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三章 缺名

作者:莫仁

众人再商议了一番,到了夜晚,一个个摸黑往林缘接近,果然这时那面坡地点起了一支支的火把,毕竟再过来的疏林范围太广,夜间便无法照顾到了,所以众人又能多往前推进了两里。

到了疏林边缘,众人见到前方山崖暗影处果然数丈便有一支火把,沿着山壁根的道路往上蜿蜒,在凛例的夜风下不断摇动,众人接近到一个距离便不敢再近,于是纷纷停了下来。

魏无常举起一团泥沙,目光远远盯着瞭望台上的龙虎帮众,待他们一个不注意,猛然一扔,泥沙随着一股力道四散而飞,噗的一声将最接近众人的火把打熄。

众人见状,又向前移出数步,等候着上面派人下来,过了片刻,果然有二十余人背着弓箭、提着大刀,提着火把向下走。

魏无常一见叹道:“没想到他们居然派这么多人下来……”

众人对付这些人自然是绰绰有余,但是难免会被上面的守卫发现,何况他们手中提着亮晃晃的火把,更是难以遮掩。

韩方也叹了一口气道:“怎办?回去吗?”

众人虽然失望,但也无可奈何,邵大山望着缓缓而下的二十余人,咬牙道:“既然非翻山不可,我们宰了这几个家伙出出气。”

魏无常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想摇头的时候,田冬忽然想到一事,有些迟疑的道:“这个木栅是用木头做的,我们能不能放把火烧掉?”

莫采心没好气的道:“哪有办法?还没接近就先变成刺蚂了。”

田冬一顿,有些迟疑的接口道:“那些人手中不是有弓箭吗?我们要是抢下弓箭,不就能射火箭上去……”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还有这招,韩方大喜过望,点头道:“没错,小心别弄坏了弓箭,准备动手。”

众人立即磨拳擦掌,准备下手。

过了片刻,那些人络绎下山,缓缓走到熄灭的火把处,其中举着火把的两人过去重点,其他人分守四面,防备有人来袭。

这时,点火把的两人同时惊咦一声道:“不是被风吹熄的。”

外围众人忍不住回头一望,魏无常一发号令,众人蜂拥而上,他们中连最差的古玲与张贵脉都远胜这些人,还不是乒乒乓乓的转眼就将这二十余人料理,尤其是魏无常出手最是迅捷狠辣,至少打倒了五、六个。

这些人连声惨呼,自然惊动了警哨,号角声立即传出,众人连忙取弓收箭,魏无常一面道:“剥了他们的衣服引火。”

除了古玲脸一红退开两步之外,众人自然嘻嘻哈哈的动手。

同时上方木栅顶端地出现了数十名弯弓搭箭的龙虎帮众,其中一人大声道:“此路不通,你们还不返回总坛投降。”

声音远远传了下来,功夫好像还不坏。

在火光掩映之下,众人发现是老朋友——森罗堂堂主薛遁峦,韩方嘻嘻一笑道:“姓薛的,你们放了我们过去,留一份交情日后好见面。”

薛遁峦大声道:“放屁!你们只要敢接近,我们决不留情……帮主就快赶到了,你们若是投降,日后少受苦楚。”

“放屁吗?好臭好臭,要是来的及赶到,你也不用在这里叫了。”韩方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抬杠,一面猛剥这二十来人的衣服。

薛遁峦不明白众人的计划,远远看见受伤的帮众在冷风中颤抖,忍不住怒骂道:“魏无常、韩方,你两人也是武林前辈,为什么要凌虐我的手下?”

韩方呵呵一笑道:“冷吗?等一下就熬了,而且好热好热……呵呵……”

薛遁峦不得要领,一眼撇见闪闪躲躲的田冬,立即大声怒骂道:“黄冬!你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等捉到你之后,要让你遍尝十八种酷刑。”

田冬吓了一跳,薛遁峦一向是他顶头上司赵天南的顶头上司,七年来积威已久,田冬自然不敢回话。

还好这时众人准备完成,魏无常招呼一声道:“田少侠与老夫左右应付箭矢,其他一半的人发箭,另一半点火。”

众人一应,同时向前冲,只有田冬一面迈步一面大皱眉头,叫自己去应付箭矢,有没有搞错?

