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三章 巧获翠杖

作者:莫仁

这个岩洞宽高约莫两丈,算是颇宽阔,深约三十余丈,要不是因为这里十分黑暗,其实可以一眼望到底,田冬一面往内走,一面看四面却是几个哥哥运来放置的粮食,还有一些杂物,也没什么异常,其实田冬颇想折回,不过他现在只想找些事情做做,别一天到晚没头没脑的练功,所以仍然又向前走去。

终于走到底部,这里因为距离较远,田春他们也没有搬东西到里面来,田冬见四壁空空如也,正想索然的往回走,一回身忽觉不对。自己刚刚是看到了什么东西?连忙转回头一看,只见底端的石壁中间一块莫约五尺宽、八尺高的长方形十分平整,田冬往前走了两步,见到这个大方块与一旁的岩石并无不同,不过就是平平的十分独特,平躺在岩面上,怎么看就像个大门,难怪几个哥哥都说这里应该有人住过。

田冬再凑近一些,在跃动的火光之下,田冬见到这片岩石果然四边都有一个缝隙往内深入,当然该是门,田冬大喜,这下好玩了,连忙冲出左手用力一推,这一掌力道不小,但是这个石门却是动也不动,田冬转念一想,莫非是有人拿利刀在这里分别划上四条深深的线,然后再将这一块岩面削平,所以看起来是门,其实什么都没有?想到这里,田冬对自己刚刚居然用力去推,觉得有点被耍的感觉,于是轻啐了一声,转头想往回走。

可是回头踏出两步,忽然又有点不甘,反正这里没人瞧见,也不怕被人讥笑,田冬将火把一插到地,两掌同时运劲,将全身功力催到双掌,猛然往内狠狠的推去,不过田冬深怕留下掌印,被人瞧见可就闹了大笑话,于是运起“璞玉掌”破劲时的心法,混以“落叶飞花指”的柔劲,再将“汤池拳法”中,防守时劲力四面延伸的诀窍予以配合,虽然只有两掌贴上岩面,却等于是以整大片的掌力盖在岩面上,一起向内推入,这样应该不至于压坏岩石。

田冬也只是试试而已,因为这几天其实田冬都在偷偷的想将几种功夫融合的方法,虽没想到什么打斗时运用的好方式,不过现在这样慢慢施力,以田冬的内力来说,并不难办到。

田冬发现自己运劲运的颇得心应手,高兴的打算在一推之后,就弯腰拔起火把,等回前洞再继续想,没想到一堆之间,那面岩石居然往后退了半寸,四面年久纠结的泥尘正簌簌的滑落。

田冬刚刚才收了劲,弯了一半的身子忽然僵住,望着已经凹入半寸的岩面,哪里还迟疑,立即照着原来的方法,集合了三种功夫的劲力,猛力的将岩面往内推入。随即传来吱吱格格的一阵怪响,过了一下子,田冬收掌喘了一口气,见那大片岩石已经陷入足有一尺深,问题是除了岩石还是岩石,依然什么都没有,田冬不信这个邪,总要推出个究竟出来,果然又退了一尺之后,岩石的左右和上方同时露出了一线黑暗的缝隙。

总算推开了吧?田冬得意不了多久,还是只能再推,自己不是蚂蚁,没法从这一丝缝隙中钻进去一探究竟,少说还要再推开一尺、半尺。

直到旁边的缝隙终于露出了足以供田冬通过的宽度,田冬这才罢手,不过已经十分疲累,这一下真是耗了不少的内力,田冬抹抹头上的汗,回头拔起火把,往内部探入。

火把一伸进去,田冬看到又是一个深深的山洞,弯弯曲曲的不知道通到哪里,比起外面的洞道还狭窄了些,田冬想都没想,一脚踏了进去,往前方直奔,一面走,一面发现这里的空气十分清新,一点也不像密闭了很久的地方,走出了数十丈远,两边开始出现一个个石穴状的房间,不过却空空洞洞的。

田冬看了心情不大好,这让他想到那十年地牢的生活,不过这里没有地牢那种古怪的气味,想来是因为空气流通的比较好。

田冬继续向前走,忽然见到前方有光源透入,田冬急急的往前奔去,却见到一排七、八个小小的洞口,可以从各种不同的角度观察的谷中的状况。田冬不禁有些意外,这里应该才是谷中最安全的地方,半人工、半天然,设计的极为精巧,田冬一面赞叹,一面继续走,直到路的尽头,总算见到了一间有东西的房间。

