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八章 翠杖现踪

作者:莫仁

田冬马上一挥掌,施出一招“掌裂虚空”,一股劲力逼住火焰,掌力一沉,火焰扑的一声蓦然熄灭,四面嗡嗡声忽然大作,彷佛有无数生着飞翅的虫类正迅速的扑向熄灭的余烬,田冬立即拉着绍大山转身便走。

两人冲出不到半里,田冬忽然感到四面有人正向火堆接近,田冬面向着正面也有一位,田冬眼见将要碰面,蓦然一扯绍大山,两人同时飞跃两丈,落到了一根横枝上,安静的躲了起来。

绍大山见才过半里,以为田冬忘了无钦的嘱咐,连忙道:“少侠……”

“嘘!”田冬连忙道:“有人过来。”

绍大山才住嘴,下方果然有个上身赤躶,背着个大竹箩,全身满是刺青与古怪花纹的苗人,正赤脚奔来,看他虽然步履矫健,但是并没有什么功夫,只不过在山中奔行惯了,所以健步如飞,田冬这时忽想替无钦收拾一个,于是缓缓折了一只树枝,打算等苗人奔过树底时给他一下,对方毒术厉害,暗算也说不得了。

哪知奔到数丈外,苗人忽然一顿,望空嗅了嗅,目光向着田冬与绍大山望了过来,目光一相对,绍大山惊讶的嚷了出来:“这些家伙的鼻子太厉害了。”田冬不敢迟疑,树枝脱手射出,往那人穿去。

不过距离毕竟太远,苗人灵便的闪身避过,一面哇拉哇拉的叫了数声,忽然伸手到背后的竹箩中取出了一个粗陋的小木盒,田冬想到“艳色丝”的可怕,毒物可不是人力所能抵御的东西,不由得胆战心惊,连忙先推了绍大山一把,自己跟着飞跃,两人在空中横飞数丈,打算逃之夭夭。

同时苗人手中的小木盒却也一张,他一面向着两人一比,一面又叫了数声,田冬回头一望,却见木盒中飞出了五只金黄色的小虫,一只只有如小指般大,正展翅向着自己飞来,田冬在半空中一个翻身,蓦然一掌向后轰去,一面借力飞腾,落到了绍大山的身旁。

那五只金黄色的小虫被田冬的掌力一激,顿了顿下坠了数尺,但随即又飞了起来,依然向田冬冲来,田冬与绍大山又吃一惊,这一掌能接下的人也没有几个,这些虫居然不怕?两人二话不说,连忙逃命。

不过那名苗人见到田冬的掌力居然能使飞虫一顿,也是吓了一跳,他哇哇叫了两声,蓦然又取出了一个小盒,正要打开的时候,忽然身后一声爆响,田冬与无钦三人原先藏身之处忽然泛出一片光华,火焰不但重新燃烧,而且十分的明亮,简直比日光也不逊色,在光圈之外,似乎正有无数的小东西在飞舞着,有些正在摔落,苗人一皱眉头,不再理会田冬,转身便向光亮处奔去。

田冬听到响声,百忙中回头一看,见到苗人正急急的奔去,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是马上又看到那五只金色飞虫向着自己飞来,田冬连忙又挥一掌,一面逃一面念,无钦虽说过要重新点火,但也未免太声势浩大了吧?

拉着绍大山又奔出半里,那五只飞虫越飞越快,田冬的掌力不断击出,力道逐渐减弱了一些,绍大山见状忙叫:“田少侠,你放下我吧,自己逃好逃些。”

田冬当然知道自己逃好逃多了,可是放下绍大山也不对劲,忽然灵机一动道:“绍兄,我放下你之后,你躲好……然后再小心的离开。”

绍大山不明白田冬的话,他叫田冬放下自己,就是打算牺牲了,田冬这么说又是什么意思?

田冬不待绍大山想通,忽然一挥手将绍大山往右斜前方一推,一面蓦然止步,迎着追来的五只金色飞虫又轰一掌,这一掌不但距离近了些,而且田冬又是在静止状态下击出,一击之下那五只飞虫向后飞翻了近丈,这才摇摇晃晃的重新飞来。

田冬这次等到飞虫接近自己,这才忽然一跃,向着原来的左斜方飞逃,五只虫子并不罢休,依然随着田冬的去向直追,绍大山这才知道田冬的用意,愕然半晌,心里又感激又惭愧,片刻后才慢慢的向山下绕去。

