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八章 因祸得福

作者:莫仁

田冬听到古朴居然不放自己走,虽然不意外,仍然忍不住问:“为什么?”

古朴似乎微露歉意,摇头道:“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我不能确定‘璇玑心诀’是不是只有八段。”

田冬微微一惊,古朴果然是武学大师,毕竟发觉不对,只见古朴接着皱眉道:“这八段虽然各有玄妙,而且由简而繁,序循序渐进……不过似乎少了一个诀窍……”

田冬忍不住心里偷笑,但表面仍一脸无辜的道:“这都是你自己观察出来的,我瞒不了你。”

古朴点点头,陷入思索的道:“这话没错,内息运行的路线是瞒不了人的……不过我就算以简易的那段修练,还是颇为窒碍难行,不知何解?”

田冬忽然明白,大概就是因为他没练过第一段,而这一段自己现在想练都没法练,古朴自然查探不到,这话可不能告诉古朴,于是田冬笑了笑道:“我可不知道……你说呢?”

古朴没发觉田冬的心事,这件事他已经苦苦思索数十日,这时刚好田冬问起,而且田冬又无法逃脱,古朴不觉老实的道:“我虽以内力强催,也能修练三段,虽然有些帮助,不过第四段就极难冲过……如果你现在的功力就能修练到第八段,我没有理由停在第四段……”

田冬心里微微一惊,古朴不知道第一段还能强练到第五段?别给你练成功了,田冬转念一想道:“这个容易,我后面几段都是在这里练成的,你也来地洞旁练,说不定几天就成功了。”

古朴微微点头,忽然察觉不对,好笑的抬起头来对田冬道:“你想骗我放你?不用痴想了,而且……说不定还有更后面的第九段甚至第十段,你还没练成。”

田冬确实还有一段没练过,不过仍然嘴硬的道:“哪有,你别胡猜了……”

古朴摇头道:“当年欧阳大侠功力高绝,既然他能研发内功修练新法,创分段提升功力的心诀,应该也会创出更后面的修练方法,你还是老实的说出来。”

田冬当然不肯说,于是故意岔开话题道:“古老头,别的内功不是这样吗?怎么说开创新法?”

古朴满脸佩服的神色,望空揣想道:“我们修练内功的人最担心的就是进入所谓的高原期,每修练到一个阶段,若是不能另有突破,往往不进反退,而这套心诀却避开了这个问题……”

“这功夫前后相通,一脉贯穿,就算单修任何一段也能不断进步,而更换之时又没有重练的困扰,还可以不同的方式产生突,到打通生死玄关之前应该都还会有不同的路线……我看你现在不过与老夫相差不远,所以断定还有后面的修练方式。”

田冬见话题扯了回来,连忙乱以他语的道:“如果像你这样说,多修练几家的内功不就得了?”

古朴一脸不屑的摇头道:“胡说!修练不同的内功岂不是要重新开始?就算已有基础也难免要花上一段时日才能到达原有的阶段,到时候还不一定能藉此突破所以……老夫也直到数日前确定此功确实不凡后,才开始修练。”

田冬一拍手道:“对嘛,你又说要一段时日,才几日修练不通就说有问题,未免太心急了。”

古朴瞪了一眼田冬,他心里明白不是这样,一时又不知如何说清楚?于是冷冷一笑道:“这些还只是一个理由,想不想听听老夫的第二个理由?”

田冬无所谓的道:“你愿意说我就姑且听听。”

古朴摇摇头道:“你现在已经不下于老夫,日后说不定会功力更高,可惜老夫与你结仇,若放你无异纵虎归山,日后必将后悔。”

原来是这挡事?田冬连忙摇手道:“我以后不找你麻烦就是了,我可以保证……”

古朴微微一笑道:“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再过十日,你就接近洞顶端……那时若是还是有后面的修练之法,你一定非用不可………以你现在的功力来说,必定熬不过午时冲出的绝热气焰,到时我就自然知道了。”

古朴一挥手,转身向石屋飘回。

之后数日,古朴依然将食物送来,而田冬自然是绝不让古朴再作刺探,甚至根本不练第十段,古朴也不强求,只是冷冷一笑,转身便走,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田冬越来越接近地洞,到了距地洞约丈余远的时候,午时热气一冒,田冬运足了第九段的功力,仍然抵受不住,差点昏过去,到了晚上,田冬终于认输,开始修练起第十段的功夫,不过田冬心里暗暗打算,古朴现在已经没办法瞒着自己靠近,只要到时候不让他以内息探入,想来他也不可能查知自己内息的路线。

可是第二日,古朴却没有送饭过来,没送饭田冬还能接受,没水喝可是渴的难过,田冬想起古朴前两天过来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总是阴晴不定,莫非是打算不再给自己吃喝?

