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六章 三雄争锋

作者:莫仁

在这一刹那,田冬脑海中闪过自己会的所有招数,无论是“汤池拳法”、“璞玉掌”甚至“崇义十六打”中都有防御的方法,不过这时距离过近,田冬来不及出手,只好猛然往后飞退。

但是田冬练来练去,就是没练过后跃的方法,速度自然不如木叔其,“汤池拳法”中一招护住胸腹的“定鼎中原”还来不及施出,木叔其已经狠狠的击中田冬小腹,田冬闷哼一声,两手画了个弧形往前直轰,正是一招“阴阳莫辨”。

距离极近之下施出此招,木叔其哪里能闪,虽然急急缩回双手左遮右挡,田冬的双掌还是同时击中木叔其的左右双肩。

木叔其惨呼一声,往后猛然一翻,翻出八尺落地,两手却再也举不起来,原来他的两肩肩骨已经同时被田冬打断。木叔其忍着剧痛,睁眼望向田冬,却发现飞退近丈的田冬面色虽然有些不对,却依然稳稳的站在当地。

木叔其又吃一惊,后退了两步道:“你……”

四面看得清变化的人,这时都如同木叔其一般大惑不解。要知道田冬虽然内力较为高强,但是硬生生受了木叔其一掌,也该会有不小的创伤,就算意志坚强,回手一击求个两败俱伤,也不该能有这么大的威力,现在更不应该还能站着,所以木叔其才会这么吃惊。

这自然是靠着那件“紫金衣”,木叔其击到田冬小腹的力道几乎被隔绝了十之七八,剩下的力道对田冬虽有小损,但却无伤大雅,田冬反而逮到机会击退木叔其,这是连田冬在内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黄木森见到田冬施用“汤池拳法”虽然有些意外,不过也不认为木叔其会输给田冬,没想到木叔其先击中田冬居然还会输,黄木森一皱眉,低叱道:“没用的东西!……徐护法,你能替我擒下这个小子吗?”

高瘦的徐封护法应声而出,对田冬一拱手道:“阁下请了。”

田冬只好似模似样的回礼道:“请。”

徐封不再多说,猛然一掌往田冬袭来。田冬正得其所哉,右掌外翻护身,左掌由内而外闪出,以“璞玉掌”的一招“揽弓射日”,迎向徐封的右掌。

这一招是“璞玉掌”中少数几招有攻有守的招式,两人掌力一碰,噗的一声同时向外震了开来,徐封还多退了两步。虽然这时两人都只是试探,没有全力以赴,但两人的功力其实还是有些差异。

徐封心里有数,立即闪身住田冬的侧面袭去,田冬稳稳当当的以“汤池拳法”应付,徐封虽乒乒乓乓的越打越快,但田冬一套“汤池拳法”二十四招循环施出,也尽能抵挡的住。

因为田冬以守为主,虽然功力较徐封高上两成,也没有获胜的机会。其实这样倒好,田冬要是全力进攻,虽然徐封不易应付,但是徐封只要闪过田冬的攻击,以徐封的功夫来说,十分容易找出田冬的破绽,那时田冬可就十分危险,但现在这样一来,徐封反而找不到机会下手,两人就此纠缠起来。

过了片刻,徐封心中逐渐焦急,自己身为龙虎帮护法,居然缠了近百招还拿不下一个逃奴,以后也没有脸干下去了,于是不再迟疑,运集了功力往田冬攻去。劲力一大,两人劲力互相撞击的声音也跟着变大,轰轰的声音远远传出,四面草石翻飞,飞砂走石。

田冬的“汤池拳法”毕竟没有经过明师指导,在徐封的全力急攻之下,逐渐的有些散乱,要不是田冬功力还高过徐封一筹,只怕早已被对方攻入防守圈中。田冬心中越来越急,招法破绽也越来越多,要不是徐封担心自己步入木叔其的后尘,一直在找万全的机会,田冬这时只怕已经被击中十来掌。

过不久,徐封终于找到好机会,左掌护身,右掌穿入田冬的中宫,轰到田冬前胸,砰的一声,田冬被击飞五尺,翻身跌落地面。四面数百帮众同声欢呼,替徐封大声喝采。

但徐封得意不了多久。只见田冬躺不到两下,忽然翻了个身坐起,龇牙咧嘴的揉了揉胸口道:“痛死了……”一面又站了起来。

田冬可不是装模作样,要不是紫金衣的帮助,这一掌可以让田冬吐血。虽然劲力被阻挡不少,对田冬来说,胸口还是受了一点伤,于是一面站起,一面催动内息疏通经脉。

黄木森脸一沉,责备徐封道:“徐护法,我虽然要活的,你也不能出手太轻啊!”

