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二章 情断魂伤

作者:莫仁

  田冬在全身舒畅中,缓缓的苏醒,脑海还有些昏沉,对自己为什么忽然睡着,脑中

是一片空白,眼睛微微眨了眨,发觉眼前是一片漆黑,心里不禁有些讶异,刚刚不是才

大白天,怎么一下子就天黑了?田冬这时四肢百骸都极为舒畅,懒洋洋的不大想动,好

久没有这种睡的极舒适的感觉,田冬鼻子轻轻的唔了两声,颇想闭眼再睡,没想到身边

却传来惊喜的叫声:“小冬?小冬你醒了?”

  田冬睁大眼睛,这……这不是大哥田春的声音吗?田冬在隐隐的微光之中,分辨出

凑过来的人脸,果然是大哥田春,田冬颇为诧异,勉强爬起身道:“大……哥?”田冬

听到一阵杂乱的步伐声传来,由远而近约有十来个人从黑暗中走来,田冬唬了一跳,二

哥、三哥、爹、娘、几位嫂嫂、侄子,居然还有小菊?田冬诧异的道:“爹、娘……顾

爷爷找到你们了?小菊姐姐,你……怎么会也在这里?”田冬身体的知觉还没完全复元,

一时好似犹在梦中。

  田大柱犹带怒气的道:“什么顾爷爷,我们都是被崇义门捉来的,关了有半个多月

了,小菊姑娘是几天前才被送进来,过没两天,你也像条死狗般被推进来,睡了一日一

夜,真是的,被暗算了还不知道。”“什么?”田冬转头四望,微光是由自己身后传入,

那是个宽约两尺,高不到半尺的石隙,其它的地方都是石壁,田冬诧异的问:“这……

这是地牢?”

  “也不大像地牢。”田春扶起田冬道:“后面还有盥洗、方便的地方,有个小水池,

里面有源源不断的泉水,只是不能出去。”

  田冬精力渐复,心头的鹫惶和疑惑却是更为严重,顾革裴说的全是谎话?自己服下

那三粒葯丸确实对内力大有帮助,可是为什么会昏睡?田冬忽然想起以前曾听过莫采心

向顾玲如吹嘘武当的“八宝护心丹”,说是只能服两颗,莫非那正是所谓的“八宝护心

丹”?对了,陈大有说过有个武当派的弟子纠缠顾玲如,田冬失神的道:“莫非我吃的

‘崇义神丹’……是如儿跟莫采心讨来的丹葯?”田冬一面说,心里越来越难过,顾玲

如莫非地想暗算自己,自己真的看错她了?

  田冬呆怔的时候,小菊走过来,望着田冬和声道:“小冬,我三日前见过如儿,她

应该不知道这些事情。”这句话对田冬来说虽有点帮助,但是也没什么大效果,崇义门

既然将自己一家人都关了进来,自己与顾玲如还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无论如何还是先

出去再说,想到这里,田冬振作起来,对着田春道:“大哥,这里的门户在哪里?”既

然功力还在,而且现在又颇有增益,什么门关得住自己?

  田春摇摇头道:“是一块大石头,你后面……这整片都是,那个石隙是没堵住的部

分,食物都是从那里送来的。”“什么?”田冬回头一望,这才看出了堵住洞口的巨石

大小,比起获得翠杖的秘洞中的封洞石远大上千倍不止,自己功力再高也推不开,不禁

诧异的问:“这……怎么打开的?”

  田春等人是清醒状态下被送进来,所以知道崇义门如何绞开大石,于是略为述说了

一下底下如何露出缺口,众人如何爬入,至于田冬却只被塞到一半,还是被田春拉进来

的。田冬弄清楚之后,也不禁凉了半截,既然这样,自己绝对没办法逃出去,虽说步连

云和路恨天说不定会来救自己,但是先不说崇义门必定会矢口否认,何况自己被关在后

山,他们搜遍了崇义门也不会找到这里,难道自己就这样被关一世?

  田冬正在气恼,忽听石外传来声音,田冬目光转过去,喝了一声:“谁?”往那里

直奔,一面心想是不是该挥个一掌出去,多多少少出出气。

  “冬儿,是我。”洞外传来顾革袭的声音,他叹了一口气道:“你终于也被捉进来

了。”

  “顾……二爷爷。”顾革袭对自己家人毕竟有恩,田冬还是有些敬意,不过仍不快

的道:“为什么要关住我们?”

