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九章 情海波折

作者:莫仁

这时顾玲如正坐在崇义门后院中的花圃中,望着天空千变万化的彩云发怔,想着自己从小就十分感激田冬,上次在龙虎帮总坛相遇,自己更对田冬产生了爱恋,田冬后来也慢慢的接受了自己,但是事实上他爱的还是小菊吧?自己的一片痴心,终究只是枉然而已。

数日前忽然听说有人进犯崇义门,自己也是那时候才知道爷爷得到翠杖,虽不知道怎么来的,但却引来了好多人上山又打又闹,还有人放火烧屋,还好没什么重大伤亡,爷爷就将翠杖交了出去,据说为了此事,二爷爷与爷爷还闹的不大开心,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要是他赶来了,也许又不一样了吧?

他应该早就到武当山了,顾玲如想,之后他与步连云会合,又有魏无常、韩方等老江湖,应该不会再有危险,小菊姊姊确实也需要人照顾,田冬与她在一起……想到这里,顾玲如的心头又一阵刺痛,忍不住生出了自怜自怨的情绪,顾玲如连忙想些其他事,不让自己再想这些心烦的事情。

“小姐。”顾玲如身后忽然传来呼唤,顾玲如回头一看,原来是丫环兰兰。

兰兰与顾玲如岁数相当,从顾玲如八岁起就开始服侍顾玲如,两人的感情有如姊妹,几乎无话不谈,几次顾玲如溜出崇义门兰兰还帮了不少忙,只不过她没学过什么功夫,自然不能随着顾玲如出去闯荡江湖。

顾玲如见到兰兰,心情好了些,毕竟兰兰是现在自己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顾玲如回头望着兰兰道:“怎么了?”

“有人求见小姐。”兰兰脸色十分奇怪,似乎发生了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顾玲如没注意到兰兰的神色,转过头来皱眉道:“又是莫少侠?他爱来就来吧……”顾玲如毕竟还是蛮感激莫采心,所以不好坚拒,不过自己与田冬的事情顾玲如又不想与莫采心谈,所以两人间慢慢的无话可说,顾玲如觉得与莫采心相处颇为难过。

没想到兰兰却摇头道:“不是莫少侠,是……一位叫做小菊的姑娘。”

顾玲如一听马上站起,转身望着兰兰道:“什么?你有没有听错……?她……小菊姊姊怎么会来的?”

难道田冬也来了?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他既然不愿见自己,为什么又要让小菊来?顾玲如在一刹那间心中转过了无数的疑问。

“不。”兰兰听顾玲如说过小菊的事情,她望着顾玲如道:“小姐,小婢刚刚恰好经过大门,有个姑娘与牛艾明他们在争执……那位姑娘想见小姐,他们问她有什么事,她又不肯说,我听了好奇,凑过去看看,才听到她说她叫小菊……小姐,我想会不会是……”

“她呢?”顾玲如忙道:“兰兰,你……”

“我让她在先在门外等。”兰兰紧接着道:“小姐,您真的要见她?”

顾玲如一怔,自己居然没想到这个问题,自己真的想见她吗?兰兰见顾玲如低下头答不出话,试探的道:“小姐,要小婢请她走吗?”

“不……”顾玲如抬起头来,望着兰兰道:“兰兰,请她进来……我也有很多问题想问她。”

“好。”兰兰回身走了两步,又顿下来道:“小姐,你确定要见她?”

顾玲如迟疑了一下,终于用力的点了点头,兰兰这才快步走了出去。

兰兰与小菊都不会功夫,来回一趟大门少说也要两刻钟,这两刻钟顾玲如简直是坐立不安、度日如年,一会儿想怪罪小菊,一会儿又想大方的祝福他们,想来想去,顾玲如忍不住望外走了几步,想看看小菊到底来了没有。

顾玲如到了花圃外一望,却看到莫采心正兴高采烈的向着这里走来,顾玲如连忙缩头躲回去,没想到莫采心已经看到顾玲如,正开心的叫:“顾姑娘!顾姑娘!”

顾玲如没办法,走出来勉强微笑道:“莫少侠,有事吗?”

“我只是想来看看顾姑娘。”莫采心高兴的说:“没想到顾姑娘刚好向外望,真是个令人开心的巧合。”

莫采心得意的想,有句诗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大概指的便是这种情形,莫非顾门主也将那件事对顾玲如说过?

