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七章 哀牢毒苗

作者:莫仁

走到人人闭户的十字大街,果然有百余位骑着马匹、横眉竖目的大汉,见到路恨天,立即有人叫道:“就是这小子,秦大哥,全仗你为兄弟出气了。”

这时马睛空等人也已经赶到,望见马晴空,那位说话的壮汉又叫:“一扇门,这件事与你有关吗?”

“什么事……”马晴空先是糊里糊涂,看清楚了一惊道:“五位寨主居然同时光临柞水……不知有何贵干?”

那位壮汉一瞪眼道:“反正不是来打劫的,不关你事就走开。”

“杨寨主,话不是这样说。”马晴空皱眉道:“说不定是有误会……”

“在下‘啸天剑’秦猛。”中间一位五十余岁、头顶微秃的大汉,没理会马晴空,目注着路恨天缓缓道:“听说阁下自称‘无敌大刀’,秦猛想来领教领教。”

原来路恨天见人就报自己“无敌大刀”的名号,中原没听过这个名号,乍听之下觉得他未免太狂,自然会有麻烦。

只见路恨天一笑道:“原来你就是‘啸天剑’,冲着你的怪剑,二爷陪你玩玩。”看来要不是因为啸天怪剑,路恨天说不定又派哪位下属应战。

“等一下。”马晴空不想大家伤了和气,挥手道:“秦寨主,我先跟你引见一下,这几位可是大大有名……”

“别说、别说。”路恨天连忙打断马睛空的话道:“说了就打不成了。”一面对秦猛招手道:“来,我们试试身手。”

不过秦猛倒是自己注意到其他的人,忽然有些诧异的道:“这几位莫非是‘白衣大侠’、‘冷面追魂’、‘飞天大圣’、‘毒僧’、‘黑铁塔’诸位……这位难道就是‘玄衫奇鞭’田少侠?”大概因为田冬没穿黑衣服,所以他不大敢确定。

众人颇为意外,“啸天剑”秦猛的名号是久仰了,但与众人都没见过,他怎么能一口叫出众人的名号?

见秦猛开口十分客气,站在路口当中的路恨天手中虽举着大刀,却愁眉苦脸的诧异道:“怎么着?大哥、三弟,这位又是你们的朋友?”看来又打不成了。

步连云踏出道:“在下步连云,这位正是三弟田冬,我们与秦寨主素未谋面,寨主怎能一说便中?”

秦猛跃下坐骑,对着众人拱手道:“诸位名震江湖,秦猛没想到居然能在此会见,要不是鲁先生事先有去函紫阳寨,今日差点当面错过。”

原来是鲁先生的功劳,步连云回礼之后,一指路恨天道:“这位是步某新认的路二弟,无敌大刀其实是他在关外的名号,中原人称‘西陲大豪’,不知道有什么得罪的地方?”

“‘西陲大豪’?路恨天?”秦猛诧异之余难免疑惑道:“这么年轻?”

路恨天的手下一哥又出来道:“我们二爷二十年前血战‘嘉峪七狐’,斩杀七狐党羽近百,那时年方十五,如今自然才三十几岁。”

看来因为路恨天扬名太早,大家都以为他至少是个中年人,而一哥专门负责解释,难怪一年要说好几十次,果然每次不同。

步连云接着道:“秦寨主,路二弟进入中原本想会会各路高手,所以言语行事可能稍有得罪,步其在此谢过。”

“岂敢,岂敢。”秦猛有些尴尬道:“大巴五寨知道诸位西入陕西,索性封寨一月,省的得罪了好朋友,大伙儿难得放假,怎知杨寨主……”

杨寨主瞪眼道:“他欺负人嘛,老子难得有空,三天前跑到长安的青楼过瘾,这小子硬是撩着我们打架,我们打不过便算了,人说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他却扯着要我们另寻高手,我们只好找秦寨主来了。”说来还有些生气。

众人一听,也知道了前因后果,路恨天实在有些胡来,步连云忍不住道:“二弟,你……”但想到虽说是兄弟,不过毕竟认识还不到一个时辰,自己也不好多说,又沉默下来。

怎知路恨天虽然狂放,心思却也颇为细密,他见步连云慾言又止,已经知道意思,先对杨寨主告了罪,这才嘻嘻一笑道:“大哥别生气,我也是因为在中原没认识半个人,所以才四处结仇找架打,现在结识了大哥、三弟,你们只要帮我找架打,我就不用胡闹了。”

步连云没好气的道:“谁要帮你找架打?”

