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六章 兵临城下

作者:莫仁

  听见叶房楷这么说,刘似道、黄横自然一惊,而田冬与顾玲如更是一惊,田冬有些

结巴的道:“叶副帮主何出此言?”

  黄横猛然站起,大声道:“既然是那东家兄妹,当然与阳葛会已先有勾结,还有什

么好说的?”

  “黄陵帮主稍安勿躁。”叶房楷道:“那两兄妹虽有可能是对方派来的人,但也说

不定是恰逢巧会,既然他俩来说了一个对阳葛会绝无好处的消息,想来不是阳葛会的人,

钱大克原先大概只知道他们功力不低,我们就算能擒住他们也会损失不小,而且无论是

否成功,他们自然没有与阳葛会勾结,我们非吐出二成不可……而且若非我帮八人本是

去追捕他们,以他们的功力来说,见到如此不平事,岂会隐身一旁装聋作哑?”

  这话一说田冬不由有些惭愧,自己确实因为“龙虎帮”三字,对两方都有嫌隙才没

插手,当然另一方面也因为钱大克动作也太过迅捷,田冬回过神来时八人已经死了一地,

这时只好道:“副帮主责备的是,在下对于龙虎帮实在没有好感,当然听到两方都是龙

虎帮的下属,实在不愿出手帮忙,不过今晚在宝盈客栈后方的小院中,在下听到了诸位

的对话……”

  “原来东少侠也在?”刘似道有些诧异的望着田冬,龙虎帮那儿的人手虽较少,不

过功力可是比黄陵帮的乌合之众强多了,何况卢幅与钱大克都是高手?田冬能不声不响

的闯入,难怪也能闯来黄陵帮。

  “正是。”田冬点头道:“在下等帮主离开之后,听到卢幅与钱大克两人商议,在

对话中,钱大克对于七年才消灭黄陵帮颇觉惭愧,而卢幅则在一旁不断的吹捧,与之前

神态全然不同,在下对诸位虽无好感,不过见他们施此狡计,自然不能不管,是以尾随

诸位准备示警,诸位夜袭南成客栈之后一直到此,在下都看在眼内。”

  刘似道一击掌道:“这样就妥当了,少侠随我们一见阳葛会与龙虎帮,将两位见到

的事情说出,卢幅便算想偏帮也没理由。”

  “不妥。”叶房楷道:“禀帮主,若是这样做,在情在理我们必须要钱大克偿命,

先别说我们没有把握,既然钱大克也出自龙虎帮,卢幅自然不会坐视,我等全无胜算。”

  这话正和田冬之意,他与顾玲如两人仅是服饰装扮肤色改变,五官面容可什么变化,

钱大克等人虽不识两人,但是两人与龙虎帮数次大战,难保龙虎帮中没有其他人认得,

何况顾玲如国色天香之姿,卢幅更是不可能不识得,他们虽未必捉的住两人,但是行踪

一露,之后的路程就多艰了,于是田冬立即道:“诸位可有办法引来钱大克,由在下出

手将他除去。”

  堂中三人皱眉苦思,连黄横似乎也已经相信了,不再对田冬恶口相向,田冬想起已

经死去的季三的行为,其实自己对黄陵帮也没有多少好感,见对方似无良策,于是一扯

顾玲如站起道:“诸位现在已经明白情势,在下告警之目的已达,既然帮不上忙,在下

就此告辞。”

  刘似道连忙起身道:“少侠留步。”

  田冬与顾玲如回身站定,刘似道接着道:“两位对于本帮八人追击之事想来心有不

忿,不知能否让刘某解释?”

  田冬苦笑两声,缓缓道:“诸位服从龙虎帮之令,对两个外来旅客如此留难,若非

同流合污,也难脱约束不当之名,总来黄陵帮创帮之道本为低层民众谋福利,如今堕落

若此,帮主更有何话可说?”

