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九章 再闯山栅

作者:莫仁

田冬一面奔,顾玲如一面哇哇的叫道:“田哥哥,你放我下来,背小菊姊姊就好了。”

话还没说完,田冬已经奔到第一层,见到无钦与绍大山两人正堵在铁门口,拦阻着外面想杀进来的龙虎帮众,张贵脉虽然也抢了一把大刀,不过却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乾着急,田冬转念一想,既然遇到了无钦等人,也不可能不顾他们就溜走,既然不能全力飞逃,自己是非动手不可,只好解下顾玲如,一面道:“如儿,你千万不要离开我左右。”

顾玲如嗯了一声,拔出长剑就往前奔,绍大山与无钦见到田冬出来,手中抱着那位人事不知的姑娘,都同时皱了皱眉,他们不知田冬本是为了救小菊而来,以为田冬古怪脾气又发作,每次杀出去都要抱个姑娘,无钦立即回头对张贵脉说道:“张师傅,你去抱着那位姑娘,我们护着你逃。”

张贵脉和无钦等人一样不知小菊的重要性,深怕众人弄到最后抛下自己,可是他虽面有难色却又不敢不听,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见到田冬已经将小菊一圈圈的牢牢捆绑在自己背上,一面往前冲道:“我来背,大家注意,我们等一下直接往南逃,西方有数百人正要赶回来。”

无钦江湖经验十分丰富,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田冬刚刚施调虎离山计,现在龙虎帮的高手正由西赶回,立即道:“好,我们往外冲了。”

他与绍大山加催劲力,同时往外进逼,却又同时被逼了回来,虽说这时外面都是些留守的喽喽,便算有高手也挤不到这个门口,所以两人应忖的还算是轻松,不过也因为门外重重叠叠塞满了人,想往外冲除了多杀几人之外实在并不容易。

田冬一见叫道:“绍大哥、无钦大师,我来!”他奔到两人身后,绑小菊之后残余的丈余蛟筋蓦然由两人之间冲出,数声惨叫立即响起,却是穿过了三、四个人,田冬劲贯蛟筋,猛然一挥,这三、四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喽啰向外飞撒一地,又撞翻了不少人。

绍大山与无钦两人立即闪出门外,田冬跟着跃出,左掌猛然一轰,又打翻了不少人,地牢口的敌人略为散开,顾玲如与张贵脉也冲了出来,绍大山与无钦两人立即往南方杀过去,张贵脉随着两人身后奔逃。至于顾玲如与田冬两人则在最后面,田冬丈余长鞭四面挥舞,几乎没什么人敢靠近,反而是绍大山与无钦那儿较为吃紧,田冬有暇时还必须往前挥鞭,替他们开路。

南面本是黄木森所居住的内宅,自然不是脱逃的好去向,不过黄木森现在不在龙虎帮中,田冬选了这个路线反而不错,很快的就冲到内宅之前,无钦首先跃上围墙,绍大山轻身功夫不佳,先蹬了蹬墙身中腰,这才跃上墙沿,没想到绍大山跃上的同时,无钦一个立足不稳却又翻落地面,绍大山赫然一望,却见一个六十余岁的冷面老妇,正一掌向自己轰来,绍大山自知不敌,翻身又落回地面,一面哇哇叫:“老太婆厉害……”

田冬见两人忽然被堵住,急急回头一望,却见那老妇空着双手正怒目瞪着自己一行人,田冬一愣,这不是彭嫂是谁?原来她的功夫比一般舵士都还高,不过看来还不及一位堂主,田冬自然不惧,但是彭嫂小时对田冬也还算照顾,田冬不禁有些迟疑起来。

无钦也叫了出来:“田少侠,我们闯不过去……”一面翻身应付从四面由田冬蛟筋不及之处涌来的龙虎帮众。

彭嫂一听无钦的叫声,目光钉向田冬,冷冷的道:“你是田冬……?你来救小菊?”

