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一章 人心难测

作者:莫仁

顾玲如读完田冬的书信之后,心中是又酸又甜,田冬果然没有忘记自己,自己真的是误会他了?等他回来,自己还要好好向他陪罪才是,顾玲如想的开心,忍不住嘴角绽开了一丝甜甜的微笑,忽然身后传来声音:“小姐,您在笑什么?”顾玲如吃了一惊,连忙回头笑骂:“坏兰兰,你怎么不声不响的溜进来!”

兰兰抿着嘴直笑,瞄着顾玲如道:“小姐,我好久没见到你真心的笑容了。”顾玲如知道瞒不过兰兰,有些害羞的道:“你……真多事……”

“小姐。”兰兰微笑道:“田少爷怎么说?”

“没说什么……”顾玲如将信收了起来,扭捏了一下又说:“与小菊姐姐说的差不多。”

“喔……”兰兰转开头,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模样道:“小姐不说就算了……”一面挪挪房中的摆设,不理会顾玲如。

顾玲如反而忍不住想说话,轻轻一跺脚道:“兰兰……”

“小姐,又怎么了?”兰兰转回头,向着顾玲如眨眨眼,一脸无辜。

顾玲如见到兰兰似笑非笑的模样,忍不住嘟起嘴埋怨:“你……笑人家。”

“哪有?”兰兰道:“小姐不是说我多事?”

“好啦……”顾玲如只好认输,拉过兰兰,喜孜孜的道:“兰兰,田哥哥说他事情一办完,马上就会回来找我。”

“真的?”兰兰也替顾玲如高兴,点点头笑道:“本来就应该这样……那个莫少侠真坏,居然藏着田少爷的信,它是癞蛤蜈想吃天鹅肉……当初我就看田少侠一脸忠厚,只是小姐一直说田少侠旧情复燃,我才陪着小姐骂他的……”

“别说了啦……”顾玲如不好意思的打断了兰兰的话,忽然面色一凝,有些疑惑的道:“兰兰,你说小菊姐姐为什么不肯跟我们一起生活……是不是因为我太小气了?”

兰兰皱皱眉,慾言又止的道:“小姐,我……我也不知道……”

“兰兰。”顾玲如有些不高兴的说:“干什么吞吞吐吐?”

兰兰受逼不过,开口道:“我也是瞎猜的……我觉得小菊姑娘,似乎有些自卑。”

“是吗?”顾玲如想想小菊刚刚说的话,是真有一些这种感觉。

“还有……”兰兰想了想,索性一起说出来:“小婢觉得,小菊姑娘应该也喜欢田少爷。”

顾玲如又紧张了,捉着兰兰道:“不会吧?”

“这也未必对……”兰兰摇摇头道:“小婢只是想……就像小姐说的,小菊姑娘要是因为田少爷那么说才恢复,田少爷在他心中一定占了很重的份量,何况她一清醒,就搂着田少爷不放?”

听到这里,顾玲如难免又有些醋意,顿了顿才勉强道:“那小菊姐姐为什么会来对我这说这番话?”

“可能是因为小菊姑娘看出田少爷喜欢的是我们小姐。”兰兰偷笑道:“所以为了田少爷的幸福,小菊姑娘只好让贤。”

顾玲如见兰兰一副说笑的模样,忍不住搔着兰兰的腰枝道:“死兰兰、坏兰兰,你又消遣人家。”

兰兰身无武功,哪里挡的住顾玲如的一双魔掌,笑的滚倒在地,连连讨饶,顾玲如直到兰兰有些喘不过气来,这才松手笑道:“看你还敢不敢笑话我。”

兰兰喘了几口气,这才叹声道:“我的好小姐,虽然小婢有些开玩笑,不过小婢真的是这样想的。”

顾玲如微微一怔,其实也有些认同兰兰的推理,于是点头道:“无论如何,小菊姐姐对田哥哥有大恩,我们还是应该好好照顾她……啊,兰兰,你快去西厅,要是爷爷与小菊姐姐谈完了,别让小菊姐姐走了,我要留她住下来。”

“好!”兰兰微笑点点头,迅速地往外走,一面不忘调侃顾玲如的道:“不然田少爷回来又会怪小姐,对不对?”

“兰兰!”顾玲如脸红起来,见兰兰在笑声中走出房外,顾玲如的脸上又露出甜甜的笑容,想着自己帮田冬留下了小菊,田冬一定会恨高兴的,他现在在作什么?有没有想着自己?还会不会再写信来?听说天下武林齐聚衡山,武当大会风流云散,田冬应该也会赶去衡州……那他会不会顺道赶来郴州见自己?见到他,自己要不要再假装生一会儿气?