这下徐封可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徐封已经估计出田冬的功力,知道自己一掌打不死田冬,所以实在是已经全力以赴,没想到田冬居然跟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的又站了起来。徐封望望自己的手掌,有些不敢置信。

田冬自然不会提醒对方出手,乐的好好治疗自己的创伤,可惜事与愿违,徐封马上回神,对田冬道:“好小子……我要动兵刃了。”同时从怀中取出了一条索状物,前方有一个亮晃晃矛头般的东西,正是一把索子枪。

田冬吃了一惊,这该如何应付?却见徐封大声道:“你想用什么兵刃,只管说!”

田冬哪会用兵刃,只好硬着头皮道:“我……我用空手对付。”

徐封冷冷一笑,迅速的挥动起索子枪。只见他前躬足蹬,左甩右缠,将枪头耍成一片黄光,猛然一个飞跃,伸足飞踢田冬。田冬双掌握拳,正要格挡的时候,忽然发现枪头有如毒蛇一般忽然由徐封身下探出,往自己腰腹急射。田冬吓一跳,旋身一躲,连忙展开虚幻步,在四面绕行起来。

徐封虽颇为意外,仍连番追击。田冬的虚幻步毕竟是自行领悟的,何况当初古朴也没多用心教他“璞玉掌”,闪了两闪就危机重重,而徐封索长八尺,远远的在外圈对田冬追击,田冬溜的再快也没索子枪快,拦没两下,手臂已经划破了两个口子。

田冬又惊又怒,一咬牙横下心来,劲力一集中,不再只是逃避,忽然两个闪身往徐封掠去,两掌同时大幅外张,一片掌影闪出,正是“如虚似幻”。

徐封忽然察觉整片劲力压体而来,也吃了一惊,连忙一收绳索,将索子枪在身前连划了几个小圈,同时劲力一贯,索子枪忽然挺的笔直,直往田冬溯来。

田冬发觉不能靠近,立收劲力,但仍不断的踏着步法,等闪过这一枪之后,身影忽然前冲,闪电般的随着收回的索子枪一起往徐封接近,两掌急推,施出了“咫尺天涯”。

徐封没想到田冬忽然改变招式,想加劲收回索子枪却又来不及,只好将两臂弓起,牢牢的护住胸腹,手腕间巧妙地一转,索子枪回头勾射,往田冬的背心击去。

田冬一惊,这样就算击中徐封的手臂,也不能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没办法只好收式,将虚幻步交替施出,蓦然闪身到徐封侧面,又是一招“阴阳莫辨”,而这时索子枪的枪头正好回飞,也同时往徐封自己身上攻来。

“璞玉掌”果然精妙,田冬凭着当年领悟的数成“璞玉掌”,居然一下子将徐封打的手忙脚乱。不过徐封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滑步闪身,不但避过了这两掌,还将索子枪收回折射攻击。田冬了解到就算自己全力出手,也未必能迅速获胜,于是不再顾忌,将“璞玉掌”挥洒开来,劲力含而不放的弥漫三尺方圆,与徐封打个难分难解。

徐封虽然有兵器在手,但这不是刀剑类的锐利兵器,主要靠的是招式上巧妙的变化。而徐封招式固然巧妙,但是田冬使发了“璞玉掌”,虽然并非毫无破绽,但是徐封的索子枪根本近不得身,往往接近到数尺之内便被田冬内力激发外迸,慢慢的连徐封本人也越来越无法接近田冬。

而田冬越打心里却越是开心,随着内息激烈的运使,田冬积蓄了十年的内力一点一滴的使了开来。“璇玑心诀”不愧是众人争夺的奇功,田冬发现随着不断的运劲施力,体内的气脉居然同时运行起来,巡行的路线正是“璇玑心诀”的第五段心法。

其实现在田冬已经修练到第六段,为什么体内会自顾自的运行起第五段心法,田冬也没空细思,只知道现在不用太担心内息不足,于是更是肆无忌惮。既然如此,其实就算以“汤池拳法”出手,徐封也未必能攻入,刚刚田冬是在节省劲力,所以才会在徐封的快打巧攻之下露出破绽。

徐封越来越是取胜无望,只好使诈的故意露出一些破绽引诱田冬近身攻击,这样才会有机会。问题是田冬根本看不大出来所谓的破绽,何况徐封也不敢露出太大的破绽,不然反而会弄巧反拙。

过了片刻,慢慢的变成了两人各打各的,偶而徐封向田冬递出两下索子枪,也会迅速的被田冬的掌力激飞。

黄木森没想到田冬功夫这么高强,忍不住大声道:“徐护法,退下!”准备自己上场。

徐封羞愧的退开数步,还没说话的时候,再一位柳挂度护法走到黄木森身旁低声道:“启禀帮主,徐护法的兵刃杀伤力不大,属下出手应能奏效。”

黄木森回头望向柳挂度,沉声道:“有把握吗?”