这边的田冬边逃边回头出手,轰隆响声下打的树摧木折、枝叶纷飞,虽能让那些怪虫晕头转脑,但依然甩不掉,田冬现在的速度虽然比刚刚带着绍大山略快,毕竟快不了多少。

田冬奔出了十余里,想起无钦告诉自己的安全距离,心一定,蓦然转身立定,两掌同施,向着怪虫没头没脑的打去。

连续几下,怪虫虽被震翻到地上,但摇晃了一下之后,又向着田冬飞来,几次之后,居然学聪明了,分从五个方位向田冬袭来。

真是打不死的怪物,田冬火上心头:心想八成“璞玉掌”掌力分散,所以没用,现在既然是面对面的攻击,而且他们又分五个方向来,田冬没有其他选择,劲力迅速的运集于五指,五道劲力同时穿出,从空中飙向那五只怪虫。

五只怪虫几乎不分先后的被田冬指力一一击中,这一下果然够力,怪虫在地上弹了两下这才翻身爬起,三只摇摇晃晃向田冬继续飞去,两只飞不起来,只能从地面向着田冬爬去。

田冬这时要是想走,怪虫应该已经赶不上,可是田冬心想这些怪虫十分耐命,不知道过一阵子会不会复原,要是会的话,岂不是日后又会伤到其他人?于是又功聚指端的连点了数指,却发现那五只虫虽然都爬在地上,但是仍能不停的爬动,似乎没办法制它们于死。

田冬讶异起来,借着月光仔细的看去,这才发现这些虫虽然翅膀被震的扭曲,但是身上居然没有受什么伤害,就算是精钢制成的弹丸,在田冬这么多次的打击之下,也应该会伤痕累累,它们的外壳到底是什么作的?

田冬才凑近了些,最近的那只怪虫忽然由口中喷出一丝暗黄色的汁液,速度极快的向着田冬脸部喷去,紧急之下,田冬知道自己来不及躲避,一面往后急闪,一面将两手握拳一带,内劲凝聚若实,猛然将那股汁液连同那只怪虫一起固定在身前,不过这样一来,田冬虽然跃出一丈,但也将怪虫跟着带过来,还好这样子怪虫无能为力,在极大的压力之下,也没办法再喷出汁液。

田冬福至心灵,猛然运劲一挤,这样由四面八方同时夹攻,怪虫不像刚刚一样能向后摔开,终于被田冬硬生生挤裂,肚腹中的古怪东西一起被挤了出来,田冬一松劲,怪虫扑的落地,终于不再动弹。

总算找到方法了,田冬哈哈笑了起来,依样昼葫芦的将五只怪虫全部宰杀,杀完之后,田冬不禁又嘘了一口气,要是那个苗人另一个盒子也打开,不知道又会冒出什么样的怪物,难怪五十年前“南苗毒王”大闹中原,居然没有人能制服他。

话说回来,也因为他们与中原人的生活习惯完全不同,到中原又对任何人都敌视,再加上那匪夷所思的嗅觉,远在数丈外就能发现他人的气息,难怪无人可制,像中原土生土长的“毒僧”无钦不就被人暗算了两次?

想到这里,田冬忽然警觉到不对,蓦然转过身来,十分谨慎的望着西面的树丛暗影,但是过了片刻仍毫无声息,田冬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刚刚明明感到身后四丈外有人轻“噫”了一声,但是谁能在自己不知不觉之间欺近到四丈?除了步连云、路恨天两人之外,田冬知道的就只有“紫龙”谢道亭,连黄木森、莫严只怕都办不到,但要真是谢道亭,他哪还会客气?一定立刻杀过来,田冬思索不透,实在不想往那儿走,但西面刚好正是自己要走的方向,想了片刻,还是谨慎一点好,于是田冬忽然先往东窜,再折向西奔,一面仔细的倾听声息。

这下田冬听出来了,身后果然有人在追踪,虽说田冬这时并没有全力奔逃,但那人能顺利追踪,可见功力极高,那不是谢道亭是谁?心惊胆颤的田冬一面探手入怀取出蛟筋,一面偷偷扭头后望,想看清楚到底是不是谢道亭。

可是那人只是远远的跟随,在月夜的树林中,田冬看不清数丈外的情形,除了依赖声音辨别之外,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踪迹,相对的,对方追踪自己也只要听声音就可以了,要是想拖到步连云等人帮手,岂不是要逃到明天中午?还是应该乾脆转身与他放对?

正不知如何如何是好的时候,田冬忽然见到远远的树梢有个奇快的人影在迅速移动,田冬心中一喜,莫非是步连云还是路恨天?田冬又跃高了数丈,看清楚些,两人相距虽然尚远,目光一对,彼此已经认了出来,那人一身紫袍,正是“紫龙”谢道亭。

谢道亭一见田冬,大喜过望,立即转身向着田冬冲来,田冬知道身后的人也正向着自己奔来,身后那人又是谁?田冬蓦然转身,终于见到一人由林间冲出,一招“咫尺天涯”正由下而上向着自己轰来,居然是“璞玉掌”,这招不是在地面上用的吗?怎么会有这种用法?

