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八章 龙潭虎穴

作者:莫仁

  当晚,田冬与顾玲如两人开始住龙虎帮总坛欺近,龙虎帮果然是天下闻名的大帮派,

靠近到一里之内,各种明暗哨明显的增多,多亏田冬内力深厚,两人又十分小心,这才

逐渐的靠近到西面围墙外的空地林绿,龙虎帮的外墙十余丈内都是一片平坦,不要说树

了,连及膝的草丛也没有,看来一直有人修剪,为的就是避免外人混入,四面自然也都

有守卫,除了固定的守卫之外还有不断在外墙巡回缓行的帮众,看来戒备极为森严。

  田冬与顾玲如观望牛天,一直没有闪入的机会,田冬不禁有些焦急,虽说除了黄木

森之外,田冬未必惧怕龙虎帮中的人物,不过田冬这次可不是来打架的,田冬想了想道:

“如儿,这样吧……我过去捉一个人来问话,逼他指出小菊姐的住处,明晚我一个人进

去。”

  “那……我呢?”听到田冬要一个人进去,顾玲如马上瞪大双眼,一副不准的架势。

  田冬连忙解释道:“明晚我是打算冲进去,他们应该不知道我和小菊姐的关系,我

找到她之后背了就跑,你也进去太危险了。”

  田冬顾一个顾不了两个,顾玲如逃出的速度又没这么快,要是被栏住了就麻烦。

  顾玲如虽然不愿意,但是自己又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嘟着小嘴道:“可是……要

是你捉到的人也像钱大克他们一样,打死也不说怎么办?”

  田冬微微皱眉,搔搔头道:“应该只有那个什么‘内堂’的人才会这样吧?卢福那

胖子招的就挺快的……不然怎么办?我想不出别的方法了。”

  顾玲如也想不出来,只好闷着不出声,田冬轻拍顾玲如的肩道:“你在这儿等我,

看我去捉一个人来,要是我们失散了,就到上次我们逃出龙虎帮时躲藏的洞穴会合。”

  顾玲如一皱鼻子,嘟着小嘴不说话,心里还是不大乐意,田冬无奈的摇了摇头,见

巡逻的一队人刚好转过墙角,于是不再迟疑的猛然往前飞跃,田冬这一冲迅如飞鸟划空,

猛然冲出五丈余,随即点地再起,迅速的向前方墙上向外望的两人冲去。

  这两人一开始忽然发现林中冲出了黑影,只觉眼一花,那团黑影就近了数丈,两人

这才发现居然是个人影,其中一人立即敲锣,另一人大声喊:“西墙有人进犯。”龙虎

帮中也立即騒乱起来。

  那人喊完,田冬已经接近墙角,猛然向上一腾,已经跃到了瞭望站,那两人情急拼

命,两把刀没头没脑的斩下来,田冬两掌左右挥动,两把刀同时摔飞的老远,不过田冬

两边施力不大相同,其中一人被田冬那股力道推甩下台,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另一人也

许因为长的较好看,所以运气较差,被田冬一掌击昏,扛上肩头,准备捉回去问话。

  这时田冬见龙虎帮中已经有许多人取出兵刀涌出,有些功力较高的更是在屋顶上飞

跃而奔,他不打算缠战,背着那人翻身落地,回头向林间奔去。

  田冬一入林中,顾玲如立即随着田冬飞奔,两人携手向外奔了片刻,只听见身后的

喧吼声逐渐的平复,似乎龙虎帮主要是在防御外敌侵入,并没有立即向外追击的计划,

田冬不禁有些疑惑的道:“如儿……奇怪了,上次我们冲出来的时候外面到处都是敌人,

怎么这次的应变比较慢?”

  顾玲如在田冬的提携之下勉强还有余力说话,笑笑道:“田冬哥,你糊涂了,上次

大家是一路打出来,他们自然来的及布好一圈圈的防御,现在……啊……”

  原来顾玲如说到一半,田冬忽然叫:“小心。”运力一扯顾玲如,连同身上的大汉

三人一齐横移数丈,同时在两人原先的立足地传来扑扑的声音,却是几把亮晃晃的飞刀。

  田冬倒也不大在意,这些飞刀的速度没有多快,蕴含内劲也不足,八成是附近有个

暗哨,见到两人经过发射飞刀相拦,反正这人看来也不敢出来拦截,田冬也不再理会,

扯着顾玲如就溜,两人速度一快,每腾出数十丈之后往往身后便会传来警号,想必是被

人发现自己的踪迹,有的时候也会有袖箭、三菱镖、梅花针等等暗器没头没脑的射来,

不过既然不是合围攻击,这些伏桩功夫平平,田冬顺手一挥,这些暗器自然准头大失,

不过想要隐起行踪似乎也颇不易。

  冲出两里之后,遇到的暗袭就逐渐的减少了,两人也逐渐减速,一面注意着四面的

状况,他们可不能让人盯到两人暗藏之处,又行出了数里,顾玲如才喘口气,田冬面色

又变,低声道:“不好!”

