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四章 缺名

作者:莫仁

东方天光乍现,时刻已到,众人一个个起身。

田冬起身之后只觉精神奕奕,全身是劲,知道功力又深了一层,想来是这几天的适当运用之后,体内产生了新的适应变化。

这时魏无常对众人道:“走!”

于是众人转向南,离开这些天经过的田野,往南边的官道上移动。

一路走来,这时由东方往渡口前进的人还没赶到这里,官道上没什么人,七人可以用较快的速度前进。

不久之后,远远的就见到渡头前的数间客栈,人们正开始活动,喧闹声也远远的传来。那些是前一天晚上赶不上渡船的旅客,趁着一早渡口人数不多的时候,准备搭早班的渡船。

田冬等人越是接近越是紧张,据魏无常等人的推测,这个渡口将是龙虎帮最后拦截的地点,虽然不至于出动数百人,不过一定会有许多高手参与,还好依时间算来,黄木森等人应该还没赶回来,不然众人难有机会。

距离渡口越来越近,众人忍不住东张西望,看看四面有没有龙虎帮的人马,不过看来看去,都只是平凡的旅人。田冬等人一直往前走,直到渡口。

渡口有三、四艘船,有的已经启航,有的还停在岸旁,苏甘哈上前与渡口前一位黜黑渔子询问片刻,又与数人谈过之后,回来对众人道:“这里有大型的和小型的,两条小型的渡船已经先一步过河去了,过一会就会返回来,较大的费用较低,可是必须等人数到齐才开船。”

魏无常思索片刻道:“还是大船好了,虽都有危险,不过他们不大可能将大船击沉。”

既然决定了,众人沿着跳板往大船上走。所谓的大船也不过能容纳近百人,加上有些车、马、驴也上了这艘渡船,所以船上最多能载四、五十人,现在已经三十余人,加上田冬等人已经接近客满,随后又登上了六人,还带上了两匹马,所以不久之后船便开始向西岸移动,这时较小的两艘渡船都还没回到东岸来。

这是一艘双桅帆船,船身老旧,船夫都十分老练。众人移到船头的一处空地,苏甘哈、莫采心、鲁先生等人面对着江水,韩方、魏无常则观察着船上的众人,只有田冬与古玲两人无所事事的站在中间。

众人知道田冬功夫虽然不低,但是并没有什么江湖经验,所以并没有交代他什么事情,古玲更不用提了。

这时船上的人可以分成四种,一批是十来位行商聚集成的团体,船上的驴马车大多是他们的,他们一群人占据了大半个船尾;再来就是田冬等七人,还有一个、两个自行搭乘渡船、散处四面的人,这些大约有十来人;再来就是最后登上的六人。

除了第一批行商组成的团体之外,其他人大多服装简陋,看来较为贫穷。这些人在船上各作各的事,声音不断的传来,尤其是第一批行商最为喧闹。

不过大部分人见到苏甘哈等人配刀挂剑的,都与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除了最后一批人没有空间可去,只好跟在众人身旁。

船过江心,已经可以远远的望见襄阳城,众人心里不禁怦怦乱跳。要是有事,应该就在这个时候。正在紧张的时候,最后上船的那六人其中一位老者忽然往众人走来,韩方与魏无常两人同时紧张起来,四只眼睛同时精光一闪,瞪向那位老者,其他众人也同时发觉身后的异常,唰的一声同时转过身来,莫采心与苏甘哈两人还将刀剑拔出,顺手摆开架势。

老人吓的一颤,往后退了一步,似乎把将要说的话又吞了回去,韩方开口道:“老丈,有事吗?”那老人似乎与比魏无常还要老。

老人摇摇手,迟疑的道:“没……没事。”随即转身要往回走。

韩方伸手一拉,一把捉住老者的脉门,沉声道:“有话就说。”

老者其他几位同伴见到老者忽然被抓,连忙靠过来道:“怎么了?怎么了?”不过倒没有来势汹汹的味道。

韩方暗暗提高劲力准备,但表面上却毫不理会这些人,依然目光紧盯着老者。

老者全身发软,只好连忙道:“没……没什么,我们是……天门客栈的人……”

“天门客栈?”韩方一楞,将老者的手放开道:“夭门客栈又怎么了?”

