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五章 前途多艰

作者:莫仁

见古朴亲热的叫着自己,田冬只有更是惧怕,连忙躲在步连云身后叫道:“我才不是你的徒弟。”

古朴面色微变,但仍强笑着道:“你真是糊涂了……难道你没叫过我师父?难道我没传你‘璞玉掌’?”

田冬自然知道古朴其实是念着玉球,他很想将玉球还给古朴了事,不过田冬认为玉球被自己不小心弄破,古朴知道非翻脸不可,只好装傻不还,当即连忙摇手道:“少来,那是你逼我骗步大侠,才勉强教我的。”

古朴缓缓的往前走,一面道:“没想到十年不见,你居然变得如此糊涂,看来为师真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了。”

魏无常、韩方等人面面相觑。他们虽然也看过田冬施用“璞玉掌”,也曾怀疑田冬是古朴的徒弟,不过田冬一直说自已没有师父,又从没听说过古朴有传人,众人自也不好追问。没想到古朴一见田冬就认徒弟,要知道师父想要如何管教徒儿,他人自然不能插口,魏无常等人虽然见到田冬的表现有些古怪,却也无话可说。

只有步连云知道其中关窍,立即一拦古朴道:“且住……古朴,这件事你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

古朴心中暗暗发火,但是现在不是和步连云算账的时候,只好强忍着怒火道:“步连云,莫非你要冒武林之大不讳,干涉他人师门之事?”

步连云大笑道:“古朴,当年你虽曾传田贤弟功夫,但你要我揭开原因吗?这样子你也未必好看。”

古朴面色微变,那件事确实不大光彩,要是步连云真的公诸武林,自己可真是贻笑天下,于是整个脸又阴沉下来道:“步小子,你这么想和我再打上一场吗?”

步连云一笑道:“有何不可?三次未分胜负,也应该分个输赢了。”

古朴横了田冬一眼,阴阴的望向步连云道:“好……跟我来!”

古朴随即转身飞跃,他足间一点地面便前飘老远,一路有如行云流水,沿着河岸北方直飘过去。

步连云回头对众人嘱咐道:“你们小心些。”也跟着古朴后方奔去。

只见步连云身法又是不同,一闪一闪之间便掠出了数丈,速度丝毫不下于古朴。不多久,两人的身形就隐没在北方一片沿河生长的树林中。

众人面面相觑,但又旋即将目光集中到田冬的身上。田冬识得步连云已是一奇,古朴强认田冬为徒又是一奇,何况这两人都是当今的武林高手,功夫名头还都比“冷面追魂”魏无常高。

其中最为讶异的还是莫采心,他虽知田冬功夫高强,但他自命名门弟子,见田冬土头土脑,一直不是很看得起,没想到田冬与这两位传奇般的武林高手都有密切的关系。

田冬回头望着众人的目光,连忙摇手道:“我真的不是他的徒弟。”

魏无常微微皱眉道:“田少侠,‘鹭峰隐士’虽然名声不佳,但也少有恶迹,以此人为师也不算丢脸……”

“是啊。”韩方接着道:“要不然‘璞玉掌’天下无双,古老头怎么会这么好心传给你……田小子,你是不是偷了师父的什么东西?”

韩方服了伤葯,在略为调息之后已勉能走动,正倚着徒弟苏甘哈的身子讪笑田冬。他倒是指的很准,古朴确实是想向田冬讨回东西,只不过是事实上并不是田冬偷的。

原来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古朴的徒弟?田冬叫了起来:“才不是……古朴他教我功夫是为了骗步大侠,一骗完之后就想杀了我,还是步大侠出手我才逃出来的。”

魏无常与韩方对视一眼,不再作声。鲁先生却缓缓的道:“田少侠既然这么说,我们当然信的过。不过少侠可要知道,若真的欺师灭祖、叛离师门,可是会受全天下人唾弃的。”

田冬大皱眉头,这算是相信还是不相信?这时古玲在田冬身后忽然低声道:“田大哥,我相信你没有拜那个人为师。”

田冬感激的望了古玲一眼,却见她面色苍白,美目中泪光盈眶,居然为了自己受误解而难过。田冬本来也没有多难过,见到古玲这副模样,当然对于古玲万分感激。田冬一阵感动,忍不住一把紧紧握住古玲的手,除了点头却也说不出话来。

魏无常见状摇头道:“不提这个了,我们未脱险境,还是快走吧。”

“想走?”忽然传来木叔其的叫声。却见数十名龙虎帮众又不知由哪里拥了出来,团团将众人围住,木叔其狞笑道:“靠山都不见了?”