  “还不是为了翠杖?”顾革袭道:“一开始我并不赞成,你也知道,当初我不愿留

下身怀玉球的你,就是为了避免让崇义门惹祸上身,可是这次鼎祥无意中见到翠杖,大

哥得知起了贪念,终于变成这样……”

  “那现在还关着我们做什么?”田冬忙道:“我们不但没有翠杖,连玉球都没有了。”

  顾革袭迟疑了一下,这才缓缓道:“我猜……大哥是不会放你们出来了,要是我也

不会,冬儿,你今日功夫已经很高,要是放了你,崇义门危在旦夕。”

  “我……”田冬焦急的道:“只要你们放我出来,我保证不会报复。”

  顾革袭无言以对,对田冬这番话一点反应也没有,田冬急了起来,连忙高声叫:

“二爷爷,二爷爷。”

  “别大声。”顾革袭忙道:“我是私下过来的。”

  “二爷爷,你不相信我吗?”田冬急道。顾革袭顿了顿,终于道:“冬儿,这是武

林中人行事的准则,没办法的。”

  田冬不可置信的摇头,当初顾玲如向自己提过,自己还不大相信武林人物都会这样,

没想到果然是真的?田冬忽道:“如儿呢?她……也知道吗?”

  “她还不知道你已经被捉了。”顾革袭道:“不过其它人的事情她都知道了,她想

去告诉你,所以现在被禁足了。”

  知道顾玲如的心意,田冬总算是有些安慰,但是这又什么用?顾玲如迟早会知道自

己被关在这里,田冬忍不住道:“那你们还送饭作什么……干脆杀了我们不是一了百了?”

  “我正觉得奇怪,毕竟‘白衣大侠’和‘西陲大豪’都不是好惹的,就算是‘冷面

追魂’魏前辈,崇义门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顾革袭接着道:“我猜……大哥想问你

‘璇玑心诀’和‘大罗八法’的秘诀,这几天为了怕被跟踪,他可能不会过来,不过衡

山之会一结束……你们要是愿意活下去等着奇迹出现,就千万别说;要是被关的腻了,

想一死解脱,你就爽快的说出来,大哥到时候绝对不会心软,一定马上除了你们灭口,

我只能这样提醒你,要怎么决定自然看你……我走了。”顾革袭摇摇头,转身离去。

  “二爷爷!”田冬忍不住又叫了一声。顾革袭停住脚步,回过头道:“冬儿,按照

道理……为了崇义门好,我应该不管大哥的想法,想办法杀了你们,不可能帮你的。”

随即一展身法,迅速的奔去。

  田冬回过头来,望着身旁的至亲,田冬难过的道:“都是我害了大家……而且我再

也见不到如儿了。”

  “别提了。”田大柱摇摇头道:“要怪就要怪崇义门,还以为他们是好人,原来也

是土匪,没娶到他们女儿算是福气。”

  二哥田夏走过来道:“小冬,吃点东西吧,还有些剩下来的干粮。”一面将食物递

了过去。田冬接过,啃了两口之后忽然停下了动作,跟着有些茫然的望着众人道:“我

知道了,要是我死了,他们就会放你们出去了。”

  众人吓了一跳,田冬母亲张氏连忙搂住田冬,大声道:“小冬,你胡说什么?”

  “他们是怕我报复。”田冬缓缓道:“你们还不至于造成威胁,我死了,他们应该

就会放了大家……”

  “胡说。”田春大声道:“如果你真的死了,他们就算放了我们,我们还不是会跟

他们拼命,到最后也是大家死光。”

  “正是。”田夏跟着道:“我们自然要报仇,这样死的还快了些,小冬,不要胡思

乱想了,你不是在江湖上结交了不少朋友?他们应该会来救我们的。”

  “照你们说的……”田冬两眼望天,无神的摇头道:“这里距离崇义门远的很,他

们不会查到这里来的……要报仇,这还不简单,我把‘璇玑心诀’和‘大罗八法’告诉

哥哥们,修练个几年,崇义门垂手可破。”崇义门可不是武当派或少林派,不过是个三

流门派,田春等人要是好好练个七、八年,崇义门不破也难。

  田春等人自然还是不愿,但见田冬神智似已有些恍惚,情形不大对,众人都不知道

该怎么说,只有小菊猛然奔过来,摇晃着田冬道:“傻弟弟,龙虎帮十年都捱过了,你

干什么想不开?”田冬望着小菊,眼眶忽然红了,有些哽咽的道:“小菊姐……”小菊

在田冬的心目中,甚至可以说是比家人还亲,田冬心中的难过忽然激发了出来。

  小菊忙搂着田冬,轻哄道:“小冬,有什么委屈跟姐姐说,别闷在心里。”