顾玲如一个人陶醉了半天,忽然见到兰兰急急奔回房中,嘴中还连叫着:“小姐,小姐。”

顾玲如忍不住埋怨道:“兰兰,你急匆匆的作什么?”

“小姐,不好了。”兰兰脸上神色不对的道:“少门主把小菊姑娘关起来了。”

顾玲如微微皱眉,有些不高兴的道:“兰兰,你怎么开这种玩笑?”两人平常相处好似姊妹,兰兰有时有会开开顾玲如的玩笑,但是拿这种事情说笑,顾玲如不由得有些不高兴。

“是真的。”兰兰额上都急出了汗,拉着顾玲如跳脚道:“小婢怎么会开这种玩笑!”

顾玲如这才相信,连忙焦急的站起道:“为什么?”

“不知道。”兰兰急急道:“我听说少门主与她谈没多久,就吩咐将小菊姑娘关入后山,这还是一个弟子不小心听到,听说去的都是年纪较大的万字辈弟子。”吴万保等人是万字辈中年纪较小的,较大的已经年近三十。

“后山?”顾玲如诧异的道:“怎么不是地牢……后山哪里有关人的地方?”

“小婢不知道……”兰兰摇头道:“小姐,少门主是不是还在生田少爷的气?”

顾玲如焦急的踱步,心里思索着后山能关人的地方,心中忽然灵光一闪,顾玲如立即对兰兰道:“我知道了……‘阳氤石室’……可是怎么会关到那里去?”兰兰瞪着双明亮的大眼无法应对,她根本不知道“阳氤石室”是做什么的、在什么地方,怎么回答的出顾玲如的问题?

顾玲如也没期待兰兰回答,一面想,一面缓声对兰兰道:“那是门中专门用来闭关的地方,只能从外面开启,门里知道的人也不多,我很小的时候,爹爹就曾被爷爷关在里面修练两年,那时田哥哥还没到崇义门来……唔……兰兰,我要去一趟。”兰兰有些诧异的道:“小姐……您不先问问少门主?”

“这几天爷爷和爹爹好象有事情瞒着我……”顾玲如摇摇头,心里涌起了不祥的预感,脸色带愁的道:“我亲自去看看,兰兰,我要换劲装。”

兰兰知道顾玲如打算暗探,也就是说自己无法跟去,兰兰一面帮顾玲如收拾,一面担心的说:“小姐,你要小心些。”“我知道。”顾玲如换好衣裳,穿窗而出,见四下无人,顾玲如腾身翻出墙外,一面奔,顾玲如只觉得自己十分紧张,心跳越来越快,但是究竟为什么越跳越快,顾玲如连想都不敢想,只想转头奔回房中不管此事,但是不去看个究竟,自己一定不会安心,顾玲如只好抱着个忐忑的心,沿着山林直奔向后山。

两个多时辰之后,顾玲如已经伏在一处山崖边往下望,山崖底下是个小平台,一旁的山壁根rǔ石无数,中间的部分略为平整,正是所谓的“阳氤石室”。“阳氤石室”虽名之为石室,其实那只是一个半天然、半人工的石穴,洞口有个小山般的坚硬大石,石旁不远立着根半人粗的巨大钢柱,钢柱上有着几个互相咬合、大小不等的大型绞盘,上面穿绕着小臂粗的铁链,一直延伸到石块上。

这时正有五、六名与顾玲如同辈的万字辈门人正在艰辛的解开铁链,准备将铁炼带回崇义门,叮叮当当的响声正不断的传出。这些门人都十分小心,深怕一个不注意,铁链一跌,不是压伤手就是压断脚,看到这个情景,顾玲如想起年幼时爹爹闭关,开关的时候自己曾与母亲来这儿迎接,那时七、八位师叔合力以铁链将大石斜斜绞起,然后爹爹才从石底的缝隙中蓬头垢面的爬出,顾玲如记得那时自己才四岁,因为爹爹两年未修剪毛发,形貌变得十分奇怪,过来抱自己的时候自己还吓的哭了,后来爹爹还常常为了这件事取笑自己。

这种地方向来只用作闭关的场所,怎么会变成关人的地方?顾玲如本来还有些怀疑,但是见到正有人在收拾铁链,心中一沉,知道这下没错了,这个铁链只有打开洞口的时候才会由崇义门中带来,平时将铁链收藏在门中,就算是有人想来打开石穴也没办法,但要是有人闭关修练那是大事,自己没有可能不知道。

