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二章 前尘如梦

作者:莫仁

顾玲如发现小菊失踪,急急的往外奔,望向站在在树梢上的张贵脉,他正一面紧张的扶着树干,眼睛一面半睁半闭的连打瞌睡,顾玲如连忙轻声道:“张师傅、张师傅。”

张贵脉连忙抬起头来四面张望,见到顾玲如站在树下,这才有些尴尬的爬下道:“顾姑娘,有事吗?”

顾玲如有些焦急的道:“田哥哥还没回来吗?”

“还没……”张贵脉摇摇头道:“我刚才才接过无钦的班,他去采葯了。”

“那……有见到小菊吗?”顾玲如焦虑的道:“她不见了。”

“干什么这么吵?”绍大山由树后探出头来,看来刚被吵醒,见到是顾玲如他才面色转和的道:“顾小姑娘,什么事?”

“小菊姐姐不见了。”顾玲如已经快哭出来了,她真不敢想像,要是田冬回来没见到小菊会是什么表情?

绍大山搔搔头站起道:“我们四面找找嘛……说不定去哪儿方便了?”

“如儿?”田冬的声音忽然从上方出现,三人同时抬头,只见田冬由三丈高处飘落,却是被三人说话的声音引来。

田冬落地时众人一望,却见田冬嘴角溢血,身上颇为狼狈,三人吃了一惊,顾玲如首先紧张的道:“田哥哥,你……受伤了?”

田冬伸伸舌头笑道:“遇见了一个好厉害的老头,差点回不来了……你们怎么了?无钦大师呢?小菊姐姐呢?”

顾玲如面色一变,说不出话来,张贵脉回答道:“田少侠,无钦大师去采葯了,至于小菊姑娘……顾姑娘说她不见了。”

“什么……?”田冬眉头皱在一起,仿佛没听清楚般的望着顾玲如。

“小菊姐姐……”顾玲如低着头,又急又怕的道:“我刚刚出定醒来,她就不见了……我正要出来找她……”

绍大山虽然老粗,也发现情形不对,连忙道:“是啊,顾姑娘刚刚就是跑出来问我们这件事的……我才在猜她是不是去哪里方便,少侠就赶到了,我们快去找吧。”

田冬望了顾玲如一眼,嘴chún动了两动没说话,转身正要向外搜,忽然又转回望着林中怒声道:“谁?”

“是我,无钦。”无钦的声音传回来:“我在林中居然遇见小菊姑娘,所以把她带了回来……她怎么会跑出来的?”

果然无钦背着昏迷的小菊,正由林中走出,一脸莫名其妙的神色。

绍大山瞪向张贵脉道:“你一定打瞌睡了:不然她怎么会跑到那个方向?”

张贵脉刚刚确实是半梦半醒,自知理亏,不敢说话,顾玲如偷眼望着田冬,迟疑的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入定调息的……田哥哥,对不起……”

绍大山看顾玲如泫然慾泣的模样,连忙道:“不,田少侠,你要怪得怪姓张的,他守夜不力才会发生这种事情。”一面又推了张贵脉一下,施个眼色,要他认罪。

张贵脉只好认了,尴尬的道:“是、是,都是我的错,请少侠见谅。”

无钦也有些抱歉的道:“田少侠,是我要顾姑娘解开小菊姑娘的穴道,没想到小菊姑娘居然会乱走……这……”

田冬接过小菊,松了一口气道:“找到了就好了,大家都累了,这也难免……而且这本来不关大家的事,我还要多谢你们呢,何怪之有?”

不关自己的事?顾玲如听了好似一盆冷水浇到自己头上,田冬这样一说,彷佛把自己当成了外人,顾玲如的心整个凉了起来。

田冬没察觉到顾玲如心情的变化,他对于顾玲如没照顾好小菊,说完全不生气也是假的,不过田冬想想众人其实也没有责任照顾小菊,所以才这样说,没想到却使顾玲如心中蒙上了阴影。

无钦虽然精明,也没法注意到这么细微的事,见似乎已经没事,对田冬笑笑道:“田少侠,这里没什么敌踪,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再攀山……咦,少侠怎么受伤了?”

田冬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略述一下,无钦等人听了自然紧张,绍大山破口大骂道:“他奶奶的,龙虎帮中怎么还有这种高手?”

