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仗玉球》

第五章 武林大会

作者:莫仁

无钦刚爬出洞外,只见一大群人已经围到洞口,七嘴八舌的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无钦急急叫:“快找路二侠来!快!”

“和尚!”韩方叫起来:“路老二在崇义门,来回要三、四个时辰,哪里来的及……到底怎么了?”

“田少侠没疯。”无钦急急道:“步大侠说他在练功,叫什么‘动悟’的……”

“动悟?”众人面面相觑,没听说过。

无钦急了,嚷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步大侠说他一人无法脱身,要快点找路二侠来帮忙。”

“那……我来跑一趟吧!”韩方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的,猛然一跃,半空腾起数丈,直直穿向山林,他号“飞天大圣”,轻功足见高明,既然要赶路,那就连马也不要骑了,当能在一个时辰内赶到。

没想到奔不到四、五里,韩方便见到魏无常、路恨天与十八铁骑正悠哉悠哉的由顾鼎祥带路寻来,原来他们处理好武烈门的事情后,当即要求崇义门派人带路到后山与众人会合,真是来的正好。

马背上的路恨天远远见到韩方在林梢流畅的腾跃,鼓掌大赞道:“不愧是‘飞天大圣’,轻功果然不同凡响。”

韩方破口大骂道:“路老二,你大哥、三弟要糟糕了,还不快随我来!”一个上腾消去了来势,转身就往回奔。

“什么?”路恨天一惊,拔起大刀腾身喝道:“一哥,二爷我先走一步。”话说完,人已经追到了韩方的身后,随着韩方飞驰而去。

两人很快的赶回阳氤石室前的空地,沿路上韩方也说不大清楚,他也只知道步连云与练功的田冬打了起来,说要路恨天来才行;路恨天却听的迷迷糊糊,以为田冬、步连云与那个高手打起来了,赶着要自己帮手,那还有什么好迟疑的,路恨天根本不减速,冲到洞外大石前平身一滑,整个人咻的溜了进去。

路恨天一进石室,只听里面乒乒乓乓的打成一团,连忙大喝道:“大哥、三弟,我来了。”一面扬刀向着前方扑去。

扑到爆响处,路恨天还没来的及发话,只觉一股气流马上向着自己冲来,拳掌变化之间灵动异常,路恨天大吃一鹫,大刀连挥了七、八个变化,才好不容易化解了这一招,但是对方的下一招已经攻来,来势依然神妙无方,内力之雄厚简直比田冬还厉害,路恨天吓的冷汗直冒,天下竟有如此人物?难怪大哥、三弟打不过,要自己也来帮忙。

路恨天正苦苦化解,忽听步连云开口道:“二弟……还好……你赶来了。”声音却有些发虚。

路恨天这时已经察觉,只有自己和步连云两人与那位高手对决,连忙道:“大哥……三弟呢?”两人说话都有些吃力。

步连云一听便知道路恨天没搞清楚状况,喘了两口气道:“和我们动手的就是三弟……他在‘动悟’状态……不知道是我们,我们想办法一起脱身……”

对于田冬怎么忽然有这样的领悟,路恨天自然十分诧异,“动悟”这个名词别人不懂,路恨天一点便透,诧异的是田冬居然能这样练上数天,但这时也只好应声道:“好……”

功夫到了一个程度以上之后,通常忽然想通了一些特殊的功夫诀窍,往往不需要挥拳蹬腿的比划练习,只要在脑海中将自己功夫配合上这种心得,在这种过程中,手脚都会自然而然的变化摆式。所以步连云一进来就发现不对,不过这种事情通常的是几个时辰间的思考,很少需要数日数夜的变化演练,只因为两人想不到田冬在揣摩体会的是整套“大罗八法”,不然也不会这么意外。

路恨天与步连云都是高手,也不需要约时间,虽然全无灯火,但是两人对于斗场中所有动作自然一清二楚,两人慢慢的合力应付,终于找到一个好机会与田冬同时一碰,趁着气劲爆震的同时,两人当即迅速后闪,头也不回的穿出石洞,见到外面的繁星点点,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靠着大石喘起气来,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路恨天一面喘气,一面伸伸舌头道:“好个老三,以后不是他对手了。”

步连云也喘息着笑道:“对……差点就把大哥我宰了。”步连云最惨,他一个人支持了许久,要不是路恨天赶来,步连云不大可能全身而退。

这时魏无常等人也已经到了,见到这两大高手气喘嘘嘘的模样,众人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还好两人毕竟不凡,过没片刻已经恢复不少,路恨天正对着步连云皱眉道:“老二悟归悟,内力怎么又高了不少?”

