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四章 武汉风云

作者:莫仁

  顾玲如大是不开心,对田冬道:“田哥哥,你就教训教训他们。”

  田冬自然不惧,不过这些人都是老朋友,又是崇义门的新秀,打起来实在不大好,

所仍有些顾忌。

  吴万保首先踏出,平和的道:“田冬,我们从小玩在一起,你现在功夫高强我也十

分高兴,不过这么久不见,彼此的进境也不大了然,就由我们两先过过招,你看如何?”

  这话说的还比较没有火葯昧,田冬也想看看吴万保的进境如何,而是向前踏出两步,

微笑道:“好,我们试试。”

  众人立即四面散开,吴万保一做势,翻掌就向田冬攻来,拳脚施出呼呼有声,显见

劲力不凡,田冬轻轻一闪已经避过这一掌,吴万保微怔,双掌连绵而出,大开大合,极

是迅捷。

  田冬虚幻步展开,心中却想到这与黄木森的巨斧掌法一个调调,主要是以刚劲为主,

看来是所谓的“擎天二十八掌”,招式确实颇精深,不过与巨斧掌法比起来却还差了一

些,何况吴万保的功力更是远远不如。

  田冬左穿右插的闪过了七、八招,吴万保忽然一顿,大声道:“田冬,你是什么意

思,为什么不出手?”

  田冬想起自己不还手似乎是看不起吴万保,于是迅速的挥出一拳道:“不客气了。”

  这一招一出,所有人都惊愕一声,原来田冬居然施出了“崇义十六打”的起手式

“中直拳”,这招吴万保早在十年前已经拆解由心,见田冬居然用出这一招,不禁心头

有气,双掌连劈,向着田冬的手臂攻来。

  田冬这时只要将内力鼓于臂外,直接往前击,吴万保难免不被打飞,不过田冬这时

忽然想到要是就这样赢了,吴万保的脸上不大好看,于是一变招,将拳化指,尽然腾出

五道指风,直奔吴万保双臂。

  吴万保吃了一惊,连忙一收双掌,但这时已经不及,田冬的指力已经击到了吴万保

的臂上,虽然田冬只用了三分劲,吴万保还是往后连退了数步,两臂一松无力的垂了下

来。

  田冬一收手道:“数年不见,吴大哥果然进步不少,我们到此为止可好?”

  吴万保见田冬指力居然能外发数尺,已较自己高明不知多少,现在又手下留情,也

不好再说,强笑道:“你的功夫果然高强,我认输就是了……”

  田冬刚刚那一下,四面众人功夫不到,谁也没看出来吴万保已经吃了亏,只看出田

冬莫名其妙的手掌一张,吴万保便即退了数步,然后便说出了认输的话;吴万保是这期

弟子中的佼佼者,居然只让田冬施了一招颇像“崇义十六打”的招数就认输,实在有些

匪夷所思。

  苏万明一皱眉,蓦然拔剑而出道:“田冬,我们试试兵器。”

  顾玲如知道田冬一向没学兵器,而那条蛟筋现在又在崇义门中当聘礼,在一旁焦急

的大声道:“动兵刃作什么,印证拳脚就好了。”

  这更坚定了苏万明的想法,于是他对身旁另一位年轻人道:“李万定师兄,你能借

他一把剑吗?”说是这么说,不过他的态度却不像言语中一般有礼。

  李万定一皱眉,还是将腰间的长剑解了下来,准备递给田冬,看来苏万明和吴万保

两人似乎是这些人的领袖。

  田冬微微一笑道:“不用了,我就用空手。”

  田冬数月前就已空手对付过龙虎帮的柳挂度护法,苏万明再怎么样也该及不上柳挂

度,田冬其实不大担心。

  苏万明面色微变,望了望顾玲如后,一咬牙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接招。”剑

光翻滚的直往田冬冲来。

  田冬刚刚一招将吴万保击退,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就是缺乏临敌经验,应该降低内

息与他们过招,所以田冬又是步法一展,闪躲起苏万明的剑招。

  苏万明见刚刚田冬也是这样对付吴万保,心想说不定一停下来问,等一下就中了田

冬的计谋,于是毫不停手,连续的将剑招迅速的施出。

  田冬将掌上的功力降低,可是这样一来,不要说是“璞玉掌”了,连“落叶飞花指”