没想到龙虎帮居然还没完全撤走?众人连忙又结成圆阵。只见四面的龙虎帮众逐渐的接近,木叔其目光盯着田冬道:“原来你这个小子有这么大的来头,难怪帮主坚持要将你生擒。”

在圈子当中的韩方,忽然喘着气大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要是惹恼了‘白衣大侠’和‘鹭峰隐士’两人,你们龙虎帮吃不完兜着走,只怕不久之后就得解散了。”

木叔其微微一惊,这事也不可不防,两人中若有任何一人想来闹事,那都是龙虎帮的大麻烦,要是同时得罪了两人,恐怕真的如韩方所说。但帮主又下了严令,这该如何是好?

韩方见木叔其似乎心动,连忙续下说辞道:“到时候,黄帮主抵挡不住,只好把田冬交出,再宰了惹出此事的罪魁祸首抵数,那当然就是您本人了……您一死了之不打紧,误了龙虎帮的基业岂非万死莫赎?阁下如今要是收手,只要如实禀报有步连云与古朴两人插手,想来贵帮帮主也不会责怪于你,岂不是皆大欢喜?”

木叔其面色百变,韩方这些话在情在理,何况这些人无一庸手,田冬的功夫又超出估计,便算是获胜也是惨胜,加上自己刚刚已经受了伤,不要事后又变成代罪羔羊可划不来。

木叔其眼珠转了两转,心想还是先问问妥当,终于一挥手道:“好,就让你们多活两天……你们也别想安然无事的上路,帮主这两天就会赶到,你们绝对到不了武当。”

龙虎帮众在他指挥之下,迅速的散去。

古玲蹦到韩方身边,开心的笑道:“韩前辈,您居然凭一张嘴说退了他们,真是太厉害了。”

韩方笑呵呵的道:“女娃子该打屁股,这不是骂我没功夫吗?”

古玲一伸舌头,俏美的一笑道:“人家才没有这个意思。”又奔回了田冬身旁道:“田大哥,韩前辈这么厉害,你要多学学。”

田冬一瞪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除了莫采心大大吃醋之外,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走吧。”魏无常也忍不住莞尔道:“等一下他们变卦就麻烦了。”

现在前方再无阻挡,众人迅速的向襄阳而去。

到了襄阳城,莫采心领着众人到了城西,到了“风云镖局”的襄阳分局。镖局内的镖师大半是莫采心的师伯叔或师兄弟,“风云镖局”总号设在金陵,现任总镖头是武当派俗家第一高手‘阴阳双剑’莫严,他正是莫采心的远房大伯,论起师门辈分也是莫采心的师伯,所以众人一到襄阳,传信飞鸽立即往武当、金陵两方分送。

两日后,武当山上立即来了二十一位道士,与魏无常等人相见,自然又是一阵应酬。

这些道士是以玄方真人为首,其中七名是与掌门同辈的“玄”字辈,十四名与莫采心同辈的“和”字辈,都是武当派的精英,足见武当掌门玄清真人十分重视此事。而由于风云镖局远在金陵,自然不可能在数日内赶来,为了争取时效,众人只好立即出发往武当山前进。

除了原本的七人及武当山上下来的二十余位道士之外,风云镖局还派出了五位本是武当弟子的镖师,一行三十余人,骑着快马往武当奔驰。襄阳距武当约莫两百余里,众人赶急一些,可以在当天赶到。

这两日,一直没有步连云的消息,不知两人一战结果如何。众人当中自然是以田冬最为焦急,田冬念起步连云有如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来去无踪,不由得十分钦羡,一面纵马奔驰,一面怀想若能与步连云并峦行侠江湖,一定是人生乐事。

一路无事的奔了半途,到了下午时光,前方忽然一声呼啸,领先的玄方真人立即一勒马,将速度减慢了下来,众人自然纷纷减速。

只见前方两名先行探路的道士疾驰而回,其中一人率先对玄方道:“玄方师叔,龙虎帮帮主黄木森率领左右护法堵在黑松林的路口,送上了一封信。”

玄方眉头微皱,一面接过信柬一面问:“和规,他们来了多少人?”

