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二章 两小无猜

作者:莫仁

一开始数日,崇义门先将基本的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周身穴道方位等武学基本原则要十三人囫囵吞枣的背熟,并传授了崇义门入门养气的基本功夫,让众人早晚习练,期以百日,先将基本的内息培养起来,等他们能够分别由气海前后分行任、督、冲三脉,直到小有成就之后,才会传授真正崇义门的内功——“炎阳劲”,而田冬与苏启明两人是否会正式收录,也就是决定于两人这百日的成就。

三个月中,八人清晨与原先已录取的吴方保等五人一起静坐,再在武训堂的静室中接受绍鼎彦,毕鼎凡两位师叔的指导,说明有关各项经脉的道理。

午后,吴方保等人开始接受基本武技——“崇义十六打”的传授,而田冬等人必须到后院处理各项杂务,到了日落前再一起静坐修练一个时辰。而后晚间吴方保等人会开始学习所谓的“狼胁剑法”,田冬等人却必须去学习读书算数,已备日后派出掌管生意所需。

随着天时渐暖、冬去春来,众人起床的时间随之提早,静坐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每个人多多少少开始有些领悟。

这一日清晨,十三人依然聚集在武训堂的静室中修练,修练过后钟声轻鸣,众人自然而然的开始收功,并缓缓的搓揉发麻的手脚,然后起身肃立,等待师叔的指导。

没想到这时门一开,居然是堂主卢天安走了进来,两位师叔则跟在身后。

众人连忙跪下请磕头道:“向卢堂主请安。”

虽然以辈分来说该称呼“太师叔祖”,不过一方面众人尚未正式入门,另一方面崇义门中一向是以职务称呼,除了门主为了尊敬两老才称师叔,其他人都是以卢堂主、方堂主称呼两位天字辈老者。

见到卢天安忽然出现,众人的心中都十分忐忑,这三个月来卢天安很少到场,今日忽然出现必有要事,莫非是验收的口子到了?

只见卢天安坐下之后点点头,面无表情的道:“你们坐。”

众人才抬头盘坐,一个个紧张的望着前方,两住师叔也在卢天安的两旁坐下。

黝黑壮实的是绍鼎彦师叔,满面严肃的的是毕鼎凡师叔,这几个月这些小娃子挨够了两人的板子,算是怕透了两人。

卢天安清了清嗓子,缓缓的道:“你们现在都知道了,本门辈分以‘连天革鼎、万里崇义’八字排列,现在的门主是第三代革字辈,教导你们的是用字辈的师叔,日后正式收录的人,名字中间要加‘万’字,比如吴方保以后就叫吴万保,要是两个字的……比如许明,以后就叫许万明,了解了吗?”

“了解。”小娃子们齐声回答,果然是要验收了,这下子还不是又高兴又紧张?

其中最紧张的当属田冬与苏启明两人,两人身分不明,还有机会成为正式收录弟子,这三个月自然不敢懈怠,只不过修练功夫的时间实在较少,毕竟不如那五人,难免有些担心。

而两人中的苏启明似乎又比田冬还要着紧这件事情,正紧张的微微发抖,田冬倒是还好,他虽然心里也有期望,不过现在能够成为记名弟子,其实已经十分了不起,回到家中爹娘也会十分满意,就是输给了吴方保有点不甘愿。

卢天安望了众人,忽然对着其中一人道:“李国定,你背一背督脉诸穴。”

李国定是那五人之一,听到卢天安指明自己回答,连忙起身道:“启禀堂主,由上而下,百会、后顶、强间、脑户、风府、哑门………”随即一连串背了二十来个主要穴道。

卢天安点点头,转过头道:“丁戴,说说奇经八脉是哪八脉?”

丁戴也是五人之一,紧跟着站起,有些口吃的道:“启禀堂主,任、督……冲……冲……阳维……创阴维、阳蹻、阴蹻……还有带脉。”

丁戴只要一紧张就口吃,不过却是颇聪明,两住师叔教的口诀往往是他第一个背熟。

卢天安想来早知丁戴有这个毛病,脸上毫无表情的点点头,对田冬道:“田冬,十二正经的连接往复,你能不能粗略的说一说?”