“彭大娘……”田冬面色有些尴尬,心想这下不得罪也不行了,正要往上扑的时候,忽然由西面冲来四道剑光,飞跃般的标向众人,首当其冲的正是顾玲如,那四名神秘高手终于赶回来了。

田冬一见大惊,顾玲如必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时顾不得蛟筋应付不了那四人,田冬猛然一挥横扫,蛟筋前端数尺化成一个大弧形,同时撞向四人,田冬一面大叫:“如儿,退回来。”

四人见蛟筋攻来,他们也知道蛟筋遇到自己的宝剑会受损,于是功聚长剑,硬生生的与蛟筋碰了一下,较劲前端数尺马上又开了四个口子,四人身形巨震,同时往后跌落,顾玲如见有便宜可检,蓦的一剑就往其中之一挥去,那人一个没回过气,勉强一闪,被顾玲如卸下了左臂,痛的往后翻滚开来,顾玲如再想重施故技,这次的目标却已经回过气来,嗤的一声剑芒骤发,往顾玲如身上卷去,田冬刚刚与四人硬碰,其实也不大舒服,不过这时见顾玲如遇险,顾不得气息不顺,连忙又是一鞭挥过去。

一撞之下,那人独力自然不敌田冬,长剑脱手而出,人也被震翻数尺,不过田冬的蛟筋终于断了尺余,而田冬同时却也把顾玲如扯了回来,一面埋怨道:“如儿,你怎么不听我的话了?”

顾玲如望了田冬一眼也不回答,轻轻一跺脚,转身就往彭嫂冲,田冬又吃一惊,她八成也不是彭嫂的对手,正要跟着转身的时候,两道青光又向田冬追击而来,同时田冬发现无钦与绍大山正配合着顾玲如往上攻,这样应该没有大碍,于是田冬放心的将蛟筋一收,转身与这两人放对。

没想到这些人四人合击有一套招数,两人联手却也默契十足,田冬一个不防,往后运退了数步,这才掌风一畅阻住两人,随即觑准空隙,数道指风条忽穿入两人剑网,将两人击退,田冬心里又有些醒悟,这般刚柔转换之间对手极不容易防守,只是自已还没有成套的功夫,对付这些人还可以,对付黄木森可能还有所不足,更别提古朴了,田冬暗暗立下决心,这件事过后一定要好好的参悟一下“大罗八法”。

这时顾玲如、无钦、绍大山三人已经将彭嫂逼入内宅,正在墙后兵兵兵兵的打了起来,连张贵脉都跃了进去,田各不冉迟疑,一个翻身倒跃,也落到了内宅之中,这时顾玲如等三人联手已经将彭嫂打的喘不过气来,田冬连忙叫:“我们走吧!他们快赶回来了。”

三人同时收手,翻身跃开,田冬一扯张贵脉,紧随三人之后急奔,彭嫂一楞,似乎有些迟疑,最后终于叹了一口气,没再追来。

这下众人却是占了便宜,内宅一向不许帮众进入,除了那两个神秘高手毫不在乎的紧随而来,其他的帮众却只敢往外绕开,到南面墙外再作打算。

不过现在田冬有些了解“璞玉掌”与“落叶飞花指”揉合后的好处,那两人只要接近到一个程度,田冬回身翻掌便能击退,也不至于影响前方数人,六人迅速的冲出龙虎帮,一面远远望见西面正有一群群的帮众赶回,一批以木叔其等堂主为首的四、五人速度最快,其实这些人落后那四人没有多久,但就差了这一点,田冬等人已经冲了出来,五人毫不迟疑的往杯中一钻,逃之夭夭。

过了片刻,田冬发觉那两人还是紧追不舍,还一面发声呼唤其他的敌人,众人速度又不甚快,这样下去总会被追上,田冬往前一跃叫:“如儿,你带大家到我们那时下崖的地方去,我拦着他们。”随即回身向两人迎去。

那两人似乎自知不是田冬对手,见田冬回身找自己麻烦,两人不约而同的一散,与田冬在林中捉起迷藏,田冬虽然知道他们是在等援军到来,不过这也是自己的期望,就算除不掉这两人,等顾玲如他们走远之后,自己全力奔驰一定能甩掉他们,所以田冬也不心急,乾脆站在林中,运足内息倾听他们的声息。

可是天不从人愿,田冬发现其中一个人居然向着顾玲如他们离开的方向追去,另一人却隐身在一旁,守候田冬的动静,这可不能任他们得逞,田冬一展身法,无声无息的往离开的那人追去。

那人急急循音而追,正没注意田冬扑来的时候,另一人连忙发出啸声告警,前一人闻声知警,猛回头见到田冬正由空中恶狠狠的扑来,他大骇之下一个懒驴打滚,咕溜溜的滚出数尺,只听轰然一声,地面落叶飘飞,草石激射,地面多了一个大洞,却是田各的掌力击了个空。

不过田冬落地便即一个腾身,往那人追去,那人翻了几滚还没站起,田冬已经袭来,他自知难逃这一击,长剑一竖,不闪不避的要与田冬同归于尽。

田冬一皱眉,这些人怎么这么难伺候?既然如此那就别讲招式了,田冬在还没接触到对方长剑的时候掌力猛然催出,这一下田冬是全力施为,那人独力如何抵挡,只见他兵剑往后一周,向后连续翻滚数圈,整个人萎顿在地,已是奄奄一息。