  刘似道脸上神色尴尬,叹口气颓然坐下,似是无话可说,黄横却蓦然站起道:“你

们哪里知道帮主的苦处,那些帮众要是约束太紧,一个个被拐到阳葛会去,我们若不委

曲求全,早在四年前就被阳葛会灭了……”

  “够了。”刘似道忽然大声打断了黄横的话,黄横一愣望向刘似道,只见刘似道面

现痛苦之色,黯然道:“黄横弟……不要说了,为了委曲求全,我们做了多少违心之事,

如今回头想想,还不如当初就把黄陵帮散了……”

  “帮主!”黄横大惊站起。

  “我意已决……”刘似道一挥手道:“我们解散黄陵帮,帮众日后各守本分……阳

葛会想要重新完全掌握,至少还要五、六年的时间……我们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田冬与顾玲如两人呆在当场,不知道该不该劝阻,这也不是两人想看到的结果,这

时叶房楷缓缓站起,望望两人之后道:“帮主,既然要解散,不如投入阳葛会。”

  这话一出,众人同时大吃一惊,黄横惊愕的顿了两顿,更是一挥齐眉棍,怒目道:

“好啊,原来你才是阳葛会的姦细?”

  叶房楷不理会黄横,继续道:“我们事先将所有人手分成八路散入城中,他们自能

察觉,再请钱大克来此接收,他自持功力高强,加上我们内部空虚,必定依约前来,而

为了四面布防,他也不至于带太多人手,那时少侠若能助我们一臂之力,钱大克死路难

逃,而后我们城中八路弟兄同时发难,他们无人主持大局,我们自能在一个时辰内拔除

所有阳葛会人手,龙虎帮便算得知消息,也无力回天,只有吃这么一次瘪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都愣住了,过了片刻,只见叶房楷话声一转道:“少侠愿不愿

帮这个忙?”

  田冬还没说话,刘似道已经抢着说:“少侠,我刘某保证日后重振纲纪,恢复黄陵

帮原有的风骨,若有虚言,愿受雷轰。”

  田冬怔忡片刻,终于点头道:“好吧,不过在下有个条件。”

  刘似道微露诧异的道:“少侠请说。”

  “擒住钱大克之后,我要向他问口供。”田冬道:“在下对于龙虎帮还有所谓内堂

之事,颇感好奇。”

  “没问题。”刘似道一口答应,随即望望天色道:“我们立即部署,邀约龙虎帮午

时赴约,两位请入内稍歇……”

  “心领了。”田冬另有打算,拱手道:“既定午时发难,在下已时必返,还望帮主

勿忘己诺,日后得以重挽黄陵帮声名于不坠。”说罢一挽顾玲如,两人如飞鸟般跃去。

  黄横面露难色,望向刘似道道:“帮主……他俩人真能对付的了钱大克他们吗?”

  “也只有试试了。”刘似道叹了一口气道:“不然黄陵帮若当真解散,那些贫苦无

告的帮众如何生活?”

  黄横无话可说,于是三人再拟定了一番部署之后,立即唤入手下心腹,将各种调动

向外传出,随着近千帮众的移动,很快的整个武汉立即动荡起来。

  至于田冬与顾玲如两人跃出黄陵帮的堂口之后,也不回南成客栈,两人寻了个僻静

之处停了下来,顾玲如疑惑的问:“田哥哥,我们出来作什么?”

  田冬这才缓缓道:“如儿,你在镇外等我,别进去了。”

  顾玲如一忙,扯下面罩瞪眼娇嗔道:“田哥哥!”

  田冬也取下面罩,牵起顾玲如的柔夷道:“如儿,找不希望你涉入险境,刚刚被黄

陵帮的人围住,我就十分后悔带你一起来。”

  顾玲如似乎有些委屈,又有些难过,她既不愿与田冬分开,又不忍他为自己担心,

想到是因为自己功夫不够才造成拖累,眼眶不禁红了起来,一面又硬睁着一双美目,叫

自己不要掉泪。

  田冬看了又疼又怜,轻抚着顾玲如的香肩道:“如儿,那个钱大克虽然功夫不低,

我也应该没有问题的,要是你在一旁,我说不定反而会分心,这个道理你应该知道。”

  顾玲如抬起头来,望着田冬道:“田哥哥,他的功夫怎么样?”

  “看来至少比舵主高,可能跟龙虎帮的几位堂主差不多。”田冬一笑道:“当初的

我连龙虎帮的护法都不怕了,难道现在还会输?”而顾玲如最多只能对付舵主,甚至还

末必能获胜。

  顾玲如点点头道:“好……不过我要在附近看着,等你们胜了之后,我要出来踢卢

幅的屁股。”

  “按照情理……卢幅应该不会来。”田冬皱眉道:“而且那有地方能偷看?”