田冬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大题目,瞠目结舌紧张的站起,思索片刻才依照两位师叔的传授断断续续的道:“手太阴肺胫……起于‘中焦’,一直到……拇指端‘少商穴’,但在腕后有一支脉,通向食指‘商阳穴’,再……再接手阳明大肠经………”

直说了半刻钟,才说到:“……最后由‘三毛’接足劂阴肝脉,而后至任脉‘百会穴’为止,但……但有一支脉重返‘中焦’,再接上手太阴肺经……到这里……到这里十二正经就环成一周。”

说完田冬心中十分忐忑,虽然十二正经、奇经八脉等相关知识众人已经倒背如流,但是这种题目这么大,自己到底有没有一不小心说错可不一定,就算这几个月田冬已经逐渐放弃成为正式弟子,但要是说错了等一下挨板子,那可不大划算。

而卢天安不愧是武训堂堂主,无论回答的是对是错,深沉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表情,只见他面色不变的望向其他人,继续提出不同的题目,直到众人分别回答了一次以上的问题,卢天安这才道:“你们都很用心……虽然这些知识已经了解清楚,但还是要看实际上的体用,这些日子只是让你们打好基础,产生了基本内息之后自由循脉而行,才会开始传授‘炎阳劲’,明白较有威力的运行、发劲之法,但是……”

卢天安面色一凝道:“……你们要注意,‘炎阳劲’虽然只是崇义门的基本内功,但是除非师门同意,绝不可擅自传授他人,否则必定严惩!听到了没有?”

在众人齐声应答之下,卢天安满意的道:“再过十日,我们就会开始传授炎阳劲,到时候已经体会到体内任、督、冲三脉位置的人,才能开始学习;好了,你们分别说说自己现在气脉道行到什么程度了……吴方保!”

田冬与吴方保两人并没有居住在一起,所以几日几乎没机会说话,总到卢天安问起吴方保,毕竟两人同样来自宁州府城郊的三扁担村,田冬自然好奇的仔细聆听。

只见吴方保站起,井井有条的回答道:“启禀堂主,弟子的气血已经能沿任、督、冲三脉巡行,阳蹻、阴蹻、阳维、阴维也略有体会……只有带脉还不大明显。”

田冬听了煞是羡慕,吴方保果然比自己厉害,自己身体里面热热、痒痒的东西虽然也已经找到任、督、冲三脉的位置,算是合于修练炎阳劲的资格,但是八脉中的其他五脉除了背的滚瓜烂熟之外,根本没有知觉,吴方保却能找到七脉,真是不容。

“李国定,你呢?”卢天安接着问。

“启禀堂主,弟子和吴方保差不多。”李国定起立回答道:“带脉比较……”

卢天安一个一个问,田冬才知道,原来那五人的进度都差不多,八脉中大概都体会了六、七脉,而往在一起的八人却与自己一样,最多勉强弄清楚三脉,还有人找不到冲脉的。田冬心里不禁有些难过,看来这样区分果然大有道理,那五人的能力确实比较好,田冬对于成为正式弟子的念头又淡了些。

卢天安问完之后,站起身来道:“经脉之道你们已经学的差不多了,以后早上的时间,你们五人回房静修。”

卢天安跟着指着田冬等八人道:“而你们静坐过后就开始学‘崇义十六打’。”

田冬等人开心的要命,每天早上先静坐半天,然后听两位师叔说明经脉之道直到中午,早就闷的要命,现在能打打跳跳岂不是一大乐事?刚刚不如人的心情一下子又抛到九霄云外了。

眼看时间差不多,卢天安又说了几句话,随即离去,众人各自返屋,田冬等人住的离厨房近,所以时间一到都是自己到厨房进食,虽然不敢喧哗,但大家都是八、九岁的小孩,自然都是蹦蹦跳跳的往后院走。

这三个月来,跟田冬比较熟的反而不是苏启明,一开始其他人自觉比两人低了一级,也不大敢和两人玩在一起,不过田冬是小孩子心性,久而久之也与大家熟络起来,反倒是苏启明只肯与田冬说话,不大理会其他人,后来苏启明与大家越来越是疏远,似乎有些孤僻,弄到最后连田冬也爱理不理:不过田冬也不理会这许多,有机会就与其他人聊个不停。

这时田冬正对着身旁一个生着朝天鼻的小孩道:“牛艾明,他们真的很厉害喔……怎么都弄清楚了六脉、七脉。”

牛艾明个性随和,别人得罪了他也是嘻嘻哈哈的,算是八人中人缘最好的。

“对呀。”只见牛艾明咧嘴道:“不过反正我们只要任、督、冲找到就可以学了嘛……没关系。”

走在前面的苏启明忽然哼了一声道:“一定是因为下午和晚上学的东西不一样,不然他们哪会都这么厉害?”

