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三章 天人交战

作者:莫仁

一个多时辰之后,无钦垂头丧气的奔回客栈,这时莫严等人已经坐入客栈中休息,张贵脉则站在门口探头探脑,见到无钦的身影,张贵脉连忙招呼道:“无钦大师,回来了?”

“嗯。”无钦望了望里面,皱眉道:“田少侠还没回来?”

“没有……”张贵脉苦脸道:“绍大山也不见了。”

“什么?”无钦诧异的问:“他跑哪去了。”

“也是往西追去。”坐在一旁的莫严出声道:“恐怕不容易遇见……这里一路往西,岔道不少……其实不用太担心,看来顾姑娘是先上武当了,我们住武当行去,应该可以遇见顾姑娘。”

看来莫严刚刚大概就是这样想,所以才没帮忙,要不然以他的身手,自然可以轻易的拦住顾玲如。

无钦有些不满的道:“阁下侄儿莫采心现在是不是恰好在武当?”

莫严一忙,微笑道:“大师果然好见识,不过采心不在武当,应该在襄阳,我刚刚已飞鸽传书送出讯息,采心应该会接襄阳接到顾姑娘。”

“这段路程多么危险……”无钦不满的道:“一个小姑娘单身上道,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无钦这话已经有些无礼,莫严身旁有些人已经皱起眉头,伸手握住了剑把。

“大师可以放心。”莫严挥手止住了自己的随从,微笑道:“上次田少侠等人在襄阳城外遇袭之事不会重演,眼看武林将乱,现在从枣樊之间,武当派沿路布满了探哨,任何地方随时可以聚集数十位高手,不然在下怎么能这么快找到诸位。”

莫严说的如果是真,顾玲如确实安全不少,不过无钦还是冷冷一笑道:“别忘了‘紫龙’谢道亭,要是出手,只怕……”

“大师……您说谁?”背着小菊的田冬与绍大山正踏入客栈,看来绍大山追出后与田冬偶遇,这时才一起回来,田冬已听见莫严最后的几句话,心里虽有些不快,但是听到无钦忽然提起一个没听过的人物,自然疑惑的发问。

“黄木森的师兄。”无钦回头对田冬道:“身着滚金紫霞袍,腰系紫龙白玉,正是传说‘紫龙’谢道亭的装扮,‘北虎’黄木森的一身功夫,几乎都是这位代师授艺的师兄所教,‘紫龙’‘北虎’两人合起来,岂不正是‘龙虎’两字?”

田冬一楞,转头望向莫严,莫严似乎也觉得刚刚自己估计太过乐观,有些担心的站起道:“无钦大师担心的也有道理,虽然我还不敢尽信……还是快追吧。”

简直拿顾玲如的生命开玩笑,田冬正想发火,莫严却先开口道:“少侠,这是莫某人思虑不周,我们骑马直追,应该会比顾姑娘快,另外……我也为这位姑娘准备了马车。”

莫严想的周到,田冬气发不出来,只好一转身,向外便走,心里其实也有些暗暗佩服,这人名气震动武林,却对自己这群无名小卒十分客气,虽然刚刚留有些私心,但发现错误之后也旋即认错,这样的人在武林中实在少见。

无钦自然也有这种感觉,于是不好再说什么,众人骑马上车,向西奔驰而去。

一路急赶,次日众人已经赶到襄阳,未入襄阳,先见到莫采心与十余人迎在城门外,一声叱喝之下同时下马迎接众人,田冬自然知道人家迎接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位第一高手,不过莫严却不托大,飞身一飘落马,向前一跃落到众人之前,首先便对莫采心道:“采心,没见到顾姑娘?”

莫采心一脸意外,摇头诧异的道:“还没见到……师伯,您不是说你们会慢慢来……”

看来莫严本来打算让顾玲如与莫采心叙叙旧,自己拖着众人的速度,不过后来心意改变,与众人疾驰赶来,莫采心才会这么意外。

莫严面色有些尴尬,回头望见田冬的脸色,心中有愧的道:“这……会还没到?”

田冬当然这样期望,可是难免担心,但也不好责怪莫严,毕竟他也算及时改正,可绍大山却忍不住气,大嚷道:“这算什么?姓莫的,你知不知道田少侠与顾姑娘已经定亲?还是魏大侠作的媒,你们简直胡来!”