顾玲如不知道莫采心在想什么,想了想道:“莫少侠,如果没有别的要事……能不能请少侠先回,我还有点事……”

莫采心一愕,好像与自己想的不大一样?他迟疑的道:“当然……不知顾姑娘何时有空?采心再来探望。”

顾玲如顿了顿道:“那……我再请兰兰通知少侠……少侠慢走。”也不等莫采心答话,顾玲如便转身踏回花圃。

顾玲如既然逐客,莫采心脸皮再厚也不好留下,只好讪讪的往回走,走到中庭,正想转回客房的时候,忽然见到兰兰身影,莫采心正想与兰兰打招呼,忽然见到随着兰兰走入的身影,莫采心一惊,连忙躲了起来,那不是田冬的旧爱——小菊吗?怎么会忽然跑到这里来?

望着小菊与兰兰两人向着内院走去,莫采心却楞在那里,小菊失踪之事风云镖局为了帮田冬找寻,早已四面传出讯息,莫采心自然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没告诉任何人,何况这件事也不是什么武林大事,连武当派也未必在意,崇义门自然没有人听说过,莫采心一直担心的是小菊不见了之后,田冬会重新跑回来找顾玲如;不过今日顾革裴父子的一番话,对莫采心来说可是个大激励,没想到今日却见到小菊,她到底来做什么的?

小菊当时离开田冬,就是打算来向顾玲如解释,她身无武功,衣衫粗旧,加上江湖上没人知道她这号人物,长相虽然还不错,但是只要不打扮,也不会惹什么事故,田冬当初给小菊放在身上的银两并不多,她一路省吃俭用,总算是熬到了崇义门。

小菊当初神智清醒之后,就没再见过顾玲如,一进花圃,见到顾玲如的容貌,小菊忍不住开口便赞道:“如儿果然漂亮,也只有这样的姑娘,才配的上小冬。”

顾玲如再怎么猜,也料想不到小菊进来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些,顾玲如只能结结巴巴的道:“小菊……姊姊……”

小菊过来拉住顾玲如的手,两人坐下后,小菊微笑道:“如儿,我跟着小冬这样叫你,你不会生气吧?”

顾玲如睁着大眼摇摇头,只见小菊接着道:“小冬写了封信向你解释,应该是托武当派送来,你收到了吗?”

顾玲如更是意外,只能又摇了摇头,小菊也颇意外,诧异的道:“我离开的时候,小冬明明在写信……莫非没有托武当派?”

小菊想了想微笑道:“没收到就算了,如儿,我和小冬只有姊弟之情,你完全误会了,我这趟来就是跟你说明这件事情的。”

顾玲如张着小嘴,期期艾艾的道:“小菊姊姊……田哥哥呢……他怎么没陪你来?”

“我偷溜过来的。”小菊微笑道:“这可是学你的。”

顾玲如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粉颊微微泛红的道:“小菊姊姊……我……”

“我知道。”小菊止住顾玲如的话,温柔的道:“我好好的问过小冬了,他真的是喜欢你,你不该怀疑他的……那时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我复原而已。”

这件事顾玲如不是没想过,但是田冬与小菊确实有感情又是不争的事实,顾玲如见小菊温柔的像母亲,忍不住有些委屈的道:“可是……可是他一直念着你……我……好像我都不重要……”

“如儿,小冬只是把我当作母亲、姊姊般的亲人。”小菊道:“如儿,你有姊姊吗?”

见顾玲如摇了摇头,小菊接着道:“你总有母亲……要是你母亲出事了,你会不会焦急的暂时不大注意小冬?”

顾玲如微怔,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

“所以啦……”小菊道:“小冬可能有些忽略你,但绝不是不爱你……你不知道,你失踪之后,小冬是如何的焦急,要不是念着答应别人的约定,小冬早就赶回来找你了,他亲口跟我说,要把我当姊姊,还要亲自向你解释呢,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顾玲如虽然聪明,不过也十分单纯,所以怀疑心不会很重,见小菊说的合情合理,她也信了八成,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小菊姐……那……你怎么自己跑来了?”

“小冬那个傻小子不懂事。”小菊笑道:“怎么能让你一直闷在这里?当然越早解释越好,而且……我也不适合让他照顾,以后我会自己找个地方住下,这样也不会有闲话。”

“不会的。”失去威胁之后,顾玲如不禁喜欢上小菊,连忙拉着小菊的手道:“田哥哥住的地方什么外人都没有,不会有闲话的。”

小菊微笑摇摇头,眼睛望着一旁盛开的花朵,淡淡的道:“花既然谢了,就应该落到土里,如儿你看,还是盛开的花好看……”

“小菊姊姊……”顾玲如有些担心的道:“您说什么?我不懂。”莫非是病又发了?