  顾玲如嘟起小嘴不依的道:“到时候应该是在黄陵帮的大厅中动手,我躲在附近就

是了,怎么说人家偷看,又不是小时候……”

  顾玲如说着说着嘴角也露出笑意,两人同时想起小时候在崇义门,两人携手躲在密

道中偷看的往事,心中都是一片温馨,当东方天光乍现之际,两人缓缓的依偎在一起,

谁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太阳逐渐的上升,炽热的大阳在空中吐着热焰,被烘烤着的武汉地境内,隐隐浮动

着不安的气氛,黄陵帮大幅抽调人手,虽然不致影响到城市正常的运行,可是明眼人都

知道将有大事要发生,武汉人大都记得四年前的变故,这次只怕又要上演,一些较为机

灵的商家,看看风色不对,索性歇业一天,免的动乱时殃及池鱼

  这时,黄陵帮堂口中只留下不到五十人,除了一些必须的人手,其他人几乎都派动

出去,刘似道、黄横、叶房楷三人为避免阳葛会的疑心,只好留守屋中,三人与七、八

位心腹聚集在前院的大厅中,商议着是否尚有不是之处。

  这时黄横正在抱怨:“帮主,我们弄到这个田地,要是那个姓东的小子忽然反悔一

走了之,我们不是就完了?”

  “我看他们应该不是这种人。”叶房楷插言道:“何况我们已经被逼到绝境,若不

如此,如何死里逃生?”

  “正是死中求生、绝境存活。”刘似道道:“叶副帮主这一着虽然行险,不过也是

我们现在唯一能走的路,不说别的,阳葛会若真的按月来取二成,我们帮务无法运作,

也只能散了,若是能除去阳葛会,不单去掉了威胁,龙虎帮不能再以协调的名义收取这

笔费用,也能省了给他们的四成。”

  “刘帮主此言正是。”田冬蒙面出现在门口,一面进来一面道:“计划可还顺利?”

顾玲如自然也紧随在后。

  “东少侠?”刘似道不由得又吃一惊,他的功夫大约与卢幅差不多,与田冬还有一

大段距离,田冬的声息他自然无法发觉,见田冬大白天地无声无息的闯来,吃惊之余又

有些安心,只是明明已经知道两人的长相,这对兄妹为什么还是带着面罩不肯取下?

  田冬望望天色道:“已时将尽,刘帮主与他们是约在午时吗?”

  “正是。”刘似道点头道:“布置已妥,等一下东少侠先隐于左厢,时机一至还要

仰仗少侠大力相助。”

  “当然。”

  这样顾玲如刚好躲在那儿不用出来,田冬正点头间,忽然门外有一人急急赶入,一

面奔一面嚷:“帮主,大事不好。”

  “吴白,你急什么!”刘似道面一沉道:“好好的说。”

  那叫吴白的大汉又急又喘的道:“钱大克对外宣称帮主将要……将要投降,龙虎帮

舵主之外还有好几位高手也要前来见证,还派了数……数百人帮阳葛会四处防守,他们

百余人正向这儿来,预计……一刻之后会到。”

  众人大吃一惊,阳葛会摆明了要和龙虎帮合流硬吞了黄陵帮,这样就算加上田冬两

人也没有胜算,刘似道愕然半晌,转头望向叶房楷,叶房楷面色沉重的道:“帮主,有

姦细!”

  厅中数人的目光已转到了田冬两人身上,黄横更是一棍向田冬劈下,大声道:“除

了你们还有谁?”

  田冬挥手顺棍斜推,齐眉棍往旁一偏,还把黄横带着移了两步,黄横怒吼一声,翻

身就要再上,几个黄陵帮众也抄起了家伙,刘似道却立即道:“住手,不是他们。”

  黄横一愕住手,刘似道说:“若他们确贸是姦细,根本无须再跑这一趟,何况龙虎

帮与阳葛会果然是一丘之貂,若东少侠没来,结果也不过是如此而已,他何须提早来此

通知?”

  “帮主明见。”叶房楷道:“他们必定从姦细口中得知计划,所以派出百余高手前

来,准备连东少侠一并除去。”

  黄横不服气的道:“说不定他还有其他的姦计。”

  “不,以东少侠的身手,我们根本不是对手。”叶房楷道:“姦细必定是昨夜房中

之人,除帮主与东少侠兄妹之外,人人有嫌疑。”

  刘似道皱眉道:“当时除我们三人之外,其他七、八人都是帮中的好兄弟,谁会呢?”

  刘似道目光一个个的扫过去,昨夜在屋中的帮众今天都在,谁也不像是姦细,而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兵临城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