过了好片刻,那几名师兄合力将铁链搁在一辆轮幅特别宽的铁板车上,缓缓的将铁链推回崇义门,这些铁链总有数百斤重,师兄们推的十分吃力,顾玲如心血下沉,她不明白为什么顾革裴要将小菊关入这个石室中,关到这里来,连送饭都颇麻烦,怎么不干脆关到门中的牢房?顾玲如想了片刻,便算是所有征象都显示小菊被关在此处,还是要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于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站起,打算绕路攀下山崖,不过才刚回过头来,却见到自己身后五丈居然站着一个人影。

顾玲如吓了一跳,看清之后才有些迟疑的道:“二……二爷爷?您……不是不在吗?”在顾玲如身后的正是顾革袭,自传出他与顾革裴争执之后,他便出门未归,顾玲如没想到他居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见顾革袭脸色沉重,顾玲如又鼓起勇气道:“二爷爷,你是来看守的吗……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顾革袭脸色更沉重,缓缓摇摇头道:“不,二爷爷就是为了这件事和你爷爷闹翻……如儿……你都知道了?”为了小菊的事情和爷爷闹翻?顾玲如有些莫名其妙,小菊才刚到,二爷爷和大爷爷闹翻可是好几天了,不过反正这件事爷爷确实做的很奇怪,顾玲如还是同意的点点头,难过的道:“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做?”

顾革袭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如儿,其实我才刚从衡阳回来,到这儿就见到了你……你爹鼎祥为了你,跑去找田家理论,无意中见到翠杖,回来向你爷爷一说……结果就这样了……这件事实在不应该,田冬对不起你只不过是大哥的借口,实际上是他听到翠杖之后起了贪心……唉……他把田家一家人捉回,现在翠杖又交了出去,真不知田冬回来要如何交代。”

顾玲如越听越惊,怔怔的说不出话来,顾革袭望见顾玲如的脸色,也是微微吃惊的道:“如儿,你……我以为你知道了……啧……糟糕:”

“二爷爷……”顾玲如浑身无力的依靠在一株树干旁,摇头不信的道:“您说……爷爷把田冬的爹娘、哥哥他们一家人捉来……关在这里?”

“这……”顾革袭无言以对,顿了顿脚叹道:“你……不然你知道了什么?”

“小菊姐姐……”顾玲如焦急的道:“……我知道的是爷爷把小菊姐姐关起来了,田叔叔他们我不知道……怎么可以这样……田哥哥回来一定不理我了……”顾玲如焦急的哭了起来。

顾革袭张大了嘴,诧异的道:“小菊?……你说的是那个让田冬移情别恋的女人?她怎么会来?田冬呢?”顾玲如一面掏着手绢拭泪,一面哭哭啼啼的诉说着小菊说的话,说到最后,顾玲如忍不住道:“爷爷这样做,我怎么办?二爷爷……我……我要去找田哥哥,叫他不要生气。”

顾革袭听到原来是一场误会之后,也是傻在那里,见顾玲如转身要走,连忙一拉顾玲知道:“千万不可,如儿,你要为崇义门想想。”顾玲如一怔,不解的望向顾革袭,顾革袭接着忧愁的道:“田冬的武林声望与以前大不相同,他的功夫本高,听说还与‘西陲大豪’路恨天、‘白衣大侠’步连云结成兄弟,要是他知道了,一怒之下来大闹崇义门,崇义门只怕就此毁了。”

顾玲如听的傻掉了,摇头迟疑的道:“不会的……只要放了他们,田哥哥不会记恨的……”

“我也是这样想。”顾革袭沉重的道:“可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如儿,这件事就是因为绝不能泄漏出去,所以门主才将他们关在这里,如儿,二爷爷知道这样不对,所以才和你爷爷吵了起来,但是翠杖一失,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走了……你想想,田冬和崇义门,你要怎么选择?”

顾玲如才不想在两者间选择,她呆了半晌,才勉强道:“可是……既然翠杖是田哥哥家中的东西,他会不知道吗?还是会找来的,我们干脆先放了他们,好不好?”

顾革制摇摇头道:“仇已经结下了,放了他们还是一样。如儿,你爷爷现在只期望田家发现翠杖是在田冬离开之后,若是这样,田冬不会因为翠杖而想到田家失踪与崇义门有关,你虽然还是可以嫁给田冬,不过……这件事难保哪天泄漏了出去,你首先就会有危险……换句话说,要是田冬早就知道翠杖的事,他迟早会到这里问罪……我们要是搪塞不成,最后只好以他家人的性命相胁……如儿,你……还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人心难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