无钦也面色严肃的道:“那人想来并非居住在龙虎帮总坛中,不然不会隔了一天才追来,要是他在,我们前天夜里可能就逃不出来了。”

“大师说的没错,这件事要赶快告诉步连云大哥。”田冬带着笑道:“如儿,现在总可以告诉我约在那儿了吧?”

顾玲如望了田冬一眼,有些委屈的低声道:“八月初五,在武当山会面。”忽然一转身,向着林中走去。

田冬的笑容一下子僵住,没想到顾玲如这么简单就说出来了,原先还以为她会和自己再闹十天,一时不禁有些恍然若失,见顾玲如转身向内走,田冬诧异的望着无钦等人,不知该作何反应。

绍大山对着林间努努嘴,示意田冬跟进去,田冬满头雾水,捧着小菊往内走,却见到顾玲如坐在一个已枯的树根上,埋着头呜咽,田冬放下小菊,轻轻拍了拍顾玲如的肩头道:“如儿,怎么了?”

顾玲如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头却依然埋在手掌之中,田冬皱起眉头,心里有些不满,自己拼死拼活引开敌人,还不是为了大家的安全?顾玲如弄丢了小菊,自己一句责备的话也没说,她还有什么不满?虽然没出意外,难道还要自己称赞她?田冬实在弄不懂顾玲如在闹什么脾气,肚子里一不高兴,也不安慰顾玲如了,闷闷的坐在一旁不说话。

顾玲如却也是有口难言,她见田冬一回来就问小菊,理都不理自己,心中已是微微有气,问题在于又是自己把小菊弄丢的,她也没办法做什么辩解,最气人的是田冬把自己当成外人,要是骂自己一顿,说不定还好过些,刚刚田冬忽然进来安慰自己,顾玲如心里其实有些高兴,只不过一时止不住泪,没法立刻回应,没想到田冬居然就此不闻不问,两人相识至今从没有发生过这种事,还说什么夫妻同命?想到这里,顾玲如快止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两人耗了半天,顾玲如的眼泪也流乾了,终于还是田冬耐不住性子的说:“到底怎么了?有话你要说啊。”

顾玲如见田冬还这么硬梆梆的,忍不住有些生气的回道:“你……你这么凶做什么?”

我凶?田冬诧异的道:“我什么时候凶了?”

“还说不凶……”顾玲如一噘嘴道:“问话……问那么凶做什么?”

“好……”田冬耐下性子,和声道:“你可以告诉找哭什么吗?”

这种事怎么说?顾玲如顿了顿之后望向小菊道:“无钦大师说最好没事就解开小菊姐姐的穴道……这样对她身体比较好。”

田冬连忙将小菊的穴道解开,一面对顾玲如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顾玲如摇摇头,忽然望着田冬道:“田哥哥,你真当我是你……妻子吗?”

田冬一愣,以为顾玲如还为了小菊的事怕自己变心,于是压着心中的不快道:“当然啊……你这个小脑袋在胡思乱想什么?我说过我和小菊姐姐没什么的,她要是恢复正常,我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她我找到了老婆,这样你还不放心吗?”

“不是啦……”顾玲如有些发急的道:“你说……你刚刚说你的事和我没关系……我……呜……”说着说着,顾玲如的眼泪又滴了下来。

自己有说过这句话吗?田冬糊里糊涂的问:“我什么时候这样说了……?而且你以后是我的妻子,怎么会没关系?”

田冬之前说的是“这本来不关大家的事”,而且指的是众人,实在没办法因为顾玲如所提示的“你的事和我没关系”而弄清楚原因。

顾玲如却抽咽的道:“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妻子……我……我……我怎么算是外人?”

糊涂帐再加一笔,田冬开始觉得顾玲如有些无理取闹,怎么尽说一些自己没干过的罪状?于是有些不高兴的道:“我什么时候把你当外人了……?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问题是顾玲如一时想不起田冬刚刚到底是怎么说的,见田冬不高兴,顾玲如抹了抹泪道:“你……你还凶人家……”

田冬彻底投降,叹了一口气道:“好……都是我不对可以吧?别哭了,还不快休息休息,等天明了我们要爬山呢。”

顾玲如见田冬认输,有些高兴又些得些得意,轻经偎在田冬胸口道:“以后你不许再把我当外人。”

在田冬的角度看来,自己根本没把顾玲如当外人,虽不知小姑娘哪根筋不对,不过既然认输也就不追究了,只有哄着顾玲如道:“好……好,你说什么都好,好不好?”