田冬忍到中午,好不容易撑过了那一个时辰,忍不住叫了起来:“古老头!古老头!”

但是田冬叫了片刻,古朴依然没声没息,要知道以田冬现在的功力来说,别说这个小谷只有一里方圆,就算再大个几倍,田冬的声音依然能传的出去,而古朴仍一直不出现,那就代表真的要害死自己,田冬又喊了片刻,越喊越渴只好闭嘴,现在不说别的还是先练功,古朴说不定会为了还有心诀不知道而改变主意,自己先热死了可划不来。

在这时候,田冬远远的听到一声长啸,由谷外传来,田冬一阵兴奋,这明明是步连云的啸声,他大概是听到自己的叫声而来,田冬连忙大声叫:“步大侠…我在这里……”

步连云爽朗的声音远远传来:“田贤弟,你功力大进了。”

田冬不知该笑还是该难过,眼中含着泪水嚷:“古老头把我绑着,我快热死了,也快渴死了!”

步连云立即道:“古朴,你还不放了田贤弟……古朴………古朴……!”

问题是古朴一直没有出现连声音也没有,同时远远的也传来撞击声,田冬听出那是撞击门户的声音,连忙叫:“步大侠那里进不来……要爬山壁进来。”

田冬一面说,一面十分疑惑,古朴再怎么样也不该随自己说出这个秘密,难道他已经离开了这里?虽然还是颇难解释,田冬还是连忙道:“步大侠,古老头可能不见了……”

步连云过了片刻,这才传音进来道:“田贤弟……我们没有爬山的器具,你还要等两、三天。”

田冬只能提起劲力,道:“我会试着练功撑撑看,没事我就先不说话……”

步连云听了之后也不再说话,田冬只好认命的修练功夫,但越是焦急,越是难以打通关卡。

次日中午,田冬运足功力强拉着那两条什么鬼蛟筋,可是热气一逼,田冬运尽全力还不能抵挡,哪来力道拉扯蛟筋,不禁两端各自缩短了半尺,田冬又接近了地洞不少,再过两天自己就完蛋了,田冬焦急归焦急,但也知道步连云一定正在研究爬进来的办法,好不容易撑过了这痛苦的一个时辰,热气突然一降,腰间以万年寒铁所制造的厚环,立即冒出一股凉意,田冬连忙将这股凉气引导全身,这才松了一口气,可以分神想事情。

本来以田冬练到这种功力,三、五天不饮不食并不困难,不过在这种酷热之地,田冬自然强烈的需要水分,古朴这一不见踪影,田冬可是倒大霉。现在虽然逃一劫,不过无论如何,毕竟都还是从侧面承受地底的热气,田冬现在就算不一心运功,体内的气脉也自由自在的不断运行。

田冬对于打通第十段其实已经有些不敢想了,就任由内息自己运作,有些懒的管了,回头想想自己所结识的人,田冬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自己认识的人也算不多,在龙虎帮中除了内宅的彭嫂对自己还算照顾之外,就只有小菊对自己最好了,三年来几乎毫不间断的送饭给自己,自己当初忽然抱住她,她不知道有没有生气?

不过就此之后,自己也没有再见过她,两人可能从此也不能再见面,她知不知道,她一向照顾的田冬会在这里被烤死?

田冬又想到娇美可爱的顾玲如,不禁有些好笑真孩子气,不知道她为什么一开始不肯说出真名?想到她对自己的情意,田冬心里不禁又涌了怜惜,自己应该照顾她吧?