柳挂度点点头道:“帮主放心。”

黄木森这才点点头道:“柳护法的青松剑法应该能拿下这个小子,记得以迅速的变化处破开他的防御……还有,这小子的身上不知道有什么古怪,小心中计。”

田冬胸腹各中一掌怡然无伤,黄木森早就觉得不对劲,当下一面指点柳挂度对付田冬的技巧,一面提醒他这个问题。

柳挂度恭敬的应是,随即拔出长剑,对田冬道:“黄冬,你若是真的不用兵刃,莫怪我出手无情。”

田冬听到“黄冬”两个字就不高兴。以前不敢讲,现在横下心来道:“现在又没有外人在,你们明明知道我不叫黄冬,还拼命这样叫,未免太不要脸了。”

柳挂度面色一沉道:“不识抬举……接招!”长剑青光一闪,翻翻滚滚的往田冬涌去。

田冬心中微感紧张,这与索子枪又大大不同,简直没有下手的地方,田冬眼见一排剑影往自己迫来,浑然不知该往哪里闪,只好向后退了一步,想看清柳挂度剑法的变化,没想到柳挂度这招居然绵延不绝的不断进迫,依然让田冬眼花撩乱,田冬又退了两步之后,只好运足劲力两手前伸,虚空环抱太极,牢牢护住自已的面门,劲力由环中往前涌出,正面迎向柳挂度的剑影,这是“汤池拳法”中的一招“光耀乾坤”。

柳挂度忽然察觉剑端唯有阻滞,马上相应一变,整排剑影忽然化成一道青光,直往田冬面门溯去,哪知田冬这套“汤池拳法”劲力极端巧妙,随着柳挂度的剑势引导着劲力的变化,斜斜一激,柳挂度长剑一至,马上刺了个空。

田冬见到大好机会,“光耀乾坤”的后半式跟着施出,顺着柳挂度持剑的手,迅速的夹击过去。

柳挂度吃了一惊,连忙翻身变势,长剑顺腕一转勾向田冬,迥刺田冬右颈,同时左手一拦,与田冬对了一掌。田冬不为己甚,微微一闪避过这招,也没再追击,不然要是不小心赢了,黄木森岂不是要出来了。

不过就在这一招过后,柳挂度已经明白了田冬的问题所在,又是一排剑影向田冬轰来。田冬有了信心,依然以“汤池拳法”应付,不过柳挂度不再硬拼,剑光翻飞闪动,上下左右的不断变式,田冬果然来不及应付。

“汤池拳法”一招一式各自独立,因为并不主攻,所以也无从估计敌人的下一步招式,只能见招破招,可是对手动作一快,加上田冬经验不足,很快的就露出了破绽,被柳挂度觑准了空隙,一剑由左侧向田冬胸胁穿来。

田冬除非万不得已,也不愿让人知道自己身上有件宝衣,既然“汤池拳法”防不住,田冬只好一踏步伐,施出了“璞玉掌”。

“璞玉掌”招招主攻,柳挂度就没这么好应付,不过相对的护体劲力也较为薄弱,柳挂度退了数步发现诀窍,一招招攻向田冬挥击过来的手臂,田冬可不能硬挨长剑,自然只好不断的变招。

柳挂度招式也不敢使老,三成攻势、七成守势,不过对田冬来说,这三成攻势就足以让他手忙脚乱,没几招就在左肩上中了一剑,还好那里有紫金衣相护,没受伤害,不过也让柳挂度确定田冬身上有古怪,随后的招式都向着田冬的四肢与头部进攻。

又过了一阵子,田冬两条手臂上又多了几道伤口。柳挂度越打越是得意,眼看不出四十招就能收拾下田冬,田冬正应付乏力的时候,龙虎帮众围成的圈外忽然传来责骂声:“真是浑蛋,为师是这样教你的吗?”

田冬大吃一惊,这不是古朴是谁?难道步连云输给了他?

这下田冬出手更乱,连闪了几下闪不过,柳挂度的长剑已经破开了田冬的防御,同时叱喝一声道:“站住了!”原来他的长剑已经横在田冬的右颈处,闪亮的剑锋正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三雄争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