“不知道。”步连云道:“招式是悟出来的没错,内力怎么来的就有些奇怪……”

“可能因为……”顾鼎祥自然知道始末,有些尴尬的道:“冬儿服下了三颗莫少侠送的‘八宝护心丹’。”

“莫采心?一次三颗?”无钦不愧医毒双绝,马上一皱眉道:“那不是会昏睡一天以上?”

“哦……”韩方恍然大悟的指着顾鼎祥道:“你们就是用这招骗倒了田冬嘛……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岳父未免太不象话了。”

顾鼎祥十分惭愧,低声道:“希望冬儿能接受我的道歉。”

顾玲如这时没空管这些,跑到步连云身旁道:“步大哥,您说田哥哥没事?”

“没事。”步连云摇头道:“他一定是在思索功夫,却进入了‘动悟’的状态,这时候谁靠近他都会以为是在脑海中与他过招的敌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打了谁。”

“对了。”一旁的田夏终于想起,点头讶然道:“小冬当时确实是说要去想功夫。”

众人心情一松,韩方马上望着路恨天开玩笑道:“路老二,你不是最喜欢找人打架吗?还不进去?”

路恨天连连摇手:“打不过,打不过……必输无疑的仗不打为妙。”

在众人的笑声中,魏无常略叙处理武烈门的事情,请无钦帮忙看能不能解毒,无钦自然义不容辞的应允,而另一面的顾玲如却对着步连云低声道:“步大哥,真的是你说的‘动悟’吗?那为什么田春大哥也被击伤,小菊姐送食物过去反而没事?”

“这跟每个人的气息有关。”步连云和声道:“我们的功力较高,三弟自然而然反应极强,而相对他哥哥田春功力较低,三弟的出手就顺势减低了力道,所以才没有造成憾事,至于小菊姑娘……她没有功夫,三弟自然不起反应。”

原来如此,顾玲如接着问:“那他要悟多久呢?”

“不一定。”步连云道:“不过以这种状态思索的速度极快,应该不用多久就能解决他心里的问题,自然就清醒……怪了,三天已经很长了。”步连云就是这一点想不透。

韩方听见大惊小怪的道:“再悟下去还得了,不是越来越厉害了?”

“那也不一定。”步连云皱眉道:“也许他已经思索到了极点,过几天之后只是弄通了所谓的极限在何处,出手之时不再存着执着或障碍,也是一种突破。”

田冬功力大进,武林大会胜算大增,路恨天得意的笑道:“我们三兄弟联手天下无敌,管他‘紫龙’、‘北虎’功力变的多高……啊,糟了!”路恨天大叫道:“如果再拖个几天……那后天的武林大会怎么办?”要三人才能上场比武,田冬却在蒙头练功,这下可麻烦了。

“我们最多等半天……就该往衡山赶了。”步连云跟着皱眉道:“不然恐怕来不及。”

不管这边的众人如何商议,顾玲如看来看去不见小菊的踪影,忍不住对着田冬家人问起,张氏一面唠唠叨叨的诉说缘由,一面还埋怨小菊既然有了夫家,怎还会造成两人的误会?

顾玲如听着听着也没回答,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小菊离开?而田冬究竟愿不愿意让小菊离开?小菊离开之后,又要到哪里去?

回到崇义门,无钦果然不负众望的替武烈门人解去毒物,既然田冬醒不来,步连云等人也只好出发前往衡山,顾革裴与顾革袭等人则与步连云一起向着衡山前进。

这次的武林盛会就在衡山,崇义门愁怀已去,自然不能缺席,另外崇义门在阳氤石室外急急建了一片勉能遮阳挡雨、四面通风的茅棚,方便留下来等田冬出关的顾鼎祥、顾玲如父女与田夏三人有个栖身之地。

三人留下的目的各有不同,顾玲如自然是急着要见到田冬,还要告诉田冬有关步连云等人留下的讯息,崇义门少门主顾鼎祥则是留下来陪罪,至于田夏则是为了让田冬安心,要告诉田冬其它的家人都无恙,现在正向南方的小谷返回。

