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二章 情有独钟

作者:莫仁

田冬见古玲向自己行礼,连忙让过了这一拜,一面道:“姑娘不用多礼,顺便而已。”

古玲再转向魏无常道:“多谢前辈耗费元气替晚辈疗伤。”

魏无常摇摇头没说话,倒是受了他这一礼。

这时莫采心踏前一步道:“在下武当门下弟子莫采心,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只见古玲娇俏的一笑道:“小女子古玲……不知诸位前辈如何称呼?”

众人轮番介绍过后,莫采心急急的问:“姑娘为何被龙虎帮擒捉?”

古玲微微皱眉,目光一望田冬,随即收了回来,摇头道:“我离家漫游途经桐柏山……这些人莫名其妙忽然围上来,小女子武艺不如人,自然遭擒。”

这年头哪会有少女离家漫游?鲁先生摇头道:“龙虎帮怎会沦落到沿路劫人,这……”

龙虎帮虽然算是黑道,但一向不曾往附近犯案,鲁先生其实有些不信,但是他为人谨慎,不乱出断言,所以只说了一半。

可是众人都听了出来,莫采七首先抢着道:“他们一定是见到古姑娘动人的无双神采,所以才被猪油蒙了心,作出这种事情。”

古玲听见莫采心当面称赞,脸上微微一红,低下头道:“莫少侠说笑了。”

“不管这么多了……”韩方伸个懒腰道:“大家同是落难人,三、五日之后各奔东西,没什么好追问的……哎呀,今天中午没吃东西,肚子饿了。”

苏甘哈连忙道:“师父,晚上我去找找食物……看看有没有雉鸡、獐兔之类。”

无钦摇头道:“不能生火,太危险了……要找一些可以生食的东西。”

田冬想到腰中的包裹,连忙取出道:“我这里有些乾粮,大家先对付一下。”

虽说有乾粮,不过小菊本来只是为了田冬而准备,份量自然不会太多,现在一共有十个人,每人都只能分到一些,可是聊胜于无,众人还是囫囵吞枣的将乾粮吃完,只有古玲慢慢的一条条撕咬着,莫采心见状移到古玲身旁,没话找话的道:“古姑娘想必是名门弟子,不知艺出何方?家居何处?”

古玲露出微笑道:“什么名门弟子……我只是在家中胡乱学了些功夫,算不了什么。”

莫采心见古玲没回答自己的第二个问题,也不好追问,正要另辟话题的时候,古玲忽然站起,对莫采心微微一礼,微笑道:“莫少侠,您坐。”

莫采心一愕,却见古玲往田冬身边走去,一面道:“田少侠,我今天进食过,这……给你。”一面在田冬身旁坐了下来。

田冬自然觉得莫名其妙,接过古玲手中的乾粮道:“你真的不饿?”

古玲摇摇头,脸上带着笑容,一双明眸直盯着田冬看,田冬四面一望,却发觉众人都看着自己,有些慌乱的道:“这……还有没有人很饿的?”

韩方呵呵一笑道:“小子,这东西本来就是你的,别客气了。”

虽然古玲必须吃好一阵子,对田冬来说还不足两口就吃完了,田冬只觉得这乾粮彷彿变成烫手山芋,拿越久越是不对,乾脆一口吞了下去,正乾咬的时候,古玲忽然低声道:“我可以叫你田大哥吗?”

声音虽低,众人都是高手,又是近在咫尺,自然听的清清楚楚,莫采心更是神色大变,整个人僵在那里。

不过这话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田冬正咬到一半,气一岔,忍不住呛咳起来,古玲慌了手脚,连忙拍着田冬的背,轻声的安慰。

田冬喘了半天回过气来,望着古玲不知道该说什么,古玲倒是没事人一般,回望着田冬,随即慢慢收起笑容,显露出专注、期待、盼望的神情,两道目光彷彿深深的陷入田冬的眼中。

田冬心里一阵迷悯,连忙低下头收回目光,心神大感不妥。

韩方见莫采心一人僵在那里,轻笑一声道:“莫贤侄,过两天你要去哪,回武当吗?”

莫采心回过神来,勉强笑道:“是,在下必须回武当将此事禀明师尊,还望诸位同上武当,将此事由掌教师伯公诸武林,同声讨伐龙虎帮。”

韩方望向魏无常,嘻嘻一笑道:“老魏,你说呢?”

