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五章 武当试招

作者:莫仁

自小菊失踪,田冬第一件事便是赶到三里冈去找,三里冈距随州不远,只在西南十余里外。田冬奔到三里冈没有消息,想到小菊的速度没这么快,又急急赶回,一天中,在路上来回了数次,逢人便问,就是没有小菊的讯息,田冬无可奈何之下返回随州,将这件事告诉风云镖局的李高,李高知道了也颇为热心,很快的将讯息往外送。

可是过了三日,还是一点音讯也没有,田冬无可奈何,只好准备前往武当赴约,临行前再三交代李高帮忙,这才黯然离去,还好当初留给小菊一些银两放在身上应急,不然她这一走,食宿马上就会生问题,自己岂不是要更担心?

八月初四,田冬准时赶到武当,才上到武当的山门,田冬便见到山门前的广场站着十来个人,有“冷面追魂”魏无常、“飞天大圣”韩方与苏甘哈两师徒、鲁先生、“白衣大侠”步连云、无钦和尚、“黑铁塔”邵大山,只没见到张贵脉,八成是回房县去了,另外还有八、九位武当派的人物,其中田冬记的最清楚的便是莫严与玄方真人,田冬颇为意外,这两人居然也在迎接自己之列?

田冬见到众人,虽然心情不好,仍连忙施礼道:“诸位好久不见,田冬有礼了。”

“小心了!”只见步连云话也不答,忽然一个飘身向田冬直飘过来,食中两指由上而下一划,正是一招“叶落归尘”,指力向田冬嗤然急射,果然内力比两个月前又强劲许多。

田冬唬了一跳,见步连云脸上带着笑,这才知道是要与自己试招,连忙飘身一让,旋身飘动间一掌直穿,同着步连云的右肩印去。

步连云见田冬居然以“璞玉掌”的“如虚似幻”应付,一面闪身变式,一面眉头微皱的道:“田贤弟,你的‘璞玉掌’现在对付不了我了,还不用‘落叶飞花指’?”

身形移动之间,向着田冬这招的破绽击去,要知道步连云现在功力大进,田冬不能再以内力硬顶,有所残缺的“璞玉掌”确实敌不过步连云。

田冬早已吃过苦头,掌力慾散未施之间手腕忽然巧妙地一转,右手指力突发,倏忽间将步连云袭来的指力击散,左手原式不变,仍向步连云击去。

步连云吃了一惊,闪开两尺,急加两成真力,重新向田冬扑回,同时只听指风大作,步连云竟是全力进击。

田冬霎时手忙脚乱,破绽横生的“璞玉掌”,或半生不熟的“落叶飞花指”都无法抵挡,虽然随着加快了速度,但是仍是迭遇险招,不过每到难关,田冬以“大罗八法”的诀窍揉合“汤池拳法”与“落叶飞花指”,针对着步连云的空隙防御,总又能古古怪怪的破解,有时突然冒出一记“璞玉掌”,又会让步连云颇难应付。

两人交手了数十招,步连云毕竟还没打通最后一关,已经知道自己的内力还逊于田冬,可是招数的严整实在胜过田冬多多,问题是田冬虽居于下风,却往往能突出怪招,把绝不相容的“落叶飞花指”与“璞玉掌”混在一起,配合着守势绵密的“汤池拳法”,一直支撑着对付自己的攻势,步连云见田冬的“落叶飞花指”章法全失,本来有些生气,但是现在不禁有些佩服起田冬,不知道田冬是怎么做到将这些功夫揉合的。

田冬这些日子虽然疏于练功,但是“大罗八法”本非招式,主要是收发劲道、内息转换、攻击防御的至理,时日既久,田冬自然越来越有体悟,何况上次与那位紫袍老者一战,对方巧妙的运劲施力之道更是让田冬领悟多多,田冬虽然没有好好想过如何运用,但是领悟既多,自然越来越能在困境中挣扎,“璞玉掌”一共十招、“汤池拳法”二十四式、“落叶飞花指”更是有百零八手,三个错综复杂的组合起来,至少有数千种变化,田冬变来变去,数百招过去竟没有一招相同。

步连云越打越惊,其实田冬有些招式攻击无力,不过一施出时挺唬人的,只是步连云看出时已经来不及趁隙出手,当他以为下一招也该如此,正打算放手进攻时,田冬的招式却又忽然间格外有威力,逼得自己全力应付才闪开,步连云诧异之下,只好小心从事。