不过田冬到底什么时候会清醒,却是谁也不知道,算算也应该是这几天,就只差不知道他能不能赶上衡山的武林大会。

两日后清晨,刚赶到衡山南岳台的步连云等人心中也是念着这个问题,田冬功力高强,要是上得衡山,一定是个大好帮手,不过话说回来,龙虎帮也不过两个高手,要是无钦能对付那些毒苗,应该没有大碍,要是对付不了,大家也不用比了,可能快些各自逃命比较妥当。

一上衡山,步连云依着上次的路径,到达武林大会举办的南岳台,到场一看,好个盛大的场面,数万人散布在这一大片台地上,主要还是围绕着正中央的擂台,武林中人与一般人又不同,对所谓的安全距离十分注重,不大会有互相推挤的事情发生,所以聚集的密度虽然不小,但人与人之间的空隙依然存在。

步连云等人见到南岳台的东南西北四面各搭起了一大片的挑高棚架,武当派与少林派的人马都在东面的棚架中,另外华山、青城、终南、衡山等许多名门正派也在其中,而龙虎帮与奉天寨、神拳帮等倾向龙虎帮的帮派则聚集在西面的棚架中,声势也是不小。南岳台的南面也就是入口的方向,则散坐着许多黑道人马,他们与白道合不来,又不愿意靠向龙虎帮,所以隐含中立的就坐在南棚。

至于北棚,也就是人数最少的一区,大多是三山五岳的异派高手,也有些人会称他们为旁门左道,虽然人数最少,不过却是怪人最多的地方,也有几群数十人的门派,但大多数都是独来独往的人物,有时三、五个人聚在一起,似乎是在研究合作出场比武的事情,当然还有一些黑白两道都吃的开的人物,为了谁也不得罪,干脆来北棚坐。

步连云一行人也算是浩浩荡荡,除了十八铁骑之外,崇义门、武烈门都有十余人随行,这两派虽然算是三流门派,但也是各据一方的大豪,所以认识的人也不少,许多人知道武烈门已经投靠龙虎帮,也知道步连云等一行人是龙虎帮的死对头,这两拨人走在一起,自然煞是惹眼。

众人望清会场的形势,韩方皱皱眉便问道:“步大侠,咱们去哪儿坐?”

步连云知道,接照道理众人既然与龙虎帮为敌,应该去武当派等人就坐的东棚,不过一方面韩方、无钦、绍大山等人与名门正派一向不大对盘,二来路恨天身为西陲一霸,其实也不大像白道,步连云想想道:“魏前辈意下如何?”

魏无常经验丰富,自然明白状况,于是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北棚……崇义门当然可以去东棚,武烈门现在不大合适。”武烈门这几年由白转黑,名声大坏,这时候过去东棚只会惹人白眼。

武烈门门主窦安威自家知自家事,摇头惭愧的道:“二叔考虑的是。”

顾革裴与顾革袭对望一眼,顾革裴道:“既然大家要去北棚,我们也去北棚就是了。”这样一来,崇义门的白道色彩虽然染了一层灰,不过却能结交到步连云等人,算起来也还划算。

魏无常点头道:“大家既然一起来,一起去北棚也没关系,这样吧,顾门主等一下与老夫一起去东棚拜望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之后再回北棚。”魏无常本来就要去解释武烈门的事件,正好帮帮崇义门。

顾革裴大喜,这样一来两面讨好,这些朋友果然该交,他自然连连点头,于是众人由东面绕过擂台,魏无常与顾革裴等人先入东棚,步连云等人则不停步,继续绕向北面,进入北棚就坐。

过不多时,魏无常等人也走到北棚,而“阴阳双剑”莫严则随着他们而来,与步连云等人互相见礼。

众人互相施礼自然又是一阵乱,各自就坐之后,魏无常首先道:“步大侠,武当派有个计较,老夫不敢擅专,请莫总镖头亲自与步大侠谈。”

莫严接口道:“步大侠,敝派有个不情之请,还请步大侠不要见怪。”

“不敢。”步连云道:“莫总镖头有话请说。”

莫严想了想,开口道:“诸位……对翠杖是否势在必得?”

步连云一怔,路恨天已经抢着道:“当然,武当派有什么计划?”

莫严却答非所问的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武林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仗玉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