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六章 义结金兰

作者:莫仁

韩方见到胖老者也是一怔,诧异的道:“胖门板!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胖老者一瞪眼也忘了说明,生气的蹦跳道:“你又叫我胖门板,这只死猴子……苏甘哈,你师父怎么还没死?”

苏甘哈有些尴尬的道:“马伯伯,这……”看来这是长辈在闹着玩,苏甘哈自然不好说话。

“别欺侮我徒弟,大家都知道,瘦子才活的久。”韩方瞪眼道:“你叫我猴子,我叫你门板算是抬举你了。”

“大圣不是猴子是什么东西?”那个胖老人虽仍气冲冲,不过看来目光中已有些笑意。

“人家不是叫你‘一扇门’吗?”韩方更是忍不住笑道:“当然是门板了。”

两人已经奔在一起,互相捉住对方双臂,呵呵笑了起来,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站在一起的画面煞是好玩。

原来这人便是终南派的掌门人,“一扇门”马晴空,他一柄长剑施的泼水不入,加上身材壮硕,所以被人称之为“一扇门”,原来他与韩方有着这么好的交情,难怪韩方一直想与终南派通个消息。

两人相望好片刻,马晴空才仰天大笑道:“好一只猴子,失踪了这么多年,害我四处找,你躲哪里去了?”

“被人关了。”韩方苦笑道:“后来我那笨徒弟也被关了,结果一起被人救了出来……唔,我给你引见引见……”

“师父笨,徒弟自然也聪明不到哪里去。”马晴空笑道:“等一等再认识好朋友,我先交代一下。”

见突生变化,场中交战的四人也分别跃开,马晴空瞪着玄氅大汉大声道:“嘿!等一下再打,胖子我要先和朋友叙叙旧。”

玄氅大汉似乎颇觉好笑,一笑道:“好,就等你们说完了再打。”

韩方不及介绍,先拖着马晴空低声道:“这些人不好惹,怎么回事?”

马晴空回头叫:“兆祥,你说说事情的经过。”

一位中年人踏出,对着众人一抱拳道:“韩前辈、诸位好汉,今晨在长安城南,我与师弟兆庆两人正在进食,偶尔谈到了九月初九的武当大会,那时这些……这些人也在一旁进食,那人忽然口出狂言,说中原武林也未必有什么人物,言语中更是轻视我们终南派,我们听了心有不愤,与他们动起手来……后来……”

后来其实也不用说了,终南派的二代弟子,自然不会是这些人的敌手,马晴空一挥手道:“后来就被打的哇哇叫,胖子的徒弟学艺不精、自取其辱那也罢了,只是这群人居然不留下名号,这也未免太看不起人,胖子自然带着人追下来。”

那位玄氅大汉听的清楚,忽然道:“等等,胖老头,我们可没有不留名号,你的徒弟不问就跑,难道还要我们追着报名?”

马晴空一怔,皱眉望着那位兆祥,那人一低头,脸色有些尴尬的道:“当时……当时来不及问……他们也没说……”

马晴空已知究竟,瞪眼斥道:“没用的东西!下去。”

玄氅大汉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们并无深仇大恨,按理也不该打下去,不过我们此行本就是为了一会中原高人,若是马掌门有兴趣,还是可以让路某见识见识。”

果然姓路,一旁的魏无常忽地开口道:“你是‘西陲大豪’路恨天的什么人?”

玄氅大汉哈哈一笑道:“‘西陲大豪’?原来你们叫路某‘西陲大豪’?这名称不错,大爷喜欢。”

忽然回头对那十八人道:“嘿……你们看以后是不是别叫我大爷,改口叫大豪?”

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踏出,摇摇头道:“大豪此名确实霸气十足,不过大爷已经豪名在外,不需要再刻意强调了,况且西陲现在也无人敢称大爷,还是不要更换的好。”

玄氅大汉点头笑道:“一哥说的总有道理,好吧,大爷就大爷。”

这人居然便是“西陲大豪”?因为他称大爷,所以西陲无人敢称大爷?众人都露出不信的神色,马晴空首先瞪眼道:“‘西陲大豪’扬名西陲二十年,你才三十来岁,怎么可能是路恨天?”