魏无常沉思片刻,缓缓道:“关了这么多年,不知现在武林局势如何?”

韩方一望徒弟苏甘哈,撇嘴道:“你说。”

苏甘哈连忙道:“师父,魏前辈,这些年武林并没有重大事故,也没有什么新的高手出现……”

韩方一瞪眼道:“废话少说,龙虎帮的势力现在多大,要聚集多少人才对付的了他?”

苏甘哈道:“是……龙虎帮的势力已经由原来的郡、豫两地拓展到陕、鲁,前一阵子听说与霍山神拳帮颇有往来,可能最近的目标是山西。”

韩方一愣道:“这不是大半个中原吗?他们的能力哪有这么强?”

苏甘哈皱若眉回答:“有点特殊,他们是以联盟的方式……首先是对等结盟,后来才逐渐的变质为主从……最先开始的是抱犊冈奉天寨,后来还有武烈门……”

“武烈门?”韩方诧异的问:“那不是白道中人吗?怎么可能?”

“早就变了。”邵大山有些幸灾乐祸的道:“什么白道,现在还不是包赌庇娼大发其财?”

魏无常忽然开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快六年了吧。”莫采心恢复了正常,开口道:“这件事有些古怪,我派掌门玄清真人曾传令武当弟子注意,所以一个月前我行经陕西时多问了几句,管了一些闲事,到了河南住在客栈,一晚被人以迷香暗算,醒来就到了地牢。”

“六年!”魏无常冷冷一哼道:“亏他们还等了四年。”

这话说的有意思,魏无常一共被关了十年,这话岂不是指他被关了四年之后,武烈门才纳入龙虎帮的旗下?

韩方饶有兴味的问:“老魏,武烈门和你有啥关系?”

魏无常顿了顿才道:“武烈门……与我颇有渊源……”他似乎不愿细说,跟着转过话风道:“这么说来,还是要去武当一趟不可。”

邵大山本是黑道人物,首先摇摇头道:“我可不去,没的将老命送在武当山上。”

张贵脉一面唉唉叫痛,一面摇着没受伤的手道:“我家中前些日子收了个叫丁四的新帐房,我无意中发现那家伙是龙虎帮的,他正缓缓的将一个个仆役换成他的人,我大怒出手,却不是那人对手……在下被擒时他曾漏过口风,说还会让我家人享福半年,大概半年后时机成熟,一举就要将我张家吞了,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我可要快快赶回去,让全家逃命,有机会再去武当山拜望莫大侠。”

无钦和尚跟着道:“我也不去武当。”他可不愿置身险地,莫采心对他本就颇有成见,等一下武当派忽然打算主持正义,他毒死再多人也逃不下山。

田冬接着也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管了,我要回梆州。”

田冬打算先回梆州见过父母,到时候风声应该已经过去,自己再想办法来找小菊。

古玲双目一亮道:“我也要去梆州,正好顺路,我们一起走。”

众人大皱眉头,古玲就算是喜欢田冬也太过大胆了,莫采心更是面色煞白。

苏甘哈忽然道:“田少侠既然功夫高强,又是由龙虎帮中反正而出,应该去武当走一趟。”

韩方大是赞成点头道:“这次你总算说对了,田小子应该来一趟,算是人证。”

田冬大皱眉头,自己事情何其多,哪管这些闲事,连忙摇手道:“我功夫哪里高强了,这次逃出来都是大家出手的,我根本不会与人打架……”

韩方摇头道:“这话就不对了,要不是你一招打死赵天南,我们没有一个人逃的出来,而且你没出手还不是为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

田冬听这话大不顺耳,想到自己要回梆州,这位古玲姑娘居然刚好也要去梆州,要是真的一直跟着,孤男寡女的可不大好,既然如此,就缓半个月回梆州,于是点头道:“既然前辈这么说,晚辈就上一趟武当,但是先声明,晚辈只是做个人证,之后就要回家。”

韩方一面点头道好,一面心中暗暗偷笑,到时事情缠上身来,田冬想溜他溜不掉。

没想到古玲微微一笑道:“这样最好,我早就想见识见识武当的风光,田大哥,我们去了武当之后再一起去梆州。”

田冬又吃一惊,这话从何说起?