他本来还没弄清楚,一路骑来也想通了几成,见到莫采心与莫严对话,哪还不知道莫严原来的居心,他本是霹雳火爆的脾气,忍不住吼了出来。

他这一吼不打紧,武当派的数人见他如此无礼,同时拔出刀剑,几个性子较急的已经扑上来了,田冬与无钦面色同时一变,两人将手探入怀中,田冬拿的是蛟筋,无钦取的却是毒物,对方人多势众,若真要对绍大山动武,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这时莫严忽然迅速的一翻,拦在武当派与众人之间,止住那率先冲来的几人,转头诧异的道:“黑铁塔,这是真的吗?”

“黑铁塔”绍大山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服气的只有无钦,田冬救了他两次,他算是有些感激,称呼从“小子”升格到“少侠”,莫严算什么东西?绍大山一挥大刀道:“当然是真的,老子杀人放火无所不为,就是不会撒谎。”

莫严不知此事,讶然的望望坐着小菊的马车,回头道:“田少侠,那怎么会……唉……我真是做错了。”

原来他在枣阳见到小菊与田冬相认,心想正是分开田冬与顾玲如的机会,才为了莫采心这么作,没想到两人居然已经定亲,虽说两人毕竟还未成亲,不过这样做也是大失身分,有误人婚姻之嫌,莫严想到此处,脸色更难看了。

莫采心脸色更是惨白,他乃名门弟子,自然不能与有婚约的女子交往,除非有一方悔婚,不然自己的一片痴心岂非尽付东流?

田冬回头望向城外,这时太阳正烈,顾玲如孤身一人,会到哪里去?田冬越想越急,一勒马头转向,踢马道:“我回枣阳。”纵马便奔。

“少侠?且慢。”莫严忽然两个起落,赶到了田冬马前。

田冬一勒马,怒目望着莫严正要发话,莫严向城内一指道:“有信鸽来,说不定会有顾姑娘的消息,看了再走。”

田冬怒意消失,回头一望果然有一人正驰马奔来,田冬当即飘身下马,微微欠身道:“莫前辈,在下失礼。”

“无妨。”莫严摇头苦笑,虽说顾玲如负气离开不关他的事,不过他可以拦而未拦,他乃当世大侠、风云镖局的总镖头,自然不能浑赖,要是顾玲如真的出事,他弄丢了人家的老婆,一辈子都欠定了田冬,哪敢怪罪?

那人渐渐奔近,见到莫严,立即移向莫严道:“总镖头,枣阳传来消息。”一面双手捧着一张小纸卷奉上。

莫严自然而然与田冬的目光交会在一起,才接过望了望,脸上脸色更难看,田冬心惊肉跳之间,莫严忽然将那张纸卷向田冬一递道:“也许没事……”

什么话?田冬听不懂,连忙接过一看,却见上面短短的写着:“顾女卯时重返,卯末南下………信另交随武。”

田冬想到那时顾玲如八成只是躲起来,气消了回到客栈却发现空无一人,她伤心之下孤身南返,这下误会可大了,自己是不是该立刻追下去?

莫严这时在一旁解释道:“‘信另交随武’,是指我们在枣阳的眼线,会将这讯息传到随州和武汉,那里的人手会支援她。”

田冬虽然有些怪顾玲如小气,可是想到她一定十分雏过,心情不禁抽紧了起来,田冬有些慌乱的道:“那……我去武汉等地。”转头又要走。

无钦连忙叫道:“田少侠,顾姑娘若是走陆路,说不定直接绕过大洪山往巴陵走,这样你又会追过头,武当派既眼线充足,还不如由他们的人手请顾姑娘留下,我们再去接她。”

“正是,田少侠可以先去随州等消息……”莫严忽然皱眉道:“不过这一来一往……田少侠你与‘冷面追魂’魏大侠的约会要是赶不上,莫严会替你解释。”

还有与魏无常的约会,差点忘了,田冬头大起来,一时难以决断,无钦等人都静了下来,这时,小菊忽然打开车门,踉跄的走下马车,田冬见状连忙跃下马,惊讶的奔过去道:“小菊姐,你怎么了?”想到自己也不能就这样扔下小菊,田冬的心更乱了。

小菊昨日神智已复,只要不与人接触就不会失常,她刚刚已经听见了众人的对话,才知道顾玲如与田冬已经定亲,她大惊之下冲出马车,见田冬赶来,她连忙道:“小冬,她一定很伤心的……你还不快去追。”

田冬想到顾玲如也是为了小菊才负气离开,她也实在太不懂事了,就是这么不信任自己,想到这里田冬心中十分不痛快,有些赌气的道:“我们上武当。”

“什么?”小菊急急道:“小冬,你胡说什么?”