顾玲如说实在也累了。于是有些高兴的靠着田冬缓缓睡去。

田冬的心事却涌了上来,顾玲如平常使快小性子还颇为可爱,今晚却是无理取闹,田冬虽说认输投降,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满,只是以和为贵,不说出口罢了,但望着沉睡在怀中的顾玲如娇美的面容,不满又逐渐散去,摇摇头想,众人现在身处敌境十分危险,以后要是在安全的地方,还是要和顾玲如说清楚才是,不然她要是常常这样,岂非十分麻烦?

顾玲如睡的开心,自然不知道田冬心中在想什么,她要是知道,田冬首次在心中对她产生了不满,只怕也睡不安稳。

田冬见顾玲如已经睡去,仍轻轻拨着她,自顾自的缓缓调息,自被地火锻练过后,田冬的内息运行已成习惯,也无须特意静坐,过了莫约半个时辰,忽见坐在地上的小菊缓缓的站起,田冬连忙摇了摇顾玲如,低声道:“如儿,如儿。”

顾玲如睡的正舒服,娇懒的嗯了一声,右眼微睁一缝,噘嘴道:“干么啦……”

“小菊姐起来了。”田冬压下自己想吻那两片微翘红chún的心情,指着小菊道:“你看。”

提到小菊,顾玲如就清醒了五成,听到小菊站起,她又多醒了二成,连忙转头望着正一步步缓缓向外走的小菊道:“她……小菊姐要作什么?”

田冬皱皱眉道:“如儿,你跟去看看……”

说不定真是要方便或什么的,田冬跟去毕竟不好,顾玲如点点头,田冬又道:“好,有事叫我……还有,别让她走太远了。”

顾玲如明白田冬的意思,点点头微笑一下,飘身跟着小菊的后方而去,田冬见到顾玲如的回眸一笑,想到自己刚刚还在生她的闷气,心里不禁有些惭愧,正要跟过去,忽见无钦从另一个方向走入,正诧异的道:“田少侠……两位姑娘去哪?”

田冬指指两人的去向道:“小菊又无声无息的乱走,如儿跟去了,我也要远远跟着。”

“那一面是山崖。”无钦道:“我本来只打算问问少侠是不是该走了,既然这样,我们一起追过去好了。”

“也好”田冬心想:“绍兄和张师傅都休息够吧?”

“这里毕竟不安全。”无钦笑笑道:“早走一刻好……我去招呼他们。”

还好小菊移动缓慢,田冬等人很快就追到了数丈之后,顾玲如则缓缓的在数步之后跟着,这里毕竟还是密林中,小菊身无功夫,走起来非常不便,不时跌跌撞撞的,顾玲如几次要扶,想到无钦的警告又缩回了手,还好小菊走的不快,也不容易真的跌倒。

又过了片刻,田冬等人见小菊似乎不像要作什么私事,向前走近了数步,而顾玲如也退了回来,对田冬道:“田哥哥,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田冬转头望向无钦道:“大师……?”

“让她走走也好……”无钦似乎也不知道有何道理,想了想道:“她可能意识到自己已经自由了,也许等一下田少侠可以试试与她相认。”

“哦?”田冬的高兴的说:“什么时候可以?”

“现在吧。”无钦道:“快走出林外了,还是别让她一个人出林,要是外面有敌人就糟了。”

“好。”田冬一跃,忽然落到小菊身前,小菊一顿,无神的目光缓缓的飘到田冬身上,田冬静静地看小菊会不会认出自己,没想到小菊停了片刻,却一言不发的缓缓绕过田冬,田冬诧异起来,叫道:“小菊姐!”

小菊又顿了顿,目光却没有再转到田冬身上,还是缓缓的向外走去,无钦移过来,伸指点了两点封住小菊穴道,扶着小菊摇摇头道:“她似乎是把自己的心关闭起来了……你的形貌她没有看进去,声音也没有听进去。”

田冬接过小菊,诧异的道:“怎么会这样,前两天她不是认出我了吗?”

无钦皱眉道:“可能那时她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心里的提防不够,现在心情平静反而不行……”

难通还要刺激她才行?田冬惑然的望着无钦,无钦摇摇头道:“脱离了险境再试吧。”

田冬无可奈何,只好背起小菊,以蛟筋做为攀山的用具,与众人翻山越岭,直往枣阳前进。

众人入枣阳已是中午时分,枣阳虽然没有襄阳大,也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前尘如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