莫采心自然妒火攻心,但是既然古玲愿意去一趟武当,一路上自然大有机会,莫采心见田冬人品不如自己、文采也不如自己,武功虽然可能不低,不过说不定是两个老头夸大,事实上未必是自己的对手,只是误打误撞的救了古玲才使她倾心,自己花点水磨功夫,还是大有希望。于是点点头带笑道:“如此甚好,那就请魏前辈、韩前辈师徒、鲁先生、田少侠、古姑娘同上武当,在下自然会全力招待。”

至于无钦等人,莫采心对他们本就没有好感,自然是不会坚持邀请。

无钦和尚见莫采心这么说,嘴角微微一笑,转头对邵大山道:“绍兄,既然如此,我们去张家一趟,你看如何?”

邵大山斜视着张贵脉,狞笑两声道:“姓张的,你要我们去吗?”

张贵脉不知如何作答,这两人要是真心相助自然最好,要是心存恶意,自己到时候引狼入室,岂不是大为麻烦?

无钦和尚见张贵脉不敢应允,摇头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当和尚没说。”

张贵脉连忙道:“不……在下不是这个意思,两位愿意伸出援手,张某无限感激……”

邵大山不耐烦的道:“我们帮你一把之后,你还是要举家逃命,不然龙虎帮高手齐出,我们可应付不了,好啦,爽爽快快的,若要我们去,事成之后一人五十两黄金,不会多拿你的。”

张贵脉心想,若是这两人不去,自己除了带不出金银,还要冒被发现的风险,若能先除去丁四再逃,那就能带走自己的财产,这两人共一百两黄金虽然不少,不过算起来这个买卖还是做得,就怕离开之后他俩人翻脸,那可是血本无归……问题是就算不答应,他们要是悄悄跟来,岂不是一样完蛋?

这时魏无常忽然开口道:“张师傅,你打算迁到哪里?”

张贵脉恭敬的回答道:“魏前辈,晚辈在房县有房远亲,预计全家搬迁到那里。”

魏无常点点头道:“你就请这两位帮帮忙,到了房县之后,送封信到武当山来,老夫会下山拜望。”

房县距武当不过一、两日路程,比张家集还要近,魏无常这么一说,等于是替张贵脉作了保证,要是无钦俩人突生歹意,张贵脉一家无法到达房县,魏无常必会主持公道。另一方面魏无常也想到,众人既已逃出,张家必定会更为凶险,但众人又赶着去武当山无法分身,若是无钦两人能去帮忙,自然较为稳妥,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要帮张贵脉想想安全的方法。

张贵脉一点即通,自是大喜过望,一躬到地道:“多谢魏大侠,晚辈将亲上武当迎接侠驾。”回过头对无钦俩人道:“若能得两位相助,事后必定敬赠两位各五十两黄金,决不食言。”

邵大山呸的一声道:“谁稀罕你那五十两黄金?要不是看在曾经共患难,老子才懒的走这一趟。”

无钦冷冷一笑,没再说话,张贵脉自然十分尴尬,连连打躬作揖,免的两人忽然反悔。

转眼过了三日,这三天可是极为难捱,还好第二日韩方仗着轻功冒险外出,在数里外找到一地野生甘薯,连忙挖了一大堆奔回,众人饥饿时能生食甘薯,也觉十分美味,总算是熬过三天。

而这三天,娇俏的古玲却总跟着田冬,田冬自己心有所属,加上看出莫采心对古玲十分有好感,总想避而远之,怎奈崖下凹处就只有这么小小一块,田冬避无可避,只好少说话,反正莫采心总会适时的窜出来接话,也不愁没人应对古玲。

第三日深夜,众人望西南直奔,只要越过一个山谷之后,便是一连串的下坡,只不过这里又暗又没路,众人翻山越岭,自然吃了不少苦头。

行进的过程中,莫采心与张贵脉两位较熟地势,是以在前方引路,韩方师徒两人则在旁策应,魏无常一人断后,其他人在中间急行,古玲自然总是跟在田冬身旁,不过邵大山、张贵脉、古玲毕竟还没完全复原,奔走的速度难免慢上一些。

过了两个时辰,众人越走越是龈难,速度也越来越慢,众人只好在一处坡度较平稳的地方略作休息,除了魏无常之外,就此韩方师徒轻身功夫最好,所以他两位不辞辛劳,分头到前后方去侦查。

田冬望着飞跃出去的两人,心中十分羡慕,他们师徒俩人一般瘦瘦小小,看来韩方择徒的标准中,体型也是重要的因素。田冬想到自己八岁离家,一晃十年,弄到现在连个师父也没有,再想到怀中的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情有独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