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七章 热焰炼狱

作者:莫仁

原来那声音是古朴装的?田冬想都没想到会碰到古朴,直觉的两手上托,一招“旭日东升”顺手挥了上去。

古朴忍不住大笑道:“真是班门弄斧!”两掌同时发力,势如破竹的破入田冬掌劲中。

田冬双臂一振,连忙自骂糊涂,用“璞玉掌”岂不是自讨没趣?连忙两手变式成拳,一缩一推之间变招施出“汤池拳法”中的“不动如山”。

古朴微觉意外,但仍不变式的硬往田冬掌力轰下,两力一碰,田冬内力不及,两臂轰然震开,不过已经让古朴缓上了一缓。田冬不敢纠缠,转头就跑,可是毕竟也只是缓上了一缓而已,古朴随即一纵,手已经探到了田冬的背心。

田冬感觉背后生风,一个旋身旁引,正是“顺流而下”。

古朴劲力忽然被引偏,不禁吃惊,暗道这小子还有这一手?但古朴身经百战,经验何等丰富,立即随着田冬的劲力往前移动,田冬反倒吓了一跳,古朴哪有这么好对付,自己到底该不该顺手施出后半招攻击?

田冬出手或是变式都还好些,但这时却要发不发,马上让古朴找到破绽,只见他右掌一翻为弧,正是“揽弓射日”右半招,田冬一见大是糊涂,这半招不是用来护身的吗?还想不清楚的时候,古朴右掌已经划过田冬左胁,一掌将田冬击飞。

还好这掌击在紫金衣上,田冬无甚大碍,不过还是难免天旋地转的翻飞,田冬心里连声叫糟,只想急急定下身体偷溜,哪知古朴已经如影附形的追了上来,向准了田冬后脑的数处大穴点去,田冬浑身一僵,砰的摔在地上。

其实田冬虽然远远不如古朴,不过至少也可以支持个几十招,但是一方面古朴想速战速决,用了一些险着,加上田冬对古朴又大有惧意,所以不到几个照面,田冬马上被擒。

古朴一把将田冬捞起,冷冷的笑道:“果然将紫金蚕丝作成了衣服了……你以为老夫同样的错会犯上两次吗?”

田东暗暗叫苦,紫金蚕丝是从古朴手中取来的,怎么自己居然忘了?这时话也说不出来,田冬心想这下要是能不被千刀万剐,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这时田冬已经长的比古朴还要高大,不过古朴依然轻轻松松的将田冬扛在肩上越野急奔,田冬只看到古朴后下身一袭黑袍摆呀摆的,还有不断迅速移动的地面,一面忍着胃部被顶的疼痛,一面心想,不知古朴要奔到甚么地方对付自己。

而古朴似乎总是在翻山越岭,田冬在他背上不断的震动,也没办法运气解穴,过了片刻,忽然一股内息随着第五段经脉的路线开始运行,尝试着冲开被封的穴道,刚刚发生的事情又重新发生了一次。

田冬体内内息往复不断,顺着五、四、三、二的顺序不断的冲穴,不过却没有第一段的内息出现,折腾了两个时辰,田冬好不容易冲开了六个穴道,可是还有两个没冲开,依然动弹不得。

田冬心里不禁大骂,后脑的穴道才这几个,古朴居然一下点了八个,实在没有人性,不过骂归骂,田冬反正不能定心,就任体内内息自己流动。

直到古朴终于停下,猛然将田冬甩道地面,一面骂道:“让老夫背你跑,便宜了你这个小浑蛋……”

又不是自己请他背的?这人实在不可理谕……田冬摔到地面,仍然无法动弹,眼睛望向天空,却又只能见到刺目的阳光,索性闭上了双眼,不理会古朴。

古朴不再啰唆,探手稻田冬怀中摸索,过了片刻,取出那个小了三分之一的玉球,疑惑的望了望,又继续的掏摸,的确摸出了一手的碎粉,还有几块零零散散的玉块,再来就是一些碎银子。

古朴立即翻查田冬包裹,仍然一无所获,不由大怒的解开田冬的穴道道:“玉球呢?”

他已用震穴的手法解穴,所以并未发觉田冬已经解开了六、七个穴道,不然铁定大吃一惊。

田冬忽然恢复自由,自然意外的睁眼,见到一些碎玉块,田冬连忙伸手入怀掏摸,发现怀中也还有几块粉碎的玉块,还有更多的细小粉末。

田冬一楞之下已知其理,刚刚与龙虎帮打斗,胸腹挨了两下,不知道是哪一掌打到了那四块分开的球壳,已经将之击成粉碎,剩下一些没有完全碎裂的玉快也已经无法分辨内容,还好自己已经牢牢记住。

田冬忍着笑,指着一地的碎粉,无辜的道:“就是这个啊……”

古朴勃然大怒:“你胡说甚么?”