奔到一半,无钦忽然递来一把刀道:“用刀挡。”

田冬接过手中,眼见现下没空争辩,只好认命。

终于到了对方的射程内,上面的薛遁峦一声令下,百余枝箭矢同时飙下,众人一顿,魏无常道:“小心了。”一面双掌挥动,将接近的箭矢隔开。

田冬拿着刀不知该如何格挡,眼看数十枝箭向自己射来,田冬大吃一惊,将刀扔下,两掌同时全力前推,两道狂飙般的掌力讶然涌出,掌风呼啸之间,箭矢四面迸散。

魏无常一愕,连忙叫:“田少侠,看准了再打,省点力。”

要是总这样全力出手,田冬支持不了多久就会耗尽内力。

田冬没空答话,转眼又是一批箭矢射来,要不是众人站在射程边缘,箭矢威力已经大大降低,田冬还真是无法应付。不过现在心神较定,又是一掌轰出去,因为箭矢多半是由上而下,这次田冬改成威力强大的“璞玉掌”,两掌虚空土托,一招“旭日东升”斜向上发出,虽省了三成力,但效果却大同小异,田冬算是第一次确切了解,依着特殊方式发招与胡乱出手的不同。

两排箭雨过去,躲在两人身后的众人也将燃起的一团团衣物绑在箭上,向木栅射去,现在两方距离约三百余步,又是由下而上,不是很容易射上去,而且衣物上又没有浸油,不易持久燃烧,后方众人射了几次箭都未能顺利的引燃木栅,还有许多的着火的箭矢飞到一半就熄灭,众人正暗暗心惊,薛遁峦哈哈大笑道:“别傻了,桐柏山多雨,这些木头湿的紧,没有用的。”

韩方连忙叫:“老魏,要不要撤退?”

魏无常没空回头,喊道:“你们先退,我们再走。”

身后的无钦和尚忽然道:“魏前辈,能不能再前进十步?我有办法。”

魏无常这时没空间无钦的办法是什么,对田冬道:“田少侠……还能支持吗?”

田冬现在还勉强能应付,再前进十步会是什么状况就难说了,可是田冬这时怎么说的出个“不”字,只好点点头道:“还……还好,我试……试……”

现在已经不是一排排箭雨射来,而是连续不断的钻射,这下子对魏无常来说比较轻松,但是田冬却是更为手忙脚乱,找不太到回气的时间,所以连说话都不大顺。

韩方在后面看了发急,忍不住叫道:“小子,你没有学过一点巧打功夫啊?总是一掌一掌硬干,还是乾脆我来好了。”

韩方虽然内力不及田冬,不过自忖不会应付的这么难看,只是可能支持不了太久。

魏无常连忙道:“不,若真能上去,还要仰仗韩兄动手除敌。”

韩方动作迅疾,招式灵动,对付一大群人最好用。

而田冬听到韩力的话却是一楞,其实无须极大的内力冲出,只要将内力凝聚在手上,再小心的挡开箭矢就打了。

想通了这一点,田冬立即快手快脚的运用起“崇义十六打”,手脚也立即变快了起来,虽然看起来比刚刚还惊险,不过实际上却省了许多力。

韩方看了高声叫:“好!孺子可教。”

魏无常眼角余光见到,立即叫道:“无钦,准备好了吗?”

两人身后的无钦回答:“再一下就好。”

魏无常只好闭嘴,转心应付箭矢。

而田冬应付的却十分紧张,虽然内力足够,但是箭矢来的迅速,田冬的“崇义十六打”除了小时候在崇义门与如儿练习之外,几乎完全没有临敌经验,所以现在初次使用,有些慌乱,撑了一会,忽然章法微乱,几枝箭穿过了田冬双掌,往他胸前射来。

田冬一惊,只好内息鼓送到要挨箭的地方,准备硬挺一下,只听噗的一声,箭矢击中田冬,田冬只是微微疼痛一下,居然是毫发无伤,田冬还来不及高兴,身后却忽然传来古玲的一声尖叫,田冬一慌,又挨了两箭,这才想起自己身上有件刀枪不入的背心,却不知古玲何事惊呼?

古玲一叫,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韩方、莫采心连忙转头望过去,却见古玲好端端的站在阵尾,正与大家一般,以抢来的长刀隔开一些前方没照顾到的箭矢,莫采心疑惑的问:“古姑娘……?”

古玲却惊讶的望着田冬道:“田大哥……他不是中箭了吗?”

原来现在大家各忙各的,只有古玲还是一直注意着田冬,她明明见到田冬中箭,可是看田冬却依然好端端的站着,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韩方一面又射了一箭,一面摇头苦笑道:“女娃子,你是关心则乱,看错了吧?”