田冬转进去,见到了一些以木或石所制成的桌椅床具,这个房间倒是不小,在一个橱子之后还有空间,田冬一转进去,浑身一僵,猛然止住了步伐,只见眼前一张不小的矮石桌旁,居然有十个大小不同,上身或躺或伏,而双腿却都盘坐着的骷髅。

在火把明灭的光影下,这景象也未免太过怪异,田冬一时想不出合理的解释,只好呆在那里。

过了片刻,骷髅当然不会动弹,田冬只好往前靠近,猛然见到石桌上刻着数行字,田冬凑近一看,想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上面刻着:“余一族世居于此百余年,惜人丁未旺,至今仍仅十人;虽祖传武技信可冠绝夫下,唯先祖遗命有言,后世子孙能推开封洞石,方能出谷言武,吾兄崇峰天赋异禀,依诀修练有成,终能将先祖所辟洞穴巨石推开,全族大喜,入洞瞻仰先祖遗物。”

田冬看到这里,自然知道这人写的是那个奇怪的大石头,原来当年他们的祖先曾立下这种遗命,既然这个人的哥哥推开了那块大石,这十人不是应该急急出谷吗?怎么全部死在这里?田冬弄不清楚,自然继续往下看。

那上面继续写着:“入此石洞,四面寻绕,终获先祖所遗权杖,将离前吾兄决定不再封洞,但内洞较狭,故吾兄慾将封洞石推出洞外,怎奈移至中途,吾兄体内忽起易变,走火入魔,功力尽失,一族皆困于此,无水无食,坐以待毙。”

太倒楣了吧?田冬觉得这一家未免可怜,这里面什么都没有,他们就这样饿死吗?只见后面写的是:“余不忍妻小饿毙,众人聚集后,年小者绝其命脉,年长者自断心脉,欧阳一族自此而绝,惜哉。”

最后一行小字:“欧阳崇岳弑兄后绝笔。”

田冬看了十分不舒服,只觉得一股闷闷的感觉缠在胸口,这人的哥哥欧阳崇峰能够推开那块大石,内力至少不弱于自己,居然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而且这位欧阳崇岳功夫说不定也不错,就是差了些没能推开那块石头,这两兄弟一个叫欧阳崇峰,一个叫欧阳崇岳,当初要是让这两兄弟进入武林,说不定又是另一番情景。

田冬缅怀良久,忽然想到,这两人也姓欧阳,莫非是两百年前大侠欧阳古道的后代?那个权杖莫非就是武林中相传的翠杖?田冬想到这里,忍不住兴奋的四面搜寻起来,想看看有没有翠杖的踪迹,要是真有,练那个不比练“落叶飞花指”还好?

可是四面除了一些简单的居家器物之外,就是那十个人的尸骨,既然找不到只好罢了,八成那位欧阳崇岳想的火大,把玉杖给毁了,奇怪的是竟然连点痕迹都不剩。

田冬无所谓的重出外洞,找了几个大的陶瓮,准备将这一家人的尸骨收殓,毕竟入土为安,这些人算是够倒楣了,田冬进进出出,自然不敢再去动哪个封门石,免的等一下自己一个不小心,也留下来陪他们那可无趣。

这些人衣服早已腐朽,所以收拾起来有些恶心的感觉,田冬一面收,一面皱着眉头不敢呼吸尘埃扬起时散发出的霉味,收到最后一副白骨的时候,田冬的火把忽然熄灭了。

田冬无奈之下,只好摸黑将一大瓮已经装好的白骨搬出,反正搬的时候也没手拿火把,田冬索性不再点火把,单靠这里面洞壁旁小洞中透出的微光,连搬了三大桶白骨出来,最后一桶搬出来的时候,在天光照耀之下,田冬忽然发现最后一桶中似乎有一根骨头颜色不大对劲,仔细一看,居然是根淡绿色的柱状物,田冬吃了一惊,这不就是翠杖?怎么会跑到陶瓮里去?

田冬旋即想通,这根玉杖一定是放在最里侧那副白骨的怀中,自己以为也是根骨头,居然一起装入陶瓮中,田冬连忙取出细看,见到一根莫约三指粗、大腿长的一根半透明淡绿小棍,上下各有一个环状的隆起,一端刻着四个字“大罗八法”,另一端却是刻着“古道遗宝”,杖身上面也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的字,田冬这下可高兴了,自己练这个就成了嘛?