其他七人望望苏启明,看他也不像在和谁说话,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接口,过了一下子,田冬才道:“这也有可能……”

苏启明又哼了一声,快走两步往前跑去,田冬一愣,后半截话只好吞回肚子里。

“怎么办……”眉头总是皱在一起的陈大有忽然焦急的道:“我还找不到冲脉……”他的个住较为紧张,静坐时往往定不下心来,进度算是最慢的。

牛艾明推了陈大有一把,故意板起脸道:“没关系,你就是太紧张了,嗯……气之运行当自然而作,绵绵密密,不可刻意……”

众人已经忍不往笑了出来,牛艾明学的是毕师叔一脸严肃的样子,还真是似模似样。毕鼎凡总是板着一张脸,几个娃儿在他面前都是乖乖的动也不动,但是在身后却常常故意学他说话,总是会引来笑声。

田冬笑到一半,忽然发现已经走到内室后侧的花园边,连忙推了推牛艾明道:“到后院了,小心挨骂。”

众人连忙忍住笑声,安静了下来,这里过去不远就是门主一家的居所,要是被人听到了,少不了一顿好打。

众人正想快快的走过,怎知走到园子尽头,忽然由山石后传来笑语声,这是谁这么大胆?众人好奇的垫起脚,由围着园子的矮灌木上张望,却见到一个穿着鹅黄色的春装短袄的小女孩,年仅五、六岁,有张粉妆玉琢般红扑扑的面颊,正笑嘻嘻的在园中一片如茵的绿草上追着一只小兔,一个三十出头的美丽少妇与两位仆妇正在她身后微笑观看。

见到探头探脑的田冬等人,少妇微笑道:“你们是新来的弟子吧?过来说话。”

只要遇到人都是长辈,田冬等七人连忙回答:“是的,弟子们才来三个月不到。”

众人一面由一旁的灌木间穿入,牛艾明还加上一句:“您……不知您如何称呼?”

“你们拜师了吗?”少妇见众人摇摇头回答,于是微笑道:“那就先叫我顾夫人,要是拜了师,就应该叫我师娘了。”

此人正是少门主顾鼎祥之妻吴玉柔,出身于川鄂一代武学世家。

牛艾明有些迟疑,瞥一眼身旁的田冬道:“顾夫人……除了田冬之外,我们只是记名弟子。”他们不知道记名弟子需不需要叫师娘。

田冬见牛艾明这么说,他可不愿与众不同,于是摇摇头道:“我……我是后备的。”

田冬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好将平日众人间玩笑的说法搬了出来。

见田冬这么回答,吴玉柔眉头一皱,似乎不知该如何接话,不过这时小女孩自然注意到这群人,好奇的睁大双眼望着众人,也忘了追小白兔,正转头向吴玉柔奔来,抱着她娘腻了好一下,又偷眼望着众人,吴玉柔才继续和声道:“嗯……你们今天回来的比较早。”

今天确实比平常早了两刻钟,因为今天主要是卢天安来问问题,没再叙述各经脉的道理,才会有机会提早休息。

但是少妇一问,众人除了点点头之外却不知道该由谁回话,田冬见没人说话,而少妇目光却望着自己,只好硬着头皮道:“顾……启禀顾夫人,刚刚是卢堂主来查问,所以比较早结束。”

少妇摇摇头没再说话,正要让众人散去,小女孩忽然往前两步,一脸期盼的道:“陪我玩……你们陪我玩好不好?”

田冬是家中么子,从来没有弟弟妹妹,见这个小女孩绑着两根辫子,上面绑着两颗红色的珠子,晃呀晃的十分可爱,正天真的对着自己说话,于是故作正经的道:“小妹妹,我们要练功夫,不能玩。”

“下午才要练功夫。”小女孩嘟起嘴道:“还没有到啊。”

看来这个小女孩也已经开始练功夫了,只不过她是下午练,与众人有些不同。

“下午我们要劈柴、除草、打扫后院,哪里有时间练功夫?”田冬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小妹妹,挺起胸膛,得意的自吹自擂,浑没想到这是仆人的贱役。

小女孩自然也不知道,目光中露出佩服之色道:“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两小无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