而田冬却是越打越是得心应手,他发现自己乱配乱配的发招,步连云反而不易出手,田冬也不管合不合理,先夹七缠八的乱配一遍,便算是配了之后发现颇有问题,反正步连云也不敢随意攻击,这下自保有余,田冬一面配,一面观察着自己创出的新招是不是合于“大罗八法”的道理。

步连云吃了几次哑巴亏,想等田冬旧招重施时再行趁隙出手,可是田冬却又莫名其妙的招招不同,就算上半招相同,后面半式又会有奇怪的变化,而且居然越来越有威力,步连云越打越糊涂,虽说出各的攻击断断续续,对步连云没有很大的威胁,但他也越来越不敢接近,终于猛然翻身后跃,诧异的叫:“田贤弟,你……你这是什么乱七八糟?”

田冬打的过瘾,哈哈一笑道:“步大哥,不玩啦?”自顾玲如失踪之后田冬从来没这么开心过,刚刚内力激运之下,田冬全身舒畅,心情也好了些。

没想到这一说出了纰漏,忽有一人迅速的说道:“既然意犹未尽,莫严想见识见识少侠的奇鞭。”

田冬急急回头一看,只见武当第一高手莫严正双手持剑,身若飘风般的迫近,黑白两道剑光同时向着自己滚来,田冬急急往后闪,见对方两手招式浑然天成,竟是无懈可击,田冬自然不敢将肉掌伸入剑光,可是说到武器,对方的“阴阳双剑”既然名闻天下,想必不是凡铁,以蛟筋应付岂非自讨苦吃?田冬急退数丈,却是拿不定主意。

武当派众人见莫严大展神威,忍不住响起欢呼声,步连云见莫严招式虽精,功力却似乎比自己还不如,想来田冬当能应付,没想到田冬却是向后直逃,只差没转过身去,步连云大皱眉头,心中狐疑的想,莫非没人告诉过田冬如何空手对付兵刃?

步连云没想错,田冬就是没学过这些,当年对付龙虎帮的护法柳树度,田冬的招式内力都高于对方,仍是应付乏力,这时却又重蹈覆辙,对方可比柳挂度更难应付,田冬寻不到空隙,只好不断的后退。

两人的速度都是极快,很快的已经接近了广场边缘,田冬正不知该不该认输的时候,忽然听见步连云喝道:“让其枝、观其干,器必有其根;避其锋、迎其钝,赤手破直刃。”

田冬一怔,这是什么意思?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广场边缘,再退便是下山的阶梯,田冬微一迟疑,莫严的左手黑剑已经向着自己削来,曲折灵动之间,分不出要攻击的是脸是胸,而白剑虚空一劈,又将莫严的前半身护的十分严谨,一点空隙也无,剑尖还不断抖动,似乎随时可以穿出。

田冬退无可退,猛然一旋身,千成内力运起,点点拳影四面鼓汤而出,数尺方圆内劲力充盈,莫严的剑在尺外忽然一顿,居然劈不进去,莫严一惊,猛然退了两步,颇为诧异的道:“四面楚歌?”

这招正是汤池拳法中的“四面楚歌”,本来是应付多人由四面八方攻来,所以极耗真力,一对一的搏斗中其实用处不大,但田冬既然弄不清对方要攻哪里,索性用了这招,亏得他内力较莫严高明,不然也未必能将他逼退。

而莫严自然听说过这招,只是没想到田冬会这样用,所以一楞之下,忘了立即追击,不然田冬可能又只能来一招“四面楚歌”,多弄个几次,田冬的内力恐怕就会有些不足了。

田冬这时正咀嚼着步连云的话意,莫严却已经回过神来,对田冬道:“田少侠果然内力深湛,我们再来。”双手长剑挥动,又向着田冬攻去。

田冬连忙转身一让,换个方位闪避,省的又被逼出广场,步连云说的后半段还算好懂,前半段就让人糊涂,田冬这时不及细思,望着莫严的点点剑光,既然明白了何谓“避其锋、迎其钝”,田冬忽然左掌右指,一招揉合了“璞玉掌”与“落叶飞花指”的新招数攻出,两边同走弧形,猛然向黑白双剑的剑脊攻去。

莫严吃了一惊,要是被田冬击中,以田冬的内力而论,除非自己弃剑,否则两剑甩开时必定空门大露,他当然不能让田冬如此顺利的攻击,于是招式一转,两剑同时变招,转以剑刃攻击田冬的出手。