田冬沿着开头望下去,见到上面写着:“经脉络身环,天成具万姿,虚实相随阴阳变,二形化无穷,刚则摧,柔则附,内本以并济相生,临敌以同存互制……”

一连串不大容易懂的东西不知道多少字,田冬正想细思其中涵义,忽然转念想到自己只剩下不到五天的时间就要离开,这东西又不该带着乱跑,还是先别急着练,背起来再说,于是田冬立即囫囵吞枣的开始将这一大篇文字背了起来。

这一背直背了二天,也不知道念了几百遍,这才好不容易记住,虽然还不大明白其中的道理,不过却也发现了一件事,这大篇文字中居然没有一点招式,也不是内功修练之法,提的都是武学上的原则说明,内容主要是应敌的变化之道,一共分成八个不同的段落,看来那位欧阳大侠蛮喜欢分段的。

田冬盘坐在地面,想到这里面虽然有很多自己从未想过的东西,不过还是要以招式配合,没有招式怎么办?

当初玉球的“璇玑心诀”是刻在内壁,会不会这根翠杖里面也有玄机?想到这里,田冬那里耐的住,再确认一次自己已经背熟了字句后,田冬两手运起刚劲,往翠杖斜斜轻削,看能不能震下外壳,没想到翠杖居然不为所动,这东西这么硬?

田冬连试几下,直到加运到了七、八成功力,那根翠杖才硬生生的掉下了薄薄一片,里面却仍是漂亮异常的半透明玉石,田冬不死心,又东试试西试试的削了七、八片,可是怎么弄就是没有夹层。

既然这样,田冬只好死心,不过这时却忽然发现,那些字迹已经被自己削的乱七八糟,完全无法阅读,田冬大是不好意思,这样拿出去岂不是蛮丢脸的?一不作、二不休,田冬索性将字迹全部抹去,在柔劲摧动之下,将翠杖的外表又恢复成光滑的模样,除了比原先细了一些,倒也看不大出来。

田冬仔细思索,要是内壁有夹层,自己适才以刚劲强震之下,翠杖一定会碎裂开来,所以里面可以确定没有东西,那就只好想想那堆自己背下的文字了,田冬这一静心思索,发现里面果然有许多地方大有道理,出劲、收劲、防御、闪避、移位、攻击,每一句话都有许多的含义,要了解还不是很难,问题是如何体会与运用?

粗粗想通一遍,已经是第二日清晨,田夏与田秋两人一早就来催田冬回家沐浴更衣,田冬这才想起已经是第五日,哪还管什么体会运用,将翠杖交给两位兄长,并简略的说明了一下翠杖是如何获得后,连忙回家收拾停当,转往崇义门出发。

次日的文订也只不过是一个仪式,大摆筵席还要等成亲的时候,田冬与顾玲如两人十余日末见面,一见到都有些靦腆,加上两人都不得空,所以一直没机会说上话,顾玲如只有偶尔以羞红的脸蛋喜孜孜的偷望望田冬,田冬除了回望之外,也变不出什么把戏,好不容易一切完成,大概是众人特意让小俩口聚聚,由他们两人送长兄田春离开崇义门。

田冬与顾玲如两人将大哥田春往南送,等到田春越林而去后,两人这才终于单独相处,互望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

过了一下子,田冬主动向顾玲如走过去,顾玲如望见田冬靠过来,心里一慌,蓦然拔脚就往回奔,田冬一楞,开口道:“如儿?”

顾玲如一顿,田冬已经追到身后,诧异的道:“你怎么了?”

顾玲如抬起头来,粉嫩的脸庞尽是娇羞,低声道:“爷爷准我随你们去了。”

田冬大喜,虽然当初副门主顾革袭有这样说过,毕竟还是要门主顾革裴点头,两人心里都有些患得患失,深怕名分订了后顾门主还是不准,现在这样一来,那就算是名正言顺了。

田冬牵起顾玲如的左手,微微一笑道:“他老人家放心吗?”

顾玲如右手一抿嘴,浅浅的笑道:“其实不只他老人家不放心,爹、娘和奶奶都不大愿意,还是二爷爷替我说话,他们才说好的。”

“二爷爷一定是说,就算不让你去,你八成也会偷溜来,是不是?”田冬笑嘻嘻的道。

顾玲如跺脚不依的道:“田哥哥,你笑话人家……”脸上却不由自主的又红了起来,事实上顾革袭正是这么说。

田冬将顾玲如轻轻搂住,低声道:“如儿,你真的愿意随我去那个荒谷中住吗?你会不会住不惯?”

顾玲如将头轻轻的依靠在田冬的胸膛,柔柔的道:“当然不会,你不要以为我娇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巧获翠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