“那就跟大哥、三弟打。”路恨天笑道:“也是一样过瘾。”

步连云拿他没辄,一下子说不出话来,田冬连忙道:“别找我们,到武林大会,包你有架可打。”

路恨天连连点头道:“三弟介绍的一定够劲,二哥十分期待。”

秦猛有自知之明,莫说“西陲大豪”本就名震武林,这人能与步连云或田冬动手,自己就绝对不是敌手,何况他们居然结成了三兄弟?自己这边虽然有百余人,不过那位“玄衫奇鞭”田冬,正是以单人对付龙虎帮百余人而名噪武林,毒僧无钦更是可怕,何况还有鲁先生的关系,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秦猛只好自找台阶道:“既然是误会一场,秦猛就此回山,另烦诸位告知鲁先生,对付龙虎帮时若要大巴五寨相助,只要稍个讯息便是。”一抱拳,雷声大雨点小的转身勒马便去。

众人没想到鲁先生一纸信函,就能使大巴五寨封山一个月,或是对付龙虎帮,鲁先生在黑道中果然名声甚佳,步连云望望路恨天,意有所指的道:“鲁先生以仁服人,这才了不起。”

路恨天假装不懂,眨眨眼挥手道:“没架打了,大家回去喝酒。”带着十八铁骑,首先奔回客栈。

回到客栈,掌柜的见这群人居然三言两语便让大巴山的强人离去,自然更是殷勤服侍,为了聊天方便,刚刚众人已经将两张食桌合并,除了原来的众人之外,马晴空、路恨天自然都坐了过来,坐起来也宽松了一些。

路恨天首先问:“大哥三弟,武当大会还有一个月不到,这段时间你们有什么计划?”

“是啊。”马晴空跟着问:“诸位怎么会突然来到陕西?真惭愧,连大巴五寨都知道了,老马反而不知道。”

要是回答去武烈门,对方下一个问题必然是去做什么,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望向魏无常,刚刚众人就是谈到这里,魏无常还没给大家一个答案,说与不说,那就要看魏无常的了。

众人气氛古怪,马晴空与路恨天自然有感觉,路恨天顿了顿笑道:“没关系,你们去哪儿我跟去便是了,想来一定有架打。”既然人家有顾忌,路恨天自然不好追问。

马晴空也跟着打哈哈道:“无论诸位要去哪里,总是要往回走,记得一定要到终南山盘桓盘桓,要是来的及,我们一起去武当。”

两人虽然这么说,总觉得有些尴尬,韩方正想办法转移气氛的时候,魏无常忽然开口道:“我们要去武烈门。”

“原来是武烈门。”马晴空故作不在意的道:“近的很嘛,办完事记得来看看老马。”他也不问众人要去做什么了,省得又尴尬起来。

韩方当即接道:“一定一定,老马,到时候你可要好好招待我们。”

“这个自然。”马晴空笑道:“路二侠到时候不要找我们打架就行了。”

“不打了。”路恨天瞅瞅步连云笑道:“大哥不高兴了,以后我专门找他打就是了。”

步连云忍不住好笑道:“有机会我们切磋切磋便了,什么打架不打架?”

“真的?”路恨天两眼圆睁,跳起来大声道:“大哥,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步连云回答后摇头笑道:“瞧你乐的……以前我也是逼着三弟练功,他老是躲,不过现在功夫却也越来越好。”

“哦?”路恨天惊奇地望着田冬道:“三弟真的对打架没兴趣?那练武作什么?”

“练武的时候,想通那些道理很有趣。”田冬摇摇头道:“可是打架就不好玩了。”

路恨天正要发言表示不同意,一直沉默的魏无常忽然道:“我与武烈门有极深厚的关系,武烈门被龙虎帮控制,这次大家是为了我而上武烈门的。”

魏无常这话一出口,众人知道魏无常自己想说,立时都静了下来,只听魏无常接着道:“论起辈分,我是武烈门门主窦安威的亲叔叔,只不过除了武烈门中的长辈,只怕连窦安威也不知道这件事。”

“叔叔?”马睛空心直口快的道:“怎么不同姓?”