那位和规道士摇摇头道:“师侄与和凡师弟只见到这三人,不知道黑松林中埋伏了多少人。”

玄方将信柬打开,望了望后将信柬转交给魏无常,一面道:“魏大侠不知有何看法?”目光一面转到了田冬身上。

魏无常接过一看,立即摇头道:“此事万万不可,龙虎帮目的只是在模糊焦点。且不论古朴、步连云两人先后作证,便算田冬真是龙虎帮的逃奴,他也是为了救我们出来才逃离龙虎帮,老夫誓死维护他周全。”

这话一说众人明白大半,龙虎帮又拿田冬的身分作文章。田冬自然最是委屈,不过他慢慢的也习惯了,只是不知道武当的诸道士有多少人相信。

这时玄方点点头道:“贫道明白,不过龙虎帮自然没这么好说话。既然他们帮主已经赶到,看来是打算在黑松林一决……我们若是穿林而过,必遭突袭暗算,若是绕林而走,今日恐怕是赶不到武当。”

一位壮实的老道策马上前道:“玄方师兄,既然如此,我们就往北绕过黑松林,大不了在三里溢歇宿一夜。”

“我们既然想到,他们必定也有了计划,这说不定是疑兵之计。”另一位高瘦的老道开口道:“三里溢四面矮丘环绕,容易受袭,若是对方来袭,前后一据,不只我们危险,连那里住的二十来户人家也会遭殃。”

那位壮实的老道点头道:“玄竹师弟此言亦有道理,这么说我们应该直穿过黑松林?”

高瘦的玄竹摇头道:“玄朱师兄此言差矣。敌暗我明,妄入黑松林十分危险,而且黄木森功力高强,除了掌门师兄之外,我们未必是他的敌手,只能以剑阵对付。但黑松林中道路狭窄,大大限制了阵势的运行,反而更为危险。”

玄朱一征,皱眉道:“这也不对,那也不行,莫非我们应该转回襄阳?”

玄竹一笑道:“当然不是,我们不如在这里略作休息,随后急赶三里溢,连夜赶上武当,如此可保无虞。”

玄天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这样打算……玄方师兄,您认为呢?”

玄方微微一皱眉,似乎不是很赞同。

玄竹接着道:“玄方师兄必然担心此举大失武当颜面,其实我们若是真要试试他们的实力,可以等赶过三里溢之后,在三里溢外的平野地形列阵等候,他们八成会追来,到时候我们就给他们一个迎头痛击。”

玄方听了之后微微点头道:“如此也好……我等就在此稍息,魏大侠不知有何意见?”

魏无常摇摇头道:“一切由真人决定。”

众人计议已定,当即下马休息了一个时辰,全队上马前奔,前进不久,便即转向北方的一条岔路。随着天色渐黑,前方也逐渐出现了一个小乡村,四面果然是一个个的小丘陵,众人虽然是马不停蹄,但是难免必须稍减速度,不然若是什么人忽然由侧面奔出,那可是非丧身在马蹄之下不可。

刚进入乡村,高瘦的玄竹忽然一勒马道:“等一下,有古怪。”

众人纷纷收缰,玄竹接着面容严肃的低声对玄方道:“才刚入夜,不该处处死寂。龙虎帮可能已经先赶到这里了。”

玄方微微一惊,也低声道:“那现在应该如何是好?”

“只有一个选择。”玄竹道:“我们立即后退半里,那里地势较为开阔,可以与敌人一战,也不虞伤害到村民。要是快马冲过去,他们可能已经在路上暗暗布下陷阱,未必能安全冲过。”

“好!”玄方一掉马头,对众人道:“后撒半里!”

众人正要转向,却发现两旁暗影中无声无息的扑出数十人,拦住了众人后路。

黄木森正缓缓的艘出道:“堂堂的武当派居然一声不吭的溜了,岂不可笑?”

玄方见不能再顾及四面民宅,一跃下马道:“布阵!”

二十一位道士立即飞跃而下,分别组成了三座威力强大的七星剑阵。其中由玄字辈七人组成的剑阵正拦在黄木森身前,七把长剑同时出鞘,各自指着不同的方位,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阵势中散发出来,彷彿蕴藏着无限的变化。

黄木森面色不变的道:“武当真打算与龙虎帮硬干吗?”

玄方沉声道:“这是贵帮尾随不放,本派自然必须自卫。”

黄木森一挥手,四面屋顶同时举起数十支火把。一亮之间,只见处处人头,龙虎帮众居然来了三百余人立在四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前途多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