  顾玲如连忙问:“怎么了?”

  “有四、五个人跟来。”田冬道:“功力都不弱……我们快一些,想法甩掉他们。”

于是立即牵着顾玲如的手加速前奔。

  田冬奔了片刻,却发现对方虽然追不上自己,可是也一直没甩掉,毕竟自己不但要

背着一个壮汉,还必须出力帮助顾玲如,这些人的功夫虽然不如黄木森,但是比起龙虎

帮中的护法已经高了不少,田冬不禁有点意外,龙虎帮中居然还有这种人?

  总不能让这些人一直跟到自己隐身的地方,田冬想了想低声道:“如儿,你带着这

家伙先躲一阵子……”

  “我知道了。”顾玲如会意道:“过一会儿,我再带他到崖洞中等你……可是你要

小心些。”

  “嗯。”田冬点点头道:“你也是……要藏好。”

  两人继续前奔了片刻,经过了一个草木丛生之处,顾玲如接过那个壮汉,屏住呼吸

隐藏起来,田冬再望了顾玲如两眼,见她藏的妥当,这才继续往前方奔,而且还依着先

前的速度,故意踏草发声,引着那些人继续跟着自己。

  田冬又奔出数理,慢慢奔到了树林深处,估计顾玲如已经到达两人相会的地方,田

冬这时要是想甩掉这几人并不困难,不过田冬好奇心起,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来龙虎帮

助阵,按道理来说,龙虎帮的下属帮派应该也没有这种人物。

  田冬奔了奔,猛然一踏地,迅疾的标上数丈高的树顶,由枝叶之间向下方观察。

  果然不久之后奔来服饰相同、一色藏青的四人,年纪大约三、四十岁,个个龙精虎

猛十分彪悍,他们的兵刃都是一式长剑,而且都背在身后,这样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大侠

风范,但却是最灵活的方式。

  许多武林中人学到儒家的习性,将长剑挂在腰间,看来确实飘逸帅气,可是不但单

手无法拔剑,剑鞘还会干扰到身法的灵活,除非功夫够高,不然还是背在身后方便。

  这番道理田冬本来也不知道,不过顾玲如与自己离开崇义门之时,她曾因长剑挂在

腰间被父亲顾鼎祥训了一顿,田冬在一旁自然听的清楚。下方这几人功夫恐怕都高于崇

义门的一流高手,还这么没个性的背着长剑,田冬不禁有些意外。

  田冬看着看着,忽然想起钱大克等人,猛然醒起,莫非这些人便是所谓的内堂中人?