“龙虎帮的眼线一定紧盯着我们。”田冬道:“她不会有事的……这次武林大会十分危险,她回去也好……”

田冬想到那位高手中的高手──“紫龙”谢道亭,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死在他手中,让顾玲如回家也没错。

小菊兄见田冬这么说,立即焦急的道:“那你还去武当作什么……这样不是更应该回郴州去?”

“小菊姐……”田冬摇摇头苦笑道:“我答应过别人,武当是非去不可的。”

小菊急的跺脚,莫严却缓缓走来道:“田少侠以天下安危为己任,莫某人十分佩服,不过……还请田少侠考虑清楚。”

田冬迟疑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的摇摇头道:“就麻烦莫总镖头多加注意,要是另外有消息……还请另外对在下说一声。”

田冬刚刚说的虽然都有道理,但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其实田冬也对顾玲如产生了不满,前几日为了小菊,田冬与顾玲如就不断的有些摩擦,现在顾玲如又一句话不说的离开,他毕竟也才是个大孩子,在一肚子不高兴的状态下,才作了这个决定,话说回来,田冬自然还是有些担心,想反悔又说不出口,到最后才忍不住又了这句话。

莫严兄见田冬这么说,点点头回身道:“放出讯息给所有人,若有崇义门顾姑娘的任何消息,以最快速度送来……我们准备往武当出发。”

武当派的人轰然应诺,领着众人往襄阳城中走去,小菊却忽然一顿,生气的道:“不行,小冬,要是顾妹妹出了事,你这辈子都不会安心,还不快去追。”

田冬见小菊发脾气,诧异的道:“菊姐……”

“我跟你去随州。”小菊正色道:“顾妹妹一定是生我的气……我要去向她解释,小冬,你要是不听话,姊姊以后都不理你了。”

田冬说不出话来,解释?自己对小菊难道真的毫无感情?小菊说的这么爽快,难道对自己真的只有姐弟之情?那昨天为什么会紧紧抱住自己?虽说自己既然与顾玲如定了亲,本不该再想这件事情,但田冬还是忍不住有一丝迷惑。

“这样吧。”无钦打圆场道:“田少侠,你就与小菊姑娘走一趟随州,我们先上武当山见魏大侠,约定的时间是八月初五,要是到八月初还没有顾姑娘的消息,少侠再赶来武当还来得及。”

田冬终于不再坚恃,有些感激的道:“好,就烦大师转告魏前辈,田冬八月初五必定赶到武当。”

无钦点点头,田冬当即扶着小菊上马车,换过自己赶马,再拜托莫严几句,才与小菊返向东行,一路赶赴随州。

众人目送田冬西行片刻,这才进入襄阳城,人群中的莫采心却是心中思绪如潮,翻腾不定,慢慢的落到众人之后,他怔忡良久,忽然发现众人都进了襄阳城,没注意到只剩自己一人留在城外,莫采心见前后寂然,心中下了决定,咬牙一提马缰,策马向南奔。

田冬在随州的客栈待了三天,现在是七月二十八,一点顾玲如的消息都没有,他如果想在八月初五之前赶到武当,八月初二非启程不可,这时要是有顾玲如的消息传来,自己一去一回绝对赶不上武当的约会,可是田冬又期望得到顾玲如的消息,又深怕因此失约,为此心乱如麻、坐立难安,本来自得“大罗八法”之后,田冬一直没有时间揣摩,这几天算是参悟的好机会,但田冬连想都懒得想,每天除了问候问候小菊之外,就是一个人闷在房中烦恼。

这时田冬正躺在房中发呆,目光呆滞的望着房顶,忽听房门被敲了两下,小菊的声音从门外传入:“小冬……”

田冬回过神来暗自惭愧,自己居然失神到连小菊走近都没发现,一面又觉得奇怪,这两天小菊一直没有主动来找过自己,怎么会忽然过来?田冬起身开门,一面招呼道:“小菊姐。”

小菊站在门外,脸上脸色好了很多,她几乎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不过还是十分畏惧他人接触到她,不过还好这种事情也不容易发生,也没什么不便。

小菊见田冬开门,微笑逆:“小冬,我有事想与你聊聊,方便吗?”

“当然。”田冬让开房门笑道:“难得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天人交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