“没事……没事……”老人连忙往后退。

韩方见他们也是衣衫槛褛,自然也藏不住兵器,自觉紧张过度,较为温和的道:“不好意思……有话你就说吧。”

老者还是返到其他人身后发抖,另一位中年商贾般的人物满面堆笑的开口接道:“我们掌柜的是想问诸位到了襄阳要不要投宿,我们天门客栈就在东门附近,算是襄阳里首屈一指的大客栈。”

原来是拉客的,苏甘哈一笑道:“首屈一指?真是首屈一指就不需在渡船上拉人了。”

那六人脸上有些尴尬,还是那位中年商贾强笑道:“客官真是精明,可是本客栈虽不是第一,但只是门面上较不显眼,其实论到房舍优美、美菜佳肴,襄阳城中可说是无出其右,客官若是要在襄阳小住一段时间,务必要到天门客栈稍歇。”可算是十分会说话。

莫采心摇摇手道:“不用了,我们到襄阳城有地方住。”

莫采心数位师叔、师伯便住在襄阳城,不然也不会说到了襄阳便安全了。

老者似乎没这么惧怕了,又探出来道:“不过我们客栈真的是一个好去处……”

他话还没说完,一直没转过头来的鲁先生忽道:“有七、八艘小船迎过来了。”

众人一惊回头,果然有八艘小船正由对岸往这里驶来,那是一种船身低浅的肩型小舢板,每艘上面都生了十位左右的龙虎帮帮众,正拨弄着着船桨急速的往这里划来。

众人一惊,这里距襄阳已经不远,龙虎帮居然敢这么大举出动,看来是势在必得。因为这一次必定会惊动襄阳城内外的武林人物,消息若传到武当派人耳中,只要与众人一会合,龙虎帮将再难下手,不然就等于和武当明着干,也不用他们去武当了。

这时船上一片混乱,惊呼声阵阵传出。船上的船夫们连忙下锚收帆,一面集合到船头蹲下,这样可以避免被盗贼伤害。天门客栈的六人自然也拥过来往外看,面色大变。

眼看船要接近,刚刚那位天门客栈的老者抖着声音道:“怎么会这样?这里居然会有强人劫船……”

话还没说完,六人同时发难,三人对付魏无常,三人暗袭韩方,六双手或拳或掌的往两人攻来。

韩方忽觉劲力及体,其势已经来不及闪躲,只来的及大喝一声:“好贼子!”

连忙一个翻身回击两掌,将一个暗袭的大汉当场击毙,飞落船下,但同时也被另两人重重击中。这四道掌力直透内腑,韩方受了极重的内伤,随即无法支持的向后一跌,倒入了鲁先生的怀中。

魏无常功力较韩方要高,但是对方派来应付他的功力也更高,三人中就有那位老者和中年商贾,他们一提功力魏无常已经察觉,但是这二人功力实在不弱,转眼掌力已经欺至魏无常的背心与左右胁。

魏无常知道来不及躲避,两臂向内一夹护住左右胁,并将全身劲力运到背心准备受击,同时两脚忽然往后翻飞,一片腿影扬起,试图将三人逼退。

三人没想到魏无常变招这么快速,中年商贾一皱眉,转向发力,往魏无常的腿影攻去,另两人原势不变,四掌同时印到魏无常身上。

不过魏无常既然已经全力反击,也不是那个中年商贾接的下来,只见他被魏无常往后踢飞,翻身落地却爬不起来,两手软软的垂下,却是已经双双折断。

可是魏无常也不好受,被另外四掌击的往前踏出两步,魏无常立即一转身,迎向追击而来的两人,整片掌影泛出,挡住两人的攻势。

可是这边打伤韩方的两人都立即恶狠狠的迫来,马上与苏甘哈与莫采心迅速地战在一起,苏、莫两人居然还有些不敌,鲁先生见状将韩方交给古玲,一面对田冬道:“田少侠,你助魏大侠。”随即向着苏、莫两人的战团欺近。

田冬见魏无常已经有些不支,知道他受伤不轻,但船尾就这么一点空间,田冬不知如何绕过魏无常帮忙。情急智生,猛然一跃,由上而下的往那位冒称掌柜的老者扑去,正是“璞玉掌”中之“怒鳌翻云”。