田冬脑海又想起了那个五岁小女孩,嘴里甜甜的叫着田哥哥,当年两人被古朴捉出去,后来又落到龙虎帮的手中,那数十天来,小如儿总是依赖着自己,田冬想到数十日前众人被围,顾玲如噘着红艳艳的小嘴,总是不肯弃自己离开噘,不禁感触良多。

细细想来,自己对小菊的感情,大半是由敬爱而起,而对顾玲如,尤其知道她就是当年那个小妹妹的时候,自己却是产生了无比的怜惜,田冬想到自己答应以后只对她好,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好在这里无人,也没什么人来笑自己。

田冬忽然又想到,步连云既然赶来,魏无常、韩方两位前辈不知有没有赶来?要是他们也来了,顾玲如八成也跟着来了,田冬想到这里又是一阵温暖、一阵失落,要是他们来不及进来,到时候,只能见到自己焦黑的尸体,顾玲如一定会哭的。

过了两个多时辰,眼看天色渐暗,田冬想到自己这数十日以来,很少这样长时间不练功,不过体内气脉依然流转不停,忽然闭起双眼,颇觉有趣的以旁观者的立场来察,这才发现体内的循环有其独特的顺序,往往先是二、四、六、八,之后才是三、五、七、九,然后才又重复,田冬不明白其中有何道理,自己一向是依着顺序修练,难道这样比较有好处吗?

田冬一睁眼发现天色已经全黑,想到距离明日的午时剩下七、八个时辰,心里不禁又有些慌了起来。病急乱投医,乾脆就照着这个方法来,先来一段二、四、六、八,再来三、五、七、九,然后又运劲直攻第十段,他现在内息已经够强劲,但是全力汇力集强的内力仍无法打通,依照“璇玑心诀”第十段所记载的路线前进,田冬支持了好片刻,发现内息开始隐隐浮动起来,知道还是不能硬来,只好缓缓的收功。

田冬叹口气睁眼一望,自己这一修练又过去了两个时辰,现在已经是子丑之交,距离午时只剩五个时辰,实在没有把握能不能熬过这一天,田冬没办法,只好休息片刻之后立即继续努力,虽然这样对内力当然有所助益,不过只是这样,是绝对没办法应付的,田冬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终于又到午时,田冬已经逐渐被拉到地洞旁,炽热的气流不断的冒出,万年寒铁的效果完全被压制下来,田冬只能瞪着双眼望着两根不断拉紧的较筋,苦苦的运起第九段内息,将内息,将内力往外散出阻拦焚天的气流。

但是效果毕竟有限,田冬现在又缺乏水分,已经根本流不出汗来,而且这时距离又接近了不少,他的内息已经不足以应付,只感到越来越是头昏眼花,神智渐失。

事实上,以前古朴门派的历代前辈也没有接近到这种距离,大多是在一丈内就将束缚解开,然后将蛟筋放松拉远,如此数年之后就会逐渐的放长,当能再重新修练,不过这有一个重点,必须有人为之护法,不然到时无人解开束缚,不死何待?

田冬真气渐渐消融耗竭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又有一股内息冒起,依循的正是第八段的路线,田冬微感意外,想不到每段不同路线之中都还留下一些内息。田冬提气精神,不过这些毕竟是一些残存内息,不像主要内息一样强大,虽能支持一阵子,但并不能支持多久,田冬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古朴无论如何封住自己的穴道,自己总能冒出内力来自我解穴,不过现在想通也没用,眼前的问题还没解决。

第八段耗用完之后,无须田冬心意控制,第七段路线中的部分内息立即开始涌出,时间不断的流动,田冬体内的残存内力也不断的挣扎着。

不知过了多久,田冬已经前陷入昏迷,只知道终于用到了最后的第二段,就快枯竭的时候,凉意忽然又涌出来,田冬神智一清,发现午时已过,热浪略为退了下去,不过现在就算不是午时,热气尖峰时间,由地洞中透出来的热浪还是十分难挨,何况距离又近了不少,加上现在已入盛夏,头顶的烈阳更加了一把劲。

田冬体内将近枯竭,已经十分难以支持,只算是苟延残喘而已,田冬实在难以想像,明天之后,自己整日整夜的吊在有如火炉的地洞上,那会是什么情形?

到了深夜,田冬总算好过了些,不过他的内息已经若有似无,只靠着那一点凉意保持着自己神智的清明,这时,谷外又传来步连云的长啸声,步连云跟着传音道:“田贤弟,田贤弟,你还好吗?”

田冬这时已经无力回话,步连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因祸得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