田冬一落地,身后青光年起,却是另一人已经急赶过来,向田冬身后攻击,田冬回身一凝内劲,“汤池拳法”施出,劲力由侧面而出,将那人的长剑击偏,那人一愣之下,却见田冬一拳顺势击出,用的不是“汤池拳法”的后半式,反而用的是崇义十六打,没想到这看来简单的一招,那人在“汤池拳法”的内劲牵引之下居然别无抗力,被田冬一拳正中前胸,口吐鲜血的向后飞开,伤势只怕比先前那人还重。

田冬又惊又喜,刚刚不用“璞玉掌”也不用“落叶飞花指”,原因在于田冬忽然觉得按着“大杂八法”的道理,这时候以“崇义十六打”的一招“清泉溅石”来应付该算是恰到好处,没想到果然一举功成,田冬一面欣喜莫名的急追顾玲如一行人,一面在脑海中不断勾勒“大罗八法”的道理。

过不久田冬追到了四人,猛然一跃到四人身侧,无钦等人见到有人忽然出现,本来都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田冬,大家这才缓下步伐,找个较隐密的地方喘个两口气。

好不容易在密林中找到了一块小空地,众人才停下稍歇,无钦首先摇头道:“这次真是栽到家了,没想到又被田少侠所救……却不知少侠怎知我们被擒,还带古姑娘一起前来相救?”他们三人还不知迫古玲其实叫做顾玲如,依然以古姑娘称呼。

田冬摇摇头笑道:“她不叫古玲,其实叫顾玲如,我们两已经定亲了,这次本不是来救诸位的,我是来救这位小菊姑娘,没想到居然又与诸位巧遇。”

田冬一说与顾玲如已经定亲,众人自然连忙恭贺,顾玲如本来脸色不是顶好,听到田冬破口就说出两人已经订婚,闹的顾玲如有些高兴又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强笑道:“田哥哥,小菊姐一直没有醒过来,你快解下她让我看看。”

田冬连忙将小菊解下,一面对顾玲如道:“如儿,麻烦你了……那我出去四面戒备一下。”

田冬见小菊衣衫破烂、无以蔽体,刚刚心情紧张未能察觉,现在当然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当即向林外走去,张贵脉等人自然随在田冬身旁向外行,一出空地,无钦首先低声道:“那位小菊姑娘……就是那时田少侠提过的心上人?”

那时魏无常为了此事将田冬数落一顿,众人虽不知其所由,但精明如无钦着自然会想到田冬八成有个见不得光的女友。

田冬听了大是不好意思,自己那时说有心上人,现在又和顾玲如订亲,既订了亲,却又眼巴巴的来找小菊,他们不知道会怎么想,于是连忙解释道:“其实她就像找的姊姊一样,以前时常照顾我,我不想龙虎帮好景不常,打算将他接出安顿,没想到居然打探出因上次逃脱之事,小菊姐被牵连入牢,我自然非救她不可。”

绍大山在一旁听的清楚,忽然皱眉道:“原来如此……那女娃儿可苦了,被那帮浑蛋没没日没夜的……”

“绍兄!”无钦虽然连忙摇头喝阻绍大山,田冬却已经听的面色大变,虽然绍大山没说出口,田冬也知道绍大山没说出来的话,没想到刘老二他们这么没人性?田冬猛然间不禁有些后悔没杀了他们。

无钦见田冬的面色,知道田冬已经明白,于是叹口气道:“田少侠,你曾在地牢一待七年,难道不知此事?天下的牢狱都是这样的,妇女一入囚牢,能保清白者几稀……小菊姑娘比我们还晚进来,这近一个月……唉……”无钦摇摇头,也没说下去了。

田冬不是不知,只不过龙虎帮的地牢中向少女囚,更几乎没有关过有如小菊一般正值青春、又身无功夫的囚犯:换句话说,上次要是关入顾玲如,一般的狱卒除了口头吃吃豆腐之外,也不大敢明日张胆的胡来,毕竟要是舵主不在,他们也不会随意开启有功夫在身的囚犯牢笼,不然岂非自讨苦吃?而小菊本是纤纤弱质,加上这一阵子又没有舵主管理,这些狱卒自然无法无天,小菊的命运可想而知。

田冬面色百变,终于恨恨一咬牙道:“龙虎帮……非灭了他们不可!”

无钦、绍大山、张贵脉自然只有点头,就在这时,杯中忽然传来一声凄厉而嘶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再闯山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