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一章 缺名

作者:莫仁

这时场中的两方都静了下来,天下哪有这般霸道的兵器,便算有,也不该能将内劲传出这么远。

他们不知道这便是古龙蛟筋的特殊之处,不但刀剑难伤,还能丝毫不散的向前传递内劲,古朴当年就是为了这个好处,才想藉此创出一套鞭法,可是这条蛟筋,不知被哪一代的祖师将之锁扣在那古怪的石墩之中,完全无法取出,古朴这才四处寻觅,好不容易找到紫金蚕丝,却是完全不能传递内劲,当时古朴压根没想到取来制成衣物,才会用以绑着玉球,后来才会被田冬制成了紫金来。

而田冬却机缘凑巧之下,练成了当世无人能及的内力,在热焰一逼之下,全身功力运出,丝毫不差的传到了两个石墩,石墩终于抵受不住田冬的内力,而让田冬抽出了这一条古龙蛟筋。

过了片刻,在全场的静默声中,只有武当的玄方真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迟疑的开口道:“田少侠,你刚刚说这叫古龙蛟筋?”

田冬点点头,心有余悸的道:“这是古朴说的,他用这个把我绑在火山口上,想烤死我,我好不容易才拔了出来,真是危险,差点没被烤死。”随即想到古朴反而帮自己练成功夫,自己却弄死了他,心里不禁又有些难过。

众人虽然听的迷迷糊糊,不过步连云也只好先放下讶异,转身向玄方道:“真人,莫非您知道此物由来?”

玄方摇摇头道:“贫道也只是听长辈闲聊提及,古龙蛟筋乃洪荒遗物,虽然并非完全的刀枪不入,不过却不惧炎冰,而且能完全的传递劲力,数百年前有位高手获得此物,仗此称雄江湖数十年,之后悄然退隐不知所踪,不过据传长度不到五丈,应该不是这一条……”

这件事自然没有人明白,黄木森远远的听见,不相信有这么巧的事情,不过田冬的功力增强应该是可以确定,于是一挥手道:“大家上!”自己有先向田冬奔来,而龙虎帮的众人也立即四面拥来。

田冬怡然不惧,两手同时伸出,左右各五丈宽的蛟筋如心使臂的弹跳而出,一挥之间,黄木森只觉劲风扑面、势大难当,大惊之下连忙后撤,较为机灵的人刚刚看到柳挂度倒楣的模样,自然也急急往回闪,不过几个跑的不快不慢的舵主,在田冬一扫之下,立即刀剑散飞、断臂折肢的飞出丈余,惨呼连连。

黄木森极为愤怒,大吼一声道:“田冬,你敢不敢放下兵刃,与我空手见个真军?”

田冬内力雏高,看来拳脚身法还是极为生疏,要是放下兵刃,黄木森有把握缠住田冬。

田冬摇摇头道:“算我怕了你,你们走就是了。”

田冬可没有争名的习惯,要是认输了就不用打架,那就认输便了。

黄木森知道田冬不放下那条古怪的蛟筋,今日就是输定了,面色一沉,忍怒道:“好,我下次取了利刀再与你一分高下……我们走。”转身领着龙虎帮众穿入古林之中。

这些人一走,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玄方对田冬道:“恭喜田少侠获此宝物,不过当年那位前辈能威震武林,靠的还是鬼神莫测的鞭法,否则若是敌人以稀有的宝刀、宝剑相对,这根蛟筋只怕难以保全。”

田冬微微一楞,自己那会什么鞭法?灵机一动,将古朴给自己的书册翻了翻,却见到前面十余页都是“璞玉掌”的详细解释,再来是各种不同的身法,其他却什么都没有,不禁有些失望的收回怀中、摇了摇头,身旁的顾玲如好奇的问:“田大哥,那是什么?”