那人忽觉空中一暗,同时察觉空中有劲风下涌,急急向上一瞥,却见到田冬如同一头饿鹰一般猛然下扑,已距自己不到五尺,掌风笼罩之下,居然是无处可闪。

老者大吃一惊,将两掌往上一挺护住头部,一面后撤避开魏无常的攻击。

田冬毫不留情的全力轰下,两人互击之下,老者脚底下的船板忽然裂开,全身巨震,已受内伤。老者大吃一惊,知道不能硬顶,眼看田冬一个借力翻身,准备再度下击,老者连忙向后一个翻滚,远远的脱离田冬的控制,开始以游斗术应付。

田冬颇为意外,转身攻向另一人,那人见田冬一掌伤了老者,大吃一惊,眼看田冬要与魏无常左右夹击,连忙一个闪身,远远绕开,也跟着游斗起来,魏无常已经逐渐转动不灵,田冬却是经验不足,从没应付过这种一沾即走的敌人,一时间战局居然僵住了。

而另一面自从鲁先生加入战团之后,果然立即恢复了优势,慢慢的变成莫采心与苏甘哈两人合力对付一个敌人,鲁先生对付另外一位,两边都微占上风,不过一时都拾夺不下来,也是无法解决。

这时那些船只已经靠近,正伸出挠勾将船勾住,一面有人连声呼叫:“这是武林恩怨,无关的人闪远些。”一面一个个攀跃上船,往众人拥来。

魏无常见状大叫一声:“结阵!”众人闻声抛下对手,立即聚成了一个圈圈,将韩方护卫在中间,面对四面逐渐拥上的数十人。

这些人拥上船只,四面的商旅知道不是强盗,心中自然安了一半,不过还是紧张的往船头拥,但是这船毕竟不大,船尾一处拥上了三十多人之后已经没有空间,其他人只好在河面上守着,一面呐喊助威。

现在那六人只剩四人,他们也没想到在这种十拿九稳的状况之下,居然只让韩方失去战斗力,更没想到田冬的功夫高到这种程度。是因知道田冬功力高强的只有那些守木栅的百余人,而他们却全部离奇死亡,不然龙虎帮他不会计算错误。

老者这时已返到后方调养,远远的大声喊道:“生擒黄冬、鲁先生,其他格杀勿论。”

四面众人一应,同时往中央杀去。这些果然都是好手,虽然没有刚刚那几位高明,不过数十人拥上来也难以应付,要是魏无常没事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但是魏无常其实已经受了蛮重的伤,还需要一旁的鲁先生掩护。

而田冬虽然内力不弱于魏无常,但是见到这么多人心中便有些慌了。眼见一大群人刀剑齐仲的涌来,田冬想不出应该如何是好,猛然施出一掌“怒海搏涛”,掌影四面飞旋,便生生的击飞了向自己身前冲来的八名壮汉,这是“璞玉掌”中威力最大的一招,专门用来应付群殴,那八名壮汉中击之后一声不出的死去,但却也足足耗去田冬三成功力。

四面众敌见到田冬如此威势,不由得都退了两步,既然要活擒田冬,这些人乾脆绕过田冬,往其他众人杀去,田冬自是有苦难言,再来两下自己就没力了。

其实,对付这些功力远弱于田冬的人,他根本不该用这种招式,不过田冬苦于无人传授,有功夫也未必会用。眼看前方只有三、四人虚幌来去,而要对付这种敌人他的脑海中只有一招“咫尺天涯”,可是这一招施出,自己马上就脱离了阵势,到时阵势出现缺口,岂不是更危险?

田冬迟疑不了多久,其他众人却已经应付乏力,尤其以古玲与魏无常最为艰辛,魏无常当机立断的叫:“田少侠,你尽力出手,我们缩小阵势。”一面招呼着众人缩小圈子。

田冬顾忌一失,立即认准了一个敌人闪电般的冲出,那人还没回过神来,田冬的两掌已经印在他的胸前,田冬马上施展起“虚幻步”,左闪右冲的又料理了数人。

为了省力,田冬多用“崇义十六打”,少用“璞玉掌”,反正现在是个混战的局面,也没人有空与田冬见招破招,在田冬极大的力道下,一下子又击翻了五、六人。

可是龙虎帮来了数十人,田冬虽然大展拳脚,但是魏无常等人还是岌岌可危。

田冬顾得这头顾不得那头,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船头传来一声长啸,此啸蕴含极为强劲的内力,连田冬都不禁为之心神动摇,遑论他人?刹那间,所有人都缓了下来。

众人回头一望,只见一名壮年白袍人忽然由船头冲来,乒乓碎碎的击飞了数人,一把捉住那名闪的远远的老者,大声喝道:“全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缺名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