田冬将一块约指甲大的较大玉块翻转过来,对古朴道:“你看看,这不是玉球表面的花纹吗?”

古朴一惊,连忙抢过去观察,看了半天迟疑的道:“怎么会这样……”翻过来却又见到两三个穴道的名称,又翻了几块小碎块,上面也是无法连贯的穴道名称,古朴已知就里,目光望向田冬道:“玉球内壁写些甚么?”

田冬一摊手道:“我怎么知道,刚被人打碎就让你捉到了……好吧,这件紫金蚕丝做的衣服还你就是了,玉球你也拿回了,我可没欠你甚么……”随即开始脱去上衣,准备将紫金衣还给古朴。

古朴哪有这么好骗,一挥掌将田冬打翻一个觔斗,怒叱道:“少胡扯了,你要是不说出里面的内容,小心老夫将你宰了!”

田冬乐的不脱衣服,坐在地上:“不知道怎么说?”

古朴一转念,忽然冷笑道:“我知道了,那是‘璇玑心诀’,不然你学的是甚么内功?”

田冬毕竟没说过多少谎,要硬着头皮不承认还能做到,但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编另一套谎言,古朴见田冬愣住,冷冷一笑欺近田冬:“当年我并没有传你内功,除非你另有奇遇,不然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内力。”

田冬说不出来乾脆不说,坐在地上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自创出这套功夫也不稀奇。”

古朴忍不住发火:“内功、武技是古人经过了数百年的养气、模仿、尝试、修正才体会出来的技巧,你居然赶大言不惭的说是自创的。”

田冬哪里懂这么多,苦笑一下道:“你不信就算了。”

古朴一怔,大吼:“把那件衣服脱下来!”

真是出尔反尔……田冬无奈只好脱下,才刚重新穿上外衣,古朴掠来,一指又点在田冬的筋缩穴上,田冬多年没有尝过这种滋味,一下子卷缩起来,全身的经脉一起造反。

古朴在一旁冷笑道:“只要你从实招出来,我不但送你这件衣服,还将‘璞玉掌’中你所有没能理解部分教你,日后威震武林指日可待。”

田冬才不相信他这套,咬牙忍着痛、麻、痒、酸各种感觉。虽然田冬还不知道“璇玑心诀”有甚么特殊的地方,不过要是让古朴学会,先别说他不可能放过自己,日后步连云要是因此输给古朴,自己可是大罪人,田冬想到这里,更是坚决不说。

但就在这同时,田冬体内的内息忽然开始运行,依着第五段的路径往筋缩穴猛冲,冲了片刻没有效果,又自动转成第四段,田冬一面浑身难过,一面却莫名其妙,想以第六段冲穴,全身又难过的无法控制内息的运行,只好任他们自理,过了片刻,再运行到第三段的时候,筋缩穴豁然而开,田冬也同时领悟道原来因为每一段的循行方式都不相同,所以不断的更换方式,也就能使被封住的穴道更快的解开,至于为甚么用不了第六段,田冬还是想不透,似乎只要自己不能静下心来,第六段就无法使用。

田冬脑中飞快的转动,但是身体一解开束缚,自然立即起身便逃,但古朴却立即出手,又将田冬点倒在地,一面讶异的望着田冬。

原来刚刚古朴发现田冬忽然停止抖动,马上察觉出田冬已经解开了穴道,古朴可是大吃一惊,他早知道田冬内息不低,所以刚刚已经用了不小的力道,按理田冬绝不可能在一个时辰之内解开穴道,怎么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解开了穴?