那位一哥代答道:“二十年前,大爷以十五岁之龄,单枪匹马杀尽为祸西陲的剧盗‘嘉峪七狐’,从此扬名天下,如今自然才三十余岁。”

“西陲大豪”路恨天将刀夹在腋下,鼓掌笑道:“一哥每年都要说几十遍,真是越说越精采,我自己都忍不住想多听几次……还有没有人要问的,保证一哥说的又不一样。”

一哥皱眉道:“大爷,不是不一样,只是换换用字遣辞,您实在是爱开玩笑。”

这位大豪好像还童心未退嘛?田冬忽然忍不住问:“你在西陲的名号是什么?”

“简单的很。”路恨天微笑的望向田冬,眼中蓦然精光一闪,倏的拔出大刀望空一劈,大喝道:“‘无敌大刀’,路恨天!”

话声一落,其余十八人同时大喝一声,声威煞是惊人,一些终南派的二代弟子被声威所摄,不自禁的退了一步半步,等回过神来,脸上难免露出了羞惭的神色。

马睛空见到自己弟子脓包的模样,心中又惭又怒,猛然拔剑一挥道:“好,便算你是‘西陲大豪’,胖子今日要领教领教。”

路恨天目光望向马晴空,收刀笑道:“五哥。”

又一名四十出头的壮汉踏出,微笑道:“大爷。”看来他们的顺序是以年纪排行,比路恨天大的他就称哥,小的自然称弟,这些人似乎视路恨天为主人,而路恨天却把他们当作兄弟,关系十分奇怪。

“麻烦你了。”路恨天往后退了两步,忽道:“二哥,提示一下五哥。”

又一位中年人开口道:“五弟,莫看这位掌门人胖嘟嘟的,其实颇擅于防守,你可以试着硬拼破他的防御,不过要小心他暗里出招。”

“很好。”路恨天笑道:“二哥的眼力越来越好了,下次要试试三哥的眼力了。”

马晴空见路恨天不下场,一个手下又将自己的特色说的一清二楚,又惊又气的道:“路恨天,你自己怎么不下来?你看不起马胖子?”

路恨天微笑道:“以你的功力来说,让五哥出手刚刚好,若要我下场……一哥,你说呢?”

一哥目光凝住在步连云身上道:“大概只有这位吧?”

“连一哥也走了眼?”路恨天面色一凝,伸出食指比道:“……还有这一位。”他指的不是旁人,正是田冬。

果然好眼力,韩方等知情的人都吃了一惊,可是马晴空不知众人身分,见步连云也不过青壮年,田冬更才十八、九岁,以为路恨天消遣自己,大喝一声道:“好,咱们试试看!”猛然一扑,剑随身起,一道剑光向场中的五哥刺去。

五哥将刀鞘一扔,蓦然大吼一声,硬生生的向着马晴空横劈过去,居然是不闪不避,马晴空吃了一惊,自己要是不变式,就算先刺中对方,自己八成也会被拦腰砍成两段,这个买卖不划算,急忙在空中一转身法,长剑由刺而变横削,迎向五哥的刀锋。

那位五哥刀势不变,硬是要往马晴空的剑端攻去,马晴空才不与他硬拼,剑招虚挡一着已经藉力闪开,剑势跟着变化方向,往对方右肩刺去。

五哥刀势走空,居然不收刀势的加速一个旋身,不但躲过了马晴空这一刺,还重新向着马睛空头脸劈了下来,马晴空没料到对方的招式变化这么古怪,一刺失手之下难以全身闪避,猛然回剑一档,锵的一声大响,马晴空被震退了半步,五哥毫不客气,旋身之间一刀接一刀的狠劈猛打。

马晴空毕竟是一派之首,本力虽然稍弱,但内力不会输于对方,何况又号“一扇门”?他整片剑光挥舞起来,五哥却是怎么样也攻不进去,只见马晴空的剑光在身前闪成一面光幕,而五哥的刀光却是不断的环身旋绕,一圈圈的向着马晴空劈去,刀环剑幕交碰时除了铿锵作响之外,还常会产生火花,可见两人凝聚的力道不小。

韩方不由的喝采道:“好个‘一扇门’,老马加油。”

只要内力不输于对方,韩方还没见过有人能攻破马睛空的防御,韩方叫的十分有信心。

又过了十余招,五哥刀势不知为何忽然一顿,马晴空虽知对方说不定有诡计,仍觑准时机往前一削,刺向对方的前胸,这招马睛空学乖了,对方总是想把自己一刀两断,要是再留手,对方等下又猛然砍来,自己还是非变招不可。

哪知五哥收式时却是向后一翻,自然而然的避掉了马睛空的一剑,马晴空正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追击,五哥点地之后立即飞身跃起,人刀合一的向着马晴空撞来,马晴空若是再布下光幕只怕挡不住这一刀,只好出剑斜削对方大刀,一面闪身一面攻击。

刀剑将要接触的那一刹那,五哥忽然在半空中一个旋身,刀势又绕成环,向着马晴空横劈过来,马晴空不禁手忙脚乱,亏得数十年经验,手中一轻已经知道对方变招,剑光一收又布成光幕,铿铿锵锵的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够了。”路恨天忽然叫道:“五哥,回来!”