“古朴给我的。”田冬叹息道:“他要我学会之后替他找传人……大家进谷中坐坐吧,里面蛮漂亮的。”

韩方不禁哈哈大笑道:“古老儿一死,你把这儿当自己家了?走、走,大家去看看。”

田冬面一红,又不好意思说古朴已经将这座谷送给了自己,正支支吾吾的时候,玄方忽对众人一礼道:“贫道当日弃田少侠而去,自此心中深愧难安,这次便是为了此事而来,既然田少侠已然无恙,贫道应当尽速返回武当,与掌门真人协商消灭龙虎帮的事宜。”

众人同声劝止,玄方仍坚持离去,莫采心跟来自然是为了顾玲如,谁知现在田冬变成一个没眉毛的光头,顾玲如居然还是完全不改心意,莫采心失望之下,也只好随着师叔怅怅而去。

众人送走两人之后,与田冬进入地洞,见到了洞外别有天地自然也是一阵讶异,田冬不提别的,首先便是要吃的,在众人失笑声中,才一面聊起别后情事。

原来步连云失了田冬的踪影之后,先与魏无常等人会合,众人心想龙虎帮人多势众,田冬八成又被擒去,明查暗访的过了半个多月,却一直没有下落,后来发现龙虎帮大举南下,众人才探出原来古朴在汉口曾与龙虎帮的人冲突,据说当时身边有个青年似乎正是田冬。步连云知道古朴的居所,立即带着众人离开武当赶来,还比一路访查的龙虎帮快上数日。

因为这一次很可能会和龙虎帮对上,而鲁先生又是龙虎帮的主要目标,所以魏无常等人苦劝他留在武当,免的到时顾此失彼,又出意外。

众人到达的时候,恰好听到田冬在呼叫古朴,才确定了田冬确实在此,至于其他众人没有这个功力将声音送入谷中,田冬自然不知道还有谁来。

而顾玲如数日前也托人传信回崇义门,是以几位门中长辈才会前来相助,没想到为了攀爬山壁,众人又只好下山寻觅器材,只是重新赶来之后,终于与龙虎帮遇上。这一次对峙,众人的实力并未增强多少,而龙虎帮却又更加许多好手,要不是步连云也在场,而且这个洞口四周范围并不宽阔,众人未必能支持这半天。

到了石屋,田冬一指屋内道:“古朴就在里面,已经没有气息,该是没救了。”

一进屋中,奇事发生了,房中空荡荡的,居然没有古朴的身影,田冬大吃一惊,诧异的道:“怎么……怎么会这样?”

步连云踏入四面一望,随即跃出石屋,登上屋顶四面瞭望,却见谷中寂寂无声,完全没有一丝人声,步连云又跃入房中,对田冬道:“田贤弟,古朴到底怎么死的?”

田冬连忙将刚刚的经过说出,连“璇玑心诀”的事情也说了出来,众人这才知道原来田冬练成了玉球上的功夫,难怪内功如此高绝。

田冬说完后,韩方首先摇头道:“田小子,你不会是被古朴骗了吧?他拿本不知真假的武功秘笈给你,就换去了‘璇玑心诀’,这个生意大可作得。”

田冬脸上微红,有些尴尬的道:“这……这书倒不像是假的……不过他是骗我的吗?”

田冬真的练过“璞玉掌”,自然看的出真假。

“他无亲无朋,事先安置了埋葬之处也不令人意外,不过……”步连云虽这么说,但是心中其实还是认为古朴未死,古朴要是未死,以他原有的功力与经验,只怕不到半年便可大成,那时天下谁可克挡?

田冬也想到这件事,不禁十分惭愧的道:“步大侠,我将‘璇玑心诀’也告诉你好了……”

步连云微笑摇摇头道:“田贤弟,这是你的机缘……我若如此,岂不是如古朴一样卑鄙?”

田冬还要说话,步连云却一转话题道:“还有一件事……我叫了你十年贤弟,你还不叫我大哥?”

田冬又高兴又惭愧,迟疑的道:“步……步大哥……”

“是了。”步连云哈哈一笑道:“我有个功夫这么高强的贤弟,日后就算是古朴果真重出江湖,何必担心没有人能治他?”

此事既然已成事实,众人也只好不再多谈,开始商议日后行止,崇义门副门主顾革袭首先邀请众人去崇义门稍作盘桓,但魏无常却摇头一笑道:“多谢副门主盛情,不过魏某人必须先去一趟陕西,日后有暇当必前来拜望。”

田冬等人自然知道魏无常要去百阳山武烈门,此行必然凶险,而且说不定会与龙虎帮硬碰,韩方首先道:“老魏,我师徒陪你去。”

魏无常一皱眉,韩方抢着道:“怎么说我们也一起被关了六年,这件事我非帮不可。”

田冬虽然归心似箭,但想到他们为了自己不远千里的来褔建救自己,何况敌人又是势大的龙虎帮,也立即道:“我也去帮忙。”

顾玲如睁着大眼在旁听众人说话,见到田冬要去,望望自己父亲顾鼎祥,有些胆怯的低声道:“爹,我们也去……”

崇义门少门主顾鼎祥这时已经步入中年,他望望自己心爱的女儿顾玲如,生气的摇摇头道:“不行,你已经离家几个月了,我这次要是没能带你回去,爹非大发脾气不可。”

顾玲如小嘴一扁,望了田冬两眼,不敢再说。

顾革袭见到顾玲如目光中露出的坚定神色,心想这个小丫头不要又偷溜去找田冬,于是对田冬道:“冬儿,当年我曾跟你提过,我会将你父母兄长迁入深山,你还记得吗?”