只有田冬知道古玲末曾看错,对于古玲一直注意着自已也有些意外,这女孩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想到这里田冬心里一乱,又挨了几箭,这一下连韩方也看到了,见田冬居然刀枪不入,讶然之余,心想八成田冬内力奇高才会如此。

事实上,在箭矢力道渐失的状况之下,以田冬与魏无常的功力来说,确实能支持一阵子,但难免会有些皮肉之伤,要完全没受伤是不大可能。

韩方正想该不该替下田冬,不过见田冬却是出手越来越顺,一套简单的拳法施出,终于慢慢的能将身前封挡的滴水不漏,韩方忍不住喝采起来:“小田冬,要得!”

就在这时,一直蹲着不知在弄什么的无钦,终于站起身来道:“好了,魏前辈,田少侠,可以前进了。”

魏无常与田冬闻声,两人同时缓缓的往前走,两人拳掌所及之处,箭矢四面激飞,不过越是前进,两人越难应付,毕竟无穷无尽的箭矢并非血肉之躯所能长久防御,而且越是前进箭矢劲力越强,两人勉力支持着,一面满腹疑问的心想,无钦和尚到底想做什么,前进十步又会有什么改变?

这时无钦举起一支他弄了半天的箭矢,上面包了一大团布包,韩力疑惑的问:“和尚!不点火吗?”

无钦摇摇头,拉满了弓,往木栅上方斜斜射去,只见这一箭高高飞起,目标不是木栅,更不是任何人,大是莫名其妙,有些龙虎帮众望着这奇怪的一箭,不禁讪笑起来,站在上方的薛遁峦更是摇头大笑:“连人都没点,你们气数已尽。”

他还没笑完,箭已往下落去,想来大约是落在木栅后,无钦和尚嘘了一口气,低声道:“我们先退数步吧。”

田冬巴不得有这一句话,而魏无常也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两人应声后退,众人自然跟着移动,退出了二十步外,能射来的箭矢就不多了,韩方首先诧异的问:“到底是怎么了?”

无钦还没回答,木栅那边忽然传来数声惨叫,众人回头一望,原来是数名龙虎帮众摔落栅下,当场摔死,而栅后仍不断的传来奇异的呼叫声,似乎是痛苦混合着紧张,众人面面相觑,莫采七首先想通,瞪大双眼叫:“你……你用毒?”他一直放心不下无钦的毒术,自然第一个想起。

无钦傲然一笑,悠悠道:“不然在下岂非愧称‘毒僧’?只可惜我搜罗了数日的东西,一次就用光了。”

这时已经无人往这里放箭,邵大山首先高兴的鼓掌道“好样的,‘毒僧’果然名不虚传。”

韩方咋舌道:“什么毒……这么厉害?”

魏无常也微微皱眉道:“这样……我们如何过去?”

无钦点头道:“这些多是草木之毒,放把火一烧就好了。”一面缓缓的拿着火把向前走去。

邵大山跟着往前,一面道:“我帮你。”

无钦回过身来摇摇手道:“绍兄不可,只有我能过去。”

邵大山想起毒物的厉害,吃了一惊,连忙止步。

众人只见无钦一面走,一面搜集火把、箭枝,推放在木栅下,随即熊熊的烧了起来,过了片刻,火势逐渐的引发,向四面蔓延开来,无钦才缓缓的退了回来。

火光逐渐越冒越高,必必剥剥的木材烧烈声不断的响起,过了片刻,忽然飘过来一股香味,邵大山一闻,吞了吞口水,道:“怎么会有香味的……?”又嗅了嗅道:“好像是烤肉……”

莫采心则大是惊惧,莫非无钦心存不轨,又施放了什么毒物,连忙闭起呼吸。

古玲这时正在检查田冬身上的箭孔,见到居然只穿透了外衣,不由得大是意外,刚想发问时也闻到香味,正露出疑惑的表情想着是什么香味,却见到田冬面露不忍之色,她也是冰雪聪明,转念就想到香味的由来,一声惊呼,扑到田冬的怀中,迟疑的道:“不会……不会是……”

一向嘻笑的韩方面容转为严肃,轻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不愧是毒僧……却不知他们被烧的时候,是清醒的,还是已经死亡?”

原来这些烤肉的香味,却是熊熊大火烧到龙虎帮众的味道。

无钦面色不变的道:“因为份量不足,并没能让他们立即死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缺名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