都不大能施出,田冬大皱眉头,想不出其中的道理,用“崇义十六打”又有些不好意思,

田冬闪了片刻,仔细观察着苏万明的招数,忽然发现其中有“大罗八法”中提到的一些

问题。

  田冬才注意到,那些问题已经一闪而逝,田冬愣了愣,差点被剑扫中,连忙闪身避

过,眼看现在极为适合施出一招“揽弓射日”,田冬索性将力道降下,右掌一护,左掌

迅速地住苏万明的右肩冲去。

  苏万明见田冬终于出手,剑招一翻,往田冬手腕斩来,但是田冬这一招十分迅速,

眨眼已经击中苏万明。可是这种用劲力式必须一定以上的力道,田冬现在这样一来,掌

力运到一半,并没有办法击伤苏万明,那一剑还是迅速的斩了下来,田冬无可奈何,护

身的右手食指一弹,一缕指风标出,锵的一声射中苏万明的长剑,长剑一震,田冬的手

已经缩了回来了。

  苏万明虽然没受伤,不过这一下自然算输了,问题是田冬这一下射中的是剑,苏万

明不像吴万保一样知道那是田冬的指力,他本来稳稳可以斩中田冬的手,只发现长剑一

震,田冬手臂就忽然脱了出去,苏万明大不服气,持着剑不知该不该再上,田冬却已经

转身向顾玲如走回,一面笑笑道:“我们可以走了吧?”

  顾玲如开心的一拉田冬,两人往崇义门分奔而回,不过田冬心中却在不断的激烈思

考,田冬虽然还没弄懂“大罗八法”的内容,不过现在田冬与刚离地牢时已大为不同,

虽说古朴没有将最精要的诀窍告诉田冬,但至少有了个完整的概念,所以现在田冬的

“璞玉掌”已有极大的进步,加上又学了数日的“落叶飞花指”,要说精妙的招式还谈

不上,发劲之法却已经烂熟于心。

  他们要与田冬比试自然不是对手,问题是田冬要是与他们功力一样,反而变成不是

他们的对手,为了这件事情,田冬脑海中一直不断的思忖着。

  过了片刻,顾玲如忽然一扯田冬手腕,田冬一愣,由沉思中回神,疑惑的望向顾玲

如,顾玲如正嘟着小嘴道:“田哥哥,你怎么了……爹来了。”看来她已经叫了几次了。

  田冬一转头,果见顾鼎祥正站在两人之前,田冬连忙躬身施礼道:“岳父。”

  “嗯。”顾鼎祥点点头,面色不善的道:“万保、万明他们在下面作什么?找你们

麻烦吗?”

  顾玲如正要告状,田冬连忙一扯顾玲如,抢着道:“没什么,老朋友见面,我们切

磋一下功夫。”

  顾鼎祥见过田冬逼退龙虎帮的功夫,自然大皱眉头的道:“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

子,真是自讨苦吃……”

  顾玲如小嘴一噘道:“才没呢,田哥哥根本没伤了他们。”

  顾鼎祥面色略和的道:“这一定是贤婿手下留惰,我会好好教训他们的。”

  “不……”田冬连忙摇头道:“小婿和他们是老朋友,大家玩玩没什么。”

  顾鼎祥微笑一下接着道:“冬儿,魏前辈说因为路程较远,他不等你们回来了。”

  “魏前辈走了?”田冬与顾玲如两人都是一愣,田冬是有些惋惜,顾玲如却想到是

因两人躲在林中纠缠才没赶上,面上又红了起来。

  “对。”顾鼎祥接着道:“魏前辈说如儿知道在百阳山会合的时间和地点……”说

着说着脸上跟着露出担心的袖色,望着顾玲如道:“如儿,你真的要去吗?”

  “当然啊。”顾玲如一笑,望着田冬得意的道:“田哥哥不知道会合的时间、地点,

我非去不可。”

  田冬一愣,这下子去龙虎帮岂不是非带她不可?顾鼎祥已经皱着眉头道:“跟冬儿

说不就好了?”

  “才不呢。”顾玲如猛摇头,带笑揪着田冬道:“田哥哥万一抛下我,跑去会旧情

人,那人家怎么办?”

  顾鼎祥有些惑然的望着田冬,顾玲如连忙道:“爹,我开玩笑的啦。”

  田冬脸上一阵尴尬,看来顾玲如果然十分在意小菊的事情,自己可要好好处理。

  “玩笑别乱开。”顾鼎祥松了一口气,爱怜的摸摸顾玲如的头,转头对田冬半开玩

笑的道:“冬儿,要是你对不起如儿,崇义门很多人会跟你过不去喔。”

  田冬可以想像的到。顾玲如在崇义门人称小公主,想必甚受疼爱,要是哪天夫妻俩

吵架,顾玲如来个回娘家,自己只怕会变成众矢之的,连忙道:“不敢,不敢。”却见

到顾玲如得意的一望自己,田冬不禁头大,难不成自己真要带着她去找小菊?