话声一出,五哥徒然收刀后跃,捡起了刀鞘对着马晴空微微躬身道:“多谢指点。”

马晴空忽然架了个空,见对方退后,一肚子火还没发泄,正想追击,没想到对方忽然施了一礼,他乃一派掌门,只好收剑还礼,不过脸上的神色还是不大好看。

路恨天点点头道:“中原武学果然各有特色,马掌门,看来要四哥才能对付你,佩服佩服。”

这话不大像称赞,马晴空哼了一声没答话,韩方见老友吃鳖,开口道:“路小子,你们就算武功高强,也不能大言不惭的说‘中原武林未必有什么人物’。”看来他是有些想激步连云上场。

“当然。”没想到路恨天居然道:“路某这么说,只是激一激那两位,在这两位面前,路某决不敢如此大言。”他的目光还是没离开步连云与田冬。

“你们来做什么?”韩方见对方口中客气了些,不已为甚的道:“就为了打架?”

路恨天微微一笑,道:“路某人早就想入中原一会高人,但想中原地大物博,未必能恰好遇到什么好手,所以也懒的走这一趟,不过听说一个月后武当山有个武林大会,路某得知之后游兴大起,想来那儿高人一定不少,所以带着路某的十八铁骑入中原,等会过诸家高手后,路某将南下一览江南风光……今日得见诸位实在欣喜,不知能不能向两位请教?”

路恨天说来说去,话题还是转到了田冬与步连云身上。

田冬不爱打架,步连云更是不愿比没意义的武,两人都没有接话,马晴空这时觉得路恨天不像在开玩笑,忽然若有所悟的问起韩方道:“飞天猴子,莫非……这两位是‘白衣大侠’步连云大侠?还有‘玄衫奇鞭’田冬少侠?可是穿的不是黑色衣服……我知道了,猴子你是被龙虎帮捉走的?”

最吃惊的当属田冬,啥子叫做“玄衫奇鞭”?他现在穿的是一件青袍,当然不是黑色的,而自己的蛟筋没用过几次,甚至还不大会用,怎么会被人取了“奇鞭”的绰号?

韩方也有些莫名其妙,诧异的道:“这确实是步大侠与田少侠,可是……什么‘玄衫奇鞭’?你怎么忽然又知道我被谁捉的?”

“当然啦。”马晴空嚷嚷道:“前一阵子武林中传的沸沸扬扬,都说步大侠与田少侠携手大破龙虎帮,田少侠还救出了不少人,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冷面追魂’和鲁先生……咦,这位莫非就是‘冷面追魂’魏大侠?”

他说到一半,忽然看到魏无常的形貌,忍不住又问了起来。

魏无常点点头道:“不敢当,在下正是魏无常。”

“你别老说一半好不好?”原来自己不大有名,难怪马晴空不知道自己的下落,韩方瞪眼道:“什么‘玄衫奇鞭’,我怎么没听说过?”

“真是孤陋寡闻。”马晴空瞪眼道:“田少侠数月前在鹫峰山身着黑衫,以一条奇鞭打退连‘北虎’黄木森在内的龙虎帮百余人,这件事哄传武林,那时你死到哪去了?”

死到哪去了?韩方又好气又好笑的道:“这件事……我在场啊。”

“那不就对了?”马晴空道:“这件事是由那些死剩的龙虎帮众口中传出,后来田少侠‘玄衫奇鞭’的名号就走开了,田少侠了不起,初出江湖就获得称号……依老马的意见,田少侠还是换穿黑衫的好。”

哪有这种事?田冬愕然之下,不知该说什么。

魏无常已知就里,这件事哄传的时候,众人正好身在偏远的崇义门,后来重回武林,东西奔波也没注意到这件事,无钦等人被关在牢中,自然也不知,想来武当派自然知道,难怪当时莫严出手便说要领教田冬的奇鞭。

韩方诧异的望着田冬道:“田小子,看来你真的要换穿黑衣了。”

“不会吧?”田冬愁眉苦脸的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义结金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