古朴转念料想到必定是“璇玑心诀”的功效,更是心痒难搔。

这次不是点田冬的筋缩穴,所以田冬并不痛苦,只是无法动弹而已,田冬已经豁出去了,也不运劲,因为这时他的内息不是非自主的状态,既然不运劲,内息便自然而然的乖乖蛰伏在丹田中,田冬与古朴两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起来。

古朴呆了半晌,忽然一击掌道:“有办法了……”一面取起那件紫金衣,一面又点了田冬七八处穴道,这才背着田冬往东南方飞掠。

不久之后,古朴带着田冬搭乘渡船,一路沿河下放,到了汉口换船,换船前还遇到了一些龙虎帮的喽啰,古朴三招两式的便将那些人打的屁滚尿流,立即又更换了一艘渡船,沿途毫不停留,直往鄱阳湖航行。

古朴在汉口包下的是一艘小的单桅帆,言明直放南昌,沿路古朴自然是毫不客气地乱封田冬全身大穴,而田冬体内的内息也不示弱的拚命解穴,船顺水下放,十分迅速,两人你点我解的也闹的不亦乐乎。偶而为了让田冬饮食便溺,古朴也会只封住田冬的内息,而田冬体内虽然有数道真气不听话的解穴,不过古朴十分小心,总不让田冬有丝毫的机会。

数日之后,船道南昌,想来古朴给了不少银两,船家千恩万谢的送两人登岸,古朴再租了一辆马车,一路往东南前进,数日之后,终于赶回马车,自己背着田冬一路往山上跃去。

田冬一直忍着不问古朴要但自己去哪里,想到自己人生当中两次较长的旅程居然都是失去自由的被人挟持而行,不由得大是泄气,也懒的问,不过现在居然往深山之中穿行,不但翻山越岭,还经过许多完全没路的地方,不禁大感疑惑,不顾自己倒着身子,开口问道:“老头……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古朴笑道:“你可知道我外号叫什么?”

“当然知道……”田冬一怔,诧异的道:“这里就是鹫峰山?”

“算你聪明。”古朴不再理会田冬,加速的往深山穿去。

田冬这才知道居然已经进入了福建,这下可麻烦了,居然倒了古朴的老巢,虽然自己一日不说出“璇玑心诀”,古朴应该不敢杀了自己,不过想要逃离可是难上加难,何况现在倒吊着身子望地面,又没法认路,真有机会逃出去,只怕也会迷失在这一片树海之中。

看来自己是要和古朴比长命了,看他再过个十年会不会先升天,自己在慢慢的溜。

蓦然一顿,古朴忽然停住身形,田冬的鼻子重重的撞在古朴的腰间,唉哟一声还没叫完,身体一轻,砰的一声又被古朴掷到地上。

田冬忍不住叫:“古老头,我可没有得罪你,你这么重手重脚的干么?”

古朴回头抹了抹汗道:“你个小浑蛋身子这么蠢重,背着你爬山可不轻松,这样算是客气了。”

“这就好笑了,又不是……”

田冬抗辩到一半,古朴又过来连点数指,田冬又说出话来,只好瞪着眼看着古朴,却见古朴闭目静坐起来,看来刚刚背着自己翻了半天山,确实有些疲劳。

田冬百般无聊,四面观望,刚刚穿过了一大片古林,这里有十余丈没有树木的空地,正前方是一片十余丈高、光溜溜的山崖,石壁底部有个五、六尺方圆的圆洞,内凹数吋之后便是一片密密掩盖住洞口的石门,这大概就是古朴老巢的入口。

田冬沿着山壁向上望去,见到这片石壁虽然光洁,但在山顶上却有几株古松探出,可以想见山顶并不会草木不生,田冬完全看不出有何玄妙,只好楞着发呆。

过了半个时辰,古朴才收功而起,他望向田冬,不放心的又过来点了两指,随即转身到了洞门之前。

田冬以为古朴开启洞门,没想到古朴忽然飞身一跃,腾空直上三丈,随即足尖踢了甚么东西一下,又上跃两丈,古朴就这样连续上腾,转眼已经攀上了石壁顶端。

田冬望了半天,也看不出古朴到底踢了甚么东西,大概在那些地方都有安置垫脚的东西。田冬可以理解为甚么古朴要先静坐片刻才敢尝试,不然一个失足,那可得活活摔死,不过古朴没事跃到这么高处作甚么?

田冬只知道此人不可理解,于是静下心来冲击穴道,说不定古朴没空回来,那自己穴一解开还是马上溜之大吉,认不认的路再说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田冬解到一半,忽然听到沉沉的巨石撞击磨擦声,地面似乎也跟着微微的震动,田冬眼珠子转呀转的张望,四面还是一样平静,不知声音出自何方,就在这时,眼前的石门忽然往旁边转开,田冬又吃一惊,这门不是推开的?是转开的?

石门一开,古朴由门中走出,一把将田冬扛起,转身走入石门,接着又是一扔着地。

田冬已经懒得生气了,连肚子理偷骂两句也免了,只知道惊讶的望着古朴将那扇厚重的石门又转了回来,随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热焰炼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