  十余日后,田冬与顾玲如两人打扮成一对乡下兄妹,沿着水路到达武汉三镇,这里

便是当初顾玲如被擒的地方,到了这里必须下岸换船,一直到数月前千辛万苦才逃到的

枣阳上阵,两人一路过来都搭乘不同的船只,那是因为两人这样的打扮不适合乘马,反

正两湖境内,水运十分发达,比起陆路还要方便。

  一下船,一身粗布衣衫的顾玲如就笑着拉扯田冬道:“大哥,上次我没有好好逛过

这里,这次有时间,我们到城里逛逛好不好?”

  顾玲如现在脸上涂成淡褐黄色,两缕秀发由脸旁垂下,盖住了小半的娇美面容。因

为在这段路程中,两人扮成兄妹,所以顾玲如改口叫田冬大哥,田冬则依然叫她如儿,

田冬的脸上则被涂成黑褐色,见顾玲如这么说,于是点点头道:“不过可不能呆太久?”

  “嗯。”顾玲如开心的道:“我们先去看看龟山,还有归元禅寺,听说那里的翠微

古泉十分有名。”

  “你决定好了……”田冬反正都没听过,没意见的点点头,顺口问道:“怎么个有

名?”

  顾玲如推了田冬一下笑道:“我怎么知道,人家就说没去过嘛……”

  田冬不再多说,与顾玲如并肩往西南方走,一路穿入闹市中,两人服饰粗陋,也没

有什么人前来招揽,走了片刻,顾玲如忽然拉拉田冬道:“大哥。”

  田冬一回头,却见顾玲如眼睛瞄着旁边的一家“宝盈客栈”,正压低着声音道:

“上次我就是在这里被捉住的……我们去吃一顿饭。”

  田冬皱眉道:“我们穿这样,怎么去这种大客栈吃?进门就被店小二赶出来了。”

  顾玲如小嘴一嘟,一双大眼恳求的望着田冬,田冬又想答应,又觉得为难,转念一

想,八成顾玲如想寻这间客栈晦气,于是拉着顾玲如道:“要是你不是想吃,只是想报

仇的话,晚上我们蒙了面,来这闹上一闹。”

  顾玲如双目发亮,脸上露掩不住的喜色,甜甜的摇着田冬手臂道:“真的?”

  田冬一笑道:“真的……你也真是的,有话不直说,拐着弯子绕圈圈,难道我会不

帮你吗?”

  顾玲如又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感激的紧紧握着田冬的手,要不是在人来人住的大

街上,她只怕要缩到田冬怀里去了。

  田冬摇摇头道:“既然这样,我们先去一趟龟山吧?”

  “嗯。”顾玲如乖巧的点点头,忽然又撒娇的道:“可是……人家有点饿了。”

  田冬忍不住好笑,与顾玲如两人住前多走了几步,到一间较为简陋的大众食堂坐下,

随便点了几样菜,再来上两碗白米饭,吃喝了起来。

  这是一间颇为热闹的食堂,虽然还不到拥挤的程度,不过几乎每张桌子都有三、四

个贩夫走卒模样的人在进食,田冬与顾玲如这一桌也有另外两个船夫装扮、浑身晒的发

黑的大汉,正嚼着花生米喝老酒,旁若无人的猜着拳,这样的人这里还为数不少,所以

整个食堂内一片喧闹声,田冬与顾玲如两人其实都不习惯这样的气氛,两人也不多谈,

先填饱肚子再说。

  田冬食量较大,转眼已经吃完了一碗饭,田冬挥挥手,想招呼店小二再添一碗,怎

知忙碌的店小二东奔西走,就是没注意到田冬,田冬只好扬声叫道:“小二哥、小二哥。”

  一个店小二急急奔来,没好气的道:“什么?”

  田冬道:“小二哥,麻烦再添一碗饭。”

  “再一碗够吗?”店小二一瞄顾玲如,不大客气的道:“要是要两碗,最好一次说。”

  田冬知道顾玲如只吃的下半碗,剩下半碗也是自己的,所以摇头道:“一碗就够了。”

  店小二转身就走,也不知道会不会记得,田冬耸耸肩,望向顾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武汉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