小菊转回头来,轻轻捧着顾玲如的脸庞道:“如儿,你正是含苞待放,当然不懂……”说到这里,小菊忽然放手起身道:“我该走了,你应该总会收到小冬的信你要对他有信心,记住……他心里只有一个你。”话声一落,小菊转身就要离去。

顾玲如连忙拖住小菊,有些焦急的道:“小菊姐,我这样让你走,田哥哥以后会怪我的。”她相信了小菊的话,开始从田冬的角度来想事情,自然不愿小菊离开。

小菊有些黯然的笑道:“傻如儿,你不会当作我没来过?”轻轻挣开了顾玲如的手,转身向外走,顾玲如焦急的跟在小菊身后,不知道该不该留下小菊。

两人还没踏出花圃,忽然花圃外急匆匆的闯来数人,顾玲如见到微惊道:“爹,您怎么来了?”

“这女人就是那个叫小菊的?”顾鼎祥瞪着小菊道:“你居然还敢来?”

小菊毕竟只是一个弱女子,见顾鼎祥恶狠狠的问话,自然说不出话来,顾玲如连忙道:“爹,小菊姐姐跟我说清楚了,那只是误会。”

顾鼎祥怔了怔,脸上神色变了变,挥手道:“如儿,你进去,这件事爹会处理。”

“为什么?”顾玲如诧异的道:“爹……有什么好处理的?那时您也说过可能是误会……”

顾鼎祥瞪了顾玲如一眼,脸上却是怒忧参半,似乎慾言又止,隔了片刻,顾鼎祥才道:“好吧,我只是请小菊姑娘去谈谈,没你的事了。”一面对随着而来的弟子道:“请小菊姑娘去西厅。”一转身,有如一道旋风般的又刮出了花圃。

小菊只好随着那几位弟子离开,顾玲如本来要跟,忽然见到莫采心在一旁探头探脑,顾玲如想起小菊提到的信,一止步开口叫道:“莫少侠!”

莫采心本来要随到西厅,见顾玲如忽然叫住自己,他受宠若惊的连忙赶过来,一面有些心虚的道:“顾姑娘,不知有何贵干?”

顾玲如没想到小菊的事情是莫采心告的状,见到他心虚的模样,顾玲如脸微沉的开口道:“我记得……当初武林大会的通知,是由少侠交给我爷爷的。”

莫采心心里有鬼,脸色更白的道:“是……是……”

“只有那‘一’封信吗?”顾玲如直视着莫采心,冷冷的道,话中特别强调那个“一”字。

莫采心以为小菊全部都说出来了,不敢抵赖的道:“确实还有一封……这,我一时忘了……”一面尴尬地自衣袍内取出已经十分绉褶的书信。

顾玲如一把抢过,见封面田冬并不漂亮的字迹,心里又喜又气,再狠狠的瞪了莫采心一眼,转身便向房内走,兰兰自然跟着进去,也顺便瞪了莫采心一眼,最后只留下莫采心一个人呆立在那里,心情直落到谷底。

离开众人之后,田冬展开轻功,迅疾可比飞鸟的沿原路回返,三日间赶过武当、襄阳、枣阳、随州,饶是田冬内力深厚无比,到了武汉终于有些不支,田冬想起顾玲如回返郴州之事,灵机一动,也拜托黄陵帮帮忙。

见到了黄陵帮帮主刘似道,两人聊到顾玲如之事,刘似道才知道原来小俩口闹别扭,连忙向田冬道歉加安慰,事已至此,田冬也不能怪到刘似道头上,只好自认倒楣,请刘似道以最快的速度送自己下巴陵,刘似道自然一口答应,马上派了艘狭长的蜈蚣快艇,将田冬送往洞庭。

蜈蚣快艇模样有些儿像端阳节比赛的龙舟,不过还要大上一些,狭长的船身两旁各坐了十名壮汉,同时操桨急划,速度果然甚快,就是显眼了些;反正田冬也不需避人耳目,自在的在船上小舱中运气行功,修养了一日夜之后,快艇已经奇迹似的赶到巴陵,田冬与黄陵帮众别过,提起内息,加速往南方奔驰。

次日晚间,田冬已经赶过长沙,田冬也不歇息,继续向着衡阳奔去,前两天在船上休息,田冬折损的内息又补充的差不多了,应该能够赶到衡阳才喘口气,田冬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情海波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