建立了默契。

莫采心的脸上却是一阵青一阵白,自已说的话都被此人听见,日后岂不是多有烦恼?

无钦和尚望了望莫采心,冷笑一声道:“阁下不必担心,如你这般想法的,天下间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和尚杀不完的。”

田冬见奇变突起,也没再念着自己杀人的事情。这时听了无钦和尚这句话不由得有些好笑,他这句话说安慰不像安慰,说威胁不像威胁,杀不完可不代表不杀,莫采心日后恐怕要提心吊胆。

莫采心虽然脸色不对,看来是有些心虚,但仍挺起胸膛道:“我担心什么?武当弟子从不畏惧恶势力。”

无钦哈哈一笑道:“好个不畏恶势力,当今贪官污吏何其多,武当派怎么不出来主持正义?”

莫采心面色一变道:“杀官即是造反,你这个邪魔歪道……”

“你们住口!”魏无常不待两人继续争论,插口道:“无钦,你既然愿意告诉老夫,还是那三个问题……是否出手?为何出手?如何出手?”

无钦回身平静的回答:“魏前辈,涂家家大业大,在金陵城外良田无数,但仍一心往外扩张,二十年前,他诬言我家祖坟坏其风水,强买我家田地,我爹不肯,涂家派人毒打我父兄,我爹气不过,吐血而亡,长兄带伤奔去涂家评理,从此再无消息,娘亲无奈下携我远走,三年后病死荒郊,我娘死的那一年我十三岁,从此下定决心要杀他满门,又过十二年才以毒物完成此愿。”

魏无常微微皱眉道:“姑且不论此事是否为真,你将他们全家杀害,是否太过?”

无钦挺胸接着道:“当时他们一家二十四人,其中四人不满十四岁,我并未下手,但事后居然全部死亡。这件事在下打听过,那四人实际上是死于刀剑……无钦敢作敢当,实在杀了二十人,但那四人之死,无钦不敢掠美。”

魏无常双目一睁道:“当真?”

“句句实言。”无钦毫不迟疑。

莫采心忍不住道:“就算那四人不是你杀的,二十人的血债也是天理难容,何况你说的故事也未必是真的。”

魏无常回头一望莫采心,莫采心心中一惊,这个“冷面追魂”也不知是真是假,便算是真,也好像老来变性,转成邪道,这时要是向自己出手,自已绝不是对手,那该如何是好?

正迟疑难决的时候,魏无常却缓缓的点点头道:“莫少侠这话说的也没错。”

莫采心心头一松,无钦却面色一紧,只听魏无常按着道:“所以应该查证是否属实。”

莫采心一愕道:“若是真的呢?”

魏无常却忽然转头道:“鲁先生意下如何?”

鲁先生沉吟一番道:“若此事能够查证,想必不只一起。涂家仗势欺人得有此报,可谓咎由自取,‘毒僧’无钦虽然下手略过,但情有可原,除苦主或官府之外……余人不应多事,真正的问题其实在那四人的死因。”

魏无常正要说话,忽然走道中铜铃震动,叮叮咚咚响个不停。众人同时一惊,互相对望,“黑铁塔”邵大山也急急赶了过来,急急忙忙的道:“怎么了?怎么了?”

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望向田冬,田冬也颇为意外,皱着眉道:“现在不是送饭来的时间……”

魏无常当机立断的道:“田冬,你去应付……小心点。”

田冬心里砰砰跳,但是仍只好拿着从赵天南身上取出的钥匙,往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田冬门上的小窗口打开,望着外面道:“什么事?”

门前的守卫一侧身道:“堂主送囚犯进来……咦,赵舵主呢?”

田冬望见“森罗堂”堂主薛遁峦站在不远处,身旁还有几个帮众拉着一个一头乱发,浑身泥污的女性,田冬有些慌乱的道:“赵舵主……他在方便,叫我拿钥匙来。”

那名守卫不疑有他,将钥匙插入锁孔,一面转一面低声婬笑道:“好像是个俏妞儿……你们可有的乐了,不过……似乎挺辣的,小心别让人咬掉了把儿。”

田冬乾笑两声,心情紧张的将钥匙插入,只听喀的一声,两个开关同时打开,门缓缓的向外移动。

薛遁峦堂主望见田冬,忽然一皱眉道:“你不是黄冬吗?赵舵主怎么会让你来开门?”

田冬还不知道该如何答覆,魏无常等人已经由门后冲出,薛遁峦由腰间拔出长刀大吼一声:“黄冬,你居然反叛……传警讯!”一面凶狠狠的往田冬杀来。

田冬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缺名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