田冬自然记得,立即点头道:“多谢副门主……还要请副门主示知地点。”

这事连顾鼎祥都不知道,他诧异的望着顾革袭道:“二叔?”

顾革袭道:“当年为了避免古朴找到你家人身上,我才有此举动……要知道你身怀玉球,古朴非找不可,事实上,古朴果然从那几个娃儿口中问出你来自三扁担村,还到三扁担村大闹了几次,这事崇义门中只有我一人知道,所以古朴绝对查不出来。”

田冬大是感激,连忙道:“要不是副门主想的周到,田冬不仅自己流落江湖,还连累了父母,那就真是万死莫赎了。”

顾革袭点点头道:“你与如儿既然情投意合……”

话声一出,两人的脸不禁都羞红起来,只听顾革袭接着道:“你先随我们回耒阳,我亲领你见父母,婚事可以再过个一年半载才办,不过我们可以先将亲事订下来……”

顾玲如脸上发烧的再也坐不住,撒腿便往石屋外溜。

田冬又喜又有些不好意思,讷讷的说不出话来,顾革袭又道:“听韩兄曾言,魏大侠愿替田冬提亲,不知此事确否?”

魏无常自然只有点头道:“确有此事。”

顾革袭胸有成竹的微笑道:“既是如此,各位不妨先来一趟崇义门,也让冬儿见见父母,之后田冬再随诸位一起前往陕西,岂不是两全其美?”

魏无常微有迟疑,韩方在一旁大声道:“就这么说了,老魏,都等了十年,不争这一时吧?”

魏无常只好微微一笑点头道:“就去一趟崇义门。”

步连云双手一击道:“好!田贤弟这碗喜酒,我是非喝不可……田贤弟,你还不出去顾着媳妇儿?我可不大放心。”

田冬知道步连云虽然是开玩笑,不过现在古朴生死不知,此事确实不可不防,于是红着脸点头道:“是、是……多谢诸位前辈……我出去了。”急急忙忙的也奔出了石屋,只留下身后众人爽朗的笑声。

田冬奔出石屋,马上看到顾玲如闪身躲到了树后,田冬故作不知,轻手轻脚的往那株大树靠近,接近大树的时候,顾玲如大概是觉得奇怪,正悄悄的探头出来,想看看田冬到哪里去了,没想到一探出头来,佮好看到田冬的光头挡在眼前,顾玲如吓了一跳,差点叫了出来,随即咬着嘴chún猛捶着田冬的胸口,脸上还是说不出来的娇羞。

田冬见顾玲如如此模样,心里也是十分欣喜,一面伸臂轻轻搂着顾玲如,一面低声道:“如儿,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顾玲如哪里回答的出来,接到田冬怀中猛摇头,但是双手却不听话的回搂着田冬,过了好片刻,顾玲如脸上红潮渐退,这才低声道:“二爷爷怎么能这样……在大家面前说这种事……”

田冬有些得意的道:“他老人家一定是怕你半途又溜来找我。”

顾玲如面一红,微微跺着脚道:“你……少臭美……”

田冬忽然颇有疑惑的道:“如儿,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在田冬的立场上,顾玲如爱上他实在有些没理由,就算自己小时后帮过她,也不代表她就该喜欢自己,田冬也知道现在问这种事实在十分煞风景,不过不问又便在心里。

“怎么这样问人家……”顾玲如羞红着脸扭着腰肢不依,闹得田冬心痒痒说不出话来。

片刻后顾玲如才靠着田冬的胸膛,轻轻的道:“我……我一直念着你……本来也没想到还能与你见面,那天在龙虎帮,你不顾危险的又帮了我……那时你不但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生的如何,我觉得你与旁人不同……是个好人,但没想到居然刚好就是当年的田哥哥……我忍不住想一直和你在一起……这几十天,失去了你的消息,我好难过……好难过……我一直后悔当时听你的话离开,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活下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缺名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