  “如儿……”田冬有些激动的道:“我再也见不到如儿了,就算是出去了,我……

我和如儿也不能……”以前不管发生了任何事,田冬总是相信只要两人心意坚定,总会

有好结局,加上田冬总是比较被动,也不会十分重视与顾玲如的关系,但是现在却是两

家的仇恨衡梗在中间,田冬这才发现顾玲如对自己的重要性,心中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自然满脑子都往死字上打转。

  小菊听田冬这么说,一楞之下说不出话,田大柱急的跳脚,大声骂:“这小子是不

是昏头了?为了一个女人值得这样吗?”张氏也焦急的道:“小冬,你可千万不要乱来。”

  田冬不再说什么,忽然自语道:“对了,‘大罗八法’没有招式,我要先悟通了才

能教大家……”随即缓缓的放开小菊,转身向后走,一直往洞窟的深处行去。

  步连云与路恨天等人终于赶到衡山,自然也听到了田冬扬威的事情,众人当然替田

冬高兴。一到衡阳,众人首先打听到的消息,便是少林掌门与武当掌门联名公告,两日

后邀请天下武林人士齐上衡山,将翠杖之事找出一个合理的解决办法。

  众人得到消息,也不再急于赶上衡山,时间反正还有两日,就在衡阳城住了下来,

这时的衡阳城可是热闹滚滚,大街上走来走去的尽是武林中人,客栈早已住满,众人只

好花钱找个民房居住,只不过二十来匹马的草料还要另外张罗,颇为麻烦。

  武林人物都知道,既然武当掌门与少林掌门都已经赶到,不大可能再发生混战,想

要混水摸鱼的捞到翠杖,那可以说是痴心妄想,不过这样一来,至少可以好好的看人打

一场擂台。这一次只怕天下高手都会出马,精采可期,何况“紫龙”谢道亭重出江湖的

事情也逐渐传了开来,所以重头戏就是少林寺的“三相神僧”,会不会再出马对付“紫

龙”谢道亭。

  至于田冬虽然这些日子名声鹊起,而步连云、路恨天也是早享盛名,毕竟比那些人

晚了一、两辈,比较不是武林人物谈论的焦点。这些日子,魏无常为了武烈门的事情没

有能够顺利解决心中一直颇难释怀,所以一直没什么精神,众人也不知应该如何安慰,

最大的可能就是龙虎帮为了避免落人口实,已经将武烈门知情的人杀光了,就算还有剩

下的,八成也是侥幸逃出的低辈弟子,众人不知如何安慰,也只有默不吭声,只有韩方

偶尔会去找魏无常聊聊,算是稍尽人事。步连云等人上得衡山,沿路岔道自然有衡山派

弟子指路,见到了步连云,有些衡山弟子难免想到了不快的往事,也不对众人多说什么。

众人一路前行,当翻过一个颇难攀爬的险坡林后,众人不由得一惊,衡山派好大的手笔,

居然在半山腰开辟了一大片平野,长宽至少都近两里,足以容纳数万人,现在正有近万

人散处四面,打招呼的打招呼,叙旧的叙旧,乱成一团。韩方回过神来,摇头叫道:

“这就是南岳台?”

  “不错!”前方莫严正向着众人走来,一面招呼道:“步大侠,你们终于到了……

田少侠呢?”

  步连云施礼道:“莫总镖头,田三弟家中有事,所以先赶回家,算算也该到了。”

  “原来田少侠家居九嶷山。”莫严恍然大悟道:“难怪当时一直说不是赶来衡山。”

  站在一旁的路恨天忽然插口道:“莫总镖头,听说阁下目睹三弟与十八罗汉阵对决,

说来听听好不好?”莫严打量路恨天片刻,这才微笑道:“这位想必是威震西陲的路大

豪?”武当派果然耳目众多,早已打听清楚路恨天的来历。

  “正是二爷。”路恨天笑嘻嘻的道:“一路上道听涂说也听多了,还是要问问亲眼

瞧见的人,莫总镖头,说说看嘛。”

  “这……”莫严有些尴尬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情断魂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