田冬连看都来不及,猛然翻身下落,一招“怒鹫翻云”还了回去,只见那人的手腕微微一抖动,田冬的掌力在对方一引之下忽然微散,露出了一个大空隙,对方掌力直摧,向着田冬胸前印来。

同时田冬也看清了这人,只见他一身黑袍,高高瘦瘦,居然是久违的“鹫峰隐士”古朴?田冬一惊之下,忘了抵挡,被古朴一掌击中胸口,从半空中摔落,这一掌力道不小,田冬可是砰砰冬冬的一路撞枝折叶摔到地面,心中一面暗叹,古朴当初传给自己的“璞玉掌”果然有藏私。

谢道亭这时也到了附近,猛然见到古朴冲出,还将田冬击落,他们不是师徒吗?谢道亭不由一收势子,诧异的道:“古朴,你还没死?”

古朴忽见谢道亭也是一惊,顿了顿才答道:“真是‘紫龙’……?道亭兄……这话该我问你吧?”

两人各站在一个树梢上,随着夜风微微的摇摆,目光中都是惊疑,对方三十年不见,功夫似乎都进步许多。

不过三十年前谢道亭可是威震天下,古朴以前毕竟有所不如,所以当年大都是恭恭敬敬的,谢道亭见现在古朴态度改变,面色微变的哼了一声道:“姓古的,三十年不见,你敢这么大声跟我说话了?”

古朴冷冷一笑道:“此一时也,被一时也,道亭兄不服气吗?”

“你想找死?三十年前我刚隐居,没想到玉球居然被你得手,交出‘璇玑心诀’!”

谢道亭眼睛一眯,凝视着古朴,双掌平伸知刃,眼看就要出手。

古朴当年虽然取得玉球,但也经过了许多曲折才获得“璇玑心诀”,自然不肯交出,但是眼前的谢道亭他可不敢掉以轻心,他虽然从田冬那里拐来“璇玑心诀”,依法修炼之后内力大进,对付田冬挺有把握,可是从刚刚谢道亭跃来的身法,古朴知道对方内力恐怕不下于己,警惕之下,“璞玉掌”的起手式摆了出来,双掌微微颤动,随时可以应付。

谢道亭正要出手,见到古朴的“璞玉掌”,忽然一顿道:“早知道你藏私,田冬那小子根本没学全……对了,他不是你徒弟吗?你干么对他下手?”

说到这里,两人同时想起田冬,往下一望,哪里有田冬的踪影?

古朴叫了声:“糟糕!”立即往下飞落,谢道亭诧异之下,跟着穿入林中,见古朴正四面寻觅,但田冬早已不知去向,两人目光相对着,心中不禁都有些生气,同时运足了劲力,想看看对方三十年不见,又练出了什么样的功夫出来。

适才两人忽然碰面,都以为对方应该是死人,古朴是震慑于谢道亭往日的威名,而谢道亭知道田冬的功力,见古朴一招将他击败也是十分诧异,两人同时吃了一惊之下,都忘了田冬,田冬自然连忙逃之夭夭,多亏他内力深厚,挨了一掌还勉强跑的动。

话说回来,田冬若非刚好用“璞玉掌”还击,加上忽然见到古朴的震惊,他也不会这么容易中招,田冬落下之后翻身便逃,本来以为古朴一定会追来,没想到他与谢道亭两人居然聊了起来,田冬一面逃,一面暗暗祈祷,最好他们俩个人打起来,打个同归于尽,这样一切都省事多了。

奔了片刻,田冬终于听到身后砰砰的响了起来,轰然之声不绝于耳,这两人终于打起来了,田冬本想回去看看状况,但想到对方说不定是联合起来拐自己回去,还是小心为上,溜远些再说,何况胸口还在发疼,还是要找个地方先歇歇,调理一下微乱的经脉。

次日未到中午,步连云、路恨天、魏无常等人已经到达当初停下的地方,武烈山庄依然不变的矗立在半里远的山路外,众人沉默不言,脸上的神色颇奇怪,似乎有些焦急,又有些意外,还有些心急的四面张望,过了一阵子,绍大山才从一旁的林中跌跌撞撞的翻出,他见到众人心情一松,开口便骂道:“他奶奶的,我是不是迟到了?”

步连云见状忙问:“发生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翠杖现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