“我是私生子。”魏无常面无表情的沉声道:“自小从母姓。”

详情其实也不用多说,武烈门虽不是什么大门派,就如崇义门一般,在当地也算是有头有脸,也许门户中有独特的规定,所以不能让魏无常认祖归宗,说来这是件丑事,不过魏无常念着众人的盛情,终于说了出来。

韩方见状宽慰道:“老魏身在武烈门外,反而练了一身好功夫,这也难得。”

“一切都是机缘。”魏无常低下头道:“我一向避免来陕西,这一趟还是第二次,能得诸位相助,魏某……”

“魏前辈太见外了。”步连云安慰魏无常道:“我们总已经打算斗斗龙虎帮,这时先拔拔他们的牙,也是一件美事。”

“想来是去打架的?”路恨天饶有兴致的问:“有什么高手吗?”

武烈门满门只怕没有一位功夫比魏无常高的,想到这儿,步连云摇摇头道:“二弟,你功夫练到这个程度,要找对手其实并不容易,除非……除非这一趟引来了‘紫龙’或‘北虎’。”

“‘北虎’黄木森!我知道。”路恨天摩拳擦掌的笑道:“龙虎帮帮主,听说也是一流高手。”

“老魏,你不用胆心了。”韩方啧啧有声的摇头道:“就算‘紫龙’、‘北虎’师兄弟一起来,我看也打不过这结义三兄弟,要是对方想以多欺少,我们又有大名鼎鼎的‘毒僧’无钦,这趟可说是易如反掌。”

想想也对,众人不禁笑开了,喝酒吃肉、大快朵颐。

次日齐上武烈门,加上了路恨天的十九人,一行二十余人声势忽然浩大起来,武烈门是个不小的山庄,建在首阳山北麓,这里不像崇义门所在地狼胁岭一样荒凉,因距离古都长安不远,所以也算是个旅游去处,只不过武烈门的山门当然是在较偏僻的所在,不会有太多的人。

众人依着前晚的商议,决定光明正大的拜山,所以当众人到了山脚下的小市镇,选了间饭馆进食时,苏甘哈便向饭馆老板打听起来,想知道要是打算向武烈门拜山,要先投帖到什么地方。

没想到过了片刻,苏甘哈却面露奇怪的表情回来,韩方见状道:“怎么啦?店家不知道吗?”

“不是。”苏甘哈摇摇头道:“店家说前面半条街,就有个武烈门开设的赌场……”

听到武烈门居然开设赌场,魏无常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韩方不愿苏甘哈多说,打岔道:“那不就得了?咱们吃饱了就过去一趟。”

“不是这样。”苏甘哈忙道:“店家说,六、七天前那个赌场忽然封了起来,其他的相关商号也一个个歇业,这些日子也没见到武烈门的人,好像都不见了。”

“唷?”韩方诧异道:“知道咱们过来,全躲到山上去了?”

“躲上去也没有用。”绍大山大声道:“既然这样,我们就沿路杀上去。”

路恨天忽然微一皱眉道:“大概没这么简单……我看是全溜了。”

全溜了?众人一怔,韩方意外的接口:“不会吧……”

“要是对方无备,不该会将所有商号歇业。”路恨天摇摇头道:“但要是有备,更不应如此明显,除非武烈门本身发生了重大变故,要不然八成是溜了。”

别看路恨天有时颇为调皮好斗,他也闯荡江湖二十年,赤手空拳在西陲打下了一片江山,绝不是个糊涂人,他这么一说,众人都觉得有些道理,魏无常面色一变,起身道:“我们上山。”

众人连忙随着站起,路恨天赶着再喝了一大口酒,起身之后对十八铁骑中的一哥嘱咐片刻,才跟着往外走,一哥立即对着其他的几位兄弟略作调派,十八铁骑这才随着向外移动。

众人向山上急赶,魏无常与田冬等七人在前方策马急奔,路恨天与其他的铁骑则在十余丈之外跟随,他们的马匹比众人的好上数倍,跟的甚是轻松。

奔了近半个时辰,前方是一倏三岔路口,魏无常忽然一勒马,顿了下来,韩方见状诧异的道:“老魏,你不知道路?”

魏无常摇摇头,一拉马头想往右侧奔,韩方连忙叫道:“你别冲动,才跑了半个时辰,回去问还来的及。”再过去可是丛山峻岭,迷了路可划不来。

这时落后的路恨天等人已经奔了过来,路恨天微笑道:“魏前辈,只要等一下就好……唔,赶来了。”

众人回头一望,只见里余外有两骑正急急赶来,速度极快,正是十七弟与十八弟,韩方忍不住笑道:“路大豪,你派他们去问路了?”

“正是。”路恨天点点头道:“既然魏大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哀牢毒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