他们功夫可比钱大克等人又高出数筹,田冬看了不禁暗暗咋舌。

  这些人奔到此处忽然听不见田冬的声息,四人马上聚集起来,上下左右四面探望,

田冬知道空手八成打不过这四人,问题是龙虎帮已经知道自己带着蛟筋前来,会不会已

准备好了宝剑?又会否刚好这四人手中就有把?而且田冬对于自己每次都靠蛟筋硬打硬

劈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能不打还是不打,田冬又躲稳了些。

  田冬呆立片刻,下方四人却蓦然一分,分头跃上四株大树,面向着四方观察,田冬

不禁暗暗称幸,他们不知道自己刚好在当中,看来正在找自己,这时四人都背向着自己,

田冬心里有些得意,正盘算着该先向哪一个人下手的时候,四人忽然同时一翻身,青光

爆起,长剑一翻,四人身剑合一的向正中央田冬射来。

  田冬唬了一跳,一面自怨自艾,原来他们在耍诈,自己早该想到,哪有这么刚好自

己就落在正中央,田冬连忙一蹬树枝,往上再一个盘旋,手中蛟筋同时电射而出,斜向

下方环绕一匝,击向四把长剑。

  只听叮、叮、叮、叮四响,长剑与蛟筋碰撞声连接响起,四人分向四面震落,田冬

再吃一惊,蛟筋一收缠回手臂,刚刚这四下,蛟筋前端被割裂了四个口子,这四人掌中

居然都是利刀,虽然内力不及田冬,不过还是让蛟劲受了一些创伤,再来个两下只怕就

会撕掉一截,田冬一面吃惊,一面不知道该不该庆幸,还好刚刚先以前端相试,大不了

前面几尺有些要断不断,要是打了打才忽然被砍到中间,那麻烦就大了。

  田冬不敢再用蛟筋,转身正想溜,四人又从四个方位急急袭来,这次不再是直线的

前扑,而是在空中同时挥舞起剑花,四团光华同时涌向田冬,要是田冬再以刚刚的方式

破解,蛟筋一定会和其中之一缠上,那时不断也难,田冬当机立断,迅速的沿树下落,

先闪开这一击再说。

  四人见田冬避开,劲力同时一收,在半空中一个交会,前后左右互换方位,又将田

冬团团围住。

  田冬若是当真要逃,本可趁着落下的速度较他们快上一步,先行开溜,不过才刚被

他们弄伤了蛟筋,田冬心中难免有气,加上这些人的功力似乎比起钱大克等人还强,又

像是内堂出来的人物,田冬颇想再捉一个问问话,就算不行,想来也能和他们过过招。

  田冬心念一定,趁他们还没落稳之时,身形一冲,一招“咫尺天涯”嚣然往正东的

一人轰去。

  田冬一出手,心里忽然有极为怪异的感觉,从“大罗八法”的武学要诀看来,这招

似乎有些不是或违逆的地方,田冬脑中一阵迷惑,这时也无法细思,运足了劲力往那人

印去。

  这四人的动作十分整齐,落地时一点地立即重新扑起,正东那一人手中长剑正向着

田冬的掌心刺来,田冬颇为意外,这招应该没这么容易被看出去势,这人长剑怎么正好

向着自己的掌心?田冬一愣,这人用的又是利刃,这样自己的手掌不是糟糕?

  田冬心急之下猛然一换心法,发劲之法忽然改为“掌裂虚空”,体内内息顺逆之间

在数道经脉流转,劲力一变,田冬掌力汹涌而出,猛然向那人撞去。

  那人长剑一震,发现劲力涌来,连忙将长剑化成剑花,一面向后鱼跃,将田冬掌力

纷纷击散,不过还是被余劲震翻,田冬若要追击正是好机会,不过这时田冬忽然愣住了,

刚刚那一下的劲力变化正是“大罗八法”中提到的方法。

  田冬思索“大杂八法”已经不是第一天,里面的道理田冬也老是想不出来该如何应

用,没想到其中一段转换经脉内息的功夫可以用在这里,这下可有趣了,不过就算这样,

这一招依着“大罗八法”的道理来说还是有些问题,田冬脑中有些打结,想不大透原因。

  但敌人可不让田冬思索,除了被震翻的那人之外,其他三人这时分三个方向涌到,

长剑一展之间,田冬的四面全被封住,田冬转身一招“怒海博涛”四面施出,对方的剑

势一滞,不过仍是向着田冬劈刺而来。

  田冬又感到自己这招的问题,不过“大罗八法”可不只是用来找自己麻烦的,田冬

还是有注意破绽处,可是这时挥掌已将不及,田冬劲力又变,虽以“璞玉掌”为形,但

是十只指头忽然冲出十道弧形劲力,交互穿插冲向三人,正是“落叶飞花指”。

  那三人没想到会有这种变化,只觉田冬的指力彷彿无孔不入般的穿过剑墙,三人一

声呼啸,同时往后撤去,田冬指力电射之间,三人至少也各挨了一到两指,不过因为他

们方向忽变,长剑又守的严密,田冬的劲力只能对他们造成一些皮肉之伤,没能攻击到

要害。

  三人剑光挥舞不停,迅速地住林中退去,至于最先被田冬击倒的人反而受伤最轻,

自然早一步开溜,田冬也不打算追,确定四人都已经离去,这才一转方向打算与顾玲如

会合。

  田冬一面急奔,心里一面苦思“大罗八法”的用途,“大罗八法”确实是一套十分

奇妙的武学心法,问题在于都是理论却没有实用招式配合,无论自己所学,或是他人出

手,田冬发现在“大罗八法”的道理之下都有破绽或不是。

  这也奇怪了,若说“璞玉掌”是古朴藏私,那“落叶飞花指”总不该有问题了吧?

可是当田冬以“大罗八法”印证之下,“落叶飞花指”也有些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龙潭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