田冬若不变式,就等于是把手伸过去让人砍,不过这招虽然没占到便宜,却也逼的莫严变式防御,攻击的目标由田冬的身体换成田冬的手臂,这可是一大转机,田冬的招式何其多?立即相应变招,与莫严的双剑纠缠起来。

两人打了片刻,田冬的双手紧紧追着莫严的双剑不放,莫严的阴阳剑法本来是天下一绝,攻守之间破绽极少,没想到被田冬用有些无赖的方法紧粘着剑身,让他招式无法施出,莫严不禁一肚子气,要不是田冬是以空手应付,莫严本有些汗颜,恐怕已经忍不住责难田冬起来。

过了百余招,两人仍是不上不下,莫严慢慢察觉,田冬的招式变化似乎并没有向自己攻击的后着,莫严身经百战,立刻想出了制敌之策,见田冬这时正向着自己长剑击来,两剑一闪,忽然从同一个方向挥出,换了一种招式。

莫严之前用的都是阴阳剑法,两手招招不同,却又彼此紧密配合,这时两手用的却是同一种招式,而且同样由右而左的刺削,田冬自然看出莫严招式不同,不过他不求有功、先求无过,仍然向着莫严的双剑击去,莫严正是要他这样做,两手忽然迅速的一振,白剑一闪而上,直剌田冬的咽喉,黑剑却闪到白剑的方位,向着田冬本来攻击白剑的劲力迎去。

本来照着田冬的方式,白剑既然换方向,自己的招式也要随着攻过去,可是黑剑这么一来,却将双手的劲力都引了过去,一下子没人照顾白剑,白剑马上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白虹,向着田冬冲来。

田冬一惊,连忙往后便闪,莫严毫不客气的仗剑直追,田冬刚刚的招式没用,这下马上又陷入困境,每接二、五招就是要往后溜个几尺,步连云见了大皱眉头,以他的眼光看来,莫严现在的招式比起“阴阳剑法”还好对付,怎么田冬却有些应付乏力,他终于忍不住提醒道:“田贤弟:剑为枝,臂为干,肩为根,指化灵便,这是最基本的道理。”

田冬听进耳中,终于弄通了什么叫做“让其枝、观其干,器必有其根”,眼光不再随着剑光挪移,却是望着莫严的肩臂手腕,反正剑法施出,一定是靠着肩臂腕的变化,田冬一了解这一点,莫严的招数忽然清晰许多,不再像之前只觉得天女散花,无迹可寻。

这样一来,田冬看透了剑法的走向,赫然发现这比起步连云的“落叶飞花指”还好应付,田冬自然地掌握到了出招的缝隙,忽然一止退势,反守为攻,掌力指力同时激发,向着莫严的身上攻去。

莫严吃了一惊,蓦然向后急跃,步连云说的也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学,田冬怎么连续两次招法大进?莫严不敢托大,马上又施出“阴阳剑法”。

这时对田冬来说,“阴阳剑法”只不过破绽较少,只要明白了剑势走向,田冬自然能选出适当招式攻击、防御,莫严越打越难应付,逐渐转攻为守,剑光泛动的范围也逐渐缩减。

魏无常与韩方两人站在步连云身旁,韩方忍不住摇头笑道:“空手入白刃的基本道理他也不知道,看来田小子还真是没师父。”

魏无常点点头,颇为欣慰的望着田冬道:“田少侠无师自通而能练到这种地步,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武林奇才。”

其中只有步连云莫名其妙,田冬招法之间确实新意无穷,与数月前有若云泥之别,但是他为什么不练“落叶飞花指”?

过了片刻,田冬已经大占优势,只是田冬的招式有些有用,有些不是挺有用,莫严扬名江湖数十年,凭着经验够老也还能勉力支撑,但莫严也知道取胜无望,打下去只是丢人现眼,趁着田冬招式的空隙,他忽然往后急跃,黑白双剑同时插入腰间的剑鞘中,一面道:“田少侠,佩服佩服。”

田冬见莫严后跃,自然地不便追击,劲力一收道:“莫总镖头功力精湛,田冬也极为佩服。”

“少侠别开玩笑了……”莫严老脸一红,旋即转为严肃的道:“若那人确实令少侠还手无力……想来必定是‘紫龙’无疑……这下就麻烦了。”

除了无钦与绍大山之外,步连云等人都不知道田冬遇到“紫龙”的事情,不过自然听过此人的事迹,魏无常一惊道:“‘紫龙’不是死了三十年吗?”

莫严望向田冬道:“田少侠曾说……”

田冬自己接下去道:“我被一个紫袍老头打的无路可逃,差点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武当试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